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狼 / 大话西游 / 猪八戒的呆气与率性

0 0

   

猪八戒的呆气与率性

2012-11-17  猎人狼

猪八戒的呆气与率性   



/乐云

  呆子,是猪八戒的绰号,有时也称为夯货。在《西游记》中,不仅唐僧、悟空一口一声呆子、夯货地叫个不停,就连那“肉头老儿”寿星、福星一开口便称夯货。对此,猪八戒从未直接提出任何异议。相反,他还当众承认自己是“痴汉”,有“呆性子”,以致作者吴承恩在小说的许多场合,干脆不用猪八戒的本名,而直呼为“呆子”。可见,“呆子”已约定俗成地成了猪八戒的代名词。确实,猪八戒在小说的许多场合,都表现出强烈的憨呆气。

  第三十二回,悟空听说有妖,撺掇师父让八戒去巡山。八戒见山凹里一弯红草坡,便一头钻进去,使钉钯扑个地铺,毂辘的睡下。悟空变成个啄木鸟去撩拨他:

  那八戒丢倒头,正睡着了,被他照嘴唇上揸的一下。那呆子慌得爬起来,口里乱嚷道:“有妖怪!有妖怪!把我戳了一枪去了!嘴上好不疼呀!”伸手摸摸,泱出血来了。他道:“蹭蹬啊!我又没甚喜事,怎么嘴上挂了红耶?”他看着这血手,口里絮絮叨叨的两边乱看,却不见动静,道:“无甚妖怪,怎么戳我一枪么?”忽抬头往上看时,原来是个啄木虫,在半空中飞哩。呆子咬牙骂道:“这个亡人!弼马温欺负我罢了,你也来欺负我!——我晓得了。他一定不认我是个人,只把我嘴当一段黑朽枯烂的树,内中生了虫,寻虫儿吃的,将我啄了这一下也。等我把嘴揣在怀里睡罢。”

……

原来那呆子把石头当着唐僧、沙僧、行者三人,朝着他演习哩。他道:“我这回去,见了师父,若问有妖怪,就说有妖怪。他问甚么山,——我若说是泥捏的,土做的,锡打的,铜铸的,面蒸的,纸糊的,笔画的,他们见说我呆哩,若讲这话,一发说呆了;我只说是石头山。他问甚么洞,也只说是石头洞。他问甚么门,却说是钉钉的铁叶门。他问里边有多远,只说入内有三层。——十分再搜寻,问门上钉子多少,只说老猪心忙记不真。此间编造停当,哄那弼马温去!”

  睡着时被啄木鸟啄了一下,还以为是被妖怪戳了一枪;等到发现是啄木鸟,竟自作聪明地猜测是鸟儿错把自己的长嘴当成一截枯树啄虫吃;后来又把三块青石当作三藏、行者和沙僧,独个儿一问一答地演习编谎。作者津津乐道地展示八戒的种种憨态,诸般洋相,在调笑式的揶揄中将八戒的性格特征凸显得淋漓尽致。此外,八戒的憨呆还有种种:向妖精打探消息,冒冒失失地当面称呼“妖精”;为抢功劳,对着悟空打死的妖精又“筑了一钯”,还洋洋自得地卖弄道:“此是老猪之功”;在寇员外家“放怀放量”地海吃一通,还振振有词:“我这一顿尽饱吃了,就是三日也急忙不饿。”面对财食女色,他常常迷失了本性,憨态尽显,丑态百出。他始终过不了食色这两关。

  但我们不能由此就证明猪八戒又傻又笨。事实上,在夯笨外衣的笼罩下,猪八戒也有淳朴蒙直的一面。第二十三回“四圣试禅心”,他就向黎山老母变幻的贾夫人自我介绍说:“虽然人物丑,勤紧有些功。若会千顷地,不用使牛耕。只消一顿钯,布种及时生。没雨能求雨,无风会唤风。房舍若嫌矮,起上二三层。地下不扫扫一扫,阴沟不通通一通。”猪八戒的话倒也并非自我吹嘘,而是实实在在的憨直。

  从某些情节来看,八戒不仅不呆,甚至还聪明得很。第三十九回,悟空在乌鸡国除妖。妖精被悟空逼急,摇身一变,变成三藏模样。孙悟空恁般火眼金睛,居然难以分辨,左右为难。此时,八戒却“在旁冷笑”。心高气傲的悟空大为光火:“你这夯货怎的?”只见八戒不慌不忙地答道:“哥啊,说我呆,你比我又呆哩!师父既不认得,何劳费力?你且忍些头疼,叫我师父念念那话儿,我与沙僧各搀一个听着。若不会念的,必是妖怪,有何难也?”一个极平常又极重要的细节,聪明绝伦的悟空忽略了,而夯笨的猪八戒却能想到。

  第五十七回,唐僧不满孙悟空打杀强盗,将行者赶走。唐僧叫猪八戒去化斋:

却说八戒托着钵盂,只奔山南坡下,忽见山凹之间,有一座草舍人家。原来在先看时,被山高遮住,未曾见得;今来到边前,方知是个人家。呆子暗想道:“我若是这等嘴脸,决然怕我,枉劳神思,断然化不得斋饭。……须是变好!须是变好!……”

  然后,猪八戒念个咒,把身摇了七八摇,变作一个食痨病黄胖和尚,走到那户人家去化斋。果然,猪八戒的这副模样打动了主人,将些剩饭锅巴,给他满满地装了一钵盂。八戒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圆满地完成了唐僧交付的任务。

  智激美猴王这一节,一般读者都熟悉,他能抓住悟空的性格特点,用激将法诱其下山,已足见其手腕的高明。在使用激将法前,猪八戒也是深思熟虑,步步为营。首先,他搬出唐僧,说:“师父想你,着我来请你的。”勾起悟空的思念之情。接着,他又推出观音菩萨,适时地提醒悟空不要忘了当年的知遇之恩。等到悟空说出“我老孙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时,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托出。这时,激将法便水到渠成地发挥了它的威力。由这些细节,我们不仅不会对八戒有夯笨的印象,反倒会惊讶于他谋略家般的睿智。

  那么八戒到底呆不呆呢?我们可以看看唐僧对他的评价:“那呆子虽是心性愚顽,却只是一味蒙直。”这个评价比较中肯。从外表上看,猪八戒的许多言行,的确似“心性愚顽”,然而细加分析以后,我们会感觉到,他的憨呆愚顽其实是率性自然的表现,具体地说,是浑厚憨直。

  猪八戒在高老庄时,给人的印象是勤扒苦做。取经途中,他也发挥了这一优良传统。如在“荆棘蓬攀八百里,古来有路少人行”的荆棘岭,他手执一把三十丈长的钉钯,扒开了一条通路;七绝山稀柿衕,他变做一头大猪,拱开“秽污”,为当地谋福。更难能可贵的是,迢迢取经路,他始终担负着挑行李的重任,从高老庄一直挑到西天。有些读者奇怪唐僧为何总是偏袒八戒,原因有二:一是悟空强而八戒弱,为了顺利地完成取经大业,唐僧必然要平衡平衡取经队伍里的人事关系;二是唐僧明白八戒的为人,虽不免有些小肚鸡肠,但心无城府,率性自然,表现出未被扭曲的纯朴天性。

  如果考虑到作者生活的明代后期世风日下、尔虞我诈的社会现实,我们有理由相信,猪八戒那率性自然的性格,正是作者吴承恩所极力推崇的。呆子的宣言:“我是个直肠的痴汉”(第二十回),更多地透露出作者内心的认同与褒奖,而不仅仅是批评和玩笑。

猪八戒的呆气与率性 - 乐云 - 乐云的博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