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沧海,你终成了我无法逾越的泅渡

2012-09-04  今生、为...

 


 
 茫茫沧海,你终成了我无法逾越的泅渡
 
 
 
 
 文/ 雨袂独舞       编辑/今生、为你独舞 
 
 
 
 
 
 
 
         昨日,我在清理旧柜时愕然发现,多年前的一沓信笺,还一直沉寂在最深的角落里。轻翻细读,我在字里行间又清晰的读出了你的美丽,途经岁月流转后,依旧是那么的温婉静怡。
  
  时间拉长了思念,流年疏远了距离,经年以后,我依然无法剔除关于你的记忆,一缕痴念让我执着于梦的渡口,恋在那苍凉的旧时风景里。静静走过人生一程又一程,路上,风景曼妙无数,我总不屑一顾。蓦然回首,记忆深处,你依然是那个拈花微笑的女子,明媚如初。
  
  观阅别人的风花雪月,心一次次被激荡,只是有关你我的那段早已物是人非,如今,徒留月下惆怅客对影自饮一盅憔悴。昔日的一抹浅笑嫣然,寂寞了谁的沧桑?亲,我可以假装很坚强,可是如何也忘不掉那曾爱你的时光。
  
  我们的故事究竟是谁画下的句点?为什么仅仅是一转身,我便在时光的转角里,遗失了当初的美好?红尘一梦,眷眷尘心,转角,爱已作别;挥手,天涯陌路。那一天,我分明听见时光说:剧情已经落幕,梦去了,该醒了……。
  
 
 是谁,扣留了逗停在华年路上记忆的浅伤,搁浅在无人问及的路旁?时光的窗口,谁,在孤独深处拨动琴弦弹奏着一段红尘离殇?也许,人生本就如一蓑烟雨,满河长风。当冷风经过,一段美丽的尘缘变成昙花一现,此后便成陌路,各自云烟。流星划过天际,陨落在那绵绵的黑暗里,那一地的落英凌乱成满目疮痍的荒年。
  
  曾经一曲箜篌,缠绕长亭百花。一把古琴,氤氲江风渔火。而今,这里有我熟悉的一切,却偏偏少了最熟悉的身影,这座城市,这条街道,一如当年,可是我再也感觉不到你在时的繁华与美丽。梦已流离,斑驳了记忆,遥遥天涯,你是我再也无法触及的距离,茫茫沧海,你终成了我无法逾越的泅渡。在丹桂飘香的季节,眼前纵有万千风景,心中纵是万般情长,颤抖的手终是写不好一阕词章、画不成一幅诗意之秋。
  
  多想,穿过阻隔的栅栏,洇染浅笑,飞越那一弯云水,站在你眸光所及处,诉说我天涯的思念,可是,星隐月落,黑夜里,无法成行,我的悲伤逆流成河……
  
 
 亲,如今你的花纸伞下,是否依旧停留着一抹馨香,眷恋着我的那一袭青衫?当爱的秋霜,染白了青丝;情的四季,憔悴了容颜,你是否还拥有一份专属我的记忆?我,还是不是你记忆中幸福的依靠?亲,你会不会也如我一样,在失眠的夜,沿着文字的路线、沿着时光的隧道,去追寻那一处处真情的落角,去追寻那一段段岁月的静好?
  
  忆当初,凌波穿尘而来的你,脚步轻轻,一下就踏碎了我的呼吸。你的倩影,飘过我的眼眸,在我看到的第一眼起便被牵引着一步步的踏入你的节奏,陷入你的情网......如今,你已远在天涯。指染浮华,谁还能为我种下一城倾城绝恋?共我天荒地老?
  
  今时,我成了一个文字演员,常常是午夜专场。尽管无人捧场,但我还是将一纷纷念想,绽放成葱茏的模样;将一幕幕回忆,折叠成泛黄的纸张。再没有最亲的人在我身旁,只有青灯、墨香,伴我在文字中深情凝望;只有浮云、夜风伴我在冷空下徘徊念想......
  
 
 
 说好不分离,说好你若成风,我亦羽化相随。可一行烛泪把情缘凝固,你来去匆匆,前尘往事都已成空、皆成缥缈。我们的那一段故事,终已是陈年往事,渐渐烟消云散了。
  
  曾听人说:今生脸上有酒窝或胸前有痣的人不能错过,因为他(她)是如此固执地带着印记去寻找前世跌落的情缘。亲,如若此话当真,却为何我依然孤身只影,冷冷清清?为何我寻寻觅觅,遇见你却终是错过你?
  
  我情未央,你的眉眼,已成彼岸。
  
  亲,是不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如真是这样,那就让我在此岸独守落花,让心中千万次的呼唤兀自飘荡于潮湿的梦里,让往事尘烟似沙在指间流,任凭我的青丝再添一世苍白的凄迷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