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俾斯麦体系—欧洲均势的一次重要尝试

2012-10-03  普氏书斋422

 

【摘要】均势思想是起源最早、影响最为深远的国际关系理论之一。近代欧洲,将均势思想运用于外交最为典型的要数英国、梅特涅时期的奥地利与俾斯麦时期的德国。英国的均势政策与欧洲大陆均势政策有所不同,而俾斯麦时期的均势思想源于奥地利的梅特涅,只是具体的均势内容有所不同,因此,最具有大陆均势政策的代表性。本文试着从体系的建立,体系的运作及最后体系内部存在的问题导致它的解体来分析俾斯麦的大陆均势体系。

【关键词】均势    均势政策    俾斯麦体系    

均势外交的思想由来已久,其中近代对这一思想运用最为典型的要数英国与欧洲大陆的奥地利和德国,由于地缘政治的原因及实力等因素,使得英国的均势政策与欧洲大陆的均势政策有所不同;而俾斯麦的均势思想其实是借鉴了梅特涅在奥地利的政策。因此,俾斯麦大陆均势体系的建立可以说是均势外交的集大成者。     通过三次王朝战争,德国统一并且在欧洲大陆中部崛起。它的崛起使得欧洲旧有的均势格局土崩瓦解。德国力量的迅速上升,引起了其他国家的不安,法、奥、俄、英等国纷纷把外交焦点从维护“欧洲协调”转向对付德国,积极扩充军备与之对抗,尤以法国为甚。18715月,法德两国签署了《法兰克福和约》,结束了两国的战争状态,可是两国的关系却被置于一个难以调和的基础之上,法德矛盾从此成为欧洲政治的一个焦点。法国人迫切要求废除屈辱的《法兰克福和约》,因此法国积极地寻找反德同盟,俄国就是潜在的盟友。而俾斯麦德国的目标就是最大限度的削弱法国,孤立法国,阻止各国联合对付德国,所以他精心构建了一个以德国为中心的同盟体系,孤立打击法国,避免法、俄两国夹击德国,集中全力巩固和保障德国在欧洲大陆也已取得的霸权地位。[1]为此,他奉行名为“大陆政策”的均势外交,联合俄奥,拉拢英国,防止任何大国与法国结盟。

 

1873年,俾斯麦促成了俄、德、奥三皇同盟,阻止俄向西欧、南欧扩张,也设置了一个阻止法俄联合的屏障,使德国免于陷入两线作战的境地。虽然俾斯麦促成了俄奥接近,但是东方问题始终困扰着俄奥关系,威胁着三皇同盟的稳定性。1877-1878年俄土战争期间俾斯麦表面上充当“诚实的政治掮客”,实际上却向沙俄反戈一击,在柏林会议上联合英、奥迫使俄国吐出战争掠获物,体现了其势力均衡的外交策略,同时也使俄国人十分不满,俄德奥三皇同盟受到威胁。近东危机和柏林会议使俄德奥三皇同盟分崩离析,俾斯麦在英、俄、奥之间的中庸协调并不成功。为了继续控制欧洲局势,俾斯麦开始采取正式结盟政策,由此揭开了19世纪后半页欧洲国家在和平时期缔结秘密同盟条约的历史。[2]俾斯麦希望与奥结盟,迫使俄放弃反德立场。于是187910月双方签订《德奥同盟条约》,德奥同盟建立,德奥的接近使俄国担心被孤立,于是主动便是愿意与德奥订立一个条约。18816月,三国签《三皇同盟条约》,新的三皇同盟建立,使得俄奥再次合作,俾斯麦重新控制了欧洲局势。1881年,法国占领突尼斯,法意矛盾加深,俾斯麦趁机拉拢意大利,而此时意大利扩张也积极寻求同德奥结盟,18825月三国在维也纳订立了同盟条约,三国同盟建立。1883年,新独立的罗马尼亚担心俄国威胁,寻求奥支持。因此,德国又与奥匈、罗马尼亚结成了针对俄国的同盟。至此,俾斯麦在五年之内建立起一个包括了德、奥、意、俄、罗马尼亚在内的同盟体系,德国处于这个同盟体系的核心位置。     为了控制保加利亚公国,1886年俄国策动了保加利亚的政变,派出特使直接统治保加利亚。英、奥两国支持保加利亚的抵抗力量,使俄国失去了对保加利亚的控制。俄奥关系再次恶化,俄把奥看作在巴尔干地区扩张的主要障碍;奥则认识到,三皇同盟不足以遏制俄的扩张野心。由此,1887年三皇同盟没有续订。三皇同盟没有续签,使俾斯麦再次考虑采取外交行动,来达到牵制法、俄,阻止法俄接近的战略目的。于是调整政策,继续加强同盟体系。这次调整的关键是争取英国的加盟和德俄关系的加强。俾斯麦十分重视英国的作用,他试图让英和意、奥两国接近,达到牵制法、俄两国的战略目标。当时英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法、俄两国,所以也愿意结盟去牵制法国,但是看穿了俾斯麦的意图,不愿与法、俄两国发生直接冲突。在俾斯麦的努力下,18773月和12月,英、意、奥分别达成两次《地中海协定》,规定三国共同维持地中海、黑海和近东的现状。虽然协定只是声明相互支持,并没有明确的承诺与义务,但是也达到了联合英国牵制法、俄的目的。

 

俄国始终是俾斯麦均势体系中最重要的因素。由于三皇同盟条约没有续订,俾斯麦担心法俄接近,希望与俄加强合作。而俄国希望获得在巴尔干问题上的支持。因此,18876月双方秘密签订《再保险条约》,规定如缔约国一方与第三国交战,另一方保持善意中立,但是德国进攻法国,法国进攻奥匈除外。德国支持俄国在巴尔干已有的权利。德奥意三国同盟确保的是,如果法国进攻德国,奥保持中立;这个条约保证的是,如果法国进攻德国,俄国保持中立。所以称之为“再保险条约”。通过三个三国同盟,两个《地中海协定》及一个《再保险条约》,俾斯麦建立起以德国为中心环环相扣的大陆联盟体系,为德国的强大创造了有利的外部条件,确保了在欧洲已获得的优势地位。     从以上俾斯麦体系建立的过程不难看出:“大陆均势政策”是俾斯麦时代德国总的对外政策。这项政策其外交战略布局是:联奥、拉俄、亲英、反法,集中精力对付法国。其中联奥是建立其均势体系的关键。德国在统一之后奥对其复仇已无可能,德、奥在“叙旧”基础上极易结盟,可以阻止俄国向西欧和南欧扩张,铺设一条阻止法俄联合的通道。拉俄,意在阻止法、俄结盟,使德国避免两线作战。俄国为反英抑奥,为巩固与德国农产品市场的传统关系,有可能与德国接近,奉行亲德方针,增加它在近东和巴尔干地区与英、奥争夺势力范围的筹码。因此,德,俄可以彼此利用。亲英,则是利用它来牵制俄法,并使他们相互对抗,借以维系以德国为中心的大陆均势局面。俾斯麦说:“德国的政策应当努力造成英国与俄国之间的敌对关系,而不是过分亲密关系。”英、德在对外利益中尚无冲突,为与法俄争夺势力范围,英国宁愿联德制法俄。反法,即通过前三个环节关系,消除法国与英、俄、奥结盟反德的可能,集中全力摧毁法国。     俾斯麦在19世纪70年代中期以前重点放在联俄拉奥上,对俄、奥均采取亲善联合的态度,他说:“如果我们在坚定地忠于奥地利的同时,也保持使从柏林到圣彼得堡的道路畅通无阻的话……就能保持三大帝国之间的一致。”但是由于俄国在1875年法德危机中偏袒法国,以威胁的方式制止德国对法国实施战争打击策略,导致俾斯麦从联俄变为遏制俄国,视之为潜在的对手。在1878年解决近东危机问题的柏林会议上,德国倾向英、奥,抑制俄国。     联俄、拉奥、亲英、反法的外交战略是通过执行均势外交原则与建立一个包含有多边、双边国际条约、复杂的欧洲均势体系以维护德国的大陆霸权地位来实现的。均势外交,是俾斯麦核心的外交原则,他是从奥地利著名外交家梅特涅那里借鉴过来的。梅特涅时代始终奉行“大国均势”外交策略,俾斯麦时代也不例外,只不过随着时代变化,均势的内容有所不同。

 

他的大陆政策和均势外交,通过下述几个同盟和国际条约来实施:一是1873年建立的俄德奥三皇同盟,其目的是确立三皇协商原则,消除彼此间的冲突,对外采取共同行动。二是德奥同盟,是1879年建立的秘密军事同盟,矛头直指俄国。“两帝国之一遭到俄国的进攻,两缔约国有义务以其帝国的全部军力实行互助。”三是其他反法、反俄同盟。1883年建立德奥罗同盟,相互承担军事义务,旨在反俄。1887年在俾斯麦的努力下奥、英、意签订了两个《地中海协定》,矛头都是针对法、俄结盟。但同时,德国又与俄国秘密签订了《再保险条约》。通过这几个同盟、协定及条约,俾斯麦相当成功的实现了他的外交构想,为德国赢得了二十年的和平时间,从而基本上实现了他所期盼的保持德国在欧洲已获得优势地位的外交目标。[3]俾斯麦不失为十九世纪欧洲最伟大的外交家,他的外交思想对后世的影响极大,同时也奠定了未来德国外交政策的基调。 俾斯麦体系在取得巨大外交成就的同时,也存在着一系列难以解决的问题,使得这个体系难以长久维持。     首先是英国的均势外交政策。总所周知,英国十九世纪后半期所奉行的是“光荣孤立”的外交政策,这也是英国外交的特点,即英国不加入军事同盟,不用固定的军事义务来束缚自己,但是不是中立。其本质依然是大陆均势政策,可以牵制大陆各强国,当欧洲大陆均势有明显强弱分明后,去支持较弱的一方,发挥“重砝码”作用,使局势重新平衡,为英国的海外霸权扩张创造条件。这一特点,决定了英国是一个难以依靠的国家。再加上俄奥之间利益矛盾重重,因此这一体系内部存在着不稳定的因素,能平稳运行那么长时间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俾斯麦个人的能力。所以,这一体系的另一大难以解决的问题就是太过于依赖俾斯麦的个人能力。在复杂的大国关系中,联合奥、意,拉拢英、俄,孤立法国,是一件及其困难的事情。俾斯麦左右逢源,纵横捭阖,将这一体系运作了二十多年,但实际上这也是这一体系的一大弱点。一旦俾斯麦离职、死亡或有什么变故,这个体系就面临危机,当时德国很难再找出一个像他这样可以“同时在空中玩儿八个球能耐的人”。[4]     俾斯麦的个性,使得他和德国皇帝以及其他人的关系比较紧张。1888年年轻的德皇威廉二世上台,俾斯麦与新皇帝不和,经常发生政见冲突。18903月的一次冲突使俾斯麦辞职,德国队俄国的政策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1890年《再保险条约》期满,俄再三提出续订,但是德国政府都拒绝了,理由是它无益于保护德国利益,不能保证德国免遭法国进攻。拒绝俄国的这个建议,德皇及其资政等于是把俾斯麦交错的结盟体系中,最要紧的一根主轴给拔掉了。[5]于是俄国被迫与法国接近,法国求之不得。18918月法俄签订军事协定。俄法同盟标志俾斯麦体系的解体。至此,欧洲形成了两个军事同盟,一个是德奥意,一个是法俄,俾斯麦体系不复存在。 

 

   【注释】 [1] 陈乐民:《西方外交思想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120页。

[2] 王绳祖主编:《国际关系史》(第三卷),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第50页。 [3] 王紫娟:《英国均势体系与俾斯麦均势模式之比较》,《兰州大学学报》,20096月第36卷,第19页。

 [4] []基辛格:《大外交》,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年版,第158页。 [5] 同上书,第157页。  

【参考文献】 [1] 陈乐民:《西方外交思想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

 [2] 王绳祖主编:《国际关系史》(第三卷),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

 [3] []基辛格:《大外交》,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年版。

[4] 王紫娟:《英国均势体系与俾斯麦均势模式之比较》,《兰州大学学报》,20096月第36卷。

[5] []小约瑟夫·奈:《理解国际冲突:理论与历史》(第五版),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6] []米尔斯海默:《大国政治的悲剧》,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7] []奥托·冯·俾斯麦:《思考与回忆—俾斯麦回忆录》,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年版。

[8] 金重远:《欧洲均势纵横谈》,《探索与争鸣》,1997年第5卷。

 [9] []保罗·肯尼迪:《大国的兴衰》,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7年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