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华1968 / 智库 / 《驭人经》《權謀殘卷》《官奕經》《予学...

0 0

   

《驭人经》《權謀殘卷》《官奕經》《予学》《势胜学》

2012-11-05  建华1968
 
 
 
绿边框 日志贴图 - nnyvnwu - nnyvnwu
 
苏堤春晓  神韵仙音26首 - 芦笛悠扬 - 芦笛悠扬
 

權謀殘卷

張居正[1],字叔大,號太岳。祖籍安徽鳳陽。明太祖封先祖張關保到歸州,爲歸州千戶所千戶。張居正曾祖庶出,無法承世襲官職,遷到江陵。張居正生於公元1525年5月24日,卒於公元1582年7月9日。5歲入學,7歲能通六經大義,12歲考中了秀才,13歲時就參加了鄉試,寫了一篇非常漂亮的文章,只因湖廣巡撫顧轔有意讓張居正多磨練幾年,才未中舉。16歲中了舉人,23歲 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進士,由編修官至侍講學士令翰林事。隆慶元年(1567年)任吏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隆慶時與高拱並爲宰輔,爲吏部尙書、建極殿大學士。萬歷初年,代高拱爲首輔。當時明神宗年幼,一切軍政大事均由張居正主持裁決。

   明 張居正
 
社會影響 
 
   《權謀殘卷》半部殘書,一代名相;十年崢嶸,千年權謀。本書是一代名相張居正對權謀之術的所思所悟。張居正,熟讀經史,指導皇帝讀書。幾乎凭一人之力實現明代中興,成爲西方政治家和歷史關注的“中國經濟第一人”。他靠滿腹權謀智慧,得中國第一宰相美譽。該書就足已證明其“宰相之傑”的稱號實非虛言。 
 

  智察卷一

  月暈而風,礎潤而雨,人事雖殊,其理一也。惟善察者能見微知著。

  不察,何以燭情照奸?察然後知眞僞,辨虛實。夫察而後明,明而斷之、伐之,事方可圖。察之不明,舉之不顯。

  聽其言而觀其行,觀其色而究其實。

  察者智,不察者迷。明察,進可以全國;退可以保身。君子宜惕然。

  察不明則奸佞生,奸佞生則賢人去,賢人去則國不舉,國不舉,必殆,殆則危矣。

  籌謀卷二

  君子謀國,而小人謀身。謀國者,先憂天下;謀己者,先利自身。蓋智者所圖者遠,所謀者深。惟其深遠,方能順天應人。

  守之伐之,不如以德伏之。宜遠圖而近取。見先機,善籌劃。

  聖王之舉事,考之於蓍(shi)龜,不如諦之於謀慮;炫之以武,不如伐之以義。

  察而後謀,謀而後動,深思遠慮,計無不中。故爲其諍,不如爲其謀;爲其死,不如助其生。羽翼旣豐,何慮不翺翔千里。

  察人性,順人情,然後可趁,其必有諧。

  所謀在勢,勢之變也,我強則敵弱,敵弱則我強。傾舉國之兵而伐之,不如令其自伐。

  勇者搏之,不如智者謀之。以力取之,不如以計圖之 。攻而伐之,不如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誘之以利;或雷霆萬鈞,令人聞風喪膽,而後圖之。

  實以虛之,虛以實之,以其昏昏,獨我昭昭。

  人皆知金帛爲貴,而不知更有遠甚於金帛者。謀之不深,而行之不遠,人取小,我取大;人視近,我視遠。未雨綢繆,智者所爲也。

  用人卷三

  爲政之道,在於辨善惡,明賞罰。倘法明而令審,不卜而吉;勞養功貴,不祝而福。

  賢者立而國興;小人立而邦危。有國者宜詳審之。故小人宜務去,而君子宜務進。

  大德容下,大道容眾。蓋趨利而避害,此人心之常也,宜恕以安人心。故與其爲淵驅魚,不如施之以德,市之以恩。

  而誘之以賞,策之以罰,感之以恩。取大節,宥小過,而士無不肯用命矣。

  賞不患寡而患不公,罰不患嚴而患不平。賞以興德,罰以禁奸。使下畏罰而利賞,下也;好德而恩進,上也。天下無不可用之材,唯在於所用。

  事上卷四

  事上宜以誠,誠則無隙,故寧忤而不欺。不以小過而損大節,忠也,智也。

  不欺上,亦不辱君,勉主以體恤,諭主以長策,不使主超然立乎顯榮之外,天下稱孝焉。榮辱與共,進退以俱,上下一心,事方可濟。驕上欺下,豈可長久?

  攻城易,攻心難。故示之以禮,樹之以威,上也。

  上怨報之以德,上毁報之以譽,上疑報之以誠。隙嫌不生,自無虞。事君以忠,不涓細流。待人以誠,不畱小隙。

  爲上計,不以小惠,而以長策。小惠人人可爲,長策非賢者不能爲之。故事之以諛,不如進之以忠。助之喜,不如爲之憂。

  思上之所思,而慮其無所思;爲君謀利,不如爲君求安。思之深,而慮之遠。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避禍卷五

  廓然懷天下之志,而宜韜之晦。牙堅而先失,舌柔而後存。柔克剛,而弱勝強。人心有所叵測,知人機者,危矣。故知微者宜善藏之。

  考禍福之原,察盛衰之始,防事之未萌,避難於無形,此爲上智。禍之於人,避之而不及。惟智者可以識其兆,以其昭昭,而示人昏昏,然後可以全身。

  君臣各安其位,上下各守其分。居安思危,臨淵止步。故易曰潛龍勿用,而亢龍有悔。夫利器者,人所欲取。故身懷利器者危。

  宜示之以無而去其疑,方無咎。不矜才,不伐功,不忘本。爲人以謙,爲政以和,守其常也。

  有隙則明示之,令其讒不得入;大用而諭之小用,令其毁無以生。

  不折大節,不棄小惠。進退有據,循天理而存人情,此所以爲全身之術也。

  必欲圖之,勿以小惠,以大德;不以圖近,而謀遠。

  恃於人者不如自恃。自恃者壽,自足者福。順天應人,故常在。

  自愛者重。危房不可近,危邦不可入。明珠必待識者,寶劍只酬壯士。

  以賢臣而事昏主,危矣。故明主則諫,昏君則去。不去而隱於朝,宜也。知其雄,守其雌。事不可爲而身退,此爲明哲保身之道也。

  度勢卷六

  勢者,適也。適之則生,逆之則危;得之則強,失之則弱。事有緩急,急不宜緩,緩不宜急。因時度勢,各得所安。

  避其鋭,解其紛;尋其隙,乘其弊,不勞而天下定。

  勢可乘,亦可造。致虛守靜,因勢利導。敵不知我而我知敵,或守如處子,或勁如脫兔。善度勢者乘敵之隙,不善度勢者示敵以隙。知其心,度其情,察其微,則見其勢矣。

  觀其變而待其勢,知其雄而守其雌,疲之擾之,然後可圖。

  勢可乘乎?勢不可乘乎?智者睹未明,況己著乎,惟在斷矣。智無識不立,無膽不行。

  爲謀,所重者膽,所貴者智;膽智兼備,勢則可爲。

  見宜遠而識宜大,謀宜深而膽宜壯。軍無威無以立,令無罰無以行。威懾之,智取之,膽勝之,則何敵不克,何堅不攻?正勝邪,直勝曲。浩然正氣,而奸佞折。

  功心卷七

  城可摧而心不可折,帥可取而志不可奪。所難者惟在一心。攻其心,折其志,不戰而屈之,謀之上也。

  攻心者,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示之以義,服之以威。

  君子好德,小人好利。辨之羞之,恥之,驅之於德。

  移花接木,假鳳虛凰,謀略之道,唯在一心。亂其志,折其鐸,不戰自勝。

  治不以暴而以道,勝不以勇而以仁。故彼以暴,我以道;彼以勇,我以仁;然後勝負之數分矣。

  攻心之術多矣。如武穆用兵,在乎一心。亂之擾之,激之困之,俟之以變,然後圖之。欲得之,先棄之;欲揚之,先抑之。畏之危之,其心必折,計然後可用。

  虛予而實取之。示之以害,其必爲我所用。欲得其心,莫若投其所好。君喜則我喜,君憎則我憎,我與君同心,則君不爲我異。

  權奇卷八

  善察者明,愼思者智。誘之以計,待之以隙。不治獄而明判,不用兵而奪城,非智者誰爲?

  夫欲行一事,輒以他事掩之,不使疑生,不使衅興。此即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事有不可拒者,勿拒。拖之緩之,消其勢也,而後徐圖。

  假神鬼以立威,而人莫辨眞僞。僞稱天命,其徒必廣。將計就計,就勢騎驢,詭之異之,以伏其心。此消彼漲,此漲彼消,其理一也,不詭於敵而詭於己,己之氣盛,敵氣必衰。

  意欲取之,必先縱之;意欲除之,必先驕之。然後乘其勢矣。

  敵強則弱之,敵實則虛之。弱之虛之,不我害也。

  偷梁換柱,移花接木。妙手空空,彌禍患於無形。釜底抽薪,上樓撤梯,雖曰巧智,豈無大謀?

  人構我,我亦構人。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反客爲主,後發制人。

  必欲使人爲某事,威逼之,刑罰之,利誘之。由遠及近,從小至大,循序漸進,然後可用。

  謬數卷九

  知其詭而不察,察而不示,導之以謬。攻子之盾,必持子之矛也。

  智無常法,因時因勢而已。即以其智,還伐其智;即以其謀,還制其謀。

  間者隙也,有間則隙生。以子之伎,反施於子,撥草尋蛇,順手牽羊。

  彼陰察之,我明示之。敵之耳目,爲我喉舌。借彼之口,揚我之威。

  機變卷十

  身之存亡,繫於一旦;國之安危,決於一夕。唯智者見微知著,臨機而斷。因勢而起,待機而變。機不由我而變在我。故智無常局,唯在一心而已。

  機者變也。惟知機者善變。變則安,不變則危。

  物必先腐而蠹生,事必有隙而讒起。察其由,辨其僞,除其隙,讒自止矣。

  知機者明;善斷者智。勢可度而機可恃,然後計可行矣。處變不驚,臨危不亂。見機行事,以計取之,此大將之風也。

  將錯就錯,以訛傳訛,移花接木,巧取豪奪。敵快我慢,以智緩之;敵強我弱,以計疲之。釜底抽薪,此消彼長。敵緩則我速,敵弱則我強。此亦機變也。

  危在我,而施於人。故我危則人危,人不欲危,則必出我於厄難。

  諷諫卷十一

  諷,所以言不可言之言,諫不可諫之諫。諫不可拂其意,而宜恤其情。諫人者宜爲人謀,不爲己慮。

  或激之勉之,以證其不可行也。諫不宜急而宜緩,言不宜直而宜曲。

  嬉笑之中蘊乎理,詼諧之中寓乎道。見君之過失而不諫,是輕君之危亡也。夫輕君之危亡者,忠臣不忍爲也。

  中傷卷十二

  天下之至毒莫過於讒。讒猶利器,一言之巧,猶勝萬馬千軍。

  讒者,小人之故伎。口變淄素,權移馬鹿。逞口舌之利劍,毁萬世之基業。

  或誣之以虛,加之以實,置其於不義;或構之以實,誘之以過,陷其於不忠。宜乎不著痕迹,欲抑而先揚,似褒而實貶。

  隨口毁譽,浮石沈木。奸邪相抑,以直爲曲。故人主之患在於信讒,信讒則制於人,宜明察之。然此事雖君子亦不免也。苟存江山社稷於心,而行小人之事,可乎?

  小人之智,亦可謀國。盡忠事上,雖讒猶可。然君子行小人之事,亦近小人,宜愼之。

  美色卷十三

  亂德則賢人去,失政而小人興。國則殆矣。

  美色置於前而心不動者,情必矯也。然好色不如尊賢。近色而遠賢臣,智者所不爲也。

  孰謂婦人柔弱?一顰一笑,猶勝百萬甲兵。

  智者借色伐人,愚者以色伐己。

  色必有寵,寵必進讒,讒進必危國。然天下之失,非由美色,實由美色之好也。

  借美以藏其奸,市色而成其謀,千載之下,綿綿不絶。人主宜詳審之。

  聖賢事業,非大志者何爲?故色賢之分,知其所取舍。是以齊桓晉文,猶爲霸主;漢武唐宗,不失明君。

 
 苏堤春晓  神韵仙音(美图美乐) - 芦笛悠扬 - 芦笛悠扬
 
 

    《官奕經》(明) 張居正   

   君子崇道焉,小人假道焉。上不自明,下不自穢。成不究失,敗不論道也。智者惑於道,愚者惑於惠。道無亡,罪無遁矣。   
   官不厭術也,術不忌蔽也。愚之為上,蔑之為下。應之為明,抗之為昏。君子不患無取,小人不患無機。難不在術,難在始也。   
   君子惟陽也,小人惟陰也。大謀不隱,大爭必辨。假正攻之,示僞惑之。上而陽為,下而陰為,不為乃略,不避乃敗矣。   
   陽不取而後陰焉,運不及而後亂焉。明爭於理,暗斗於利。無陰不擢,無心不至也。人陰者固直,陰人者必和。貴損其德,善損其位也。   
   人弈堪止,自奕無休,不弈不強,不敗不悟焉。以力弈弱,以德弈強,辭利莫求,人敬勿迷焉。怨之無傷,奉之害本矣。   
   示強者弱也,示弱者強也。事不及情,理不及權,言不及默,親不及貴焉。祖弱堪為,智弱難救。人助堪求,天助難遂耳。   
   弈勝失和焉,弈敗失己焉。順而見患,尊而厭奢,成而忌譽,富而戒貪也。無名為憂,無承為患,無友為實,無敵為虛也。   
   小則侍大也,危則求安也。以長弈短,以退弈進,以謀弈詐,以忍弈暴。罪不毁仁者,惡不侵智者。近必勞之,遠必預之。
 
 苏堤春晓  神韵仙音26首 - 芦笛悠扬 - 芦笛悠扬
 
 
 
《驭人经》
张居正,汉族,湖广江陵(今属湖北)人。字叔大,少名张白圭,又称张江陵,号太岳,谥号“文忠”。明代政治家,改革家。中国历史上优秀的内阁首辅之一,明代伟大的政治家。后有同名电视剧、小说。

 

吏不治 上无德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你的下属如果没有治理好,那是因为你的道德形象树立的不够。 (其身正,不令也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上梁不正下梁歪。)

吏不驭 上无术也

如果好好地驾驭下属然他们为你所用,这说明做上司的没用能力!

吏骄则叱之 吏狂则抑之 吏怠则警之 吏罪则罚之

当下属骄傲而目中无人的时候,就要叱责他;当下属狂妄而忘记分寸的时候就要抑制他不要等到他羽翼丰满而无法驾驭;当下属现出怠慢的颜色时候,就应该警告他;当下属犯了错误的时候就一定要责罚他。

明规当守 暗规勿废 君子无为 小人或成焉

明文规定的制度作为领导者应当带头遵守,如果有潜规则也没有必要把它废除。君子的做法有的时候取得不了理想的结果,用小人的方法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上驭才焉 下驭庸焉

作为一个领导者不但能管理和驾驭那些水平比自己低的人,也要能够驾驭那些有杰出才能甚至高自己一筹的人。

才不侍昏主 庸不从贤者

一个有才能的人,绝不会追随一个自甘平庸的领导者,一个没有能力的人也会在追随高明的领导者过程中掉队。但是做到下面的几个简单的方法那么就可以驾驭水平低的下属和水平高的下属。

驭才自明 驭庸自谦 举之勿遗 用之勿苛 待之勿薄 罚之勿轻

当领导有才能的人的时候,要做到明察秋毫;而要那些水平低的人追随就要谦虚和蔼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对自己下属的情况无论是个人的优缺点,还是他们在不同情况下的表现都要清清楚楚没有遗漏,只有这样才能算是知人、善任。当让下属做事的时候不苛求完美,对于他们的成果不管如何小都予以承认与认可;对待自己的下属要恩厚遇高,你只有这样别人才会觉得值得付出生命,但是当需要处罚他们的时候那绝不轻饶,也只有这样才能令下属感觉到恐惧,而做到令行禁止。黄金在前利刃在后,做企业与带军队一样你只有塑造出这种差距,队伍才有战斗力。否则赏的时候下属认为可有可无,罚的时候又耽于人情而下不去手,队伍很快就散了。

驭人必驭士也 驭士必驭情也

要讲如何驾驭下属不得不讲到如何驾驭读书人(有文化的人,敏感的人,爱面子的人),要驾驭读书人就必须在感情上做工作:

 敬士则和 礼士则友 蔑士则乱 辱士则敌

时刻尊敬读书人你们很快就能和睦相处,哪怕他没有值得尊敬的地方;日常接待始终保持礼节哪怕显得做作,他也很快接受你这个朋友;你露出对他的轻视,那么他就会在暗地里给你捣乱;如果你敢侮辱他,那么他会把你当场他的敌人!

以文驭士其术莫掩 以武驭士其术莫扬 士贵己贵 士贱己贱矣

这种敏感的人如果你用任何的手法作用于他最好正大光明,而不要搞一些小动作,如果你用强力的方式对他们,那么手法不要太张扬!譬如你派一个这样的人做业务,那么你只消和他说这期间业务对你工作的重要性就行了,而没必要派上你的亲信暗地里监视他。如果你想树威那么最好轻轻的一点就可以而不要威胁,读书人向来不怕。你把他当人品贵重的人看,他就把你当人品贵重的人看;你把他当贼防着那么他会认为你才是贼。

忠者直也 不驭则窘焉 忠者烈也 不驭则困焉

忠诚的人是很直的,你不驾驭他,他迟早会让你难看;忠诚的人往往脾气很暴烈认为别人都不是忠肝义胆所以很容易就会和别人对立起来而自己被困。

乱不责之 安不弃之 孤则援之 谤则宠之

要做到很好的使用忠肝义胆的人那就必须要做到:局面混乱的时候不要责备他,责备了他就是表扬了那些制造混乱的不忠诚的人;当局面转危为安,不要抛弃那些在混乱中依然忠心耿耿的人,当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耳边说好话的人多起来的时候,不要摒弃那些说话难听的忠直的下属;当因为他的忠直而受到大多数人孤立的时候,你要挺身而出援助他立足为他牟利;当别人诽谤他的时候你要不断的表扬他。有很多领导者做不到这一条也许由于自己的耳根子软,也许因为自己的坚实的问题,他们很容易成为奸邪之人的工具而自毁长城。所以一个领导者首要的就是清楚谁是忠肝义胆的人,而对于他们一定要做到这四条。

私不驭忠,公堪改志也 赏不驭忠 旌堪励众也

你用私人的事情是很难做到让忠直的人佩服的,你只有一心为公才可能得到他的真心拥护;你奖赏他们并不是目的,通过奖赏他们树立你明察秋毫的形象,而激励团队所有的人才是目的。

奸不绝 惟驭少害也 奸不止 惟驭可制也

奸邪的人是不会绝迹的,只有发现了了他们对他们进行驾驭才能减少他们的危害;他们的破坏行为是不会停止的,只有高明的领导对他们进行驾驭,才可以制止他们的危害。

以利使奸 以智防奸 以忍容奸 以力除奸

奸邪的人有他们的用处,那就用利益来驱使他为你服务;但是要时刻保持对他们的警惕,无论何时你的警惕的机智的眼睛也不要离开他们;当还没有必要和把握铲除他们的时候,那么就先不要动手;等时机来到的时候就要迅速,不留情面,干净利落的除掉他。

君子不计恶 小人不虑果 罪隐不发 罪昭必惩矣

作为君子,我们从来不主动的算计恶人,但是小人做事是不考虑后果的;当他的罪恶还没有被别人认识和正视的时候我们也不要对他们下手,一旦他们恶贯满盈引发众怒,那就毫不留情。

智不服愚也 智不拒诚也

一个有智慧的人是不会佩服一个愚蠢的上司的,但是如果你确实不如你的下属有能力,你只要时刻表现出你的诚意,他也是不会拒绝的。

智者驭智 不以智取 尊者驭智 不以势迫 强者驭智 不以力较

就算是有智慧的人驾驭自己有智慧的下属也不会跟他比智慧,因为那样会造成内耗;一个有地位的人驾驭有智慧的人不会用威势来压迫他,因为它会让你捉不到把柄;一个真正强大的人也绝不会用蛮力来让有智慧的人屈服,因为蛮力只会让有智慧的人消沉和与你离心离德。

智不足则纳谏 事不兴则恃智

当你的只会有不足而不得不去咨询有智慧的下属的时候,无论他的建议如何最好都要照办,这一点王有龄驾驭胡雪岩做得相当的到位,每当遇到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的时候,他绝对全盘照搬胡雪岩的建议。当你的上司来问你一个你非常精通的问题时,你给他了你的见解,但是他听了以后又在你的面前卖弄、修改。那么下一次他再来征求你的意见时你还会和他说吗?你的心里一定说:“你自己那么能卖弄,你自己办好了!”而当我们坐上领导的时候,千万不要这样啊!自己不明白问了精通的人,人家说出了自己的见解。你最好不要更改:因为你不如他精通;你改变他的策略会打击他的积极性,用不了几次他就闭嘴了;而且一个好的策略已经更改就会变成毒药。当你的事业没有办法做大的时候,那么就把权力交给那些有智慧的人依靠他们的力量。但是怎样防止他们作怪呢?只需要做大以下几点:

不忌其失 惟记其功 智不负德者焉

不要忌讳他的失误,常常把他的功劳挂在嘴上,一个有大智慧的人是不会背叛有极高道德品质的上司的!(这里的智慧不是聪明或者是狡猾)

愚者不悟诈之

一个愚昧的人是没有悟性的,可以放心的“诈”他,有些时候问问不出东西来,一诈就会诈出东西!

愚者不智谋之

一个愚昧的人是没有智慧的,你可以把他作为突破口。

愚者不慎误之

愚昧的人往往不细心,你可以很简单的误导他!

君子驭愚施以惠也 小人驭愚施以诺也

有品德的人在使用愚昧的人的时候会讲究小恩小惠,一个没有德行的人往往有空口的许诺在他们身上也能达到效果。

驭者勿愚也 大任勿予 小得勿予 蹇则近之 达则远之矣

但是作为愚昧者的上司,千万不要犯下面的错误:大的重要的职位不要交给他;他用小聪明得到小小的好处不要鼓励他;当自己很困难的时候要更多的接近他们,因为他们没有威胁,也可以树立你的名声(这么一个笨蛋领导对他那么好,更不要说我们了!)

不知其心 不驭其人 不知其变 不驭其时也

你不详详细细的了解一个人(他的想法,他的能力,他的追求,他的资源与潜力),你是没有办法驾驭这个人;你不知道他在各种情况下的表现,你也没有办法时时刻刻的驾驭它。

君子拒恶 小人拒善 明主识人 庸主进私

有道德的人会拒绝任何用来作恶的手段,但是没有品德的人往往更乐意用来作恶!一个英明的领导他会从茫茫众生中寻找和驾驭那些有才能的人,而一个平庸的领导者他会选择那些自己的亲信私交。

不惜名 莫嫌仇 不吝财 人皆堪驭也

其实何必呢?只要愿意把名声分给下属、不要记恨下属的棱角、不吝啬手中的财物和资源,任何人都可以在你的手下发挥出你想要的能力。

 
图片
 
下边是另一版本
驭人经
(明)张居正
 
 
驭人经 - 驭吏卷一 

吏不治,上无德也。吏不驭,上无术也。

吏骄则斥之。吏狂则抑之。吏怠则警之。吏罪则罚之。

明规当守。暗规勿废焉。

君子无为。小人或成焉。

 

  • 只有自身无失的当权者,才能在吏治上取得成效。
  • 对不同的官吏要采取不同的驾驭方法,这是驭吏的关键所在。
  • 当头棒喝看似严厉,其实充满了关爱。
  • 一个人目空一切,这就是不能重用他的理由。
  • 懈怠的官吏最易发生质变。
  • 本性奸恶的官吏只会在惩罚面前低头。
  • 当权者要维护规则的权威。
  • 封建专制时代,潜规则始终是大行其道的。
  • 君子仁厚刚直,如此是驾驭不了小人的。
  • 用小人手段驾驭官吏,对官吏中的小人最为有效。
 
 
驭人经 - 驭才卷二

上驭才焉。下驭庸焉。

才不侍昏主。庸不从贤者。

驭才自明。驭庸自谦。

举之勿遗。用之勿苛也。

待之勿薄。罚之勿轻也。

 

  • 抱怨人才难以驾驭的领导者是无能的。
  • 地位的高低并不决定才能的有无。
  • 把巧言令色当作才技,这是人才最感气愤的事。
  • 贤明的上司不会责怪他人,只会检讨自己的不足。
  • 明智不是善使手段,更不是玩弄阴谋诡计。
  • 不尊重人就不能驾驭人,这是千古不变的法则。
  • 人才隐没在普通人群中间。
  • 让人才有用武之地,人才才会有归宿感和使命感。
  • 驾驭人才首先要肯定人才的价值。
  • 驭才不可溺爱和包庇。
  •  
 
驭人经 - 驭士卷三

驭人必驭士也。驭士必驭情也。

敬士则和。礼士则友。蔑士则乱。辱士则敌。

以文驭士,其术莫掩。

以武驭士,其武莫扬。

士贵己贵。士贱己贱矣。

 

  • 读书人的态度对世人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 读书人重情重义,在情感上入手最为有效。
  • 不敬重他们是当权者愚蠢无知的表现。
  • 把读书人变成自己的朋友,驭士的目的自然就达到了。
  • 封建专制时代,蔑视读书人是权贵们的常态。
  • 和读书人势不两立,任何强人都将不保。
  • 刻意掩饰驭士的手段,往往会弄巧成拙。
  • 行事低调是不可或缺的补充。
  • 读书人的命运和当权者的成败紧密相连。
  • 不能礼贤下士,便不会成为一名成功者。
 
驭人经 - 驭忠卷四

忠者直也,不驭则窘焉。

忠者烈也,不驭则困焉。

乱不责之。安不弃之。孤则援之。谤则宠之。

私不驭忠。公堪改志也。

赏不驭忠。旌堪励众也。

 

  • 驭人是领导艺术的主要内容。
  • 驾驭忠臣不是改变忠臣的本色。
  • 水至清则无鱼,对忠臣的要求也不可过高。
  • 对他们不离不弃,既是一种仁德,也是一种治世方略。
  • 封建专制时代,忠臣的处境险恶。
  • 驾驭忠臣不能只讲条件,而不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
  • 忠臣不会盲目效忠于某个个人。
  • 驾驭忠臣的当权者,不能是人民的公敌。
  • 他们舍生忘死,并不是为了求取身外之物。
  • 给忠臣极高的荣誉,最能激发他们的报效之情。
 
驭人经 - 驭奸卷五

奸不绝,惟驭少害也。

奸不止,惟驭可制也。

以利使奸。以智防奸。以力除奸。以忍容奸。

君子不计恶。小人不虑果。

罪隐不发。罪昭必惩矣。

  • 封建专制时代,奸臣有着广泛的生存空间。(当今亦然)
  • 封建专制时代讲究权术,对奸臣加以利用便是权术之一。(当今亦然)
  • 再狡猾的奸臣也会在利诱面前愚笨起来。
  • 没有成熟的考虑和完备的谋划,便没有制胜的把握。
  • 对奸臣一味采取怀柔政策,不能应对特殊政策。
  • 隐忍是驭奸的应变之法。
  • 引蛇出洞不失为驭奸的良招。
  • 封建官场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社会风暴。
  • 奸臣总会露出狐狸的尾巴,他们逃脱不了正义的惩罚。
  • 惩治奸臣是人们的共同呼声。
 
驭人经 - 驭智卷六

智不服愚也。智不拒诚也。

智者驭智,不以智取。

尊者驭智,不以势迫。

强者驭智,不以力较。

智不及则纳谏。事不兴则恃智。

不忌其失。惟记其功。

智不负德者焉。

 

  • 在愚人手下做事,绝非智者所愿。
  • 身处高位的人养尊处优,对人缺乏诚意是他们的共同缺陷。
  • 智者都是明理的,千万不要伤到他们的痛处。
  • 强权下的顺从都是假象。
  • 让智者甘心顺从,就不能表现得过于霸道。
  • 敢于承认自己的智慧不足,智者才会认为他的领导者值得信赖。
  • 信任他们,才能真正地驾驭他们。
  • 给智者宽松的环境,更有利于他们建功。
  • 抓住一个错误不放,就是小人所为。
  • 智者只会被有德之人驾驭。
 
驭人经 - 驭愚卷七

愚者不悟,诈之。

愚者不智,谋之。

愚者不慎,误之。

君子驭愚,施以惠也。

小人驭愚,施以诺也。

驭者勿愚也。

大任不予。小诺勿许。

蹇则近之。达则远之矣。

 

  • 极力推行愚民政策,是当权者常用的驭人之法。
  • 谋划愚人切不可过度。
  • 愚人难以主宰自己,他们常常是他人的利用对象。
  • 君子不以阴谋为能,也不以驭人为能。
  • 在许诺上毫不慎重,这样做的人必是小人无疑。
  • 愚笨无知的人更需要聪明的智者来指引。
  • 做大事者只有忠心是不够的。
  • 驾驭愚人不能鼓励他们的愚蠢。
  • 当权者的亲近之举,愚人一定要多做考量。
  • 某些当权者只可让人更患难,不可让人同欢乐。
 
驭人经 - 驭心卷八

不知其心,不驭其人也。

不知其变,不驭其时也。

君子拒恶。小人拒善。

明主识人。庸主进私。

不惜名。勿吝财。莫嫌仇。

人皆堪驭焉。

 

  • 不掌握人们的内心世界,就不能从根本上左右人们的行为。
  • 驾驭君子不能不择手段。
  • 重用小人是(封建)当权者的毒招。
  • 领导者在识人上不可偏听偏信。
  • 增强自己的责任感,就不会在驭人上畏难了。
  • 把名望抛在一边,便也摆脱许多无谓的束缚。
  • 有智慧的领导者重人轻财。
  • 把仇人变成可驾驭的人才,是领导者必须完成的任务。
  • 驭人必要驭心,这才是驭人的最高境界和必由之路。
   【完】
 
 
 
苏堤春晓  神韵仙音26首 - 芦笛悠扬 - 芦笛悠扬 
 
 
 

《势胜学》译文

 

作者薛居正,北宋初期名臣。他行为纯正,生活俭朴,做宰相时简易宽容,不喜欢苛刻地考察,士大夫因此称道他。他从参政到做宰相,共十八年,始终没有失掉皇上的恩遇。

 

对“势的关注,许多人是缺乏的;对“势的认识和作用,多数人是模糊的;对“势的掌握和运用,掌权者需要,普通人同样需要。这是《势胜学》给予世人的最大警示。

 

势”与人们的生存、生活息息相关。有权力的人要造势”“用势”“驭势”,无权力的人要度势…借势附势”,富贵之人担心失势”,平民百姓期盼得势”。可以说,势”是非常重要的,只是人们把它看得过于抽象和高深,这才会望而却步。

 

幸运的是,北宋初期的名臣薛居正对“势有很深的研究和心得,他把看似玄奧难解的“势作了通俗实用的论述与解析,其抽丝剥茧的功力和化繁为简的智慧,令今人为之赞叹。透过这本《势胜学》,让有权者如何行权、无权者如何取势、富贵者如何守业、贫贱者如何进取这些人生中大的命题都有了明确具体的答案。这些解答虽不是唯一的,但以“势的角度作解却是独到的,其价值自然是实际的,对人的启发也是不可替代的。

 

《势胜学》一书给予强者是如虎添翼,给予弱者是雪中送炭,它不仅是制胜的理念,更是如何制胜的行动指南。

 

[北宋]薛居正

 

不知势,无以为人也。势易而未觉,必败焉。

 

察其智,莫如观其势。信其言,莫如审其心。人无识,难明也。君子之势,滞而不坠。小人之势,强而必衰。心不生恶,道未绝也。

 

未明之势,不可臆也。彰显之势,不可逆耳。

 

无势不尊,无智非达。迫人匪力,悦人必曲。

 

受于天,人难及也。求于贤,人难谤也。修于身,人难惑也。

 

奉上不以势。驱众莫以慈。正心勿以恕。

亲不言疏,忍焉。疏不言亲,慎焉。

 

贵贱之别,势也。用势者贵,用奸者贱。

 

势不凌民,民畏其廉。势不慢士,士畏其诚。势不背友,友畏其情。

 

下不敬上,上必失焉。上不疑下,下改逊焉。不为势,在势也。

 

无形无失,势之极也。无德无名,人之初也。

 

缺者,人难改也。智者,人难弃也。命者,人难背也。

 

借于强,谀不可厌。借于弱,予不可吝。人足自足焉。

 

君子怜弱,不减其德。小人倚强,不增其盛。时易情不可改,境换心不可恣矣。

 

天生势,势生杰。人成事,事成名。

 

奸不主势,讨其罪也。懦不成势,攻其弱也。恶不长势,避其锋也。

 

善者不怨势劣,尽心也。不善者无善行,惜力也。察人而明势焉。

 

不执一端,堪避其险也。不计仇怨,堪谋其事也。

 

势者,利也。人者,俗也。

 

世不公,人乃附。上多伪,下乃媚。义不张,情乃贱。

 

卑者侍尊,莫与其机。怨者行险,仁人远避。不附一人,其祸少焉。

 

君子自强,惟患不立也。小人自贱,惟患无依也。

 

无心则无得也。无谋则无成也。

 

困久生恨,其情乃根。厄多生智,其性乃和。无困无厄,后必困厄也。

贱者无助,必倚贵也。士者无逊,必随俗也。勇者无惧,必抑情也。

 

守礼莫求势,礼束人也。喜躁勿求功,躁乱心矣。

 

德有失而后势无存也。心有易而后行无善也。

 

善人善功,恶人恶绩。善念善存,恶念恶运。以恶敌善,亡焉。

 

人贱不可轻也。特贵不可重也。神远不可疏也。

 

势有终,早备也。人有难,不溃也。

 

译文:

 

不知道事物发展的趋势,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形式有变,而不能及时察觉,一定会失败。

 

考察一个人的智慧,不如考察他的发展趋势,相信一个人的言辞,不如审视他的内心。人若没有见识,就不会保持明智。君子的发展趋势,虽有滞碍但不会沉沦,小人的发展趋势,即使强大终究必会失败,心里不生恶念,前途就会充满希望。

 

不明朗的形势,不可以主观臆断,非常明显的形势,不可以违拗它。没有声势就谈不上尊贵,没有智慧就谈不上通达事理。逼迫人不能依靠蛮力,取悦人一定要委婉表达。

 

受命于天,他人就难以和自己相比了,向贤人求助,他人就难以毁谤了。加强自身的修养,就难以被他人迷惑了。

 

侍奉上司不要凭借自己的势力,驱使众人不要一味仁慈。若使内心纯洁,就不要采取宽恕自己的态度。

 

对亲人不可说疏远的话,要保持忍让,对不亲近的人不可说心里话,要特别谨慎小心。

 

富贵与贫贱的区别,在于是否拥有权势和地位。使用权利的人尊贵,使用奸计的人卑贱。

 

有了权势不能欺凌百姓,百姓敬畏的是公正廉洁,有了权势不能怠慢读书人,读书人敬畏的是正直无欺。有了权势不能背弃朋友,朋友敬畏的是情感如一。

 

下属不敬重上司,上司一定是有确实的,上司不猜疑下属,下属一定要保持恭顺。不轻易使用权势,这才是真正的权势。

 

没有外在的形势,没有失策疏漏,这是权势达到顶峰的标志。

 

没有仁德之念,没有名望之求,这是人的原始心态。

 

天生的缺陷,依靠自身的努力难以改变,人生的智慧,任何人都难以舍弃,自然的天命,个人的力量难以违背。

 

向强者借势,奉承他不可以厌烦,向弱者借势,给予不可以吝啬,使他人满足,自己才会如意。

 

君子同情弱者,不会减损他的品德,小人依靠弱者,并不会增加他的威风,岁月变化,真情不可以改变,环境变了,心思意念却不可以放纵。

上天早就时势,时势造就豪杰,人成就事业,事业成就人的名望。

 

奸诈的人不能主导形势,要讨伐他的罪过,怯懦成就不了大势,要功击他的弱处,凶恶不会增长势力,要躲避他的锋芒。

 

善良的人不会抱怨形势恶劣,他们只会费劲心思去努力,不善良的人不做善事,他们吝惜自己的力气。观察人的作为就知道他的结果如何了。

 

不固守一种看法,才可以规避风险,不计较仇怨,才可以谋划大事。

 

权势,能给人带来利益,人们多是世俗的。

 

世道不公平,人们才会依附他人,上司多是虚伪的,下属才会献媚。

 

正义得不到伸张,情谊才会遭人轻视。

地位低的人侍奉地位高的人,不要参与机密大事,心怀怨恨的人做凶险的事,有德行的人应该远远避开。依附之人不要固定在一个人身上,这样祸患就可以减少了。

 

君子自己努力向上,他们只担心不能自立,小人自己轻视自己,他们只担心没有依靠。

 

没有思想就没有获得,没有谋略就不会成功。

 

穷困久了就会产生恨意。如此感表才能振作,困厄多了就会催生智谋,如此性情才会平和,没有困厄的经历,后来是要补上的。

 

地位低的人无人扶持,一定要依仗地位高的人,读书人不知谦逊,一定要顺应习俗,勇敢的人无所畏惧,一定要抑制过激的情绪。

 

严守礼节不能求取权势,礼节使人受到束缚,爱好急躁不能求取功名,急躁使人心绪纷乱。

 

先有道德的缺失,后有势力的消亡。先有思想的变化,后有不良的行为。

用好人能建立工业,用不好的人能导致恶果,好的想法使人平安,坏的想法使人遭恶,用邪恶来对抗正义一定会灭亡。

 

地位低的人不可以轻视,珍贵的物品不可以重视,远处的神灵不可以疏远。

 

势力有终了的时候,要早做准备,人都是经历苦难的,精神不能崩溃。

 
 
 苏堤春晓  神韵仙音26首 - 芦笛悠扬 - 芦笛悠扬
 
 

《予学》

许劭 (东汉)

许劭,东汉末期著名学者,他不仅以才华出众为人推崇,而且以评鉴世事、人物闻名当世。他对曹操的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评语,就是在曹操未显贵时作出的,可见许劭的辨人之能和远见卓识。

予学版本一

得失卷一

大失莫逾亡也,身存则无失焉。大得莫及生也,害命则无得焉。得失之患,启于不舍。不予之心,兴于愚念。人皆有图也,先予后取,顺人之愿,智者之智耳。
    强者不予,得而复失。弱者不予,失之难测。予非失,乃存也。得勿喜,失或幸,功不论此也。夺招怨,予生敬,名成于此矣。


顺逆卷二

患死者痴,患生者智。安顺者庸,安逆者泰。多予不亡,少施必殃。惠人惠己,天不佑凶也。

顺由予生,逆自虐起。君子不责小过,哀人失德焉。小人不纳大言,恨己无势焉。君子逆而不危,小人顺而弗远。

福祸不侵,心静可也。苦乐不怨,非悟莫及矣。


尊卑卷三

尊者人予也,失之则卑。卑者自强也,恃之则尊。以金市爵,得而不祥。以势迫人,威而有虞。金不可滥,权不可纵,极则易也。


贫者勿轻,其忠贵也。贱者莫弃,其义厚也。忠予明主,义施君子,必有报焉。


誉非予莫取,取之非誉也。功不争乃获,获之则功也。

休戚卷四

物有异也,理自通焉。命有别也,情自同焉。

悦可悦人,哀可哀人,休戚堪予也。福不可继,祸不可养,福祸莫受也。


不省之人,事无功耳。同欢者寡,贵而远离也。共难者众,卑而无间也。

苦乐由人,非苦乐也。至乐乃予,生之崇焉。至苦乃亏,死之惶焉。


荣辱卷五

人强不辱,气傲无荣。荣辱莫改,其人惟贤。予人荣者,自荣也。予人辱者,自辱也。


君子不长衰,小人无久运,道之故也。饥以食,莫逾困以怜。寒以暖,无及厄以诫。


予人至缺,其可立也。荣极则辱,惟德可存焉。辱极则荣,惟善勿失焉。


成败卷六

成无定式,利己利人乃成焉。败有定法,害人害己乃败焉。君子之名,胜于小人之实。小人之祸,烈于君子之难。观其人也,可知成败矣。


敌者,予之可制也。友者,予之可久也。亲者,予之可安也。


功高未可言胜,功不为胜也。人愚未可言败,愚不为败矣。


兴亡卷七

无不亡之身,存不灭之理。春秋易逝,宏业可留。薄敛则民富,兴焉。政苛则民怨,亡焉。人主兴亡,非为天也。


君子兴家,不用奇计。小人败业,坏于奸谋。


正不予贿,邪不予济,察之无误也。天降之喜,莫径取焉。不测之灾,勿相欺焉。

予学版本二单句版:
予学 许劭 (东汉)

得失卷一

大失莫逾亡也,身存则无失焉。

大得莫及生也,害命则无得焉。

得失之患,启于不舍。

不予之心,兴于愚念。

人皆有图也,先予后取,顺人之愿,智者之智耳。

强者不予,得而复失。

弱者不予,失之难测。

予非失,乃存也。

得勿喜,失或幸,功不论此也。

夺招怨,予生敬,名成于此矣。


顺逆卷二

患死者痴,患生者智。

安顺者庸,安逆者泰。

多予不亡,少施必殃。

惠人惠己,天不佑凶也。

顺由予生,逆自虐起。

君子不责小过,哀人失德焉。

小人不纳大言,恨己无势焉。

君子逆而不危,小人顺而弗远。

福祸不侵,心静可也。

苦乐不怨,非悟莫及矣。


尊卑卷三

尊者人予也,失之则卑。

卑者自强也,恃之则尊。

以金市爵,得而不祥。

以势迫人,威而有虞。

金不可滥,权不可纵,极则易也。


贫者勿轻,其忠贵也。

贱者莫弃,其义厚也。

忠予明主,义施君子,必有报焉。
誉非予莫取,取之非誉也。

功不争乃获,获之则功也。

休戚卷四

物有异也,理自通焉。

命有别也,情自同焉。

悦可悦人,哀可哀人,休戚堪予也。

福不可继,祸不可养,福祸莫受也。


不省之人,事无功耳。

同欢者寡,贵而远离也。

共难者众,卑而无间也。

苦乐由人,非苦乐也。

至乐乃予,生之崇焉。

至苦乃亏,死之惶焉。


荣辱卷五

人强不辱,气傲无荣。

荣辱莫改,其人惟贤。

予人荣者,自荣也。

予人辱者,自辱也。


君子不长衰,小人无久运,道之故也。

饥以食,莫逾困以怜。

寒以暖,无及厄以诫。


予人至缺,其可立也。荣极则辱,惟德可存焉。辱极则荣,惟善勿失焉。


成败卷六

成无定式,利己利人乃成焉。

败有定法,害人害己乃败焉。

君子之名,胜于小人之实。

小人之祸,烈于君子之难。

观其人也,可知成败矣。


敌者,予之可制也。

友者,予之可久也。

亲者,予之可安也。


功高未可言胜,功不为胜也。

人愚未可言败,愚不为败矣。


兴亡卷七

无不亡之身,存不灭之理。

春秋易逝,宏业可留。

薄敛则民富,兴焉。

政苛则民怨,亡焉。

人主兴亡,非为天也。


君子兴家,不用奇计。

小人败业,坏于奸谋。


正不予贿,邪不予济,察之无误也。

天降之喜,莫径取焉。不测之灾,勿相欺焉。



予学版本三 单句释义版:

注:这里的白话解释很详细,但是有些地方还是揣摩原文为当。

 

得失卷一

大失莫逾亡也,身存则无失焉。

译文:人这辈子最大的失去没有大过死亡的,只要人还活着,就不算是真正的失去。

大得莫及生也,害命则无得焉。

译文:人这辈子最大的收获也没有大过生命本身的,如果危害到了性命,那么也不过是一场空,谈不上真正的收获。

得失之患,启于不舍。

译文:得失之间的忧患和灾祸,皆来自于不肯舍弃。

不予之心,兴于愚念。

译文:不肯施舍、给予的念头,发蒙于一些愚蠢的念头。

人皆有图也,先予后取,顺人之愿,智者之智耳。

译文:人活在这世上,不可能是毫无追求和企图的。先给予然后获取,顺从他人的心理愿望,这才是智者的智慧所在啊。

强者不予,得而复失。

译文:势强的人不肯给予他人,目前所得将来也会失去。

弱者不予,失之难测。

译文:势弱之人不肯给予他人,将来的损失更是坏到不可预期。

予非失,乃存也。

译文:不要以为给予就是让自己蒙受了损失,这才是生存的根本。

得勿喜,失或幸,功不论此也。

译文:今日所得无需欢喜,今日之失也许反倒是一桩幸事,功业功名从来不是以得失来衡量的。

夺招怨,予生敬,名成于此矣。

译文:剥夺他人的利益会招来对方的怨怼,给予他人会令对方于你产生敬意,所谓声名也就是从这点点给予之中来的。

顺逆卷二

患死者痴,患生者智。

译文:忧虑死亡的人,傻;担心生存的人,聪明。

安顺者庸,安逆者泰。

译文:安心享受顺境的人难免平庸,安于逆境、隐忍自处的人平安。

多予不亡,少施必殃。

译文:多为他人付出不会让你一无所有,吝啬少施必定会带来不测祸殃。

惠人惠己,天不佑凶也。

译文:施惠他人也等于是惠泽自身,天道是不会庇佑那些凶神恶煞的。

顺由予生,逆自虐起。

译文:顺境之得来自于不断的给予,逆境之祸来自于残忍的自私心理。

君子不责小过,哀人失德焉。

译文:君子不责怪他人的小小过失,反倒会为他们的丧失德性而感到痛心。

小人不纳大言,恨己无势焉。

译文:小人不采纳圣贤的教诲,只会怨恨自己没有势力。

君子逆而不危,小人顺而弗远。

译文:君子遇到挫折不顺却不会危险临命,小人境遇顺达却难得长久。

福祸不侵,心静可也。

译文:对福祸得失的来来往往,若能做到不被打扰,那样就能让内心平静下来。

苦乐不怨,非悟莫及矣。

译文:看一个人是否真的对世情开悟,可观其是否做到对自身的苦难与欢乐都保持如一的平和与不抱怨的态度。

尊卑卷三

尊者人予也,失之则卑。

译文:那些受人尊崇的地位都是别人给予的,如果失去了人们的支持,这个人也就地位卑微了。

卑者自强也,恃之则尊。

译文:地位卑下的人自强不息,凭借着这份上进心也可突破命运的牢笼,获得他人的拥戴,收获尊崇地位。

以金市爵,得而不祥。

译文:用金钱买官爵禄位,即便得到了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以势迫人,威而有虞。

译文:许多时候,拥有权势的人习惯于以自己的地位和权力来迫使别人接受一些事情,虽然可以一时威风,事情也进展顺利,其实却因此暗藏危机,后患无穷。

金不可滥,权不可纵,极则易也。

译文:钱不是万能的,对于金钱的迷恋和使用更是不可过度,权力的行使也万万不可放纵,事情做过了头就会发生异变了。

贫者勿轻,其忠贵也。

译文:暂时贫困中的人们啊,请不要看轻自己,你身上的忠诚品格和尽心尽力的为人态度是弥足珍贵的。

*者莫弃,其义厚也。

译文:地位低*的人不要自暴自弃,地位低下却可做到义薄云天,这种德性宽厚仁道啊。

忠予明主,义施君子,必有报焉。

译文: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作为属下忠诚于那些英明的领导者,恩义施加于那些谦谦道德君子,一定会有所回报的。

誉非予莫取,取之非誉也。

译文:荣誉不是他人主动给予的就不要急着拿下,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这样取得的东西就不再是荣誉了。

功不争乃获,获之则功也。

译文:不与他人争功,才能获得功劳,能收获到的就是你的功劳了。(功劳何须争?功劳何敢争?)

休戚卷四

物有异也,理自通焉。

译文:这大千世界里面的纷繁复杂事物虽然看上去各不相同,但这事物背后的道理却是相通的。

命有别也,情自同焉。

译文:人与人的命数不同,但将心比心,人的感情其实都是相同的。

悦可悦人,哀可哀人,休戚堪予也。

译文:你的快乐可带动他人的快乐,你的忧伤也会引发他人的忧伤,欢乐悲伤都是可以给予他人的。

福不可继,祸不可养,福祸莫受也。

译文: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无论是不可承继的福禄,还是不可放任姑息的祸患,都不宜轻易接受。

不省之人,事无功耳。

译文:不能够自我反省的人,很难指望他将来能成就什么大事业。

同欢者寡,贵而远离也。

译文:能一起共患难的人,未必能一起共富贵。所以说,可以一同享受欢乐的人很少,对于富贵之人应远远避开,以免生出一些无谓的是非恩怨,无端让自己愁肠百结。

共难者众,卑而无间也。

译文:能一起共患难的人是很多的,地位低下而能保持亲密无间。

苦乐由人,非苦乐也。

译文:悲苦与欢乐都是当事人的心理感受,并不是悲苦与欢乐本身的样子。

至乐乃予,生之崇焉。

译文:人这辈子最大的快乐就是给予(他人),这就是生命的崇高意义。

至苦乃亏,死之惶焉。

译文:人这一辈子最大的痛苦也就是亏欠他人,即便离世也会心有不安的。

荣辱卷五

人强不辱,气傲无荣。

译文:有本事、有能力的人不会遭受到羞辱,心高气傲的人也不会收获荣耀。

荣辱莫改,其人惟贤。

译文:能做到宠辱不惊,始终保持为人的志向和气节,这种人一定大贤。

予人荣者,自荣也。

译文:给予他人荣耀,自己也会得到荣耀。

予人辱者,自辱也。

译文:给予他人耻辱,自己也会得到耻辱。

君子不长衰,小人无久运,道之故也。

译文:君子不会长期命运多舛,小人也不会一直走大运,这是天道昭彰,外示于人世的道理。

饥以食,莫逾困以怜。

译文:在人饥饿的时候施舍一饭,不如对处在困境中的人施加怜悯。

寒以暖,无及厄以诫。

译文:在人受冻的时候给予他温暖,不如对处在逆境中的人振聋发聩的劝诫。

予人至缺,其可立也。

译文:给予人当下最稀缺的东西,则双方均能安身立命。

荣极则辱,惟德可存焉。

译文:亢龙有悔,荣耀到了极致则难免遭受屈辱了,只有那良好的德行才能得以保存啊。

辱极则荣,惟善勿失焉。

译文:屈辱受到极致,则将荣耀等身,只是这内心的良善不可丢失啊。

成败卷六

成无定式,利己利人乃成焉。

译文:成功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模式,能做到对人对己都有利,才算是成功了。

败有定法,害人害己乃败焉。

译文:导致失败的道理却总是一样的,害人又害己,万事皆溃败。

君子之名,胜于小人之实。

译文:君子的名望,胜过小人的小小实惠。

小人之祸,烈于君子之难。

译文:小人所遭受的祸患,要比君子的为难险恶得多。

观其人也,可知成败矣。

译文:观察一个人的言行做派,便可知其成败与否了。

敌者,予之可制也。

译文:敌人,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先给予他一些,便有望手到擒来,成功制敌。

友者,予之可久也。

译文:对待朋友,不间断的给予一些,朋友的缘分也就长久了。

亲者,予之可安也。

译文:对待亲人,毫不吝啬地给予一些,则可使家庭和睦,常处安泰。

功高未可言胜,功不为胜也。

译文:功高者不可轻言其胜利,功劳并不等同于胜利与成功。

人愚未可言败,愚不为败矣。

译文:看起来笨笨的人不可轻言其失败,愚笨并不导致一定的失败。

兴亡卷七

无不亡之身,存不灭之理。

译文:没有不死的肉身(凡人),却有不灭的天理。

春秋易逝,宏业可留。

译文:江山代有才人出,人的一生也不过几轮春秋,只有宏大的功业可以长久留存。

薄敛则民富,兴焉。

译文:轻徭薄赋可以藏富于民,百姓富裕则国家兴旺。

政苛则民怨,亡焉。

译文:对老百姓苛刻的政令一多,老百姓就会怨恨,那样国家就会灭亡。

人主兴亡,非为天也。

译文:是人之所为导致了天下兴亡事,而不是上天原本如此安排。

君子兴家,不用奇计。

译文:君子兴家立业,靠的是行走正道,点滴累积,不是凭借一时奇巧侥幸得道,更不是偏离正道,以不义

之财发家置业。

小人败业,坏于奸谋。

译文:小人败坏家业事业,都是毁在狡诈阴谋之上。

正不予贿,邪不予济,察之无误也。

译文:正直的人不会给予别人贿赂,邪恶的人不会在危难时候济人渡难关,仔细观察就不难做出正确的判断了。

天降之喜,莫径取焉。

译文: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情,不要贸然收入囊中。

不测之灾,勿相欺焉。

译文:突发的灾祸降临,也不要故意隐瞒试图欺骗他人。

 

苏堤春晓  神韵仙音26首 - 芦笛悠扬 - 芦笛悠扬

 

苏堤春晓  神韵仙音26首 - 芦笛悠扬 - 芦笛悠扬

苏堤春晓  神韵仙音26首 - 芦笛悠扬 - 芦笛悠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