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漫议题画诗

2012-09-15  闲轩主人

漫议题画诗     作者:王充闾 


     

      题画诗在中国,可说是源远流长,有的学者认为,题画诗的产生可以追溯到汉、魏、两晋时期,因为那时已经有了“画赞”之类作品。而按照传统的说法,则是六朝时期始见题画诗的雏形——那时虽有咏扇、题屏之诗,但其内容与画面并无关联,因而只能说是题画诗的滥觞。唐代许多著名诗人都有吟咏画卷的诗作,但由于它们并未题写在画面上,所以,也只能说是广义上的题画诗。可见,二者分歧的核心在于如何理解这个“题”字。

      窃以为,题画诗这个“题”字,应是书写之意,即自己或别人直接把诗句书写在画卷上。如果这样理解准确的话,那么,由自己或他人把诗句直接书写于画面或卷后,使之成为绘画的组成部分,这种情况的出现,还是始于北宋后期。比如,与“大米(芾)”齐名、有“小米”之称的米友仁,他就有《自题山水》的诗,他还在《云山小幅》上题写了一首七绝。尤其是宋徽宗赵佶,他在《芙蓉锦鸡图》上题写了一首五绝:“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已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鹥。”诗书画一体,更成为传世的珍品。

      从中国艺术本身的优势与特点看,书画同源、诗画一体,诗书画相映生辉,有着悠久的传统,并为历代文人墨客所认同。由于诗与画在意蕴上相连,境界上同构;书与画在位置上相应,形态上协调,使中国画实际上形成了以画为主体,诗、书同为辅翼的综合性的艺术形式。

      诗为画魂,书为画骨,绘画与诗词、书法的关系愈加密切,可说是同源同根,若合一契。宋代苏东坡、米友仁、赵佶,金代王庭筠,元代赵子昂,以及号称“绘画四大家”的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还有元明之际的王冕,俱是典型的诗书画兼擅的文人画家,他们或自画自题,或相互题跋,体现了中国的诗、书、画一体的独特面貌。迨至明清两代,“文人画”已渐成“画坛覆盖”之势。明代的“吴门画派”,清代的“清六家”、“四高僧”、“扬州八怪”等“文人画”群体,同时也是诗、书、画兼擅的群体,在中国的“三绝”艺术史上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这种优秀的传统一直延续到近、现代,像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林散之等,无一不是“三绝”群体中的佼佼者。可以看出,是追求圆通和融的中国文化,滋养、造就了如此众多的艺术全才;同时,这些艺术全才也丰富和凸显了中国文化的圆通和融的传统艺术精神。

      题画诗的出现与发展,为诗与画相互促进、交融互汇开辟了新的道路。诗画结合,画上题诗,是中华民族美学高度发展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是我国绘画艺术所独具的特色。

      无论是画家本人还是他人题写在画面上的诗,都是诗歌中的一部分,既具诗歌的共性,又有其自身的特点。它的内容既不能与画面脱节,又不能完全拘泥于画面。附上去,跳出来,应是它的突出特点。好的题画诗,往往不满足于单纯地解读绘画,成为绘画的一种点睛与补缀;还要另辟蹊径,别有会心,别有寄托,亦即善于借助画面的艺术平台,唱出诗人的心声,给出画面难以表达的深刻内涵。明代文学家、书画家徐渭,有一幅水墨大写意的代表作《墨葡萄图》,他在画面的上方题写了一首七绝:“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这哪里是题葡萄,分明是“夫子自道”——半生怀才不遇之怅恨,一腔愤懑抑郁之悲情,跃然纸上。

      多年前,我在无锡市文物店看到一幅《孤雁低飞图》,是清代平民画家边寿民的名作。边氏生当“文网”高张的乾隆时代,经年避居湖边沙际,不与达官权贵往还,善用泼墨法画芦雁,自号“苇间居士”。他在这幅画上自题了一首七绝:“孤飞随意向天涯,却傍江湖觅浅沙。恐有渔舟邻近岸,几回不敢宿芦花。”诗的前两句是实写画面上孤雁低飞,盘旋在湖边芦塘上空而不敢落下歇宿的情景;后两句属于画外音,说明何以不敢轻易落下。说的是水禽,实际上寓意人间世事———面对铺天盖地的“文网”,人们定会从中悟解到、触摸到当时文人“虎尾春冰”,情怀惴惴的心态。应该说,作者已经宣达了心声,但却又十分曲折、含蓄、隐晦。之所以如此,自然还是与“文网”之设有关。

      无论从内容和艺术哪方面分析,上述两首题画诗都是典型的佳作,细加玩味,有助于我们把握题画诗的艺术价值与写作特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