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农看天下 / #美文经典# / 落叶飘飘

分享

   

落叶飘飘

2012-09-10  老农看天下

季节无须等。

一夜之间,一只鸟衔来了一粒秋的果实,一片秋叶从树冠上跌落,雨点儿打在脸上,像是忧郁少妇的手多出了凉意。

一叶知时节,天凉好个秋。一个凉,夏淡了,秋浓了。

我总以为飘落一词是秋天衍生的。读过的作品里,多让人随着叶落而失意而伤感而叹惋,也仿佛自己就是落叶中的一片,前方,不敢追。

净心观察,静静思索。方知叶落自有其妙。

秋来了,那些各种形态、各种颜色的叶子从高处低处翻转回旋地飘落,不管是借了外物,如一阵风,一阵雨或者是什么也不凭借,只是一种静态,轻飘飘地落,便都落出一份洒脱来。

飘落是优美的舞姿,是奇妙的韵律,是成熟的象征,是完美的终结,是生命的归宿,自自然然,默默无闻,毫无保留,堪为大节。凡此种种,诠释着况味人生

一片叶不停地飘着,飘着,秋风又把它推向天际,末了,静静地躺在树的旁边,像一位完成了使命的饱经沧桑的老者,要认真地休息一下了,等待着零落成泥碾作尘。捧叶在手,那扉黄的脸颊映入了我的眼帘,枯瘦的脉络却还是如此分明,枝枝叉叉,好像连缀成一把铁戟,还要上阵杀敌,又演绎成一曲啸歌,笑傲江湖。我终于明白了,叶还有活力,没有老,落下了,却又终究没有落下。

飘落,一个过程而已。正如一个人经历了少年、青年、壮年和老年,继而有了生命的终结。年轻的翠绿,中道的多彩,暮年的枯黄皆为自然法则,唯有趁着光阴,竭尽毕生绵薄之力,奉献全部的绿色,无愧于来世一场。走过,就不要错过。

飘落,自然客观,勿扰勿惊,顺应其法,交给一季秋色,完成一次神圣和庄严的交替,义无反顾。

我有一种心态,不回头再看,不屑于旁人评说。先前工作过的单位,曾经呆过的地方,人见了说:怎么不回去?中肯于否姑且不论,自己却从来没有回头再看的想法。走了就走了,留下一地鸡毛的琐碎,或好或呆,人们自然要说,何必惊了人家?正说着,一屋子的静,未免徒增烦恼。纠缠过去的,挺累。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犹如片片黄叶,任其枯于地,植于泥吧。不言置于死地而后生,飘落就是一个过程,生命的一次镀色,一个经历,就是这些。

我有一个亲戚,一生很少染疾,活到98岁,突然有一日,茶饭不尽了,一切都不需要了。溘然长逝,寿终正寝。其儿女说,算上闰年闰月,老太太百岁了,去了,足了。我亲眼目睹的这种飘落,真真实实,自此我对飘落不再是旁观者的角度欣赏了。

真的,飘落是一种静态的美丽。落叶背对着天空完成了一个季节的写意,离开枝头的瞬间,疼痛是难免的,更是真实的。从绿到黄,悄悄地慢慢地发生着质变。

而飘也是一种飞啊!从高到低,危险总是客观存在的。那个姿势是个高难度动作,动脉的血逆流而上,渐渐没有了温度,甚至没有了诱人的清香。最终,心灵抵达的地方是夯实的土地,一些美好的事物则刚刚开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