写不好画不成这秋

2012-09-02  今生、为...

 


 
 
 
 

写不好画不成这秋

 
 
 文/xyf771107   编辑/今生、为你独舞
 
 
 
 
 
 
 
 [一]

  秋,风淡淡,雨绵绵,花瑟瑟,月柔柔,无一不美,亦无一不伤。

  这一季,少了春的清新,淡了夏的绚烂,收集岁月的丰盈与沧桑,亦披靡一身的疲惫与忧郁,整理着生命匆匆而过的失去与拥有,敏感的心,不免被感动着,感染着,感伤着。

  色彩斑斓的时光,从身边悄然滑过,看似安静从容,却依然能捕捉到它执意游走中依稀透着的空荡。素来沉默寡言,心情却永远絮絮叨叨,太多的话想说,无数的心情想要表达,只为找寻一个出口一点安慰,用指尖描摹真实的心情,唯一的听众是自己。

  夜,安全的城堡。有时,也会害怕这被黑色笼罩的幽深的恐惧与孤独,仿佛所有的阴霾会在瞬间倾塌而来,毁灭的不是生命,而是心灵,逃不掉亦藏不了,陷入万劫不覆的境地。

  于是,习惯在黑夜里聆听万物的声响,在无垠天幕中追寻一盏月明点点星光。当不绝的蛩音在耳畔袅袅升腾余味悠长,当片片清辉散落岑寂的空气装点苍白的眉眼,便不再如此纠结于那些曾经。

  心,在最深的红尘里沉静着,颓废着,日日月月年年,走走停停看看,却走不出固守的城池。在岁月的末梢,在飞逝的流光,与风紧紧相拥,与键盘缠绵亲吻,任万千心情于指尖流泻成忧伤的诗行,温软而灵动。

  看似敏感而独活的人,总背负一袭沉重的华美,寂静而忧伤。在缕缕心疼的目光里,在众多好奇的探询中,被关注得太久,竟会混沌得认不清自己,走的是怎样跌撞的人生?生活怎会是如此糟糕?幸福要如何抵达?

  风过处,惹了双眸,雨飘散,湿了记忆,花落尽,散了魂魄,月倾时,寒了心扉。终是,秋心戚戚,剪不断理还乱。
 
 
 
 

  [二]

  叶落惆怅,雨打缠绵,那片绿肥红瘦,早已卸了妆容。

  回忆如影随行挥之不散,心在期待中悠悠老去。多年云水禅心的修行,终是无法堪破,无法远离,轻念着天若有情天亦老,泪静静地淌。

  喜欢纯纯的白,浅浅的粉,淡淡的兰,清清的绿,永远的简简单单,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不阴郁沉闷,不粉饰妖娆,不拒人千里,亦不娇柔造作,美美的感觉。

  于是,时常看着街边华丽的橱窗发呆,痴痴地,不想靠近,亦不想离开。不敢改变那距离挪动那角度,害怕多一分则过少一分则缺,而后再无法恰到好处,亦如爱情的华美。这样的沉醉与凝视,纵使身边千呼万唤,亦如天地静默不知所云。

  阳光清浅,不再喷薄张扬,多了些温软柔和,丝丝明亮拼命遮饰岁月的苍白,双眼固执地在天空找寻飞鸟的踪迹,看似自由的飞鸟欢畅的鱼儿,生生世世唯有无尽的俩俩相望,那是怎样旷世的悲剧?而谁又曾见过它们的眼泪与后悔?

  曾听说,脸上有酒窝脖子或胸前有痣的人,不能错过,因为她是如此固执地带着记号去寻找前世跌落的情缘。如若此话当真,却为何一生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寻寻觅觅,终是错过你,错过爱,错过那些年那些美好。

  清露一丛,触碰指尖的微温,散落一地的美丽心情,冷落了一季芬芳的心事,冰凉了曾如火的缠绵。一滴滴清莹透亮的魂,抵挡不了这红尘紫陌风月情浓,只能任柔情空洒。
  摊开掌心,想要让快乐明显一点真切一点,握紧的时候,才感觉到无力的苍白。

  闭上眼睛,以为就可以关上悲伤,却发现,悲伤就如心中奔腾不息的河流,越想尘封越是狂乱。
 
 
 
 
 

  [三]

  黄叶随风舞,浓愁遍地洒,一纸秋心向谁诉?

  天地之间,云水之岸,我看见曼珠与沙华的爱恋,美到极致,痛入骨髓,在眼前逼真地上演,探在眸前杵在心间,冰凌的心事婉约成诗,眉端已隐忧几重。

  总喜欢做着不着边际的梦,桃花流水的深情,明月清风的雅致,荷塘月色的清幽,莲心若禅的沉静,梅雪相依的爱恋,白衣胜雪的柔净……在心中荡起层层美丽,赠予一次次空欢喜。

  绝非世俗的女子,安于天命,薄凉宽容。其实,要的从来不多,只需要一丝明媚,一缕阳光,一点温度,就可以相信爱的永远幸福的可能。

  可却是一个极端的女子,于是千帆过尽后的自己,只剩冷冷的行走,寂寂的漠然,空空的行囊,全然将自己置身世外。

  眉长的人情重。有时真的想要忽略,忽略这世界,忽略身边的人和事,忽略所有的情感,独爱自己。却一次次对自己残忍和决绝,断了所有的退路,只为安心面对凌乱不堪的现实。

  想要去到陌生的远方,断了电话,断了QQ,故意将一切冷淡,强迫自己不在乎,不想念,不依赖,不脆弱。青山之巅云水之湄,还是将结痂的伤口轻易掀开,撕扯着麻木的魂。

  今生,见过花开的美,可谁懂花落的伤情?一朝香魂散,葬送如许芳心几许痴恋,那场花事,那个花季,犹梦堪怜。

  今世,见过月柔脉脉,可谁懂那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奔月,玉免捣药,吴刚伐桂,谁都有自己的伤城,可谁都默默地隐忍。

  相遇暖了谁,相爱醉了谁,相离伤了谁,相忘痛了谁?
  花开美了谁,叶落怅了谁,凭栏念了谁,等待冷了谁?
 
 
 
 
 

  [四]

  枫红满地,彩霞满天。

  曾静坐山间听松曲鸟鸣,曾安守日月对夜独酌,曾独步荷塘伴莲的心事,曾熬游花海落泪伤怀……每个时分,清寂如歌,美丽成诗,缕缕浅忧爬满柔软的心房。

  最暖的红尘相遇,最冷的尘世分离,相思成茧,终难成蝶。不说深爱,不道情殇,不伤离别,不言珍重,唯将万千情绪化作汩汩浓情的诗行,在文字里相依相诉相知相惜。

  秋月,透着凝霜的清冷,划过寂寞冰雪的容颜,在心中搁浅长长久久的疼痛,却言不明那感觉,似麻木又清醒,叹凭空一世情长,只能将思念隐藏。

  春几载,秋几番,蝶儿散,鹊桥断,佛塔倾,尘缘断。从此,世界成一座空城,唯回忆片片飞舞着孤单的思念,错过一季,追忆一生,无语亦芬芳,双眸尽馨柔。

  那一方青青芳草地,那一片悠悠碧云天,曾经情依爱浓,从不预言分离。恨只恨,春光浅短云梦飘忽,而美梦难醒,昨日风景,已成今日沉重的行囊,卸不下,亦迈不动,身心写满了疲惫。

  流年淡淡,清歌几曲,秋风难度未了缘,在来时的渡口痴痴凝望,霜露几重,痴心空许,琴弦拨乱,却执意地追逐着不该的梦。

  天空明净辽远,以苍白的手势,在空灵的世界画素白的模样,期许着一场不会分离的相遇,然后,你是我的奇迹,我是你的福份,不需要阳光灿烂的包围,只需要一米阳光的宠爱。

  这一季,消逝得太快。这一路,走得太久太长。这一生,活得骄傲亦活得辛苦。要如何,才能梦圆?

  眼前,纵有万千风景,心中,纵是万般情长,终是写不好画不成这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