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书院 / 盘点书院 / 儋州东坡书院

0 0

   

儋州东坡书院

2012-11-14  文山书院
儋州东坡书院

发布时间: 2007-10-22

东坡足迹万里行

谪居惠州

  苏东坡在河北定州当了7个月的太守。虽然只有短短的7个月,但他为定州人民做了许多好事。他离开时,定州百姓倾城出动送行,一个好官就这样匆匆离去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朝廷风云突变。御史越栋之等又搬出苏轼作中书舍人时起草的贬斥吕惠卿的敕之,弹劾他诽谤先帝。

  哲宗于绍圣元年(1094)把他贬英州任职,苏轼摇摇晃晃,长途跋涉前往报到,途中又接到降官一级的通知,从地市级降到副地级,这官衔对于苏轼已无所谓了,可还没有过两天,又接到命令,不去英州了,贬到惠州安置。十天三贬,凸显朝廷混乱,政敌是要故意打击苏轼的志气,让他不得安息。苏轼在途中感叹道:人事千头及万头,得时何喜失时忧。只知紫绶三公贵,不赏黄粱一梦游。

  苏轼被贬惠州,他知道惠州瘴气流行,去途中他决定不带所有仆人,让他们自谋生路,还有知己王朝云,苏轼也不让她随行,她还年轻。自己一人前往,老骨头死在那里也不足惜。

  其他人都走了,可朝云不从,她坚决要跟随苏轼,让苏轼感动不已。他和朝云从大庚岭步入岭南,翻山越岭,长途跋涉,经过几番曲折,一路艰辛,苏轼于宋绍圣元年(1094)十月二日到达惠州。

  千年前的惠州,虽然山明水秀,风景也美,但人烟稀少,还是化外偏僻之地。忽然来了苏轼这样的一个人物,大学士,文坛领袖,既在朝廷当过大官,又当过皇帝的老师,加之入境惠州的外乡人少,苏轼的到来,自然引起社会的不小轰动,惠州的老百姓都到码头迎接,场面让苏轼感动。于是他随笔写下《初到惠州》:

  仿佛曾游岂梦中,欣然鸡犬识新丰。吏民惊怪坐何事,父老相携迎此翁。

  似乎惠州对他并不陌生,连惠州的鸡犬都认识他了。

  苏轼来到惠州,时任惠州的詹太守也敬重这位贬官。先把他安排住在合江楼。这是惠州官方的高级招待所了。

  第二天醒来,苏轼转了转,他发现这里风景优美。合江楼雄居在西枝江与东江的合流处的一个小山岗上,滔滔江水从楼下流过。远看,整个惠州城尽收眼底。这又触发了他的诗兴。

  海山葱茏气佳哉,二江合处朱楼开。

  蓬莱方丈应不远,肯为苏子浮江来。

  江风初凉睡正美,楼上啼鸦呼我起。

  我今身世两相违,西流白日东流水。……

  正当苏轼吟得高兴时,朝云上楼来了。朝云笑着说:“相公又是一肚子不合时宜啊,什么‘我今身世两相违’的,可忘了,‘西湖虽好莫吟诗’呵”。苏轼哈哈大笑起来。“夫人说的是,看来本性难改啊。”

  可好景不长。苏轼只在合江楼的高级招待所住了16天,就被迫搬到郊外的嘉佑寺,这是一个破败的僧舍,蚊虫又多,居住条件恶劣。苏过说:“何异于囹圄”,就像在监狱一样,苏轼的情绪自然也受到影响。越想越不是滋味。可转念一想,事已至此还去想什么呢?于是他静下心来面对现实,不必胡思乱想了,于是他提笔写下了:“思无邪斋”挂在书房,时时提醒自己,并作《思无邪斋铭》:“浩然天地间,唯我独也正”。抒发自己的超然与正义情怀。

  尽管生活环境不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心情渐渐的安定下来。他发现惠州的好处诸多。当年杨贵妃才能吃的荔枝,而今他可以天天享受。他把自己融入到了惠州。他写道:“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他把自己当作惠州百姓中的一员了。

  东坡贬谪惠州,正在他困难之时,程正辅奉命要到惠州巡按,其实程是苏轼的表兄又是姐夫,但因他姐姐死的问题,两家矛盾深沉,有42年没有往来,苏轼的政敌正想利用这一点借刀杀人。苏轼为之闷闷不乐。朝云得知却大笑起来:“我相公,乃大学士。堂堂大丈夫,岂能被这点小事难道!”

  苏轼一惊,难道娘子有什么妙法。

  朝云笑了笑,说:人非草木,岂能无情?你不要太犟,凭你的名声,以论亲情去感化他,不就成了么。朝云一席话,苏轼茅塞顿开。

  苏轼立即修书一封,叙说前缘,怀念亲情,也说明自己处境不便前往迎接之类的客套话。

  程正辅收到信,果然为之感动。他们相见后,重温亲情。程正辅不但没有为难他,反而给予了关照。

  苏轼虽然贬谪惠州,没有权也没有钱,但他心中的百姓情节始终没有改变。惠州一条西枝江,阻隔两岸的百姓往来,他们常常望江兴叹。苏轼看在眼里。他决意要修桥,筑堤,让两岸百姓自由往来。苏轼捐出犀带,多方筹集资金。他动员苏辙的夫人把皇帝宫中赏赐的几千只黄金钱也捐出来,大家闻讯东坡的善举,豪绅也慷慨解囊。终于建起了东新、西新二桥。一条宽畅的大堤横在西湖上。方便了江两边往来,当地百姓称之为“苏堤”。而今也成为当地市民晨跑漫步的绿色长廊。

  二桥修通了,百姓奔走相告,杀鸡庆贺。东坡的“两桥诗”记载了当时的盛况。

  父老喜云集,箪壶无空楼。

  三日饮不散,杀尽西村鸡。

  苏轼自贬到惠州,为老百姓办了许多好事。

  一天,苏轼接到广州太守王敏仲的来信,他知道苏轼先后在八个州当过太守,见多识广。他告诉苏轼,上任不久就遇到疫症流行,死了不少人,特向老朋友讨教。

  苏轼想起自己在杭州办“安乐坊”治病救人,介绍给太守。他特别提到广州居民的饮水问题与疫症流行有关。广州饮的是咸水。他提到蒲涧寺后有滴水泉,不仅水量大,而且水质好。他建议在滴水岩下修建一座大石槽,用五根大竹管,一根接一根,将10里外的泉水,引进城,再在城中也修建一座大石槽,用来储水,又建小槽,储存起来,供居民汲用。广州太守采纳了苏轼的建议,很快动工,用了五千多根竹管,源源不断地流入羊城,供应千家万户。苏轼对输水竹管遇堵如何检查也想出了办法,说“每竿上,须钻一小孔,如绿豆大小,以小竹针窒之,以验通塞。”

  羊城早期自来水,就是在苏轼的指导下形成的。

  苏轼贬到惠州,上无片瓦,下无寸地。东坡眼看北归无望,决定建屋定居。苏轼在城北面买了几亩地,就在白鹤峰上,东北下临东江,环境幽雅。东坡买地建屋的消息,一经传开,惠州老百姓纷纷前来帮忙,新居很快粗具规模。就在此时,他的爱妾朝云突然去世。至今,白鹤峰上,还有东坡曾用过的水井,万户春卖酒处等遗迹。朝云跟随东坡已20多年了,此时才34岁,她的离去,对60多岁的东坡可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这使苏轼想起一段往事。

  在这之前,那是秋天,树上的片片黄叶不时地落下,没有绿叶陪衬的树枝光秃秃的线条似的叉在透亮的空间,凄然有悲秋之意。东坡与朝云闲座,他让朝云唱“花褪残红”,朝云歌喉将转,不觉泪流满面,东坡忙问:为何流泪?朝云说:我所不能歌者,是“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也。东坡不由笑到:我正悲秋,你却伤春了。歌没有唱下去。朝云性格中最为闪光的便是这好义、诚挚、忠敬。她将自己的生命完全地奉献给了她所崇敬而又深爱着的苏轼。她的高洁情操对晚年的东坡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朝云是东坡的红颜知己,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苏轼就写了三首诗赞赏朝云。

  年轻貌美的朝云离去了。年过花甲的东坡的悲痛可想而知。朝云去世三个月后他写下《西江月》: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谴探芳丛,倒挂绿毛 幺凤。素面常嫌粉婉,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写下了东坡的悲痛、他的眷恋、他的孤寂。苏轼最后一个女人离去了。他怀着十分悲痛的心情,将朝云安埋在孤山。东坡为她写了墓志铭。她长眠在孤山上,六如亭与她同在,千百年来动人的故事传诵着这位东坡的红颜知己。

  诗人的本性就是用文字、用诗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不久苏轼的儿子苏迈及家人也迁来惠州居住。一家团聚了,“子孙远至,笑语纷如”老人别无所求了,他一觉醒来,立在窗前,望着青山绿水,呼吸着新鲜空气,身体虽然欠佳,但心情却好。心情一好就吟出诗来:

  白头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

  麻烦又来了。他的诗不觉传到朝廷,政敌张子厚看到“报道先生春睡美”时。心里很是不悦:你苏轼在惠州还过得如此快活,看来需要再贬个地方。

  让他到儋州去吧,于是一道贬令又至……

  惠州的苏学专家说,千年过去了,惠州人并没有忘苏轼。在惠州的漫长历史上,没有那一位人像苏轼的影响那么深,那么久远。惠州人甚至就因为苏轼到那里居住了几年感到自豪;“一自东坡谪海南,天下不敢小惠州”。也许,历史上人们没有把惠州看在眼里,可自从苏东坡到过了,谁还敢小看我们惠州呢。我读到这句诗,一个“敢”字就读出了惠州人的自信和对东坡的敬仰。他们说:苏东坡不幸,是客观的,但我们有幸。苏东坡贬到我们这里,苏轼的人格魅力,他留下的是一种千古不朽的精神与文化。

  惠州在孤山建立了惠州东坡纪念馆,陈列了苏轼在惠州活动和文化贡献。苏轼的雕像永远矗立在风景如画的山上,静静的望着荡漾的西湖。惠州人忘不了苏东坡。也忘不了曾经孕育过苏轼的眉山。他们就把距西湖不远的一条大街命名为:“眉山街”。

  为了弘扬东坡文化,惠州出版了《苏东坡与惠州》、《苏东坡与侍妾王朝云》,还将创作20集电视连续剧:《苏东坡在惠州》,将建立“东坡园”以展现东坡文化,纪念一代文坛巨匠。

  东坡文化,在惠州深入人心。

  惠州有一所东坡小学。东坡小学是当年苏轼曾经住过的嘉佑寺旧址,建校快一百年了。当我走进校园,映入眼帘的是一尊苏轼雕像,校园内东坡文化的氛围让我惊讶和震撼。东坡的治学,到他的诗词文赋,还有东坡故事,以东坡为主题的墙报、画、诗、文等无一不有。学校还编有“校本教材”一二年级,三四年级,五六年级分别选定了东坡诗词,还有故事,让人耳目一新。特别让我感兴趣的是小朋友笔下的“苏东坡画像”,他们用天真的思维和幼稚的笔,体现的“明月几时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老夫聊发少年狂……”有一种天真活泼的雅趣,童年感悟的意境。

  东坡小学的校歌也体出了一种飞翔:

  高山下,松风亭,东坡塑像立校园。希望满怀有理想,东坡笑赞“你真棒”,松风亭下读书乐,东坡教诲记心上。满怀希望要飞翔。飞翔飞翔我最棒,今天和明天,拼搏加创造,拼搏加发展。飞翔飞翔我最棒。

  我们倾听着,那少年的歌声仿佛在惠州的上空久久回荡……

  贬谪儋州

  古儋州,位于海南岛西北部,濒临北部湾。苏轼当年被贬居住地即现在的中和镇。

  儋州是苏轼生命中最艰难的岁月。

  可千年前的这里,却是蛮荒之地,是朝廷流放那些严重的、死不改悔的罪臣的首选场地。到了那里,真乃天高皇帝远,你造不了反,发点儿牢骚也没有人听得见的。家破人亡的苏轼他作好了死在海南的心理准备。“今到海南,首当作棺,次便作墓”。

  朝廷终究没有放过这位才华横溢的苏东坡。绍圣四年(1097),下令将他贬到海南儋州。

  已经62岁的苏轼,随他的两位妻子已先后去世,跟随他的红颜知己王朝云也已在惠州离开了人间。苏轼四月十七日接到琼州别驾昌化军安置诰命,第三天就与家人痛苦诀别,他孤身携带着幼子乘船离开广东惠州,一代文豪又漂泊在茫茫的大海上……

  经过两个多月的行程终于到达贬所中和镇。他曾将自己的路线形象地描述为“我行西北隅,如度月半弓”,说的是自己在海南西北部走了一个半月形的弧线。开初东坡在官府租了一间房子暂避风雨,没几天被政敌知道后,下令把东坡逐出官舍。苏轼写到自己当年的惨景:“此间居无室,食无肉、病无药”食芋饮水……当我久久地肃立在东坡的像前,我仿佛看到一个老人,垂老投荒,一位文坛巨将凄凉的身影。

  可老百姓却关爱苏轼,为他搭建了三间茅屋栖身,尽管凄凉,东坡不改乐天派本色,他还为茅屋取了个文雅的名字《桄榔庵》,竟有兴致写下了“桄榔庵铭”。面对如此绝境,苏轼没有绝望,他还写到:“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他认为故乡在自己心里,只要心有所安,无处不可作故乡。他说:“海南万里真我乡”。要是没有如此旷达的心境,也许受尽折磨的东坡早已回到天国去了。

  他很快把自己融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上。与百姓交朋友,传播中原文化,他办学堂,自编教材,把教学点命名为“载酒堂”,这是取“载酒问字”典故。他大力倡导读书,经过苏轼的努力渐渐地兴起,苏轼说:“跫然已可喜,况闻弦涌音”。不时可以听到书声琅琅,弦歌四起,从此海南才有了考中进士的历史,有诗赞道:“谪居儋耳有三秋,轶事繁多史籍留。劝导庶民兴学馆,写成经义教名流。”姜唐佐就是苏轼培养出来的佼佼者。

  由于儋州文化与观念落后,当地人病了不医治,说是妖魔作怪,要请巫师捉鬼,杀牛驱邪,牛就成为人们举起屠刀任意砍杀的对象了……东坡向他们传播科学,医药,广泛收集药方,为百姓做好事。

  苏轼倡导民族平等。海南岛的黎族人以种地、打猎为生,一直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可以说历代封建统治者都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们受尽剥削压迫、凌辱。早在汉武帝时代,黎民就反抗攻击杀太守,被称为“黎蛮”,遭到当权者的杀害。

  苏轼踏上海南这片土地耳闻目睹黎族人民遭受欺凌的现实,提出了民族平等的主张。他在诗中写道:

  咨尔黎汉,均是一民。

  鄙夷不训,夫岂其真。

  怨忿劫质,寻戈相因。

  欺谩莫诉,曲自我人。

  苏轼还说:“华夷两樽合,醉笑一杯同”。苏轼与黎族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黎族百姓很喜欢他。从他的诗中可以看出:“总角黎家三四童,口吹葱叶送迎翁。”……“野径行行遇小童,黎音笑语说坡翁”。东坡与黎族小孩都成朋友了。

  苏轼倡导发展农业生产。苏轼在儋州时,这里农业还处于原始时代,刀耕火种,由于生产方式十分落后,农民生活十分贫困。

  苏轼从思想上开导他们。他写了《和陶劝农六首》,他发现海南大面积荒芜,而种的收成低,连自己不够吃。他告诉黎民:“天不假易,也不汝匮”,“利尔耕耘,好尔邻偶。斩艾蓬蓊,南东其亩,父史扶梃,以扶游手”。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黎族家就会出现丰衣足食的景象:“霜降稻实,千箱一轨”。“大作尔社,一醉醇美。”苏轼还诚恳地说:听我苦言,其福永久。苏轼劝农,劝黎族百姓重视发展农业生产,可以说苦口婆心。苏轼作为一个异地的汉族贬官对黎族同胞的赤诚之情跃然纸上。儋州县志记载:“北宋苏文忠公来琼,居儋四年,以诗书礼教转化其风俗,变化其人心。”

  在艰苦的环境里,东坡的笔并没有停留,他以超然的心态,以著书为乐,在儋州创作了诗词140余首,散文等100余篇,书信40余篇。《书传》一部,并对《易传》和《论语》进行修订。他用枯萎的生命书写出了人生与文学的辉煌。

  苏轼在海南文化、医药、生产发展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受到海南人民世世代代的敬仰与怀念。儋州东坡书院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院里陈列了东坡在儋州的主要活动及贡献。儋州出版了《新编苏东坡海外集》、《苏东坡在儋州》、《苏东坡在海南》等。还有以苏东坡为题材的琼剧、电视连续剧等。

  元符三年(1100),65岁的苏轼遇赦北归,他写下了著名的“渡海诗”: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情,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满头白发的文坛巨人苏轼,又漂泊在北归的路上……

  终老常州

  这次,他北归要去江苏常州,因那里有他的田地,常州人一提起东坡就有一种自豪感。他们说:苏轼先后11次到过常州,他曾两次向皇帝奏章《乞居住常州》,在常州买房买地,死在常州,常州是苏轼的第二故乡。

  特别让常州人感动的有一件事:那是苏轼39岁那年,他任杭州通判时到镇江赈饥,任务紧迫,他还特地赶到常州,但当他的船行至城郊时,天色已晚,又正遇除夕。苏学士驾到,官方及朋友免不了要出面迎候的。可苏轼想到大家在团年,过除夕之夜,为了不打扰大家,他就没有下船,独自在船上睡了一夜,直到正月初一才上岸。为此,他写下一首诗:……“多谢残灯不嫌客,孤舟一夜许相依”,似乎他对常州有一种依念之情。常州人说苏东坡与常州有一种特殊的缘分。

  常州人得知后感动不已,传为佳话,更加敬仰苏轼。不久就在苏轼停船夜宿的地方建了一个亭子,名为“野宿亭”,至今还在。亭上有一对联:“旅枕三更难入梦,孤舟一夜许相依”。这是苏轼“野宿”诗的情景写照。也表达出苏轼对常州的特殊感情。

  苏轼到过常州11次,他到常州停船的地方,后来称为“东坡古渡”,早在南宋时,常州人就建起了“舣舟亭”。苏轼先后两次向皇帝写过《乞常州居住表》。这次苏轼在去常州之前,他与朋友钱世雄、陈之元相约金山寺会面,金山寺是他曾留下玉带作为镇寺之宝的地方。他和朋友同登妙高台,在金山寺他看了老朋友李公麟画的苏轼画像,他望着朋友笔下的苏轼像,不由感慨万千,题诗一首: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是他对自己一生的总结。三州为贬谪之地,这让苏学专家们各显其能解读含意。

  常州人怀念苏东坡,东坡遇赦北归,成千上万的常州人自发的站在河的两边,迎接苏轼的到来,苏轼站立船头,禁不住连声说道:“羞煞老东坡矣”,“羞煞老东坡矣”。

  苏轼喜欢常州,常州人敬仰苏轼,他们以“舣舟亭”为龙头,建起了一个公园,“舣舟亭公园”又名“东坡公园”。苏轼也为常州人赢得了声誉。当我走进这片园林时,我有一种被感动,也有震撼的感觉。常州人敬仰苏轼,敬仰他的人品和才华,对苏轼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们打东坡牌,弘扬东坡文化,有板有眼。

  常州人就以“舣舟”为主题,(就是苏轼停船靠岸的地方)扩建成了若大的“东坡园”,占地4.03公顷,在园内建起了:野宿亭、舣舟亭、东坡像、洗砚池、观苏堤、仰苏阁、楚宋亭、怀苏庭、三苏苑、东坡雪堂等20多个景点。景点掩映在绿林丛中,那尊以大江东去为设计理念的东坡坐像,在全国美展获奖,他们立即买下版权,塑在园内,以石头相成弯曲的大道,象征大江,东坡像就座落在江畔,东坡园已成为独特的景观,成为人们瞻仰东坡遗迹、欣赏东坡文化和休闲的好去处……

  崇拜苏轼的人真可为不少。有些故事和情节让我感动。前不久,我们在《苏轼研究》杂志上推出一篇山东女士的杰作《来生便嫁苏东坡》,引起不小的反响。前几天,有的得知我们“东坡足迹行”,竟有两位苏轼的粉丝分别从珠海、成都飞来参加了在常州的考察。

  我们来到原苏轼在常州的终老处藤花旧馆旁边(今常州市区前北岸),苏轼住的房子,昔日屋前房后都有河水流过。东坡用过的井,似乎也还在述说着历史的沧桑。就在附近已建起东坡书院,常州人要在东坡终老的周围建成以东坡文化为主题的文化片区。我们去参观时,见到有一位94岁的老大爷,他经历了许多坎坷,他很崇拜苏东坡。说起苏东坡他就滔滔不绝。他在自家的门牌上还题了“亦坡居”。老大爷还能背东坡的词:“大江东去,千古风流人物……”,“十年生死两茫茫……”他还自豪的说:“我是东坡的老粉丝呢”。

  成都、珠海的粉丝也抓住机会,说:我们新老粉丝合影留念吧。咔嚓,相机记录下了他们的身影。

  一路走来,我发现康熙、乾隆二位皇帝都很崇拜苏轼。康熙在常州题了:“坡仙遗范”,乾隆不甘落后,也题了“玉局风流”。特别是乾隆皇帝,苏轼在河北定州发现雪浪石,乾隆曾两次跑到那里去欣赏,还题词写诗,在江苏常州,苏轼“舣舟处”,就是苏轼停船的地方,很有名气。乾隆四次到常州,他也很奇妙,他说:苏轼在那里靠岸下船,我也要在那里靠岸下船。因而“东坡古渡”一侧又新增几个字:御码头。他要跟着东坡的足迹,他还说:“坡留我则往”,也想沾点儿苏轼的灵气,并写了三块碑文歌颂怀念东坡。因此常州人就说:乾隆皇帝是苏东坡的“铁杆粉丝”。

  乾隆看了苏轼的遗迹写诗到:“风流苏髯仙,遥年此系艇,遗迹至今传,以人不以境”。乾隆皇帝羡慕苏轼的大名千古传颂。由然生起一种莫名的感叹,几百年过去了,东坡的船、遗迹还留在这里,虽然我是皇帝也只是历史的过客而已。

  我们考察组一行来到江苏宜兴考察。

  宜兴,古称阳羡。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有五千年的制陶历史,素有“陶都”之称。山、水、平原各占三分之一,以其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成为镶嵌在太湖西岸的一颗明珠。据介绍,宜兴出有20多名院士和100名大学校长。

  苏东坡当年向皇帝连写两道奏折:要求在常州居住,就因为他在宜兴买有田地,当年宜兴归常州府。

  苏轼与宜兴籍蒋之奇是同科进士,元丰年间,苏轼多次来宜,游览风景名胜,向往阳羡之美,他看独山似自己家乡的山水,多年在外,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叹曰:“此山似蜀”,人之感叹,也可谓人之常情,可东坡一叹,就非同凡响了,后人为了纪念他,就将“独山”易名“蜀山”,地图上也突出标明蜀山。一位旷世名人的一言一行都会引起某种微妙的变化。

  苏东坡曾写有:“买田阳羡我将老,从初只为溪山好……”东坡买田筑室于蜀山南麓,打算安度晚年,这就是所谓的“蜀山草堂”。可东坡身不由己,住阳羡的愿望并没有实现。

  但宜兴人怀念东坡,把“蜀山草堂”改为“东坡书院”。苏轼曾在此讲学,称为“讲堂”。书院内,有苏轼买田的界碑,东坡“提梁壶”,还有“讲堂”、“怀苏堂”、“碑林”等。用陶都特有的紫砂泥通过高温烧制而成,堪称我国最大的一尊紫砂人物雕塑。东坡手持巨笔,双目凝视前方,形神兼备,栩栩如生。

  东坡书院旁有一所著名的小学,名为“东坡小学”,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了,还有东坡校歌,歌词:

  东坡书院源远流长,我的母校桃李芬芳,

  石牛卧在我的心房,桂花开在我的梦乡,

  无论走向天涯海角,不忘母校雨露阳光,

  我们学习东坡先生,要作振兴中华的栋梁。

  这是我国著名词作家、中国音乐文学学会理事倪维德所写,他曾经就读于东坡小学。

  一日,夜幕降临,东坡外出散步,路过一户人家,听到屋里传出哭声,便推门进去,见一老大娘,便询问:“大娘,你为何痛哭?”老大娘哭着诉说:“我那不孝儿子,把祖宗传下来的房子卖了,我无处安身……”东坡问明缘由,正是自己前几天买的,他对老大娘百般安慰,后拿出房契毁了。对老大娘说:“你就继续住在这里,不用搬了。”并把他儿子教育一番,要他母子俩好好过日子。东坡钱也花了,房子也没有得到,传为千古佳话。

  苏轼四次到阳羡,有一次他住在同科进士邵民瞻家里,在那里栽了从四川带去的海棠,海棠经历千年风雨至今还根深叶茂,成为奇观。海棠外,拱型大门,上书:“海棠园”,一幅对联道出原由:

  海棠千载好,天远万事荣。

  其实这个院子里现在已没有人住了,平时一把锁挂在门上,我们在市政协同志的带领下几经寻问,才找到了这里。

  室内有苏轼亲手写的:“天远堂”高悬于墙壁。祖传之宝,也许沾祖宗灵气,这家先后出了7名博士,让人刮目相看。

  苏轼贬谪海南,遇赦北归,千里迢迢。在北归的路上,传来了章惇放逐雷州的消息,世人得知,多言恶有恶报。可东坡“闻之叹弥日”。章惇是苏东坡屡受迫害的元凶。他不但没有泄恨之感,反而托章惇的女婿安慰了章惇家人:“海康地虽远,无瘴疠,舍弟居之一年甚安稳,望以此开譬太夫人。”这是何等胸襟。路途经历无数的长夜,经过快一年的旅途劳顿才来到常州。居住下来后,一直处在病中。

  7月28日,苏轼在江苏常州病危,他说:“我生不恶,死必不坠”。意思是,我生前没有干过坏事,死后不会下地狱的。还说,我死后家人不要哭,哭会吓着其他重病的人,临死时东坡还想着别人。问其后世,不答,湛然而逝。

  苏轼逝世的消息传出,常州人“相哭于市”,人们纷纷涌向孙氏馆与东坡最后一别。市民们自发关门三天,悼念这位旷世奇才。

  京城的学子、教授们自发集会、座谈、悼念东坡,他们都为失去这一位创造性的全才而哭泣、痛惜!

  数十日,苏辙自千里外赶来,按遗嘱将兄长的棺木运往许昌。离常这天,运河两岸竖起了人墙,目送载着苏轼灵柩的船只,缓向西北而去。安葬在河南郏县具有小峨眉之称的茨芭乡苏坟村。纪念哀悼他的文章,时可车载,可最言简意赅,当推其学生李方叔的吊文:“道大难名,才高众忌。皇天后圭,知平生忠义之心,名山大川,还千载英灵之气。”

  文坛的巨星陨落了,可东坡创造的文化奇迹却冉冉升起,照耀着中国千年历史的星空。

  苏轼在常州留下了不少的诗文,传说故事,常州人一直重视研究苏轼,弘扬东坡文化与精神。成立了“苏东坡研究会”,创办了《苏学通讯》,出版了《苏轼与常州》,《苏东坡研究》、《浩然东坡》、《苏东坡研究论文集》等一批专著,有一批苏轼研究的专家。他们为发掘研究苏轼在常州作出了不懈的努力。艺术家们还以苏轼为题材创作了一批艺术作品。长期以来东坡文化对常州有着重要的影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