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林 / 德军 / 二战西欧抵抗运动

0 0

   

二战西欧抵抗运动

2012-10-21  皖林

二战西欧抵抗运动

分享
标签: 二战  西欧  抵抗运动  分类: 二战各国军服图册 2012-06-07 21:57

     Osprey出版公司军事书Men-at-Arms(MAA)系列第169号:反抗战争(1940-45)-Rsistance Warfare 1940-45。原作者Carlos Caballero Jurado,绘图Paul Hannon,以下是该书的封面:

     
我的相关日志:

二战东欧游击战
二战盟国外籍志愿兵
二战意大利军队军服图册(1)-欧洲战场(上)
二战意大利军队军服图册(2)非洲战场
二战意大利军队军服图册(3)-欧洲战场(下)
二战法军军服图册,上 
二战法军军服图册,下
 

A1:党卫队二级小队长,安全部队(Sicherheitsdienst),1943年

这是安全部队(SD)人员不同寻常地身负全套野战装备时的状态,因为实质上作为二线部队并且往往被当成炮灰有去无回的SD在装备供应方面总是有限且过时。图中这名士官的风貌显然受到警察而不是陆军风格的影响,他穿的1937年版全灰色党卫队上衣的翻领内显露出衬衫和领带,而这是SD士官们的习惯之一,而更常见的是他们往往穿白衬衫而非党卫队的棕色衬衫。马裤则是与上衣有明显色差的“新”灰色。人物右手边的领章是象征SD的纯黑色,左手边的则是党卫队的军衔领章。照片显示士官们的上衣有开领和闭领两种款式,并分别不装饰和装饰士官的铰合纹领子镶边。党卫队的鹰徽臂章(以尖头鹰翼为特征)佩戴在左上臂上,SD的黑底银灰色字样的袖章则佩戴在左袖口上方。1942年以前党卫队的肩章是使用的,并采用了被称作“毒药绿色”的兵种色装饰。那之后警察式样的肩章开始采用,在绿色衬垫上交叉缝制了黑色和银色的绳纹装饰。另外党卫队和SD都广泛使用了图中这种过时的MP28式冲锋枪。

A2:地方警察助理,秘密地方警察(Geheime Feldpolizei),1943年

穿制服时的这名秘密地方警察调查官不同寻常地穿着陆军士官的常服但配上了他所在单位的怪异的徽章。秘密地方警察的成员实质上是“武装力量公务人员”,并不完全隶属于陆军。作为专业人员,他们得到制服和军衔是为了便于他们在军队中开展自己的专业工作,并且在仅用于此目的时穿着或使用。所有公务人员的兵种色都为深绿色,这与他们徽章上的用来指出他们所在具体单位第二种颜色——次级颜色(Nebenfarbe)相搭配。图中这名地方警察助理(Feldpolizeiassistant,秘密地方警察的所有士官通用的军衔)佩戴装饰银灰色铰合纹领章饰面并且三面带有浅蓝色镶边的深绿色领章。注意,图中还描绘了士官的银色编纹领子镶边。肩章的设计与陆军的传统并不完全一致,浅蓝色和深绿色相交织的编纹装饰展示在带深绿色镶边的浅蓝色底衬上,银色的GFP(秘密地方警察)的缩写徽章则是士官专用的。胸前和帽子上的徽章为同一款式,黑底银灰色“Geheime Feldpolizei”(秘密地方警察)字样的袖带则非常罕见。

A3:党卫队旅队长兼警察少将,1943年

战争的这一阶段,这名警察少将在制服上所展示的元素反映出党卫队和警察之间的紧密关系,因为两者都处在德国警察总长兼党卫队全国总指挥海因里希·希姆莱的控制之下。绿色与深棕色组合的大盖帽上,金色的装饰物(包括了警察式样的卐字加国家鹰徽)是将官的象征,同样作为这一象征的是马裤上的宽裤边装饰。警察的绿色常服上衣带有深棕色的领子和袖口以及浅绿色的滚边,臂章则是警察鹰徽,但领章采用了根据1942年末希姆莱为警察设置的普通党卫队的军衔徽章,图中这款为将官的绿底金色。肩章的设计与国防军少将的类似,但采用绿色底衬。左胸前口袋下方的SS字样则是党卫队正式成员的象征。

 

B:挪威

B1:连队长(Sveitforer),赫德(Hird)组织第1“维肯”(Viken)团

赫德团的基本制服由深蓝色的帽子、上衣和裤子所组成,直筒裤和短靴相比马裤和马靴更常见。各级别人员都使用棕皮武装带,并接受使用轻武器的训练。赫德的人员很少有武器。一些照片提示我们某些场合赫德组织的袖标会带有金属质感的编纹镶边。这名等同于上尉的人物的军衔展现在独特的肩章上;与其他的大多数亲德的民兵组织不同,赫德没有复制采用德国的军衔系统。另外一点是,校官的帽绳是金色的。人物所在部队系中奥斯陆地区团,标志性的“VIKEN”字样的袖带是它的象征。另一个著名的版本是带金色织纹镶边的“VIKING”字样的袖带,它由来自大奥斯陆地区的第7团来佩戴。夏天的时候,穿制服时可不穿着外套上衣,冬季则穿深蓝色大衣。一些照片则显示有一种早期版本的双排扣上衣存在过。

B2:警长,赫德工厂卫队

“赫德工厂卫队”是赫德组织(Hird)唯一的驻防固定的部队,它大多由招募来的挪威军团的东线老兵所组成。它的这名高级士官在野地灰制服上展示二级铁十字勋章的绶带、德国的负伤章和左胸前的由吉斯林(Quisling,挪威的法西斯领袖)设立的挪威前线战士徽章;另外,他还保留了老式的武装党卫军的腰带。“赫德工厂卫队”的徽章更像是来自吉斯林的警察部队而非赫德组织本身。肩章明显受到德国人的影响,是警察式样的。面朝内的持斧头的狮子图案出现在赫德工厂卫队人员的黑色领章上(警察的则为绿色领章)。袖带上写明的人物所在组织的名称是仅有的特别印证赫德工厂卫队(HBV)与赫德组织从属关系的标志。

B3:Milorg组织(挪威主要的反抗组织,译者注)反抗战士

穿着平民服装显然是所有欧洲占领区内的秘密抵抗组织的通行做法。然而在1944-45年间,面对德国人失败的几成定局,抵抗战士们开始公然佩戴他们自己组织的,也往往是采用国家标志色的袖标。图中人物的武器是英国的斯特恩机枪。这种被大量空投到欧洲抵抗运动手中的武器具有轻便、耐用、易于操作(短射程下)和易于隐藏的特点,并且各地的金属作坊都能很简单地对它进行修理。

 

C:丹麦

C1:沙尔堡军团士兵,沙尔堡军团(schalburg korpset)

德国党卫队丹麦人部队中的这名士兵身穿沙尔堡军团最初的制服,除了所佩戴的国家徽章之外,它与普通党卫军所使用的几乎没有区别。注意丹麦国家盾形臂章与武装党卫军丹麦军团所使用的简化版本不同——黄色的盾牌上带有丹麦传统的三只蓝色狮子加九颗红心的图案。袖口上方的袖带的使用局限于连队的水平,图中这种“Schalburg”(沙尔堡)字样的袖带供军团参谋部、士官学校和警卫连使用,其他人则佩戴例如写有“Herluf Trolle”(人名,丹麦十六世纪的一名海上英雄,译者注)、“Absalon”(阿布沙龙,丹麦12世纪的政治家及宗教领袖,译者注)这类字样的袖带。代替党卫队“SS”字样的领章图案是所谓的“旋转的卐字”,同样的图案也出现在腰带扣、帽徽或钢盔侧面的蜡贴上。如果是在帽徽上,它会被模式化的白色飞翼装饰所环绕,其下方则是党卫队的骷髅头徽章。和党卫队的德国籍部队一样,他们的领章的镶边也是黑色和银色绳纹交错的(士兵)或者是仅为银色的交错绳纹(军官)。

C2:沙尔堡军团军士长(overvagtmester),丹麦沙尔堡军团

军衔等同于党卫队二级小队长的这名高级士官穿着以丹麦陆军的1923年版土黄色制服为基础设计的对于军事行动来说更为实用的制服。裤脚上卷垂在靴子外面是丹麦军人的特征。沙尔堡军团采用的是警察而不是党卫队的军衔系统,军衔徽章的样式则会让人联想起党卫队的军衔徽章。注意土黄色制服的领章不带绳纹镶边,士官的上衣领子带有铰合纹镶边,黑色制服的带绳纹镶边的肩章带被土黄色的肩章带所取代。此外,军官穿着开领上衣将白衬衫和黑色领带显露出来。

C3:丹麦抵抗战士,1945年

从德国投降到英军到达期间抵抗运动担负了在丹麦执行军事和安全职责的角色。平民服装开始公开地搭配上零星的军用装备,这包括了丹麦人的钢盔和对应德国毛瑟98K步枪使用的丹麦军队的弹药包,同样不可缺少的还有带丹麦国家标志色图案的袖标。

 

D:荷兰

D1: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荷兰的德国裔党卫队

这名军官的制服与普通党卫军的也几乎相同。黑色衬衫、腰带、左臂臂章和帽冠上的“狼钩”型帽徽都是荷兰人的标志性风貌。所有的荷兰籍党卫队成员都佩戴图中这种带银色镶边的黑袖带,而带古北欧字母SS的黑色菱形臂章佩戴在右臂上,其银色镶边是军官的象征。(后来这种臂章也被挪威籍党卫队成员所使用,而佛兰芒籍党卫队成员将它佩戴在左臂上,同时在帽冠位置佩戴菱形的卐字帽徽;此外,挪威人不使用常服军帽)。肩章带的款式严格按照普通党卫队的方式来设置:银黑相间的绳纹镶边为义务役人员所使用,全银色绳纹镶边指代尉官,辫花型绳纹镶边则代表校官。右领章上的数字是人物所在团的番号(总共6个团),左领章上的图案则代表军衔。荷兰的党卫队在他们存在的自始至终都保留了自己的黑色制服,这一点和佛兰芒和挪威的党卫队(最初采用传统式样的服装)以及丹麦的党卫队(后期采用了土黄色制服)不同。

D2:少校,防卫分队(weer afbeeldingen)

黑色被所有荷兰的卖国民兵组织或秘密部队采用来作为制服的主色,这些力量包括了荷兰籍德国人党卫队、荷兰国家社会主义运动(NSB)的“防卫分队”(WA)民兵以及“公共警察”。除了徽章采用了红色和金色,WA的军衔系统与党卫队的接近,而图中这名少校佩戴的就是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的徽章。肩章的款式同样与党卫队的类似,只是颜色为金色,并且两只肩章样式一样。左臂上的红黑等分的三角形臂章上带有“狼钩”图案,而这是所有的NSB的组织所通用的,只是其颜色为黄色而非荷兰党卫队的白色。这名少校还佩戴了WA的老飞行员奖章和二级铁十字勋章的绶带。帽冠和帽墙的滚边颜色象征了不同的级别:义务役人员为红色,下级军官为红色与金色混合,高级军官则为金色。帽冠上的帽徽上带有爪握一把宝剑和一捆箭簇的纹章形式的狮子图案,这是军官特权佩戴的版本,士兵们更多的是戴军便帽。

“公共警察”的制服与上述的类似只是采用了闭领设计。军衔徽章为蓝色背景上加白星与横杠组合的系统。他们的帽子的帽墙上配橡叶环绕的圆帽章以替代NSB的三角形徽章,燃烧的炮弹图案则取代了纹章样式的狮子图案。

D3:三级小队副,荷兰尼德兰冲锋队(landstorm)国民军,1944年

有关这支部队的照片很少,但我们还是根据其中的一张描绘了这名人物。

最初“卫队”(Landwacht)和冲锋队的大多数成员仍然穿着他们的主子——德国党卫队、防卫分队(WA)或公共警察的黑色制服。野地灰色制服也日益增多地被采用。显然继承自警察的燃烧的炮弹图案的徽章出现在领章上,这一点并不使人惊奇,因为武装党卫军的领章上充斥着象征各个国家各式各样的徽章。当然这一徽章取代了帽子上的骷髅头帽徽倒显得引人注目,事实上,这一做法在武装党卫军的部队中是独一无二的。人物的领子上缺少士官用编纹镶边的可能的解释是这支部队的骨干大量来自德国和荷兰的警察部队,而编纹镶边并非警察士官所使用。这名人物的形象应该出现在1944年9月以前,因为那之后古北欧字母SS和(或)“狼钩”徽章开始取代领章上的炮弹徽章,以证明这支部队完全并入武装党卫军。一些资料显示这支部队在左臂的鹰徽下方佩戴他们的臂章,它由飞溅的月桂树叶支撑的荷兰纹章式狮子与其上方的“Landwacht”字样组合而成,但是没有照片证据证明这一徽章的存在,并且推测在1943年10月它就被取消使用了。有一些差别不大的“Landwaeht”字样的袖带在使用,其中一种采用“Landstorm Nederland”的版本在文献中得到描述。

本图人物穿着德国的1943年版野地灰色裤子、帆布护腿和短靴。而资料中所描绘的缺少照片证据的一点是德国人的钢盔上蜡贴着带有纹章式狮子图案的荷兰三色盾形章以及燃烧的炮弹图案。

 

E:比利时

E1:上尉,Dietsche民兵/黑色旅,

和荷兰的卖国贼一样,“黑色旅”也是佛兰芒叛国者们所组成的民兵中的主力队伍,二者都倾心于黑色制服和“狼钩”图案的徽章,后者出现在帽子、盾形臂章和被传奇的“Recht en Trouw”(权利与信仰)字样装饰所环绕的腰带扣上。

唯一能与黑色相匹配的是领章和肩章的绿色。上述情况在随后几年发生了一系列变化。首先领章变成更像是意大利人的“火焰”版本,军官们在这种领章上展示军衔,而义务役军人则在肩章上显示军衔。随后,上述的领章和肩章被明显受到党卫队风格影响的版本所取代,其中右领章上展示着部队的番号(图中看不清的数字为IV和18),左领章则表示军衔;同党卫队一样,高级军官的军衔同时展现在两只领子上。盾形臂章在1940-1945年间没有任何变化。与“狼钩”图案合并的托勒纳尔(Tollenaere)徽章是授予佛来芒国家联盟(简称VNV,佛来芒地区的亲法西斯运动,译者注)的“老战士”和东线老兵的。军官以外的人通常戴军便帽。在行动中作为辅助警察(Hilfsgendarmerie)为他们的德国主子服务时,黑色旅成员还要戴上有“为德国武装力量服务”字样的袖标。

E2:下士,佛来芒卫队

佛来芒卫队最初穿着比利时人的制服,而在1944年他们装备了野地灰色制服,但在作战时使用的是带黄色滚边的正蓝色制服(与之对等的组织“瓦隆人卫队”使用的是带红色标志物的这类制服,在需要时还会戴上比利时人的钢盔)。营的数字番号——图中这里是“II”——被花冠环绕,它出现在胸前和帽子上。军衔最初由代表士官的袖口上的白色条纹章和代表军官的领章上扣型章来表示,之后军衔被限制只通过肩章展现,并且所有级别的人员都采用带黄色滚边的全黑色领章。图中这名士官的领子和肩章装饰上了德国式的铰合纹镶边装饰。根据执行的任务,佛来芒卫队的人员会使用钢盔(对于荷兰人来说,德国造的钢盔则非常稀少),并携带轻武器和步枪用装备。

E3:卫队成员,佛来芒卫队旅

作为纳粹空军稳步扩大的计划之一,这名佛来芒组织招募的新兵最终将被训练成工厂卫队(FW或VFW),甚至是卫队旅(Wachtbrigade)的一员,而他所在的单位最终将变成佛来芒高射炮旅。工厂卫队的人员身穿与黑色旅一样的制服,只是使用重复出现两次的哥特字体VFW字样的袖带。他们的徽章独具特色,几乎和纳粹空军的鹰徽一模一样。和黑色旅一样,在被重命名为卫队旅之后,他们开始采用党卫队的军衔系统,也就是绿色矩形领章上的横条加扣型章的徽章组合。

虽然同样处于德国军事当局的指挥下,但这一组织还是比其他卖国的民兵或志愿组织更早地得到了轻武器和步枪用装备。与在武装党卫军中服役的佛来芒志愿兵一样,他们也佩戴袖子上方的黄色盾形章,盾形章上带有黑色狮子图案;FW佩戴的是和黑色旅一样的徽章。腰带扣上也带有佛来芒盾形章的图案,它被橡叶环绕,并加上了“Het Vaderland Getrouwe”(忠于祖国)的字样。

 

F:法国

F1:民兵,非常设法兰克卫队,法兰西民兵

当“退伍军人部队”(SOL)在1943年1月被重新组织并被新命名为“法兰西民兵”的时候,其成员得到了新的制服:深蓝色的上衣、裤子和贝雷帽加上土黄色的衬衫。希腊字母伽马开始采用以便作为这一组织的象征,其图案出现在贝雷帽、上衣、蓝色大衣和被涂成黑色的阿德里安式钢盔上。得到发展的一套等级系统展示在肩章上,部队的番号则出现在领章上。在夏天,他们身穿长袖衬衫并佩戴带希腊字母伽马的袖标。相关的照片显示了这身制服的存在。

非常设法兰西卫队是一个非全职的组织,每周只需服务其几小时到几天,或只在普通动员状态下应征。他们的制服毫无章法可言,这一点有本图所依据的著名的照片为证,照片中服装没有领章,并搭配一件碍眼的衬衫。图中人物身上的奖章则是他作为一战和二战俄国前线老兵身份的象征。

F2:民兵,法兰克军团,法兰西党

法西斯的法兰西党的大多数军事组织使用蓝色衬衫,并且多为浅蓝色。“法兰克军团”的军事人员佩戴黑肩章,上面展现的军衔系统今天已不能识别。党的领导人比卡(Bucard)有一名著名的贴身保镖“蓝色的手”,这个人的服装领子和袖口为黑色。理论上衬衫搭配海军蓝裤子和领带,但照片显示,各式各样的平民服装色彩在这身制服上出现。党的徽章佩戴在右胸前,这一徽章融合了齿轮、大麦麦穗和维希政府的双刃斧标志的图案。与其他法国法西斯政治组织的民兵一样,法兰克军团也得到了轻武器以对付作为他们死对头的抵抗运动。

F3:法国抵抗战士,1944年

由于在文字资料中被更多的提及的原因,与荷兰、比利时和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同行相比,法国的抵抗运动与德国军队的对抗显得更加公开。德军在面对盟军进攻从法国撤退时,抵抗运动攻击他们的车队,围困一些孤立的军营并帮助解放了一些城镇。这些人往往穿着平民的服装,佩戴不同种类的袖标,并且在乡下地区作为大股部队行动时使用法国军队的军衔徽章系统,甚至设法取得像1940年时的制服那样的老物件。抵抗运动的武器主要是:来自英国并由特别行动处(SOE)主持空投过来的;藏匿起来的原来法军的武器;缴获自德军的。轻武器数量巨大,但像布伦式机枪这样的轻机枪则数量较少,并且多为战利品,这主要因为他们多参与高伤亡率的近战和采用炸药攻击无装甲的车辆。图中这名反抗战士将他的多余的弹药放在了旧法国军队的防毒面具包里。

 

G:意大利和蒂罗尔

G1:排长,梅拉诺(Meran)南蒂罗尔防护营

这些营由来自于南蒂罗尔和意大利北部边境地区的德意志人所组成,从而作为人民冲锋队(Volkssturm)的静态防卫部队来使用。图中人物隶属于在梅拉诺周边地区所组建的部队,而这一意大利地名也成为了部队的名称。五花八门的制服和装备都得到了配备,这包括了不带肩章带的陆军上衣和警察的钢盔等等。另外他们还得到“授权”在德国人的山地帽上佩戴山地部队的雪绒花徽章。虽然留下来的照片很少,但仍有一张清晰地显示这支部队是有自己的臂章的。这种臂章采用了带黄色滚边的绿色菱形设计,上面的浅绿色的部队名称字样上方是红色的蒂罗尔之鹰的图案。一些资料显示这支部队得到允许使用人民冲锋队的领章,但给作家David Littlejohn的一封信中则描述这种领章是绿色而非黑色的,这指明了这些部队是起源源自警察而非纳粹党的部队。

G2:“师长”,意大利游击队,奥索拉(Ossola)山谷

在自由志愿者军团(CVL)领导下的意大利游击队是仅有的建立了自己的完整军衔和徽章体系的西欧抵抗力量。它们采用左胸前佩戴的显示在红色或绿色背板上的银星与横杠的组合设计。共产主义的“加里波第”部队也有自己的军衔徽章,但是上面展示了显眼的红星图案。红色领巾是共产主义游击队通常使用的,但非共产主义者有时候也戴着。大多数游击队员身穿平民服装或者旧式的或停止使用的德军和意大利军队的制服。只有靠近瑞士边境的奥索拉谷的游击部队制作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制服:棕色的“高山帽”、上衣和裤子以及以独特的方式穿过肩章带下系着的围巾和带有白色雪绒花图案的绿色领章。图中这名“师”(兵力实际上还不到一个营)的指挥官佩戴三颗银星加一条横杠的红色背板的军衔徽章,“师”的政委佩戴同类样式但背板为绿色的这种徽章。这名人物还装备了意大利陆军的军官版腰带以及一把P38手枪和一支贝莱塔M1938A式冲锋枪。

G3:中尉,意大利共和国国家卫队(GNR),1944年

作为意大利社会主义共和国(RSI)所成立的一支部队的GNR,灰绿色无领“伞兵”上衣和宽松的裤子以及系带靴的服装组合在该部队中极为常见。新式山地帽上带有GNR的带飞翼的权杖图案的徽章;军官所使用的这种帽子带有金色的帽绳,而士兵们佩戴的是银色的帽徽。军官的军衔展示在袖口上;高级士官采用肩章展示军衔,而士兵们佩戴军衔臂章。该部队的领章设计样式五花八门,但带有双M的黑色双尖头领章使用最广泛。注意,1923年至1943年间来自皇家意大利军队中国家安全志愿民兵(MVSN)的GNR人员都使用原来他们所在的MVSN法西斯民兵部队自己的军衔徽章、领章和黑色衬衫。除了山地帽、GNR也使用黑色贝雷帽和“高山帽”。

 

H:意大利

H1:海军军校生,第10海军师,1944年

第10海军师的制服是陆军样式的,并搭配海军军衔和徽章。独特的领章最初是红色的,并入圣马可师之后则改成了浅蓝色,当然除了“巴巴里戈”(Barbarigo)营之外——这支部队在安佐与盟军部队作战时,保留使用红色领章。领章上展现的是“圣马可狮”的图案设计和意大利社会主义共和国(RSI)的短剑加月桂树冠图案的国家徽章。头盔上带有海军卫队的军衔徽章设计;罗马数字“X”或一支海锚的图案有时也出现在头盔上。盾形臂章的设计最初源自第10反潜摩托艇分舰队的设计,那只舰队是布尔乔亚亲王最初所服役的部队。臂章上的骷髅头加玫瑰的图案组合和罗马数字得到保留,只是文字简单地被替换为“师”这个词。海军的卷领毛衣则被RSI的部队广泛采用。

H2:上校,步兵,意大利共和国军队,1944年

本质上,这名步兵上校的制服与1943年休战之前的皇家军队制服没什么变化。军衔肩章仍然使用,制式袖口的军衔徽章不见了。新式的意大利社会主义共和国(RSI)的国家徽章展示在领章上;已经去掉王冠图案的步兵兵种徽章则展示在军便帽上,同样继续保留的还有帽子左侧的军衔徽章。领章、肩章的滚边和马裤的两条代表军官的黑色宽条中央的裤线滚边都采用了象征步兵的红色。作为军官制服的马裤在1943年前是“老鼠灰色”的;而根据照片我们描绘上衣和帽子为“灰绿色”,这提示我们它是采用先前士兵所使用的制服布料来制作的。

H3:排长,黑色旅,1944年

这支部队呈现出五花八门的人物形象。黑色旅的红色权杖图案徽章佩戴在了通用黑色山地帽上,部队的名称则出现在左胸口袋上方红黑两色徽章上——图中这里是“Aldo Resega”。最初他们的军衔标志只是彩色的穗带,银色与红色的组合代表了“排长”,级别等同于中尉。慢慢地,这个旅陆续得到了灰绿色的上衣,上衣的领章上也开始展示红色的权杖徽章。战争末期,意大利共和国国家卫队(GNR)的军衔徽章在上衣和黑衬衫上会同时出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皖林 > 《德军》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