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辨太陽病脈證并治

2012-09-13  天山雪莲Q...

辨太陽病脈證并治

太陽病綱要

  • 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 (1)
  • 太陽病,發熱汗出,惡風脈緩者,名為中風。 (2)
  • 太陽病,或已發熱,或未發熱,必惡寒,體重,嘔逆,脈陰陽俱緊者,名曰傷寒。 (3)
  • 太陽病,發熱而渴,不惡寒者,為溫病。若發汗已,身灼熱者,名曰風溫。風溫為病,脈陰陽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鼻息必鼾,語言難出,若被下者,小便不利,直視失溲,若被火者,微發黃色,劇則如驚癇,時瘛瘲;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  (6)
  • 病有發熱惡寒者,發於陽也;無熱惡寒者,發於陰也。發於陽,七日愈,發於陰,六日愈。以陽數七,陰數六故也。(7)
  • 傷寒一日,太陽受之,脈若靜者,為不傳。頗欲吐,若躁煩,脈數急者,為傳也。 (4)
  • 太陽病,頭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經盡故也。若欲作再經者,針足陽明,使經不傳則愈。  (8)
  • 太陽病,欲解時,從巳至未上。 (9)
    [註]陽明病,欲解時,從申至戊上。少陽病,欲解時,從寅至辰上。 太陰病,欲解時,從亥至丑上。少陰病,欲解時,從子至寅上。厥陰病,欲解時,從丑至卯上。
  • 風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10)

太陽病本證

中風表虛證

  • 太陽中風,陽浮而陰弱,陽浮者,熱自發,陰弱者,汗自出。嗇嗇惡寒,淅淅惡風,翕翕發熱,鼻鳴乾嘔者,桂枝湯主之。  (12)
  • 太陽病,頭痛,發熱,汗出,惡風,桂枝湯主之。 (13)
  • 太陽病,發熱汗出者,此為榮弱衛強,故使汗出,欲救邪風者,宜桂枝湯。   (95)
  • 太陽病,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先刺風池、風府,卻與桂枝湯則愈。 (24)
  • 太陽病,外證未解,脈浮弱者,當以汗解,宜桂枝湯。 (42)
  • 傷寒發汗已解,半日許復煩,脈浮數者,可更發汗,宜桂枝湯。(57)
  • 太陽病,外證未解,不可下也,下之為逆,欲解外者,宜桂枝湯。  (44)
  • 太陽病,先發汗不解,而復下之,脈浮者不愈。浮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今脈浮,故知在外,當虛解外則愈,宜桂枝湯主之。  (45)
  • 傷寒不大便六七日,頭痛有熱者,與承氣湯,其小便清者,知不在裡,仍在表也,當須發汗;若頭痛者,必衄,宜桂枝湯。  (56)
  • 太陽病,之下後,其氣上衝者,可與桂枝湯,方用前法。若不上衝者,不得與之。 (15)
  • 病常自汗出者,此為榮氣和,榮氣和者,外不諧,以衛氣不共榮氣諧和故爾,以榮行脈中,衛行脈外,復發其汗,榮衛和則愈,宜桂枝湯。(53)
  • 病人藏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愈者,此衛氣不合也,先其時發汗則愈,宜桂枝湯。 (54)
  • ...桂枝本為解肌,若其人脈浮緊,發熱汗不出者,不可與之也,常須識此,勿令誤也。(16)
  • 若酒客病,不可與桂枝湯,得之則嘔,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17)
  • 凡服桂枝湯吐者,其後必吐膿血也。 (19)
  • 太陽病,項背強几几,反汗出惡風者,桂枝加葛根湯主之。  (14)
  • 喘加作桂枝湯,加厚朴、杏子佳。 (18)
  • 太陽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湯主之(43)
  • 太陽病,發汗,遂漏不止,其人惡風,小便難,四肢微急,難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湯主之。  (20)
  • 太陽病,下之後,脈促,胸滿者,桂枝去芍藥湯主之。  (21)
  • 若微寒者,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主之。  (22)
  • 發汗後,身疼痛,脈沉遲者,桂枝加芍藥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  (62)

傷寒表實證

  • 太陽病,頭痛,發熱,身疼,腰痛,骨節疼痛,惡風,無汗而喘者,麻黃湯主之。 (35)
  • 脈浮者,病在表,可發汗,宜麻黃湯。 (51)
  • 脈浮而數者,可發汗,宜麻黃湯。 (52)
  • 太陽病,十日已去,脈浮細而嗜臥者,外已解也,設胸滿脅痛者,與小柴胡湯;脈但浮者,與麻黃湯。 (37)
  • 太陽病,脈浮緊,無汗發熱,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證仍在,此當發其汗。服藥已微除,其人發煩目瞑,劇者必衄,衄乃解。所以然者,陽氣重故也。麻黃湯主之。 (46)
  • 太陽病,脈浮緊,發熱身無汗,自衄者愈。(47)
  • 傷寒脈浮緊,不發汗,因致衄者,麻黃湯主之。 (55)
  • 太陽與陽明合病,喘而胸滿者,不可下,宜麻黃湯。 (36)
  • 咽喉乾燥者,不可發汗。 (83)
  • 淋家不可發汗,汗出必便血。 (84)
  • 瘡家雖身疼痛,不可發汗,汗出則痓。(85)
  • 衄家不可發汗,汗出必額上陷脈急緊,直視不能眴,不得眠。 (86)
  • 亡血家,不可發汗,發汗則寒慄而振。 (87)
  • 汗家重發汗,必恍惚心亂,小便已陰疼,與禹餘糧丸。 (88)
  • 病人有寒,復發汗,胃中冷,必吐衄。 (89)
  • 脈浮緊者,法當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遲者,不可發汗,何以知然,以榮氣不足,血少故也。 (50)
  • 脈浮數者,法當汗出而愈,若下之,身重心悸者,不可發汗,當自汗出乃解。所以然者,尺中脈微,此裡虛,須表裡實,津液自和,便自汗出愈。 (49)
  • 太陽病,項背強几几,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 (31)
  • 太陽與陽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湯主之。  (32)
  • 太陽與陽明合病,不下利,但嘔者,葛根加半夏湯主之。 (33)
  • 太陽中風,脈浮緊,發熱惡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煩躁者,大青龍湯主之。若脈微弱,汗出惡風者,不可服之,服之則厥逆,筋惕肉瞤,此為逆也。 (38)
  • 傷寒脈浮緩,身不疼,但重,乍有輕時,無少陰證者,大青龍湯主之。 (39)
  • 傷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氣,乾嘔發熱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滿,或喘者,小青龍湯主之。 (40)
  • 傷寒心下有水氣,咳而微喘,發熱不渴;服湯已,渴者,此寒去欲解也;小青龍湯主之。 (41)

表鬱輕證

  • 太陽病,得之八九日,如瘧狀,發熱惡寒,熱多寒少,其人不嘔,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發。脈微緩者,為欲愈也;脈微而惡寒者,此陰陽俱虛,不可更發汗更下更吐也;面色反有熱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癢,宜桂枝麻黃各半湯。 (23)
  • 服桂枝湯,大汗出,脈洪大者,與桂枝湯,如前法。若形似瘧,一日再發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黃一湯。 (25)
  • 太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脈微弱者,此無陽也,不可發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湯。(27)
  • 二陽并病,太陽初得病時,發其汗,汗先出不徹,因轉屬陽明,續自微汗出,不惡寒,若太陽病證不罷者,不可下,下之為逆,如此可小發汗。設面色緣緣正赤者,陽氣怫鬱在表,當解之,熏之。若發汗不徹,不足言。陽氣怫鬱不得越,當汗不汗,其人躁煩,不知痛處,乍在腹中,乍在四肢,按之不可得,其人短氣但坐,以汗出不徹故也,更發汗則愈,何以知汗出不徹,以脈澀故知也。 (48)

太陽病兼變證

變證治則

  • 太陽病三日,已發汗,若吐、若下、若溫針,仍不解者,此為壞病,桂枝不中與之也。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 (16)

辨虛實

  • 發汗後惡寒者,虛故也。不惡寒但熱者,實也。當和胃氣,與調胃承氣湯。 (70)
  • 下之後,復發汗,必振寒,脈微細。所以然者,以內外俱虛故也。 (60)

辨寒熱真假

  • 病人身大熱,反欲得衣者,熱在皮膚,寒在骨髓也;身大寒,反不欲近衣者,寒在皮膚,熱在骨髓也。 (11)
  • 太陽病,當惡寒發熱,今汗自出,反不惡寒發熱,關上脈細數者,以醫吐之過也。一、二日吐之者,腹中飢,口不能食;三、四日吐之者,不喜糜粥,欲食冷食,朝食暮吐,以醫吐之所致也,此為小逆。 (120)
  • 病人脈數,數為熱,當消穀引食,而反吐者,此以發汗,令陽氣微,膈氣虛,脈乃數也。數為客熱,不能消穀。以胃中虛冷,故吐也。 (122)

辨汗下先後

  • 本發汗,而復下之,此為逆也。若先發汗,治不為逆。本先下之,而反汗之,為逆,若先下之,治不為逆。 (90)
  • 傷寒,醫下之,續得下利,清穀不止,身疼痛者,急當救裡。後身疼痛,清便自調者,急當救表。救裡宜四逆湯,救表宜桂枝湯。 (91)
  • 病發熱頭痛,脈反沉,若不差,身體疼痛,當救其裡,宜四逆湯。 (92)

熱證

  • 發汗吐下後,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覆顛倒,心中懊憹,梔子豉湯主之。若少氣者,梔子甘草豉湯主之;若嘔者,梔子生薑豉湯主之。 (78)
  • 發汗,若下之而煩熱,胸中窒者,梔子豉湯主之。 (77)
  • 傷寒五、六日,大下之後,身熱不去,心中結痛者,未欲解也,梔子豉湯主之。 (78)
  • 傷寒下後,心煩腹痛,臥起不安者,梔子厚朴湯主之。(79)
  • 傷寒,醫以丸藥大下之,身熱不去,微煩者,梔子乾薑湯主之。 (80)
  • 凡用梔子豉湯,病人舊微溏者,不可與服之。 (81)
  • 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63)
  • 下後不可更行桂枝湯,若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162)
  • 服桂枝湯,大汗出後,大煩渴不解,脈洪大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 (26)
  • 太陽病,桂枝證,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脈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黃芩黃連湯主之。(34)
  • 太陽與少陽合病,自下利者,與黃芩湯;若嘔者,黃芩加半夏生薑湯主之。(172)

虛寒證

  • 發汗過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湯主之。 (64)
  • 火逆下之,因燒針煩躁者,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主之。 (118)
  • 傷寒脈浮,醫以火迫劫之,亡陽,必驚狂,臥起不安者,桂枝去芍藥加蜀漆牡蠣龍骨救逆湯主之。 (112)
  • 燒針令其汗,針處被寒,核起而赤者,必發奔豚。氣從少腹上衝心者,灸其核上各一壯,與桂枝加桂湯,更加桂二兩也。 (117)
  • 發汗後,其人臍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主之。 (65)
  • 傷寒若吐若下後,心下逆滿,氣上衝胸,起則頭眩,脈沉緊,發汗則動經,身為振振搖者,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湯主之。 (67)
  • 服桂枝湯,或下之,仍頭項強痛,翕翕發熱,無汗,心下滿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主之。 (28)
  • 發汗後,腹脹滿者,厚朴生薑半夏甘草人參湯主之。 (66)
  • 傷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煩者,小建中湯主之。 (102)
  • 太陽病,外證未除,而數下之,遂協熱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裡不解者,桂枝人參湯主之。 (163)
  • 下之後,復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不嘔不渴,無表證,脈沉微,身無大熱者,乾薑附子湯主之。(61)
  • 發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煩躁者,茯苓四逆湯主之。(69)
  • 太陽病發汗,汗出不解,其人仍發熱,心下悸,頭眩,身瞤動,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湯主之。(82)

陰陽兩虛證

  • 傷寒脈浮,自汗出,小便數,心煩,微惡寒,腳攣急,反與桂枝,欲攻其表,此誤也。得之便厥,咽中乾,煩躁吐逆者,作甘草乾薑湯與之,以復其陽;若厥愈、足溫者,更作芍藥甘草湯與之,其腳即伸;若胃氣不和,譫語者,少與調胃承氣湯;若重發汗,復加燒針者,四逆湯主之。 (29)
  • 發汗,病不解,反惡寒者,虛故也,芍藥甘草附子湯主之。(68)
  • 傷寒脈結代,心動悸,炙甘草湯主之。(177)
  • 脈按之來緩,時一止復來者,名曰結。又脈來動而中止,更來小數,中有還者反動,名曰結,陰也。脈來動而中止,不能自還,因而復動者,名曰代,陰也。得此脈者,必難治。 (178)

蓄水證

  • 太陽病,發汗後,大汗出,胃中乾,煩躁不得眠,欲得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胃氣和則愈。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五苓散主之。 (71)
  • 發汗已,脈浮數,煩渴者,五苓散主之。 (72)
  • 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有表裡證,渴欲飲水,水入則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74)
  • 傷寒汗出而渴者,五苓散主之;不渴者,茯苓甘草湯主之。(73)
  • 太陽病,小便利者,以飲水多,必心下悸,小便少者,必苦裡急也。(127)

蓄血證

  • 太陽病不解,熱結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當先解其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結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氣湯。 (106)
  • 太陽病,六七日表證仍在,脈微而沉,反不結胸,其人發狂者,以熱在下焦,少腹當硬滿,小便自利者,下血乃愈。所以然者,以太陽隨經,瘀熱在裡故也,抵當湯主之。 (124)
  • 太陽病,身黃,脈沉結,少腹硬,小便不利者,為無血也;小便自利,其人如狂者,血證諦也,抵當湯主之。 (125)
  • 傷寒有熱,少腹滿,應小便不利,今反利者,為有血也,當下之,不可餘藥,宜抵當丸。(126) 

結胸證

  • 問曰:病有結胸,有臟結,其狀何如?答曰:按之痛,寸脈浮,關脈沉,名曰結胸也。 (128)
  • 病發於陽,而反下之,熱入因作結胸,病發於陰,而反下之,因作痞也。所以成結胸者,以下之太早故也。結胸者,項亦強,如柔痙狀,下之則和,宜大陷胸丸。 (131)
  • 太陽病,脈浮而動數,浮則為風,數則為熱,動則為痛,數則為虛。客氣動膈,短氣躁煩,心中懊惱,陽氣內陷,心下因硬,則為結胸,大陷胸湯主之。若不結胸,但頭汗出,餘處無汗,劑頸而還,小便不利,身必發黃。 (134)
  • 傷寒六七日,結胸熱實,脈沉而緊,心下痛,按之石硬者,大陷胸湯主之。 (135)
  • 傷寒十餘日,熱結在裡,復往來寒熱者,與大柴胡湯,但結胸,無大熱者,此為水結在胸脅也,但頭微汗出者,大陷胸湯主之。 (136)
  • 太陽病,重發汗而復下之,不大便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所小有潮熱,從心下至少腹硬滿而痛,不可近者,大陷胸湯主之。  (137)
  • 結胸證,其脈浮大者,不可下,下之則死。 (132)
  • 結胸證悉具,煩躁者亦死。 (133)
  • 小結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則痛,脈浮滑者,小陷胸湯主之。 (138)
  • 寒實結胸,無熱證者,與三物小陷胸湯,白散亦可服。 (141)

臟結證

  • 何謂臟結?答曰:如結胸狀,飲食如故,時時下利,寸脈浮,關脈小細沉緊,名曰臟結。舌上白苔滑者,難治。 (129)
  • 臟結無陽證,不往來寒熱,其人反靜,舌上苔滑者,不可攻也。(130)
  • 病脅下素有痞,連在臍旁,痛引少腹,入陰筋者,此名藏結,死。 (167)

痞證

  • 脈浮而緊,而復下之,緊反入裡,則作痞,按之自濡,但氣痞耳。 (151)
  • 心下痞,按之濡,其脈關上浮者,大黃黃連瀉心湯主之。 (154)
  • 傷寒大下後,復發汗,心下痞,惡寒者,表為解也。不可攻痞,當先解表,表解乃可攻痞。解表宜桂枝湯,攻痞宜大黃黃連瀉心湯。 (164)
  • 心下痞,而復惡寒汗出者,附子瀉心湯主之。 (155)
  • 傷寒五六日,嘔而發熱者,柴胡湯證具,而以他藥下之,柴胡證仍在者,復與柴胡湯。此雖已下去,不為逆,必蒸蒸而振,卻發熱汗出而解。若心下滿而硬痛者,此為結胸也,大陷胸湯主之。但滿而不痛者,此為痞,柴胡不中與之,宜半夏瀉心湯。 (149)
  • 傷寒汗出,解之後,胃中不和,心下痞硬,乾噫食臭,脅下有水氣,腹中雷鳴,下利者,生薑瀉心湯主之。 (157)
  • 傷寒中風,醫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數十行,穀不化,腹中雷鳴,心下痞硬而滿,乾嘔,心煩不得安。醫見心下痞,謂病不盡,復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結熱,但以胃中虛,客氣上逆,故使硬也,甘草瀉心湯主之。 (158)
  • 傷寒服湯藥,下利不止,心下痞硬,服瀉心湯已,復以他藥下之,利不止。醫以理中與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此利在下焦,赤石脂禹餘糧湯主之。復不止者,當利其小便。 (159)
  • 本以下之,故心下痞,與瀉心湯。痞不解,其人渴而口燥煩,小便不利者,五苓散主之。 (156)
  • 傷寒發汗,若吐若下,解後,心下痞硬,噫氣不除者,旋覆代赭湯主之。 (161)

上熱下寒證

  • 傷寒胸中有熱,胃中有邪氣,腹中痛,欲嘔吐者,黃連湯主之。 (173)

結火逆證

  • 太陽病二日,反躁,凡熨其背,而大汗出,大熱入胃,胃中水竭,躁煩,必發譫語。十餘日,振栗,自下利者,此為欲解也。故其汗,從腰以下不得汗,欲小便不得,反嘔,欲失溲,足下惡風,大便硬,小便當數而反不數及不多,大便已,頭卓然而痛,其人足心必熱,穀氣下流故也。 (110)
  • 太陽病中風,以火劫發汗,邪風被火熱,血氣流溢,失其常度。兩陽相熏灼,其身發黃。陽盛則欲衄,陰虛小便難。陰陽俱虛竭,身體則枯燥,但頭汗出,劑頸而還,腹滿微喘,口乾咽爛,或不大便,久則譫語,甚者至噦,手足躁擾,捻衣摸床,小便利者,其人可治。 (111)
  • 形作傷寒,其脈不弦緊而弱,弱者必渴,被火必譫語,弱者發熱脈浮,解之當汗出愈。 (113) 
  • 太陽病,以火熏之,不得汗,其人必躁,到經不解,必清血,名為火邪。 (114)
  • 脈浮,熱甚,而反灸之,此為實,實以虛治,因火而動,必咽燥,吐血。 (115)
  • 微數之脈,慎不可炙。因火為邪,則為煩逆,追虛逐實,血散脈中,火氣雖微,內攻有力,焦骨傷筋,血難復也。脈浮,宜以汗解。用火灸之,邪無從出,因火而盛,病從腰以下必重而痹,名火逆也。欲自解者,必當先煩,煩乃有汗而解。何以知之?脈浮,故知汗出解。 (116)

欲愈辨證

  • 凡病,若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亡津液,陰陽自和者,必自愈。(58)
  • 大下之後,復發汗,小便不利者,亡津液故也。勿治之,得小便利,必自愈。(59)
  • 太陽病,先下而不愈,因復發汗,以此表裡俱虛,其人因致冒。冒家汗出自愈。所以然者,汗出表和故也。裡未和,然後復下之。(93)
  • 太陽病未解,脈陰陽俱停,必先振栗汗出而解。但陽脈微者,先汗出而解;但陰脈微者,下之而解。若欲下之,宜調胃承氣湯。(94)

太陽病類似證

  • 太陽中風,下利,嘔逆,表解者,乃可攻之。其人縶縶汗出,發作有時,頭痛,心下痞硬滿,引脅下痛,乾嘔,短氣,汗出,不惡寒者,此表解裡未和也,十棗湯主之。 (152)
  • 病如桂枝證,頭不痛,項不強,寸脈微浮,胸中痞硬,氣上衝喉咽不得息者,此為胸有寒也,當吐之,宜瓜蒂散。(166)

其他相关原文

  • 問曰:證象陽旦,按法治之而增劇,厥逆,咽中乾,兩脛拘急而讝語。師曰:言夜半手足當溫,兩腳當伸。後如師言。何以知此?答曰:寸口脈浮而大,浮為風,大為虛,風則生微熱,虛則兩脛攣,病形象桂枝,因加附子參其間,增桂令汗出,附子溫經,亡陽故也。厥逆,咽中乾,煩躁,陽明內結,讝語煩亂,更飲甘草乾薑湯。夜半陽氣還,兩足當熱,脛尚微拘急,重與芍藥甘草湯,爾乃脛伸,以承氣湯微溏,則止其言讝語,故知病可愈。(31)
  • 未持脈時,病人手叉自冒心,師因教試令咳,而不咳者,此必兩耳聾無聞也。所以然者,以重發汗虛故如此。發汗後,飲水多必喘,以水灌之亦喘。(75)
  • 傷寒十三日,過經譫語者,以有熱也,當以湯下之。若小便利者,大便當硬,而反下利,脈調和者,知醫以丸藥下之,非其治也。若自下利者,脈當微厥,今反和者,此為內實也,調胃承氣湯主之。(105)
  • 傷寒腹滿譫語,寸口脈浮而緊,此肝乘脾也,名曰縱,刺期門。(108)
  • 傷寒發熱,嗇嗇惡寒,大渴欲飲水,其腹必滿,自汗出,小便利,其病欲解,此肝乘肺也,名曰橫,刺期門。(109)
  • 太陽傷寒者,加溫針,必驚也。(119)
  • 太陽病吐之,但太陽病當惡寒,今反不惡寒,不欲近衣,此為吐之內煩也。(121)
  • 太陽病,經過十餘日,心下溫溫欲吐,而胸中痛,大便反溏,腹微滿,鬱鬱微煩,先此時自極吐下者,與調胃承氣湯。若不爾者,不可與。但欲嘔,胸中痛,微溏者,此非柴胡湯證,以嘔,故知極吐下也。(123)
  • 太陽病,二三日,不能臥,但欲起,心下必結,脈微弱者,此本有寒分也。反下之,若利止,必作結胸,未止者,四日復下之,此作協熱利也。(139)
  • 太陽病,下之,其脈促,不結胸者,此為欲解也;脈浮者,必結胸;脈緊者,必咽痛;脈弦者,必兩脅拘急;脈細數者,頭痛未止;脈沉緊者,必欲嘔;脈沉滑者,協熱利;脈浮滑者,必下血。(140)
  • 太陽與少陽并病,頭項強痛,或眩冒,時如結胸,心下痞硬者,當刺大椎第一間、肺俞、肝俞,慎不可發汗,發汗則譫語、脈弦,五日譫語不止,當刺期門。(142)
  • 太陽少陽并病,而反下之,成結胸,心下硬,下利不止,水漿不下,其人心煩。(150)
  • 太陽病,醫發汗,遂發熱惡寒。因復下之,心下痞,表裡俱虛,陰陽氣并竭,無陽則陰獨。復加燒針,因胸煩。面色青黃,膚瞤者,難治;今色微黃,手足溫者,易愈。(153)
  • 傷寒吐下後發汗,虛煩,脈甚微,八九日心下痞硬,脅下痛,氣上衝咽喉,眩冒,經脈動惕者,久而成痿。(160)
  • 太陽少陽并病,心下硬,頸項強而眩者,當刺大椎、肺俞、肝俞,慎勿下之。(171)
  • 傷寒八九日,風濕相搏,身體疼煩,不能自轉側,不嘔不渴,脈浮虛而澀者,桂枝附子湯主之。若其人大便硬,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朮湯主之。(174)
  • 風濕相搏,骨節疼煩,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則痛劇,汗出短氣,小便不利,惡風不欲去衣,或身微腫者,甘草附子湯主之。(175)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