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旭民图书馆 / 春华 / 人生理想之梦

分享

   

人生理想之梦

2012-10-26  窦旭民图...


 

人生要有理想,没理想的人可能就是脑子发育不够健全;可理想也得与现实相符,离开现实的理想则会成为一种空想,也许就是幻想。

青少年的理想一般都是缺乏实际生活的基础,显得空虚庞大,颇像一个硕大的光亮气球,容易破碎,容易爆炸。我们在一些场合经常可以听到一些青少年的豪言壮语“长大了我就是一个名人”、“不当将军誓不为人”、“当官要当管官的官”、“争当世界首富”,有的甚至要“做一个国家总统” ……。这些可能是一种伟大的理想,也可能就是一种虚渺的梦幻。虽然精神可嘉,而具体内容不敢轻易恭维。

回头想想,我在十五、六岁时也是满怀雄心壮志,一腔豪情,总在思索着将来做什么工作才能心情舒畅,才能有所作为,才能留名于世。当工人嘛太累,当农民嘛太苦,当教师嘛迂腐,当商人嘛铜臭,真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

十年动乱期间,因为停课闹革命,无奈只得回到老家农村拉架子车平整土地,夏收麦子,秋拔棉杆,日出日落,种地收割,那时候看来是命中注定——要当一个新世纪的新农民了。

一颗浮躁的心,就这么在不安地骚动着、飘浮着。

一九六八年底,恰逢国家征兵,我想碰碰运气,体检合格便到了军营服役。可在军队几年,由于性格过于率直,得罪了个别连队干部,加之国家发生“九、一三”事件,政治迷茫,乱哄哄的,便想着要复员转业。虽然提了干,成为一名军官,可还是不愿在军营糊里糊涂地混下去,不愿接受严格的纪律约束,就叫着嚷着要求转业。

回到地方工作后,正赶上文凭吃香年代,可自己竟连一张高中文凭也没有,更是灰心丧气,觉得没有奔头,前程不会怎么光明,便想混混过日子算了。

那颗浮躁的心,终于开始沉缓下来。

后来,各级党校招生、函授教育普及,我有幸参加,也算有了那么几张不吃香的大专以上文凭。之后,被提升为副检察长、检察长。随着年令的增长,我便领悟到这些也可能就是我的命运,应该知足了。此后再也别想什么职级与官位了,还是脚踏实际,认认真真地做点有益于社会的事情。否则,适得其反,因为好高骛远的傻想只能毁灭人的真实理想,而不切实际的理想永远也难以在短暂的人生中兑现。

看来,浮躁的心经过了二十年左右的磨练,才算真正安分下来。

在这种思想支配下,我还是能够要求自己不受贿、不贪腐,不接受不应得的东西,不做被人指脊梁骨的事情,谦虚谨慎,努力工作,在其他同事的扶持之下,团结全院干警,争得了全国先进,我院被最高人民检察院荣记“集体一等功”,我个人也被记一等功两次,三等功一次。这些,可是我从未敢奢想的啊。

五十四岁时,我决定急流勇退,向组织提出辞职,给年轻人让出领导岗位,只做一名普通的检察员就行了;不到六十岁,我又申请提前退休,早点退出检察编制,解决青年们的就业问题。这些与实际生活紧密相连的想法和做法,我感到就是一种贡献,更是一种理想。不管别人怎么思想与理解,我自己始终认为就是这么个理,理想就是现实生活中能够想到和能够做到的、有益于社会、有利于民众的事情。

我的体会正如一位著名的文学家所说的:“青葱的学生时代自然可以把梦做的天花乱坠,但走入社会必须修正自己的梦想,而到了晚年,只有自己的梦切合实际,力所能及,才能从容实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