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时光吻过彼此心中的伤【青春校园爱情故事】

2012-09-19  天籁之声...

让时光吻过彼此心中的伤【青春校园爱情故事】 - 天籁之声美文网(www.tlzsmw.com)

  
青春校园爱情故事

让时光吻过彼此心中的伤


作者:颖玉sjy 编辑:天籁之声

 

    那一年的夏天补习班,我曾经与你只有一张课桌的距离,我们一起上课,一起下课,甚至是一起吃午餐。
    我的目光中只有你,而你呢?是否曾注意到像只丑小鸭一样,一直跟着你的脚步走的我?
    宇浩繁,你终究会成为我心中的伤,而你心中的伤,又会是谁?
    
    01.原来我对你并不了解
    第一次遇见王莹菲,是在初二那一年,我们被分到一个班,她坐在我旁边。
    王莹菲是一个很直接的女生,虽然和我一样成绩不好,但是站在她的身边,我立刻便比她逊色了不止四分。
    也是在那个夏天,我遇见了阔别已久得宇浩繁,他还是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一头不算长的细碎头发,只是比起刚认识那一年,宇浩繁的鼻梁上多了一副金丝眼镜,为他徒增了几分书生气。
    开课后不到两个礼拜,班主任就提议,让我们民主选班长,给大家一天的考虑时间。
    一下课,我就在教室里到处乱窜,动用我的友情力量来拉选票,不过却是为了宇浩繁。
    上课铃响后,我满意地回到了座位上。坐在旁边的王莹菲忽然将脑袋凑到我面前,好奇地问我:“小雪,这次民主投票,你打算选谁当班长?”
    我不假思索地吐出了宇浩繁的名字。王莹菲却高兴地说:“真的呀!我也是耶!”
    刹那间,我脸上的笑容僵硬在了嘴角,在我的心里,一种莫名的情绪渐渐升腾起来,让我感到了一丝不安和危险。
    笫二天,宇浩繁以六十九票全票通过了班长的竞选,虽然班上其实有七十个同学,但是班主任规定,自己不可以给自己投票。
    又过了几天,班主任以同样的方式,选出了所有的班干部。在我的努力下,宇浩繁又多了一个身份——语文组长。
    当宇浩繁得到这个职位时,并没有多高兴,反而有些郁闷的样子。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宇浩繁喜欢的其实是数学,虽然他的语文成绩是班上的第一名,但他不是那种偏科明显的学生,他不会因为喜欢数学而放弃了其它科目。
    
    02.一棒子打晕
    初二下学期的时候,班主任重新给我们分座位。很庆幸,我还是和王莹菲坐在一起,最令我高兴的,就是我又坐到了宇浩繁后面。
    望着前面认真上课的宇浩繁的背影,我双手捧着脸颊,痴痴地陷入了幻想中。
    正在讲台上讲课的语文老师发现了我的异样,突然大喊一声:“朴恩雪,你接着念!”
    “啊?是!”我惊讶地回过神,连忙站起身,将课桌上的语文书捧到眼睛前,嘴巴不动地对坐在我旁边低头看杂志的王莹菲说:“菲菲,哪一页啊!”
    王莹菲头也没抬,翻着课桌上的杂志说:“七十五页。”
    我连忙把书翻到七十五页,却意外地没有看到课文,而是看到了“单元总结”这几个字.
    “王莹菲!朴恩雪!”语文老师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吓得我和王莹菲都浑身一颤。
    王莹菲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她那本杂志藏起来,可惜已经晚了!
    语文老师一把夺过王莹菲从课桌上抓起的杂志,随手翻看了两页,然后铁青着一张脸对我和王莹菲喊:“你们两个!上我的课,居然一个看服装杂志,一个神游外太空!都给我去门外站着!不到下课不准进教室!”
    我和王莹菲在班上同学们的嘲笑声中走出了教室。
    站在教室门外,听着教室里语文老师的讲课声,我不满地抱怨王莹菲:“明明就不是七十五页,你干嘛害我啊!”
    王莹菲却有些不明所以了,她只是说:“我以为你是在问我杂志里哪一页的服装最漂亮,所以我就说‘七十五页’喽!”
    我一脸无奈地看着站在我旁边的王莹菲,她刚刚的话,已经将我一棒子打晕了。
    
    03.这是你的选择吗?
    快到初二结束的那一个月,我和王莹菲因为某些有心人的特意“帮助”,而产生了一些误会。
    原本只要将误会解开就好了,可是我却找不到任何方法去解开那个误会,因为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我,就算我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误会的开端要从一个传言开始,那几个有心人早先就告诉我和王莹菲,E班有个女生一直喜欢着宇浩繁,让我们别太靠近他,不然会被那个女生叫人给扁一顿。
    初一的时候,我便见识过在教学楼楼道里撒打的女生了,她用力扯她的头发,她也用力扯她的头发,不管脸上的表情有多扭曲,就是不肯松手。同时,脚也没闲着,专挑对方肉少骨头多的地方踢。
    在看到那一幕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至于这样吗?
    过了几天后,我才知道,那两个女生是初二B班的学姐,打架的原因只是为了一个不喜欢她们的男生。
    所以,当在听到那个传言后,我害怕了,我硬拉着王莹菲和宇浩繁疏远了几天。最后,是宇浩繁打破了尴尬,我们三人又过上了以往的日子。
    第二个误会点开始在王莹菲的生日上。
    那天,王莹菲告诉我,她2月11号生日,我是1月10号,再过几天便是我的生日了。
    在我生日的前一天,我突然很想知道,如果我和王莹菲同一天生日,宇浩繁会选择送谁生日礼物。于是,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了王莹菲,但并没有让她知道我的真正心意。
    王莹菲欣然同意了。然后我就对宇浩繁说:“我和王莹菲明天生日,你可要送生日礼物哦!”
    宇浩繁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对他的同桌说明天见,然后冲我微微一笑便走了。
    第二天中午,宇浩繁就将一副字画塞给了我旁边的王莹菲,然后抱歉地冲我笑笑:“真是不好意思!我的零花钱不够,只能买一个礼物,你的那份礼物我以后再补给你吧!”
    我没关系地笑着摇摇头,但在转头看到王莹菲手中的字画时,我终于明白了眼泪的含义。
    宇浩繁……这是你的选择吗?
    
    04.认定了你,就不会改变
    因为那个误会,我和王莹菲整整一个月没有说话。不是我不想说,而是只要我一开口,王莹菲就会扭头看向别的地方。尝试了几次后,我终于放弃了。
    我是个重感情,但更重友情的人。一旦我认定了这个人是我的朋友,那么,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拿他(她)当好朋友对待。就像我对现在的王莹菲。不管她有多不待见我,我依旧在她上课睡觉时替她把风,她作业太多,写不完时,我帮她写……
    我并没有因为那个误会而有任何改变,我只是相信,误会总有解开的一天,我要做的就是努力、坚持!在误会解开前,好好维护这份友情。就算明知道她也喜欢着他。
    一转眼,暑假过去了,初三也开课了。
    我、王莹菲和宇浩繁都被分到了三C班,宇浩繁继续任班长一职,将语文组长的职位让给了他的好朋友。
    因为升到了初三,我们都要搬到学校里去住宿舍。我和王莹菲是同班,所以宿舍也是住同一间。宇浩繁是老师们心目中的好学生,他申请了一间教师宿舍借住,很快便有老师答应了。
    我所在的宿舍是三C班和三D班的综合宿舍,总共不过五米长,两米宽的宿舍里,硬是塞下了四张上下铺的单人床。八张床,却睡了十一个人,其中有三张床铺是睡两个人的。我很幸运地单独睡了一张床,其余四个和我一样的女生也都是三C班的。
    我在三C班里,遇到了初一时的同学,许莫。她是个很可爱的胖女生。其实比起许莫,我才算胖呢!不过,在学校里,不!是在三C班上,比我胖的还大有人在,所以我并不为此而感到沮丧。
    刚开始的时候,宿舍里的同学还相处得蛮融洽的,只是,因为某些小事,又因为某些有心人的特意捣乱,让原本就不太能融合进宿舍的我,彻底变成了大家排斥的对象。
    许多个晚上,当宿舍里的同学都熟睡的时候,只有我,还在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发呆。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她们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初二的时候也是!我是哪里碍着她们了吗?
    
    05.许莫,你怎么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宿舍的同学们对我的排斥感也渐渐消失了,虽然大家对我都变得和善起来,但真正也是唯一和我称得上朋友的,却只有许莫。
    渐渐的,我和王莹菲疏远了,虽然还是朋友,但是已经不如以前那般要好了。
    我开始和许莫混在一起。我们一起起床,一起去教室,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听歌,一起看同一本小说,甚至连厕所也要一起去。
    许莫喜欢班上的一个男生,她第一个告诉的人便是我。这让我在意外之余又十分高兴。
    我鼓励许莫,做人要勇敢一点,喜欢就要去告白。其实在说这句话时,我是心虚的,我一遍又一遍地问我自己:朴恩雪,那你呢?你勇敢吗?你怎么不去向他告白啊?!
    有一天晚上,一下晚自习,许莫就不见了,我以为她有什么事,所以就一个人先回了宿舍。
    刚一走到宿舍门边,漆黑的宿舍里便传出一阵女生的呜咽声,吓得我赶紧把伸出去准备开门的手缩了回来。心里想着:不会是闹鬼吧!听说这里在建校舍以前,是座坟山啊!
    越是这样想,我的后脖子就越发地觉得凉。最后,我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一脚踹开了宿舍的门,站在门口门:“谁在里面!“
    那个轻轻呜咽的女声戛然而止,漆黑一片的宿舍顿时寂静下来。
    我伸出已经冒出一手心冷汗的手,颤抖着按下了门框边的开关,宿舍立刻明亮起来。
    望着空荡荡的宿舍,我只觉得一阵阴风从我身后吹过。忽然,我看到了瑟缩在墙角上铺角落的身影,悬着的心瞬间犹如大石落地般落了下来。
    我一边动手关上宿舍的门,以边自言自语地说着:“原来是你啊!许莫!差点被你给吓死!”
    关上门,走到许莫的床边,我这才发现瑟缩在床角的许莫,两只眼睛肿得跟桃子一样。
    我抬手覆在许莫因抽泣而有些颤抖的手背上,担心地问:“许莫,你怎么了?”
    
    06.被发现的告白信
    原来许莫在听完我的鼓励后,士气大振,所以在那天上晚自习前,她终于向那个她心仪已久的男生告白了,可结果却将许莫打入了万丈深渊。对方居然嫌弃许莫有些胖的身材,想也不想,便将许莫羞辱了一顿,然后大步走掉了。
    许莫足足撑了两节晚自习没有哭。一下课,许莫便冲向了宿舍,一个人躲在漆黑的宿舍里呜咽起来。
    我坐到许莫的床上,安慰伤心欲绝的许莫:“许莫!别哭了!是那个臭男生不懂得欣赏你的内在美,下次我们找个更好的,让他后悔去吧!”
    好不容易将许莫安抚着睡着了,趁着其她舍友还没回来,我抬脚跨向对面那张床铺,从枕头下拿出日记本写起了日记,然后撕下日记本上的一页纸,写了一封长长的告白信。这封告白信是写给我自己看的,我并没有将它送出去的勇气。相比许莫的勇敢,我其实是个胆小鬼。
    又过了几天。在食堂里吃过晚饭,我和许莫一起慢步走回了宿舍,刚一推开宿舍的门,我和许莫就看见宿舍里的几个同学正围在我的床铺前,兴致高昂地看着什么。
    我好奇地凑了过去,在看清王莹菲手上拿着的那张白纸时,我的脸“唰”地一下就变白了。我急忙冲进去,想要将王莹菲手上的纸抢下来,却晚了一步。
    王莹菲一边将白纸折好放进上衣的口袋,一边调侃我:“这么深情的告白信,不让对方看到也太可惜了。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一把的!”
    然后,王莹菲和其余几位宿舍的同学一起走了出去,去教室上晚自习了。
    许莫担心地看了我一眼,我冲她笑笑,说:“许莫,麻烦你去和班长请个假,就说我胃不舒服,不能去上晚自习了。”
    许莫应了一声好,临出门前又告诉我:“我下晚自习后就回来告诉你情况。”
    我望着许莫,呆呆地点了点头。
    
    07.谁会为谁心痛
    我一直躲在被窝里,头边亮着的白炽灯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白光。
    一阵清脆的下课铃让我下意识地将被子拉过了头顶,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瑟涩发抖。我简直比泡在冰水里还要冷,比遇见了鬼还要害怕。
    忽然,我听见有人走进了宿舍,便将两只眼睛露出了被子,像等待死神的宣判一样,望着站在我床边的许莫。她沉着头,看不见表情。
    许莫轻轻地开口,生怕会让我受到惊吓一样地说:“小雪,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啊!宇浩繁在看过你写的那封告白信后,他说……”
    许莫突然犹豫起来,我没关系地笑笑说:“你说吧!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承受得住。”
    深吸一口气,许莫这才说到:“宇浩繁他说他现在不想想这些事,他要用功念书。”
    听完许莫地话,我整个人都僵住了。也就是说,宇浩繁他……拒绝了吗?
    那晚,我哭了。即使当初被人冤枉、误会的时候也没掉过一滴泪的我哭了,哭得歇斯底里、撕心裂肺。
    幸好当时许莫反应快,一把掀起我床上的被子盖住了欲嚎啕大哭的我,这才阻止了我的哭声打扰到其他宿舍同学休息的可能。
    一直到初三结束,我都没有再和宇浩繁说过一句话,连走路只要碰到他,我都会绕着走。原本我是和宇浩繁一起值日的,最后,我干脆和许莫调了班。
    在初三快结束的那个月,班上转来了一个帅气的男生,叫赵锦银。班上的同学都不太喜欢他。
    赵锦银是个多金的小痞子,听说他是在原来的学校打伤了同学后,是家里人用钞票才把他送来我们学校,送进我们三C班的。
    王莹菲似乎很喜欢那个小痞子赵锦银,认识还不到一个礼拜,两个人便交往起来。
    每一次,在看到宇浩繁看见王莹菲和赵锦银手牵手的画面就会出现的幽怨眼神时,我的心就会不由自主地狠狠抽痛。
    我们之间,谁会为谁心痛,谁又会为谁在心里留下一道伤?
    
    08.蛰伏在你心上的人永远不会是我
    很快,初中毕业了。我被家人送去了女子高中。宇浩繁进了市重点高中。而王莹菲和赵锦银因为分隔两地的学校而分手了。
    至于许莫,她说她要去追求她的梦想,她要让那个曾经拒绝过她的男生后悔一辈子。然后就去了另一座城市。
    我们之间所有的恩恩怨怨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我一直在想许莫临走前跟我说的那番话。她说,小雪,宇浩繁其实在初二就喜欢上王莹菲了。
    我说我知道,很早便知道了。
    许莫又说,宇浩繁在初三开课那天就向王莹菲告白了。
    我的心一下子缩紧,连忙追问许莫,王莹菲答应了吗?其实这是一个很蠢的问题。如果王莹菲答应了,那她早就和宇浩繁在一起了!
    许莫说,没有。王莹菲拒绝了。王莹菲告诉宇浩繁,她之前是喜欢过宇浩繁,但相处了一年以后,王莹菲发现宇浩繁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王莹菲还说,让宇浩繁别再打扰她了,她已经不喜欢宇浩繁了。
    许莫走后的半年,我都沉浸在悲伤与痛苦之中。
    宇浩繁当初的话只是应付我的借口而已,在他的心上,一直蛰伏着那个曾经拒绝过他的人。
    我骂自己没用,骂自己胆小。如果早在那年夏天补习结束前就告诉宇浩繁,我喜欢他,或许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为什么我那么地努力追赶着你的脚步,你却只懂得仰望着那抹遥不可及的云彩?如果你肯回头看一下,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不止有云彩才是美丽的。
    
    后记
    上了高中以后,我就没再见到过宇浩繁。不过有一次逛街时,我遇见了宇浩繁的朋友,他告诉我,宇浩繁高中一毕业就要和家人一起去北京。后来,宇浩繁真的去了北京念大学。
    宇浩繁去北京后,我在一家服装店里遇见了王莹菲。那时她正牵着一个至少比她大十岁的男人的手买衣服。我没有去和王莹菲打招呼。因为正当我要上去和她打招呼时,我听见王莹菲无比亲热地喊那个男人“老公”,而那个男人也极为恶心地叫着王莹菲“宝贝”。
    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我在长沙遇见了许莫。
    许莫已经是一个标准的美女了,如果不是她主动和我打招呼,或许我根本就不会认出是她。
    许莫告诉我,她已经当上艺人了,半年前才和一家影视公司签约。这次是因为上通告才会来长沙。
    而我,却是因为听到某个朋友说,宇浩繁最近被他工作的公司派到长沙来出差。所以我才打着旅游的旗子,从武汉跑到了长沙。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但我却是真的抱着“希望可以在某个时间段、某条街道上和宇浩繁‘偶遇’一下”的想法,才来长沙的。
    原本以为时光可以吻去彼此心中的伤,但是……
    PS:仅以此文来纪念我们那段已逝的时光。
    【全文完】

让时光吻过彼此心中的伤【青春校园爱情故事】 - 天籁之声美文网(www.tlzsmw.com)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