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m1944 / 我的生活感受 / 进城杂记(二)——搬家

0 0

   

进城杂记(二)——搬家

原创
2012-11-13  zcm1944
搬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我六十九年的生涯中,经历了两次长距离搬家。
第一次是1979年,我们夫妻两个结束两地分居,把我爱人从江苏丰县调来山东阳谷,我用我单位的货车把我妻子的家当搬到阳谷。那次搬家虽然距离长达200公里,但搬家并没感到困难,原因是第一用的是我单位的货车,第二那时家当太简单了,只有一个大橱子,一个木箱子,杂七杂八,把煤球也都搬回来了。
这一次是今年11月5号,结束农村生活,开始城市生活,从阳谷搬到济南。从搬家前一个月就利用空闲时间开始忙活,而且是两头忙活。一头是我们老两口在阳谷忙活,对家中的东西一一进行取舍。另一头是女儿和女婿,在济南新家忙活,据说主要是装修,添置家具,置办家用电器等。
我们这头难的是取舍。什么该舍,什么该取,经常意见不一致。我的观点是,只要能继续使用的就继续使用。济南孩子那边的意见是,什么都不用带,只要人来了就行,用我闺女的话说就是“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有了”我开玩笑的在电话里说:“擀面杖有了吗,蒜臼子有了吗?”女儿知道我是在开玩笑,说“小东西可以来了以后再添置”意见不一致,就会发生矛盾。
比如,我们老两口家最值钱的一是买了三四年的电脑(买时4000元),二是老式二十九吋电视机。这两样东西,我们老两口意见一致,同意带着。可我闺女说,液晶电视已经买了,那台老式电视机就别带了。如果电脑不带的话可以给我们买新的。
如果这两样东西都不带的话,那我们还有可带的东西吗?!对我们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没少吃苦受罪,能用的东西舍弃了实在是于心不忍!我们老两口搬家,自己不能做主,反被自己的孩子左右,我真想不通,想不通就有一种痛苦感。我知道,孩子作服装生意赚了点钱,想尽孝心,使父母晚年更幸福,但这些东西怎么处理呢?取舍之间确实犯了大难!至于桌子、橱子等家具就更甭说了。
11月5号搬家那天,孩子们开车来阳谷接我们。我们按我们的取舍意见把该搬的东西都搬到大门外边,,几十口子邻居都来帮忙搬家。其中一张“两头沉”,的桌子我很想带着。我女儿到后,对我说“爸爸,这桌子别带了吧,到那里没地方放。”这时候我就向大家喊道“听我闺女的,桌子不带了,我闺女当家”那时候,几十人帮忙,乱哄哄的,这个说这,那个说那,最后还是把桌子抬到了车上。实际上,我们老两口,以及我们的两个闺女,还有从济南
来帮忙的亲家当时都左右不了当时的“形势”,大家都好心好意来帮忙,你能说什么呢?只好听之任之。
结果,两个大橱子,两个书橱,一套沙发等都没有带,这些东西的“命运”,我也就不管了。
带到济南的那张“两头沉”的桌子,虽然带到了济南,也的确很难搬到楼上,只好放在楼下,任有风吹日晒雨淋!
带来的那个粗老笨重的29吋大彩电只好放在地下储藏室内。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