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上学途中被精神病人打死 父母索赔116万

2012-10-22  向春阁

男孩上学途中被精神病人打死 父母索赔116万

2012年10月22日01:40  北京晨报
因情绪激动被搀出法庭的小鹏父亲(右二)在庭审中进入法庭。 因情绪激动被搀出法庭的小鹏父亲(右二)在庭审中进入法庭。

  今年5月10日,怀柔区怀柔镇王化村11岁男孩小鹏上学途中,被人用钝器击打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凶手王某当天被警方抓获,因其患有精神分裂症已被关入精神病院。得知唯一的儿子离世,已过不惑之年的父母痛不欲生,遂将王某的弟弟和村委会告上法院,索赔116万余元。怀柔法院近日开庭审理此案。

  ■法庭聚焦

  弟弟拒赔自称非监护人

  开庭当日,小鹏父母、姥爷等多名亲属走进法庭,与代理人并排坐在原告席上。因小鹏父亲情绪激动,无法平静,庭审前即被人搀扶出去。

  面对小鹏亲属的116万余元索赔要求,王某弟弟辩称,自己并非王某的监护人,不同意赔付。“我平时只是给哥哥送饭,生活上照顾些,尽一些兄弟义务。”王某弟弟还表示,自父亲2007年去世后,他曾找到派出所及村委会,说明自己无力监管哥哥,希望将其送到精神病院,此事却一直未得到回复。“我收入不多,没钱送他去精神病院。我哥1987年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由于失恋想不开才得的病,几句话过不去,就拿刀砍人,我都被他追过,警察为他都来好几次。父亲走后,我和他就更无法交流了,还不如和小鹏说的话多呢,真没想到小鹏会被他砸死。”

  村委会称此案与己无关

  “什么都别说了!还我儿子”。就在此时,小鹏父亲突然进入法庭,大声喊叫,法官不得不维持秩序。数分钟后,小鹏父亲终于平静下来,脸上却多了两行泪。

  村委会治保主任表示,王某是五保户,患有精神分裂症,其享受的国家待遇都由弟弟代领,王某的监护人是其弟弟,因此此案跟村委会无关,村委会不应承担任何责任。至于王某弟弟所说曾要求把哥哥送到精神病院一事,村治保主任说自己接手村里安保工作两年多,并不了解这一情况,“我知道王某精神不太好,但没想到他会把别人家孩子打死。之前他多次惊动110的情况,我也不清楚。”本案当庭未宣判。

  ■记者回访

  “大人小孩都不敢搭理他”

  庭后,小鹏父亲向记者讲述,他与妻子离婚后,孩子一直自己带,平日靠给人打短工度日。出事当天,儿子刚跟他要了两元钱说买冰棍,便上学去了,结果再也没回来,“我听人说,当时他和好几个孩子在一块儿,其他孩子全跑了,他落在后面被拉住了……”

  为了解事发经过,记者多方打探,终于在王华村南找到事发地点。这里西侧一片绿油油的田地,东面是一家幼儿园,午后的阳光洒在石板路上,让这条去往小鹏学校的必经之路相当安宁祥和,但就在数月前的一天中午,11岁的小鹏命丧路边。

  如今说起那天的惨事,附近村民还是一脸惊恐。村民杨先生回忆道,“出事时,我正在家里看电视,也没听到什么动静,随后听到警笛,出去看才知道是一孩子被打倒在路边,当时孩子脸上全是血。孩子父亲赶来后,看了孩子一眼就瘫了……”

  随后在数名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200米外的王某住处(上图)。这处院子已破败不堪,院内布满杂草和垃圾,树叶遮挡住大部分阳光,窗户上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村民表示,附近所有人家的门都被“疯子”王某砸过,“他终日就穿一身棉袄,到处捡垃圾吃,你给他吃的他也不要,说怕有毒。不知道他遇到过什么事,他爸在时好些,现在老人一走,他的病就更严重了。我们这里大人小孩都不敢搭理他,生怕他犯病……”对于村里是否有人来照看他,村民表示,“谁管他呀,2008年曾被送到精神病院,但过几个月又放回来了。”

  晨报记者 李庭煊 文并摄

(原标题:上学路上 男孩命丧精神病人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