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迷 / 明月湾古村 / 月下驿站

0 0

   

月下驿站

2012-11-14  苏迷

 

月下驿站

       

    雨滴淅沥,石板街光滑幽亮,回应着村口千年古樟树的滋润。

    明月湾,诗一样的名字,画一样的风景。静谧、淳朴,江南水乡古老的山村。屐随历史印痕,走在高墙间石板路上,石道咚咚,时光在回音。

    随朋友西山访客,该做的事做了;打了招呼,独自在村里走走。寻古探幽?呵呵,随意读读乡间村情哦。土地平旷,屋舍俨然;良田美池,鸡犬相闻:不是桃源,胜似桃源。绕过几座小院落;拐过两条流淌的泉溪;走进一条深巷,来到一座老宅前。高大气派的石门廊,门敞开着。斑驳的褚红门旁站着一村民,好象在等什么人。向里望去,方砖铺地的弄堂,散着幽幽的光。

    “你好!可以进去看看吗?”村里老屋是可以访问的,我用普通话打着招呼。“好的,请进吧!”主人好客,微笑着,出乎意料也用普通话回音。是缘份?我正要见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也正要见我?这个人我在村口古樟树前见过。他所挑的担子断了担绳,枇杷散落一地,七手八脚的时侯,我和朋友帮他捡,并买了他好多枇杷。他也记起我了,哈哈笑着,拉着我的手往屋里走。进了里间,手忙脚乱邀坐沏茶,,“客自远道来,真有缘份,真有缘份!要尽地主之谊的!”想不到,他说话文皱皱透着书卷气。等我坐稳,他放上两只小饭碗当酒杯,又端上吃酒小菜。怎么啦,他等的人,真的就是我?不相识的人,片刻间会成为好朋友?在这雨声嘀嗒的山村,象小说一样,“咿呀“一声推开了故事的门,人物尽在里面。

    面对面,开心地笑。他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正要找人说说话,就是你吧?”“好啊,你慢慢说,我认真听!”我递给他一支烟,碰杯;两个人就这样喝酒抽烟交谈起来。

   “追根溯源,我的祖先应当是北人,”一开口,神秘莫测,吊足胃口,“北宋末年,元人入侵中原,大批臣民南逃。渡黄河,过长江,奔杭州;也有一部分人进入太湖,来到西山。”早时听闻过这样的传说,恍惚间竟然成真。“进明月湾的人,以金、邓、秦、黄、吴姓为多,入境随俗,靠种植花果、茶叶,太湖捕捞为生。成了西山乡民。”

    人生的吉凶祸福难预料。难民在明月清风下,得到身心安抚,靠太湖福,一代代繁衍。明初,年轻力壮的乡民捕鱼虾,运花果,来来回回去浙江经商,寻访离散的家族后人。到清朝,杭州西山藉富商,陆续衣锦还乡。为报答古村恩泽,大兴土木,造房筑屋:修建了宅第、祠堂;石板街、河码头。 

    这里的民居,一般有三进:第一进前楼,楼下是轿厅,楼上供奉祖先灵位;第二进主屋,家事喜庆,招待客人,家俱讲究,布置名人字画;第三进是内堂。

   “我是邓家后代,老屋是清朝初年造的,距今已有四五百年了。”屋主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引领我观赏了屋宇:屋外,高大风火墙下,细磨方砖砌成的半人高房基;第二进砖雕门楼,匾额雕刻祖先立功荣归的场景;第二进楼上,东墙一幅长轴,是他父亲在世时请人写的条幅:“一重溪,二重溪,溪转山回路欲迷,朱阁出翠微;梅花飞,雪花飞,醉卧幽亭不掩扉,冷香寻梦归。”邓家是明月湾大户,清朝两广总督邓延桢,曾回村拜过祖祠,作了这首《长相思》。屋主推开南窗,浩瀚太湖,水天一色,尽在眼前。“月夜会是另一番景象呢!今年中秋,同你月下痛饮,如何?”屋主是性情中人,边下楼梯,边邀客赏月。楼下条石天井宽畅,房廊前,一口古井,清波微微,好生峻深。

   生活有时会闪烁新鲜的光彩:屋主五十出头,今天,他的笑容竟如少年!怀旧感恩的心,恰如一口深情的井:尽情缅怀家族的荣耀和尊严,不是空穴来风的心血来潮,而是长年对祖先的崇敬孝心,溢于言表。

    一个生活在山村的农夫,小河边扑蝶的日子一晃而过,只剩下看山的暮色。但深情想象祖先出生入死的坎坷、颠沛创业的心酸,是多么难得的感恩重孝!生存不是生活,生存的山脚,渗进苦涩眼神,补丁旧衣;春寒料峭,眺望田头的桃红柳绿,这才叫生活。

    雨声淅沥,没有月;主人所言,分明是山村美丽的月下故事。  

    古屋前细雨中,同屋主依依道别;

    一种感觉浮上心头,月是旧时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