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定有宝 / 历史事件 / 狼性征服:蒙古帝国空前绝后四百年2/孙钥洋

0 0

   

狼性征服:蒙古帝国空前绝后四百年2/孙钥洋

2012-10-30  书中定有宝
《狼性征服:蒙古帝国空前绝后四百年2》推荐:◆史上最彪悍的蒙元大历史第二部:全面还原蒙古灭宋之战。◆史书?权书?商书三合一,500强企业团购第1名。◆30年来从来没有历史可以如此励志!帝王领袖、商业巨头首推的蒙元大历史!◆《狼图腾》最推崇的狼性征服史,全世界媒体、学者、企业家、军事家都在推荐的大历史。

作者简介

孙钥洋 1975年生。元史专家,影视编导。代表性作品有影视剧本《大清帝师》《斧头帮传奇》《寻找河图》《最美丽的女孩》《榆林镇筋饼》,百家讲坛连载《透过历史看元朝》《狼性征服:蒙古帝国空前绝后四百年》。

文摘

理宗脸色微沉道:“赵爱卿何出此言?”赵范不慌不忙地奏道:“启禀圣上,依臣所见,今之金国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而蒙古自铁木真以来,东征西掠,杀人无数,灭国四十,遂平西夏,其手段之残忍暴虐,可谓旷古绝今。蒙古铁骑纵横天下,畅行南北而未尝败绩,而今又举兵南下,其狼子野心,早已昭然若揭。贸然与之联兵,无异于引狼入室,引火自焚。臣以为,当今之时,金国对吾朝而言乃癣疥之疾,而蒙古则有累卵之危。吾朝心腹大患,非金人而是蒙古。百余年来,宋金对峙局面业已形成,许多汉人对金人恨之入骨,势同水火,早是不争的事实。但当今之天下大势,只要清醒之人都已知晓,蒙古势大如日中天,宋金二国唇亡齿寒,不宜再起纷争,如宋、金、蒙古三足鼎立,宋则可以自保,而金亡则宋必危矣!”
壹 灭金之战
三峰山血战
一代天骄的梦已醒,帝国征战的曲未终。成吉思汗虽已云消雾散,但是他的子孙,绝不会停息战争的步伐,他们将要沿着成吉思汗的战争路线,一直杀向天地的尽头,把太阳能照到的地方,都变成蒙古的草原牧场,让蒙古的子孙在看不到边际的草原上牧马、放羊。如果有任何人想阻止他们,都将被视为帝国的敌人。他们会将前进路上的一切障碍都扫除干净,把所有敌人都彻底铲除、踏成齑粉!
而他们首先要做的,便是按照成吉思汗的遗嘱行事。首先遭到毁灭性报复的当然是西夏王朝,对中兴府的围攻持续了六个多月。1227年6月,被困的党项君主绝望地与蒙古人协议投降,蒙古人一直隐瞒着成吉思汗的死讯。当西夏国王李睨根据议定的投降条款出现在城头时,蒙古人突然宣布了成吉思汗的死讯,立即将李睨乱刃分尸,并报复性地将中兴府夷为平地。
但是值得庆幸的是,虽然党项民族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浩劫,但是人种并没有彻底灭绝,许多党项人,在西夏灭亡后还是侥幸地生存了下来,并作为色目人(西域和中亚人),继续在元朝供职。一些小规模的西夏难民避居到了中原中部地区(河北和安徽),直到明朝末年,他们继续使用着本民族的文字。党项皇室的支系也逃离了原居地,迁徙到了四川西部、西藏北部等地,甚至可能到了印度东北部地区。在这些地方,他们或是成了当地的世俗统治者,或是担任了佛教社团的首领。
荡平西夏之后,窝阔台并没有急于继承汗位,而是王钺一挥,直逼金国。成吉思汗在世时,蒙金双方经过多年的战争,蒙古军队已经占领了山东、山西、河北等地区(一些地方为依附蒙古的汉族军阀所控制),金国仅余陕西、河南两地,在黄河以北只剩下河中等少数据点。而且由于金国与南宋和西夏长年交战,穷兵黩武以至于国力交瘁,如今又失去西夏作为屏障,金朝政权已呈大厦将倾之势。
金哀宗在1224年初即位后,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抗蒙的措施。希望通过他的努力力挽狂澜,扭转或延缓国家即将崩溃、败亡的命运。他首先纠正了造成金国与蒙古、宋和夏三面受敌的错误政策。1225年秋,金哀宗与西夏实现了和议,并向南宋通过各种途径做出和好姿态,单方面停止了军事进攻,“屡敕边将不妄侵掠,彼我稍得休息,宋人始信之,遂有继好之意”。其实并非如此,南宋没有“继好之意”,只因其本身腐朽无能、苟且偷安而已。这样,金朝较能集中兵力对付蒙军了。
其次,哀宗对金军进行了整编。他从全军中选出精兵,组编为十五都尉,每都尉不下万人。这十五都尉部队强壮矫健,步兵能负荷六七斗重,一昼夜能行军三百里。又由投附金朝的各族人,包括畏兀儿、乃蛮、羌、浑和中原被俘避罪来归者组建了一支一万八千人的骑兵,称为“忠孝军”。人有从马,每战居前陷阵,“疾若风雨,诸军倚以为重”。这十几万军队是金军的精锐,直隶枢密院作为战略机动部队。除此之外,还有“选外诸军”(就是选出精锐后剩下的部队)二十余万。这样,金军总兵力约四十万。
1228年,拖雷率领八千蒙古铁骑入大昌原,金朝名将完颜陈和尚却以四百骑兵大败蒙古八千之众。完颜陈和尚生长于弓马娴熟的戎武之家,自幼尚武、膂力过人,行动疾如风雨。他率领的忠孝军由回鹘、乃蛮、羌、浑、汉等族四百余人组成,战斗力极强。完颜陈和尚应命出征前,不慌不忙,沐浴更衣,然后披甲上马,率领铁骑直奔敌营。由于他身先士卒,勇往直前,部下将士也毫无畏惧,奋勇杀敌,竟以四百铁骑打败了八千蒙古兵,迫使蒙军从庆阳败退,取得了大昌原之战的全胜。
此仗的胜利使完颜陈和尚声名远播,这也是金与蒙古交战近二十年,仅仅取得的一次大胜仗,金军主将完颜合达却已傲慢不逊,他在遣返蒙古使者时说:“我已备齐兵马,尔等敢来迎战吗?”窝阔台闻听此言,大为震怒,扬言誓报大昌原之仇。
1229年,窝阔台继承了汗位并亲率大军进攻山西,命大将史天泽攻打卫州。卫州是汴京的门户,由此过黄河可直入汴京。卫州若不保,汴京则危矣,因此能否固守卫州直接关系到金朝的生死存亡。金哀宗命完颜合达等率军十万火速驰援,先锋完颜陈和尚率三千忠孝军出击,击退了蒙军,卫州解围,金都汴京也一度得以转危为安。
窝阔台亲自率军占领同州、华州和京兆东南部分地区,牵制屯驻在阌乡和渑池的完颜合达和蒲阿率领的十几万机动兵力,11月派速不台进攻潼关、蓝关。金潼关总帅纳合买住、忠孝军完颜陈和尚率军迎战,速不台败归,此即金军所谓的“倒回谷之捷”。这还是横行欧亚的常胜将军速不台,有生以来第一次被打败。
金军的一再胜利,激怒了窝阔台。1230年秋,窝阔台确定了灭金战略:由其本人率中路军过黄河,攻金的河中府,直下洛阳;蒙将斡陈那颜率左路军直下济南;由拖雷率右路军由宝鸡南下,借道南宋境内,沿汉水出唐州,至邓州,次年春季全军会师汴京。同年9月,蒙古三路大军齐发;次年正月,窝阔台军占领郑州,其前锋部队已抵达汴京,金哀宗连忙让正在与拖雷军作战的完颜合达部回师救援。
与此同时,拖雷军已进抵邓州境内的禹山,遭到了金将完颜合达和移剌蒲阿等的殊死抵抗。拖雷留一部分蒙军加以牵制,亲率主力直奔汴京。完颜合达和移剌蒲阿奉命率军十五万驰援汴京,在钧州以南的三峰山遭到拖雷大军的追击,前面又遇到窝阔台部的阻截,顿时陷入蒙古军的重围之中。当时正值大雪天气,金军粮草用尽,人困马乏,刀枪上又蒙雪结冰,战斗力大减。蒙军围而不战,轮番休整,煮酒烤肉,弄得香飘百里,动摇金兵的军心。而后又故意让开了一条通往钧州的道路,等金军从这条道北上突围时,突然发起致命一击。蒙军轻骑转眼间便冲到了金军百步开外,随着一阵弓弦声响,漫天的羽箭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向金军队列扑来。一声声嘶声惨号,金军士兵中便有不少人中箭倒地。金军中也有不少反应快的军士取出弓箭还击,但蒙军凭着他们高超的马术,在马上翻滚躲闪,有的则干脆整个藏在马侧,所以蒙军中箭受伤者寥寥可数,有些虽然中箭,却还能稳稳地趴在马上继续向金军阵营冲来。
两次箭雨过后,随着一阵铿锵之声,蒙军已收起短弓,抽出了他们的随身弯刀。铁蹄滚滚,杀声震天。伴着雪花,弯刀反射出了恐怖的森森寒光。他们有如凶神恶煞般地冲入敌阵,逢人便砍,见人就杀,鲜血很快染红了他们的弯刀。金军顿时全线崩溃,十五万人马几乎全部被蒙古军所歼灭,战场上留下了一片血肉模糊的金军士兵尸体。
完颜陈和尚遭蒙军俘虏,被押解至拖雷面前,他毫无惧色地对拖雷道:“我就是在大昌原、卫州、倒回谷三个地方,战胜蒙古军的忠孝军总领完颜陈和尚”。拖雷叫他投降,完颜陈和尚誓死不从。蒙古人残暴本性凸现,推陈和尚于地,用棍生生打折他的两条腿,又用刀把这位金国英雄的嘴划开,一直割到耳际。陈和尚“噀血而呼,至死不屈”。
完颜合达率残部退入钧州城内,蒙军围城,金军寡不敌众,钧州城旋即被攻克,完颜合达力战而死。
三峰山之战是蒙金战争期间的一场决定性战役,经此战,金军不仅精锐尽失,还损失了完颜合达、移剌蒲阿两位主帅和完颜陈和尚等主要的将领,至此,金朝已经是丧失国基,离覆灭不远了。1232年3月,蒙古大军又攻克洛阳,进而直逼汴京,金国这个显赫一时的超级大国,终于被蒙古通过一连串的进攻蚕食殆尽。这也是它多年穷兵黩武的必然结果。
金哀宗鉴于中原不保,遂弃汴京逃至归德府(今河南商丘南),企图迁都入蜀修养人马,重振其势,被宋将孟珙率军击败。金哀宗见入川不能,又逃至蔡州。
圣水之谜
成吉思汗曾经对蒙古人说过:“凡是想要征服土地的,去跟随术赤;凡是想学得蒙古扎撒哈的人,去跟随察合台;凡是想取得荣誉地位的人,去跟随窝阔台;凡是想学习知识、军事等诸多能力和高贵品格的人,去跟随拖雷。”可见成吉思汗对他的四个儿子的分封安排,是根据四个人的性格来决定的,并不是取决于个人好恶。或许他对术赤是否亲生确实存在疑问并偶尔表现出来,但终其一生他都是把术赤当亲子看待的。明显可以看到,正是因为术赤与察合台的相争,使得成吉思汗不可能以此二人中任何一人为继承人,否则分裂就是转眼间的事。
成吉思汗的诸子中,长子术赤和四子拖雷关系较好,而二子察合台和三子窝阔台则结为一党。蒙古宫廷的两党对立从此形成,成为以后宫廷斗争的主线。
在蒙古草原上,自古流行着“幼子守灶”的习俗。一个家庭,只有正妻所生的幼子可以和父母始终生活在一起,并且最终继承父母的所有财产。拖雷作为孛儿帖皇后所生的幼子,自幼就和成吉思汗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如果他做继承人,是完全符合“幼子守灶”习俗的,而且也可以继承并发展成吉思汗的事业。但成吉思汗认为这时的蒙古帝国更需要一个政治家,而不是一个军事统帅,所以他破除了“幼子守灶”的习俗,选择了三子窝阔台作为他的继承人。为了补偿拖雷,成吉思汗把一大块土地和十二万九千军士中的十万一千人交给了他,这为拖雷的儿子们以后争夺汗位,创造了有利条件。虽然破除了“幼子守灶”制,但成吉思汗在遗嘱中明确提出,要保留由“忽里勒台大会”来选举大汗。“忽里勒台大会”原来是部落或者部落联盟的首领、贵族参加的一种议事会议,早期主要用来推举首领、决定战争等重大问题,到成吉思汗时期则演化为蒙古诸王大会,重要的大臣也可以同时与会。“忽里勒台大会”的保留,直接影响了蒙古帝国汗位的顺利交接,给黄金家族的子孙们提供了一个争夺汗位的合法途径。
成吉思汗生前在分封诸子诸弟时,分配给拖雷五个千户,并统辖中央兀鲁思封地。在成吉思汗死后,拖雷继承的领地封民计有二十万户,十二万的精兵,而其他诸子诸弟只几千户,即使作为大汗的窝阔台的封民也就五千户。在兄弟互相猜忌,拖雷又把有要津的情况下,窝阔台不得不小心谨慎。但是汗位的空缺是不能持久的,这不利于蒙古各部安定,更不利于远未完成的征服战争。这时,作为成吉思汗谋士的耶律楚材发挥了重要作用,他私下里找到拖雷,要求拖雷明确表示放弃汗位的争夺。拖雷很爽快地答应了,并在“忽里勒台大会”上主动推举窝阔台为大汗,窝阔台以合法的形式得到了汗位。
成吉思汗在临死之前指定了一个大汗的唯一候选人,同时他还指定在“忽里勒台大会”选举窝阔台为大汗之前,蒙古由拖雷来管理,拖雷做监国。成吉思汗死后,由于战事很多,拖雷并没有马上召开“忽里勒台大会”,一直拖了两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窝阔台和察合台为首的窝阔台系眼看着汗位空空却坐不上,因此这些贵族很是恼火,他们多次催促拖雷召开大会,对窝阔台的大汗之位予以确认。但是拖雷治理蒙古两年的时间里,蒙古在凶猛地扩张,他的领导才能得到了大多数蒙古贵族的认可,呼吁拖雷、拥护拖雷继大汗位的贵族明显多于窝阔台的支持者,因此蒙古贵族形成了势同水火的两大派系。窝阔台和拖雷这对亲兄弟也就此结下了仇恨,尤其是窝阔台,对于拖雷简直是恨之入骨,但是在表面上,两个兄弟的感情让外人看来还是很融洽的。兄弟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因为拖雷主持召开了“忽里勒台大会”,使得窝阔台登上汗位而结束,因为在窝阔台系的蒙古贵族和窝阔台眼里,这个汗位被拖雷霸占了两年,现在的汗位是经过四十多天拖雷自己说服了大多数蒙古贵族,把汗位让给了窝阔台。这对窝阔台来讲是难以接受的,所以他把仇恨埋在了心里,想方设法寻找机会除掉拖雷这个心头之患。
窝阔台为什么把拖雷视为心腹大患呢?原因有三:其一是拖雷比自己年轻将近二十岁,自己在百年之后,拖雷肯定还健在,到那时很难保证拖雷不再有做大汗的想法;其二是大部分贵族都属于拖雷的派系,自己能够坐上大汗的位子,是拖雷系的贵族在拖雷的压力下勉强同意的,拖雷的存在对于自己的汗位总是一个威胁;其三是拖雷深受成吉思汗的宠爱,成吉思汗在临死之前将祖业和大片的土地、军队交给了他来管辖,现在拖雷的势力明显比自己强大,如果今后拖雷和他之间产生矛盾,刀兵相见的话,自己的胜算很小。基于这些原因,窝阔台对拖雷就起了杀心,但是他又不愿意担负杀弟的万古骂名,所以他和他的谋士们经过长达四年的密谋,于1233年认为时机成熟,决定开始实施谋杀拖雷的计划。
按照窝阔台的个性,自己成为大汗后就要消灭异己,但是拖雷毕竟是自己的亲兄弟,一来自己的实力尚不如拖雷,如果动手的话,失败的很可能就是自己,所以他隐忍不发,其实是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在窝阔台的手下有一个萨满巫师名叫乌图哈喇,他经常为窝阔台出谋划策,自然明白窝阔台的心意,所以他向窝阔台献策,让拖雷带领大军向南讨金伐宋,通过战争来削弱拖雷的军事力量;对和拖雷一党的贵族采取分化政策,对他们许以好处,把战争中得到的战利品适当地送给这些贵族;对实力比较强大的贵族采用结安答的办法进行笼络,待时机成熟再下手。窝阔台觉得巫师的话很有道理,就按照巫师的计策实施,于是拖雷系中一些势力小的贵族纷纷动摇,加入到窝阔台的派系中。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拖雷在南方的作战进展顺利,非但实力没有被削弱,而且通过战争掠夺的物资正好用于军事装备上,草原上的很多蒙古青壮年都愿意参加拖雷的队伍,这样的情况让窝阔台始料不及、非常恼火。他把乌图哈喇叫到面前大骂了一通,意思是说,乌图哈喇的计谋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乌图哈喇又给他献上一条最毒的计策:让窝阔台装病,通知拖雷轻装来,说有遗言要交代,等拖雷前来,趁机除掉他。
蒙古大军三峰山之战大获全胜之后,由于天气酷热难耐,就在拖雷准备撤军回师蒙古之时,窝阔台突然派来了信使,说窝阔台大汗已经病得不行了,让拖雷赶快前去相见,有遗嘱要对拖雷交代,去晚了恐怕连面都见不到了,拖雷只好带上十几名亲随卫兵,星夜快马加鞭前往窝阔台大营。当拖雷见到窝阔台的时候,窝阔台躺在病榻上装作已经奄奄一息,见到拖雷,故作惊喜的样子努力支撑着身体坐起来,然后让其他的人都离开大帐,说有话要对拖雷讲。众人离开后,窝阔台又故作动情地对拖雷道:“兄弟手足情深,我死了以后你要继承我的汗位,继续把蒙古领导好。”拖雷自从把汗位交还给窝阔台后,就已经决定不再争夺汗位,听见窝阔台这样说,就婉言推辞,并让窝阔台好好养病,自己在窝阔台身边照顾,直到他病好了再走。拖雷从窝阔台的帐中走出,乌图哈喇就找到拖雷对他道:“大汗的病是上天在惩罚蒙古人的杀戮,只要有大汗的亲人代替大汗去死,大汗的病就会好了。”
拖雷听到巫师的说法就明白,今天自己必须代替窝阔台去死了,他也明白窝阔台其实是在装病,目的就是要趁机除掉自己,但是自己轻装前来,手下的大军又远在千里之外,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死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他又走回窝阔台的帐中,对窝阔台道:“就让我代替兄长去死吧,但是兄长要善待我的家人。”虽然这正中了窝阔台的下怀,但是窝阔台却假惺惺地对拖雷道:“弟不要代我,你我手足情深,我不忍心看着你为我去死啊。”说完硬挤出了几滴渗透着喜悦的泪花!
拖雷知道,一切窝阔台都已经安排好了,就把王公贵族都叫入窝阔台的帐中,对众人道:“上天让我可以为兄长代死,为了我们蒙古人的大汗,我决定自己接受上天的惩罚。”说完让乌图哈喇拿来早已经准备好的毒药符水,一饮而尽,喝完符水拖雷马上就气绝身亡了。躺在病榻上的窝阔台见拖雷已死,就装作病势减轻爬起来扑到拖雷身上大哭。
窝阔台除掉拖雷的计划就这样在拖雷的“配合”之下完美地实现了。为了不留千古骂名,他在拖雷死后对拖雷家人仍然进行优待,使得自己谋害拖雷的真实情况,通过拖雷自己的嘴被彻底隐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