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隐匿在江南的 民间故宫

 miyasa 2012-12-01

  隐匿在江南的 民间故宫

  早在2005年,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就宣布,将坐落在我国浙江金华的东阳卢宅明清古建筑群列入《世界濒危文化遗址名录》。从那时候开始,这座由当地卢氏家族所建,占地足有5公顷的宏伟民宅,就引起了世界的惊叹。而在此之前,东阳卢宅已经沉默了整整500年。

  东阳卢宅始建于明景泰七年(公元1456年),历经明清两朝后,逐渐扩大完善规模,留存至今的建筑从明朝景泰年间开始,沿成化、弘治、正德、万历、道光、咸丰直至光绪,可以排列出一条神韵鲜活的中国古代建筑年表。整座卢宅,由十余组按南北轴线布局的宅院组成,其主轴线是沿照壁穿过3座石牌坊,再转至肃雍堂、乐寿堂,最后止于世雍堂的一组建筑群,堂院严谨相连,竟达到九进纵深、面阔五间的帝王规格,其建筑序列和功用,与故宫完全一致,是中国古代民宅中的“孤品”。

  不仅是建筑制式,甚至卢宅中的雕饰品,都与帝王享受着同等的级别。卢宅对建筑装饰的无穷追求,促使东阳变为了著名的“百工之乡”。据记载,乾隆皇帝曾特召数百名当地技师入京雕制龙椅和龙床,但这位帝王肯定想不到,他所钟爱的东阳木雕,竟然来自另一座隐匿在江南的“民间故宫”。

  其实,这支敢与皇权比肩的卢姓家族也有着非凡的血脉,他们的祖源来自著名的西周丞相——姜子牙。为了护佑卢宅,卢家子弟代代牢记祖训——绝不能泄露卢宅内部的建筑规格。同时卢家举全族之力累积出的赫赫权威,也令外姓人难以靠近卢宅……500多年过去了,东阳卢宅早已敞开了森严神秘的大门,而每年世界各地的卢氏子孙依然会重返卢宅祭祖,其中包括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家族,这些和卢宅血脉相系的后人们,还将代代讲述着关于这座大宅的传奇故事。

  敢与紫禁城并肩的隐秘民宅

  真实上演的“荣国府夜宴”

  明代,卢宅处于最鼎盛的时期,共有74座堂和84间厅,整座建筑群直面笔架山,侧枕雅溪水,布局恢弘庄重。今天,后人依然能从以“肃雍堂”为轴心的建筑群里,看到卢家留在历史中的深厚足迹。

  肃雍堂建筑群始建于明景泰年间,落成至今已有540年的历史。据传这是当时任朝廷监察御史的卢格,向皇帝为其父讨得“赠知县” 这么一个封衔后兴建的,建筑形制比照了衙门,但名字却不能直呼“衙门”,于是便取儒家思想中的“唯肃肃而敬,唯雍雍而和”之韵,定名肃雍堂。

  整座建筑群贯穿南北,纵深230余米,占地超过9000平方米。以肃雍堂为轴心,前后九进院落采用前堂后寝的格局,四进与五进院落间以石库门相隔形成内外宅。前四进外宅是家族聚议、吉庆、娱乐、祭祀等公共活动场所,后五进则为家眷、仆人等生活起居空间。除了南北主轴外,卢宅还以肃雍堂为主体,按照族系分支划成数片区域,在东西两侧形成了多条副轴线。东侧的副轴线串起了世德堂、大雅堂、爱日堂、树德堂,以及大夫第、东吟堂等建筑;西侧副轴线则次第排列有存义堂、冰玉堂、忠孝堂、五台堂、太和堂、龙尾厅、毓台堂、翰林第、铧和堂。这些副轴上的厅堂建筑,均以三到五进院落为单元,各自又形成轴线对称、内外有别、尊卑有序的封闭的建筑组群。若是仔细对比,你会惊奇地发现,肃雍堂轴线上的建筑序列及功用,与故宫紫禁城完全一致,因此民间自古流传一句暗语——“北有故宫,南有肃雍”。而这样刻意与皇权取齐的建筑,也似乎昭示了卢氏家族深埋于心的至尊之气。

  除了日常的生活建筑,卢宅还严格遵守了中国“左宗右庙”等传统布局模式,在宅邸东区设有雅溪卢氏大宗祠;在西区安排了铜佛殿、大士阁、白塔庵、关帝庙等庙宇;南区主要是种植区;北区除了留有耕地,还建有牡丹园、金谷园、芙蓉园等二十多个园林。总体来说,卢宅囊括了住宅、厅堂、庙宇、祠堂、书院、亭台楼阁塔、牌坊、墓地以及桥梁、水井堤坝等建筑,其功能之全,令族人足不出宅,即可著说礼佛,怡然而居,走完一个人从入世到出世的精神旅程。

  除了宏观的建筑之美,在卢宅还藏有两处细节之最——第一是被誉为“鬼技”的木雕装饰。东阳自古被称作“百工之乡”,自古以来,中国顶级的雕刻技师几乎都出自这里,而这些技师的精华作品又都被收入卢宅。宅中大大小小的空间几乎都被奢华的木雕装饰所覆盖,现存东吟堂中的一对木雕绝品,即出自清末“木雕宰相”黄紫金之手,其刀纹似能随风而动,观者无不屏息咋舌;其次就是被收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之最的肃雍堂古宫灯。悬挂在堂内的三百余盏宫灯囊括了木雕、竹丝、琉璃、羊皮、纱绸、素绢、彩珠等各种材质,均是明清时期的珍贵遗物,其中一盏名为“宝盖索络联三聚七彩穗羊角灯”,通高4.05米,最大直径2.10米,重127. 5千克,竟是耗用40万枚玻璃珠穿缀而成。据考证,凡是《红楼梦》中所提及的灯具样式,在这里都可以看到实物。旧时的元宵节,是东阳一带最热闹的节日,一年中,卢宅仅会在当晚的几个时辰里打开森严的府门,欢迎乡民入宅赏灯,上百个厅堂同时华灯盛放,完整上演了一出曹雪芹笔下的豪门夜宴!

  护佑卢宅的铁血“家规”

  皇权之外的神奇家族

  在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卢宅这样的“超规格”民宅竟然可以威风凛凛地跨越两个朝代,这首先就要归功于卢家代代相传的严酷家规。

  在卢氏家族里,卢宅的建制是一项“最高机密”,每个族中子弟从小就要牢记一条祖训:不得向外界说起卢宅建筑的内部构造。对于违反祖训的人,家族就会对他“开祠堂门”——卢宅自古传承的祠堂家长制度,由6位年高有威望的长者组成,具体负责主持族中重要事务。通常,他们在祠堂中聚会,为族人调解纠纷,对犯错的一方施行罚款、罚劳等轻微惩诫,但遇到严重违反家规的人,他们便会启用“开祠堂门”这项最严酷的惩罚制度。“开祠堂门”这天,三更鼓过,所有族人汇聚堂前,犯事者跪于祖宗牌位之前,听候6位长老的最终宣判决定,严重者会遭“削谱”处置,这在血缘伦理社会中,是让一名族人死无归处的极刑。据说,无论怎样的嚣张者,一但听到要被“开祠堂门”,顿时就会魂飞魄散,只有认错悔过一途。

  除了利用家规,卢氏还举全族之力建立起绵延不绝的雄厚官脉,雄霸一方,借以保全卢宅。明清两朝,无数卢氏子弟通过科举考试走向权力之路——其中进士8人,举人29人,贡生119人,而通过荐举恩封步入仕林者更是多达数百人。甚至在科举考场上还曾出现过卢氏“同胞三凤”、“一跃双龙”、“祖孙父子兄弟同科甲”这样的辉煌纪录,他们囊括了上至封疆大吏,下及学官微臣的权势,使得卢氏在东阳的地位甚至高于皇威。历史上,每届的东阳父母官到任,必先登门拜访卢氏族长,向这个家族“宣誓”:所有和卢宅相关的事宜,都不在官府的管辖之内。

  同时,为了更有效地护佑卢宅和族人,消除心理上的恐惧和不安,卢家还在宅中做了很多特殊“设计”——例如将整座肃雍堂都漆以黑色,将霸气张扬的歇山造型屋顶尽可能缩小掩藏在其他屋顶之后,希望以这样类似“自毁”的视觉效果来补救卢宅的“逾制”之罪;从风水角度看,卢宅的建造者特意将肃雍堂建在“龙穴”位上,借以吸纳万物精华之“气”,而站在肃雍堂前眺望,对面笔架山的3座山峰,正好完整无阻地呈现于正门之内,合“云外插三峰,好安画石笔”的大吉之说,这处设计巧妙的地方,被卢家视为族中的“气脉圣地”,卢氏家族也因此定下了另一条永不能打破的家规:正门之前,严禁有所遮挡!

 
  总之,正是卢氏家族一代代的努力,才令辉煌的卢宅长久平安地存在于历史中,而他们所创造的文化叶脉也赋予了卢宅经久不衰的生命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