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苹果是强弩之末还是会再攀高峰?

 春风先生 2012-09-06

苹果是强弩之末还是会再攀高峰?

2012-09-06 12:26:52 来源: 福布斯中文网(上海) 0人参与

苹果是强弩之末还是会再攀高峰?

目前市面上冒出不少分析师的溢美之词,为苹果股价可以涨到900美元提出各种合理解释。个别分析师甚至将苹果目标股价看高至1,100美元,但是其依据却是站不住脚的。如果苹果涨到900美元的话,那么其市值就可能会接近9,000亿美元。如果是那样的话,该股在标普500指数中占据的权重几乎是埃克森美孚3.8%的当前权重的两倍。此等憧憬也实在是过于美好了吧?

如果苹果涨到900美元,那么其市盈率将会如何呢?考虑到iPhone及iPad的实际销售业绩直到明年会一直保持强劲势头,我预计市场对苹果2014财年每股收益的平均预期集中在60美元左右。因此,苹果在达到900美元时其对应的市盈率将是15倍,在利率超低、通胀温和而大型跨国公司利润增长保持在较高个位数水平等股市利好环境下,这个市盈率也就是跟市场平均估值水平相当。

在标普500指数市值排名前25的成分股合计市值中,光是几只科技股的市值之和在其中就占了三分之一。其中苹果市值排名第一,该股目前在标普500指数中前所未有地占到5%的权重。近年来,埃克森美孚一直以4,000亿美元的市值在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把持着市值与权重的龙头地位。很久以前,微软也曾占据过这个位置。

市场正是由这25家大市值公司推动的。这25只股票在标普500指数成分股总市值中占到近四成,而科技股在前25只成分股市值中又占到三分之一。如果苹果本月即将发布的iPhone 5以及随后即将发布的7英寸版iPad热销的话,那么很显然该股股价可上涨至750美元。

当我顺着科技大盘股名单向下查看时,我找不到哪只科技股的未来12个月预期市盈率能超过15倍。微软、甲骨文及英特尔的预期市盈率都接近10倍。业绩前景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智能手机演进的高通公司(Qualcomm),虽然目前估值水平略微偏高,但其预期市盈率也只不过15倍左右。

亚马逊目前仍然是市场上唯一一只“偶像型”成长股,其目前股价对应的预期市盈率令人感觉仿佛穿越回到2000年——那时候互联网公司股票超高估值的“合理性”是按照用户人数、网站点击率及营收倍数(即股价除以每股营收而得出的估值倍数)来加以“解释”的。在那些垃圾股当中,有些股票当时的股价/营收比超过了10倍。亚马逊如今市值超过了1,100亿美元,目前股价低于2013年预期每股营收的两倍,而到2014年,其股价营收比可能会回落到1:1,而每股收益有望达到7.50美元。作为一只目前股价达245美元的股票,按照我对亚马逊2014年每股收益的预期来计算,该股目前的预期市盈率仍然固守在33倍的水平上。

亚马逊股票目前估值如此夸张,而我还持有相当数量的该股,我这是在干什么呢?嗯,投资成长型股票合理与否,关键是在于你的眼光放多远。很显然,我并不相信亚马逊的营收增长轨迹,换句话说,我认为公司的利润率猛增势头将在2014年之前见顶。

我把亚马逊视为互联网上的沃尔玛,该公司利用其雄厚的资金实力在人口密集地区(在其他大型仓储零售商设有购物中心的任何地方)布局仓储及配送中心。从百思买目前的运营模式来看,该公司似乎已经完蛋了。

各大实体零售商在市场竞争中遭到重创甚至破产倒闭。亚马逊目前的运营费用甚至只是沃尔玛的零头,而后者在全球拥有200万名员工,设有1万多家零售门店。而且,大家都知道,沃尔玛给其“伙伴”(即员工,“伙伴”一词只是沃尔玛创始人沃尔顿为了提高该公司薪资水平极低的雇员自信心的一个雅称)的工资也不是很高。

我认为亚马逊是正处在发育期、无与伦比的“偶像型”成长股,如果我的这个看法是错的话,那么我就会对该股减仓一半。我会舔一下自己滴血的伤口,并留住剩下的仓位。在我持有的股票当中,除了高通之外,其他所有股票的估值水平都很低。我的持股名单中包括谷歌、苹果和微软,还有IBM。

在我持有的股票当中,苹果是最不寻常的股票。到2014年底,其现金储备可接近2,000亿美元。除了标普500指数市值排前十的成分股外,这个数字超过其他任何一只成分股的市值。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市值排名第10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其之上是美国电报电话公司(AT&T)。

然而,市场轻视了苹果拥有的雄厚资金。无疑,苹果持有的大部分资金都留在国外,尚未完税。因此,除非苹果愿意通过发行债券来提高其股息支付能力,否则别指望该股派息率会超过25%。按照苹果2014年预期每股收益60美元计算,我预计其股息支付能力可达每股15美元,比目前股息率高出约50%。这没什么可值得大书特书的,但我会欣然接受。目前标普500指数成分股的平均股息率低于2%,而18个月后苹果的股息率很可能也是如此。

在未来某个时候,现金资产的收益率不会像现在这样少得可怜。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的长期趋势线接近4%。照此数字计算,苹果2,000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可以额外创造每股8美元的税前利润。 从理论上讲,一笔斥资1,000亿美元的战略性并购交易可能会使苹果的资本回报率提高一倍。

任何懂得解读相关数据的人都会明白这一点。在影响苹果股价走势的诸多因素当中,至关重要然而仍然不可预知的可变因素是智能手机产品市场什么时候会退烧?毕竟,iPod市场几年前就达到了饱和。这个星球上的所有人都会拥有一部智能手机吗?这恐怕不太可能吧。

分析师们对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饱和这个问题可谓是非常慎重。没有人愿意听到别人谈论“宴席将何时散场”这个话题。充其量,你可以按照现有模式再坚持两年而已,但仅此而已。在此之后,要想进一步扩大市场,产品价格必须下调至一两千美元的水平,这对于利润率而言,并不是一个有益增长的情景假设。诸如威瑞森通信公司(Verizon)及AT&T等移动运营商不会同意将为每部手机提供200至300美元补贴的政策再延长一年。

三星或许在与苹果的专利诉讼案中告败,但这家智能手机制造商仍然是苹果的一个强劲竞争对手。这是一家实力雄厚的韩国企业集团,其目前股价所对应的预期市盈率为8倍。市场对该公司历来在半导体芯片、显示面板及电视机领域所呈现出来的周期性表现存有顾虑。

媒体对三星的Galaxy 3智能手机及其最新推出的平板电脑好评如潮。而消费者因此趋之若鹜。与苹果不同的是,三星是一家完全一体化的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生产商。其富有成效的一系列研发项目已使索尼及其他远东同行望尘莫及。

如果有朝一日苹果无懈可击的高端产品系列在达到业绩顶峰之后开始走下坡路的话,那么三星就是苹果股票估值水平将会看齐的榜样。在一定程度上(但不会很大)受益于其雄厚的现金储备,苹果市盈率将回落至8倍。市场也不会押注于苹果在并购或创投方面能够实现较高的再投资回报率。

从概念上讲,这一切都可能会在未来两三年内发生。假设苹果的经常性盈利能力可能不超过每股40美元。看看以前在低成本手机生产与销售处于领先地位的诺基亚股票发生了什么情况便可想而知。诺基亚目前接近于“奄奄一息”,无法重整旗鼓。

苹果股价很容易会跌至300美元区间,考虑到其雄厚的现金储备,其股价或许最高可达400美元。微软尽管坐拥大量的自由现金流,但其股价预期市盈率仅为10倍,因为微软在并购交易上实现的再投资回报率低得令人发指,而且目前还在支撑着旗下仍然处于亏损之中的MSN网络。

这一切最终使我把目光投向谷歌,我预计谷歌未来有可能实现较高的再投资回报率,并维持其目前在互联网的霸主地位,而且其业务的周期性波动最低——其业务并不依赖于该公司每年推出新产品。回想起宝丽来,该公司一旦再也无法推出新产品之后,就被在照片洗印领域与其相竞争的突破性摄影产品——日本35毫米相机以及最终的数码摄影所淘汰,处于危险境地的是其核心业务。

通过历史类比来推断,苹果的预期市盈率永远不应该超过市场平均水平——目前的市场平均市盈率为14倍。在第一次出现业绩受阻的迹象时,预计苹果的预期市盈率将会跌至10倍,而如果业绩进一步恶化,那么其预期市盈率将会跌至8倍。在推出iPod之前,苹果的股价才30多美元(当时其估值倍数为两位数,而这仅仅是因为其资产负债表上拥有大量现金)。

那些受人尊敬投资大家,的确因为他们见证过那些伟大的成长型公司的起起落落而有得有失。我可以很容易地抛弃苹果,但目前来看,远方的天空中还是一片蓝天白云。鉴于三星目前的预期市盈率为8倍,我已启动对该股的调查与研究。

马丁·索斯洛夫(Martin T. Sosnoff )是亚特兰大索斯洛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Atalanta Sosnoff Capital )的创始人兼董事长,该私人投资管理公司管理着60 亿美元的资产。索斯洛夫已出版两本有关自己华尔街从业经验的书:《华尔街上的谦逊》(Humble on Wall Street )、《沉默的投资者,无言的失败者》(Silent Investor, Silent Loser )。他多年担任《福布斯》杂志专栏作家,并担任《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 )专栏作家三年。文中提到的索斯洛夫个人拥有或其公司为客户持有的股票有:苹果、埃克森美孚、微软、高通、亚马逊和谷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