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吴冠中

2012-09-11  鸿墨轩3dec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行路长见闻。一路名胜之多,令人不暇接,而“美盲”之多,也是见闻之一。

我乘船去长江支流大宁河的小三峡游览,发现同舟的几对青年男女,每人手里一本小人书,抛开两岸的大好风光,看书度光阴。另见一胜地,陈列了许多老树根,神态突兀,确是极好的欣赏对象,然而也许正是为了“欣赏”的缘故吧,它们分别被涂上了各种颜色。

我赶到山西芮城看元代永乐宫的壁画,交通十分不便,一路打听时,常常听到一些熟悉当地的好心人的劝告“那里没有什么可玩的,很苦,你们那么大年纪,何必赶去!确实,看壁画的人并不多,显得冷冷清清。

我见过的寺庙不少,近几年来又都香烟缭绕,拥挤的人群在顶礼膜拜菩萨。菩萨大都是被作为紧急任务赶塑起来的,因原先的早在“文革“中被革掉了命。新菩萨和老菩萨之间,实在已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了,艺术的血缘啊!

一月奔波,最大的收获是饱看了南阳的汉画像石。南阳是刘秀的家乡,虽说帝王本无种,南阳却因此布满了无数皇亲国戚的巨大陵墓。但就汉画馆里陈列的部分画像石看,其艺术的气概与魅力,已够令人惊心动魄了。那粗狂的手法,准确扼要的表现,把繁杂的生活情景与现实形态概括、升华成艺术形象,精微的细节被统一在大胆的几何形与强烈的节奏感中。其中许多关键、基本的艺术法则与规则,正是西方后期印象派开始所探寻的瑰宝!谁是汉画的作者?作者与巨匠们很有可能是不识字的文盲,但通过实践与借鉴,却创造了伟大的艺术。文盲与美盲不是一回事,二者间不能画等号,识字的非文盲倒往往有不少不分美丑的美盲!

那天正是清明节,成群的小学生到烈士陵园扫盲后又打着红旗顺路来参观汉画馆,嘻嘻闹闹而来,嘈嘈杂杂而去,杨起了满馆飞尘。孩子们见到了什么呢?我沉默于回忆中:青年时代在法国留学,我的法语很差,听学院的美术史课只能听懂一半,很苦恼。有一回在卢浮宫,遇到一位小学教师正在给孩子们讲希腊雕刻,她讲的慢,吐字清晰,不仅讲史,更着重艺术,分析造型,深入浅出,很有水平。我一直跟着听,完全听懂了,很佩服这位青年女教师的艺术修养。比之自己的童年教育,我多羡慕这些孩子们啊!最近几年,美育终于开始被重视,我希望,若干年后,那些难看的日用品和费了劲制造出来的丑工艺品将无人问津!

 

 

                                                 载《北京晚报》198458

                                                                       吴冠中

 

 

美 丑缘

吴冠中

  追寻美、发现美,是我的职业、职责,是我生活的整体,生命的全部。

  到哪里去寻找美的对象?天上人间?在杂草丛中、在乱石堆里、在密林深处、在悠悠湖上、在雪峰之巅的“琼楼玉宇”;在父老乡亲处、在异国情调中;在欢乐中、在咒骂中;在晨曦中、在黑夜里……我四处寻找美,也时时碰见了丑。

    车窗外见到远处开花的树,跑近了,没有花,是枯树前后许多散乱的废纸,依靠树枝假冒了花朵,欺蒙遥远眺望的眼睛。确乎,在荒漠中开放的花朵最美,如果失去了丑的陪伴与衬托,世间本无所谓美。隆重的会场里摆开一排排整齐鲜艳的盆花,很欢乐很热闹,但并不予人沁入心脾的美感。

  吴大羽老师给我的书信中曾说:美丑之间,时乖千里,时决一绳。这是一句名言,我永远铭记。在艺术探索中,在生活实践中,我日益认识到丑的作用和力量。人们苦苦追寻美,丑却随时包围过来,无孔不入,仿佛有缘!花语花语

  一大簇瓶花安置在醒目的位置,窗明几净,享受着阳光的照射。都是珍贵的名花:牡丹、芍药、玫瑰、郁金香、幽兰……

  房间的另一角有一瓶假花。假花的形和色逊色多了,且全无芬芳,引得牡丹们讥嘲:假的、假的、卑贱的假冒的花。

  日移花影,没几天,鲜艳的瓶花凋谢了,主人给换了另一簇鲜花。假花没凋,尚未被抛弃,但却又遭到新换的鲜花的讥讽,被嘲笑为假的摆饰。但假花明悟了,理直气壮地反击一次次更换的鲜花:你们才是摆饰,你们的身价愈高贵,愈是为掩饰虚假而摆饰,还不如我只是无足轻重的摆饰,且经济而耐久。

  主人没有听懂真花与假花的对话。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吴冠中捐出“结婚证书”

                         图为林风眠贺赠吴冠中结婚作品

吴冠中捐出“结婚证书”

图为陈之佛贺赠吴冠中结婚作品

 

吴冠中别名荼,江苏宜兴人。1942年毕业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曾任教于国立重庆大学建筑系。1946年考取全国公费留学绘画第一名。1947年至1950年在巴黎国立美术学院进修油画。后归国,先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建筑系、北京艺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他在中国香港、英国、法国、美国、新加坡、印尼等地数十次举办个人画展。已出版个人画集50余种、个人文集有《吴冠中谈艺集》《吴冠中散文选》《美丑缘》《生命的风景》《吴冠中文集》等十余种。

在美术创作方面,吴冠中致力于“油画民族化”、“中国画西画化”的探索。西方美术偏重于形与质,而中国美术则更珍视神与韵。吴冠中先生的画综合了西画与中国画之精髓,用笔简练,后期作品常喜以点、线造形,创自己独解,诠释自然之美,人生喻其中,竟如他艰辛磨难的经历,寻味良久……而其所著文章也育人,朴实无做作。吴冠中在50~70年代,致力于油画风景创作,并进行油画民族化的探索。他力图把欧洲油画描绘自然的直观生动性、油画色彩的丰富细腻性与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审美理想融合到一起。他擅长表现江南水乡景色,如初春的新绿、薄薄的雾霭、水边村舍、黑瓦白墙,和谐、清新的色调,宁静、淡美的境界,使画面产生一种抒情诗般的感染力。从70年代起,吴冠中渐渐兼事中国画创作。他力图运用中国传统材料工具表现现代精神,并探求中国画的革新。他的水墨画构思新颖,章法别致,善于将诗情画意通过点、线、面的交织而表现出来。他喜欢简括对象,以半抽象的形态表现大自然音乐般的律动和相应的心理感受。既富东方传统意趣,又具时代特征,令观者耳目一新。作为美术教育家,吴冠中注重学生艺术个性的培育。作为善思考的艺术家,他又勤于著述,立论独特,而且文字生动流畅。其中关于抽象美、形式美、形式决定内容、生活与艺术要如风筝不断线等观点,曾引起美术界的争论。

吴冠中的油画创作以风景为主,兼及人物与静物。在他的理念里,画面上的题材似乎是无所谓的,只要物有所触或心有所感,便可以让“那一时刻”的感触所牵引,继而实践。他力图把油画这个起源于欧洲的画种,赋予更多的“东方意味”,让中国传统艺术精神以及自己的审美理想投射其上。无论是江南水乡,还是北国初春,无论是黑瓦白墙,还是小桥村舍,无论是咖啡馆里线条感很强的几把椅子,还是块面感很强的车厢里寂寞相对的旅人……他都希望通过点、线、面的元素,用油画色彩的丰富性,来总结眼中所敏感的景致,描绘直观自然的生动性,描绘他心底的一分“抒情”。吴冠中认为模仿妨碍艺术家的真情流露,创作就要有“自家真情,勿效东施”、“艺术就是不择手段,百无禁忌”。在对大师、传统与古代经典的“入”与“出”的问题上,“一定要穿着大师的拖鞋走一走,然后把拖鞋扔了,在穿和脱的过程中,你就会找到自己。”

吴冠中勤于思考,不少观点都曾引起美术界的争论。其实,在很多与“艺术”相关的环节上,吴冠中的理念颇值品味:

“我的一句屡遭批判而至死不改的宣言:造型艺术不讲形式,那是不务正业”;

抽象美是形式美的核心。……

在吴冠中看来,从“西天”取回的“经”指的就是“视觉形象中的形式美感”、“形式决定内容”,只有“在传统意境的美的领域中播种形式美因素,或者发掘、发展其原有的潜伏的形式美因素”才有出路。愈往高处走,东西方艺术的本质愈显得一致。

吴冠中先生是继林风眠先生之后弘扬国美精神并形成一代业绩的艺术大师。他的艺术是林风眠先生等开创的中西融合道路上的一座高峰。

他一生崇尚鲁迅,以鲁迅为人生导师,追求“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的人生境界。据不完全统计,吴冠中目前已向国内外收藏机构捐赠了数百件精品力作,其价值将以亿元计算。据悉,这是继徐悲鸿以后,画家生前向社会捐赠的最多的。“我觉得自己并没有画好。绘画造型艺术本身具有局限性,平面绘画没有声音,有些感情情节表现不出来。齐白石、徐悲鸿……那么多的画家,抵不上一个鲁迅的功能,少一个鲁迅中国的脊梁骨会软很多,少一个画家不会。”

“我不该学丹青,我该学鲁迅,这是我一辈子的心态,越到晚年越觉得绘画技术并不重要,内涵最重要。诗才是最高的艺术境界。”

 

人物语录
1、画家走到艺术家的很少,大部分是画匠,可以发表作品,为了名利,忙于生存,已经不做学问了,像大那   样下苦工夫的人越来越少。   

2、整个社会都浮躁,刊物、报纸、书籍,打开看看,面目皆是浮躁;画廊济济,展览密集,与其说这是文化繁荣,不如说是为争饭碗而标新立异,哗众唬人,与有感而发的艺术创作之朴素心灵不可同日而语。  

3、艺术发自心灵与灵感,心灵与灵感无处买卖,艺术家本无职业。
4、艺途真是没有捷径,唯一的正道是创新。都在嚷嚷创新了,创新是探险,历来真正有创新贡献者,全来自实践,且大都付出了身家性命的代价,想轻易偷个创新美名,贻笑大方。

5、余光中从他走过的历程,从他向中国回归,向丰富的传统文化吸取营养,又开放性的运用现代诗的技巧,对传统和现代结合方面的实践即主张,我深有同感,也正说出了我的心里话。语言或色彩,诗与画虽各有千秋,技巧的范畴各不相同。伟大的作品在空间上都具有民族性,在时间上都具有时代性。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滨海楼红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原创] 大师妙笔绘交通(1)吴冠中品读桥之美(50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原创] 大师妙笔绘交通(1)吴冠中品读桥之美(50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飞尽堂前燕

[原创] 大师妙笔绘交通(1)吴冠中品读桥之美(50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原创] 大师妙笔绘交通(1)吴冠中品读桥之美(50P) - 路人@行者 - 路人@行者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雪林松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海棠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书画欣赏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梯田

水田

 

缅怀大师-吴冠中艺术作品集 - 伴月轩主 - 伴月轩主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映日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吴冠中 版画 13,440CNY成交 北京荣宝第70期艺术品拍卖会东方视觉拍卖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桑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英国酒吧 油画

中国美盲要比文盲多 <wbr> <wbr> <wbr>转吴冠中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