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国最美的一千首婉约词 赏析

2012-12-13  爱雅阁   |  转藏
   

NO.151 《蝶恋花》 欧阳修

 

海燕双来归画栋,帘影无风,花影频移动。

半醉腾腾春睡重,绿鬟堆枕香云拥。

 

翠被双盘金缕凤,忆得前春,有个人人共。

花里黄莺时一弄,日斜惊起相思梦。

 

石子曰:这一句写得很内涵:“帘影无风,花影频移动。”为什么明明没有风,花影也会频频移动呢?此处有二解:其一,前面提到的燕子落在花枝上面,振动了花影;其二,后面提到主人公“半醉腾腾”,醉到一定地步了,眼里看的花影老在左右摇晃……

关于“有个人人”,其实就是“有个人”而已。

 

NO.152 《玉楼春》 欧阳修

 

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石子曰:这个这个……好词啊!真的啥也不必说了!“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也不知多少痴男怨女看到这两句,当时就啥也不说,暗暗咀嚼自己的悲伤去了,却不知道这两句亮晶晶的词儿,原来是出自欧阳修笔下。

 

             图片

 

 

NO.153 《浪淘沙》 欧阳修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

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石子曰:当时携手,游遍芳丛!回忆真是一件伤人的东西。伏尔泰说:人生中许多重要的关口,往往是由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决定的,其实那些细节,假如可以重来一次,也许我们自己还是会忽略,所以,我们永远没有后悔药可买。只能像欧阳修一样发发牢骚,说一句:“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到底明年赏花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人,又会是谁?

 

NO.154 《南歌子》 欧阳修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

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

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

 

石子曰:朱庆馀当年有诗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他这诗是为了查四级考试成绩才作的。写给张籍,不能算情诗。但是欧阳修这么一照搬,立马就是纯正的爱情词句。此之谓“点黄金成白金”,不容易啊。

话说词中这样可爱的女子,才是居家过日子的常备。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样的女子故意撒娇问你“鸳鸯”俩字咋写,到底是真不识字呢,还是有什么其他含义,请自行体会。

 

              图片

 

 

NO.155 《鹧鸪天》 欧阳修

 

学画宫眉细细长,芙蓉出水斗新妆。

只知一笑能倾国,不信相看有断肠。

 

双黄鹄,两鸳鸯,迢迢云水恨难忘。

早知今日长相忆,不及从初莫作双。

 

石子曰:只看开头两句,做梦也想不到这是一首伤感的婉约词。此之谓“以乐景写伤情”,第三句“只知一笑能倾国”,承上启下,转得漂亮至极。说到底,原来一对对黄鹄与鸳鸯,如今都只剩下一个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遇人不淑,可叹,可叹。

 

NO.156 《诉衷情》 欧阳修

 

歌时眉黛舞时腰,无处不妖娆。

初剪菊、欲登高,天气怯鲛绡。

 

紫丝障,绿杨桥,路迢迢。

酒阑歌罢,一度归时,一度魂消。

 

石子曰:剪菊登高,天气转凉,性感的衣服不能穿出去了,冷!只好找几个小姑娘喝喝花酒,以解“秋士”之“秋心”。

中国古代,文人雅士一般都是比较受小姑娘欢迎的,尤其像欧阳修这样的名人,走到哪后面都跟一群粉丝。这一头小曲儿唱毕,小酒儿喝光,那叫一个曲终人散。欧阳修又“颓然乎其间”,“一度归时,一度魂消”了。

 

               图片

 

 

NO.157 《踏莎行》 欧阳修

 

云母屏低,流苏帐小,矮床薄被秋将晓。

乍凉天气未寒时,平明窗外闻啼鸟。

 

困殢榴花,香添蕙草,佳期须及朱颜好。

莫言多病为多情,此身甘向情中老。

 

石子曰;鲁迅说过:才子的作风,要吐半口血,两个侍儿扶着,病恹恹地去庭前看秋海棠。这话有理,所以你才是个“倾国倾城的貌”,我偏偏是个“多愁多病的身”。才子光有愁绪是不够格当才子滴,

到欧阳修笔下,生了病更加光荣:“莫言多病为多情,此身甘向情中老!”大秋天早上不好好蒙头睡大觉,非要盖个小薄被,躺个小矮床,听“处处闻啼鸟”……

 

NO.158 《阮郎归》 欧阳修

 

去年今日落花时,依前又见伊。

淡匀双脸浅匀眉,青衫透玉肌。

 

才会面,便相思,相思无尽期。

这回相见好相知,相知已是迟。

 

石子曰:女孩子化个妆无可厚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但是近些年化妆技术太发达了,妆前妆后用“判若两人”这词儿已经不足以形容了,不知是否应该用“长相进化”来形容?

欧阳修笔下的女子,“淡匀双脸浅匀眉”,薄施脂粉,既不同于素面朝天,也不至于面目全非,这个“度”要拿捏得准,要像宋玉说的:“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图片

 

 

NO.159 《浪淘沙》 欧阳修

 

花外倒金翘,饮散无聊。

柔桑蔽日柳迷条。此地年时曾一醉,还是春朝。

 

今日举轻桡,帆影飘飘。

长亭回首短亭遥,过尽长亭人更远,特地魂销。

 

石子曰:老时间,老地点,老朋友,仍然是送他远行。当时一醉,如今又势必一醉。李白词里写“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这长长短短,短短长长,一寸一寸在挣扎……

长亭短亭,是供行人歇脚用的,当年山伯兄送英台小妹什么的,十八里长亭相送,情深意重啊!

 

NO.160 《诉衷情》 韩琦

 

石榴花发尚伤春,草色对斜曛。

芙蓉面瘦,蕙兰心病,柳叶眉颦。

 

如年长昼虽难过,入夜更销魂。

半窗淡月,三声鸣鼓,一个愁人。

 

石子曰:没错,这位韩琦,就是曾经担任过宰相,和范仲淹一时瑜亮,并称“韩范”的韩琦。请大家注意:这不是《铡美案》里包黑子唱词里“逼死韩琪在庙堂”那个“韩琪”。芙蓉面,柳叶眉,蕙兰心,但是,如此美丽聪慧的女子却心事重重。韩大宰相心思敏锐啊,“半窗淡月,三声鸣鼓,一个愁人。”这“愁人”可作二解:一是通篇第一人称,代女子倾诉心事。二则是作者即是“愁人”,便如老杜笔下“闺中只独看”,你思念我,我也在思念你呢呢。

 

               图片

NO.161 《生查子》 杜安世

 

关山魂梦长,寒雁音书少。

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

 

归傍碧纱窗,说向人人道。

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

 

石子曰:这阕词在晏几道的词集中能看到,在王观的词集中也能看到。三个人的词集里都收了,估计这几位名人平时写字的时候常把这阕词写来练手,可见本词的脍炙人口。

两口子两处分离,是生离不是死别,不能像《长恨歌》里一样,“能以精诚致魂魄”。写个信聊表相思吧,又怕“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

 

NO.162 《卜算子》 杜安世

 

尊前一曲歌,歌里千重意。

才欲歌时泪已流,恨应更、多于泪。

 

试问缘何事,不语如痴醉。

我亦情多不忍闻,怕和我、成憔悴。

 

石子曰:很多感情上受过伤害的人们,有时候听到某一首熟悉的歌,或者是有着特别意义的歌,突然间就会想起过去的甜蜜,然后只能空叹无缘,因为逝去的一切都已挽留不住。杜德伟当年有首歌,叫《最怕听情歌》,歌词写得就有点意思:最怕听那首情歌,内心有如刀割……

杜安世这阕词,写得那叫一个现身说法:“尊前一曲歌,歌里千重意。才欲歌时泪已流,恨应更、多于泪!”这情歌是不能听了,越听越难过,哭还是小事,莫叫我恨你啊!

 

             图片

 

 

NO.163 《浣溪沙》 杜安世

 

模样偏宜掌上怜,云如双鬓玉如颜。身材轻妙眼儿单。

幽会未成双怅望,深情欲诉两艰难。空教魂梦到巫山。

 

石子曰:西方国家有个大众遵守的礼仪,就是一男一女约会的时候,男的必须比女的先到。咱们老祖宗里有个很具绅士风度的人,叫做尾生。他和一个女子约好在桥底下见面,他先到了,等了很久女子都没来,结果突然间涨水了,尾生就抱着桥墩子,……挂了。

当然,杜安世这首词里的男同胞,就没有尾生这么好的信用度。人家不来同你约会,结果你放了鸽子!

 

NO.164 《喜迁莺》 杜安世

 

花不尽,柳无穷,应与我心同。

觥船一棹百分空,何处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应老。

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忙忙。

 

石子曰:这首词虽然也见于晏殊的词集,但石子觉得晏殊写不出这么大气的婉约词,故而把它归到杜安世名下。这阕词是一个花丛浪子的自题,寻花问柳习惯了的,倒有点他的杜牧的气质。

当年杜牧去青楼妓院喝花酒,牛僧孺怕他闹事,都找人暗中护卫。小杜知道后羞愧不已,自己也很沉痛地写“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杜安世倒好,寻花问柳,自得其乐。这也罢了,把名利都看淡了,都是茫茫一梦,还是上青楼、喝花酒来得痛快啊!

 

            图片

 

 

NO.165 《西江月》 司马光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

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

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石子曰:话说石子初中时候读古龙的《英雄无泪》,看到这阕词,险些以为是古龙写的。后来一想,古龙肯定没这么好的古文字功底,忙去找原作者,一看,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当年砸缸的小朋友居然写得出如此精辟的句子:“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

司马光作为史学家的名气远远大于他作为诗人、词人的名气。虽然说文史不分家,但是学多了严肃的史学,人会变得古板严肃,少了那一种风流灵动。所以啊,司马光这阕词,真是为数不多的精品,字里行间,根本看不出竟然是玩历史学的啊…

 

NO.166 《三台》 王安石

 

杨柳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

三十六陂春水,白头相见江南。

 

石子曰:王安石和司马光俩大名人,关系糟得简直不可修复,一个是旧党领袖,一个是新党首脑。两人在政治上明争暗斗,闹得不可开交,还有互相诋毁的事情出现。但这“文人相轻”,和文学无关,只是政治观念相左而已。上一首司马光的词够婉约了,这一首来看看王安石的婉约到什么地步。

石子第一次读到这首词,是在宗白华先生的《美学散步》里面,当时由不得热泪盈眶啊。后来查找出处,在明代蒋一夔的《尧山堂外纪》里找到了。原文写:苏长公奉祠西太乙,见王介甫旧题六言诗曰:“杨柳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三十六陂春水,白头相见江南。”注目久之,曰:“此老野狐精也。”

苏东坡据称是中国古代头号全才,琴棋书画诗词曲赋包括烹饪无一不通,读到王安石这四句词也只有“注目久之”的份儿,本词的好处,可见一斑。

 

            图片

  

 

NO.167 《谒金门》 王安石

 

春又老,南陌酒香梅小。

遍地落花浑不扫,梦回情意悄。

 

红笺寄与添烦恼,细写相思多少。

醉后几行书字小,泪痕都揾了。

 

石子曰:真没想到,王安石豪杰一生,竟然也能写出这样的小清新词句。尤其是“遍地落花浑不扫”一句,这女子懒洋洋地倚窗闲看落花的样子,如在目前。

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醉后几行书字小”,你要写信给心上人就写呗,结果喝醉了写,字写得很小很小。为什么?因为是边流泪边写,纸被打湿了,为了防止墨洇过去导致收信人看不见,咱就把字写小一点……这个实在是太绝了!

 

NO.168 《清平乐》 王安国

 

留春不住,费尽莺儿语。

满地残红宫锦污,昨夜南园风雨。

 

小怜初上琵琶,晓来思绕天涯。

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

 

石子曰:王安国?对啦,就是王安石的弟弟,大家听名字是不是有点熟?嗯嗯嗯,《游褒禅山记》最后提到过他:“余弟安国平甫、安上纯甫”。哥俩写词的风格大抵类似,所以就有人把这首词归在他哥的名下。当然两人集子里收的这词,只有一处差别:王安石的最后一句是“杨花”,王安国的最后一句是“梨花”。石子掂量许久,还是觉得用“杨花”好些,毕竟杨花是随风到处飞舞的,和“春风”能形成具体可感一点的意境啊。

这词表面写“留春不住”,其实留不住的不只是春天,还有如水的时光。又是“宫锦”,又是“小怜”(北齐皇帝高纬的淑妃冯小怜)的,只怕不仅仅是闺怨词了,倒有很大的可能可能是“宫怨”词啊。

 

                   图片

 

 

NO.169 《菩萨蛮》 孙洙

 

楼头尚有三通鼓,何须抵死催人去。

上马苦匆匆,琵琶曲未终。

 

回头肠断处,那更廉纤雨。

漫道玉为堂,玉堂今夜长。

 

石子曰:孙洙这人也算个死皮赖脸的极品男人。作为翰林院学士,有班不上,有家不回,成天呆在一哥们李太尉家。有一天翰林院开会写文件,传令兵去他老先生府上没见人影,只好出动几十号人细细搜寻,最后在李太尉家逮着了。他当时正喝着小酒,眯着眼听李太尉新纳的小妾弹琵琶呢。没法子,翰林院开会,只好老大不情愿地去了。写完了文件,还一肚子不高兴,于是走笔写成本词。看这开头“楼头尚有三通鼓,何须抵死催人去!”

 

NO.170 《水龙吟》 章楶

 

燕忙莺懒花残,正堤上、柳花飘坠。

轻飞点画青林,谁道全无才思。

闲趁游丝,静临深院,日长门闭。

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

 

兰帐玉人睡觉,怪春衣、雪沾琼缀。

绣床旋满,香毬无数,才圆却碎。

时见蜂儿,仰粘轻粉,鱼吹池水。

望章台路杳,金鞍游荡,有盈盈泪。

 

石子曰:说章楶,可能大家都不太熟;但是一说章质夫,很多人一下子就有了印象:“哦哦哦,就是苏东坡步韵和词的那位!”章楶比苏东坡真叫“痴长十年”,当时苏轼算他小弟,结果在一千年后的今天,居然得指望苏东坡带他出名。老章泉下有知,估计被气活了。

单独看这首词,的确是妙语迭出。主题是写杨花柳絮,词中句句不离这东西,尤其最后一句“望章台路杳,金鞍游荡,有盈盈泪!”何等凄切深情!没奈何苏轼偏偏要和作一首,作完以后,两相对比,那才华高下立现。

 

               图片

NO.171 《蝶恋花》 李冠

 

遥夜亭皋闲信步,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

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桃杏依稀香暗度。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

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石子曰:秋千这个玩意儿,也不知是哪个天才发明的,据说上古时代就有这东西,也算是生产力低下的社会里一种短时飞行器了。一提到“秋千”,石子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出现刘亦菲一袭白衣在上面晃啊晃的影像,剩下的记忆,就是欧阳醉翁的“绿杨楼外出秋千”了。

话说秋千这玩意明明是男女老幼咸宜,但是在婉约词里,好像变成了小家碧玉专属游戏项目。冯延巳的词,李冠的词,欧阳修的词,苏东坡的词,李清照的词……而且这女孩子一上秋千,就笑眯眯的。没法子,谁叫古代娱乐项目太少呢!

不过千万不要以为本词的妙句是“秋千”什么的,最精彩的地方在于结尾两句:“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人间安排不下,估计都安排到秋千上去了。

 

NO.172 《临江仙》 晏几道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石子曰:所谓家学渊源,有那样的父亲在,小晏的词曲水平竟然有青出于蓝胜于乃父之势,当真是天赋高绝。黄庭坚虽然算是苏东坡的学生兼好友,却一向佩服晏小山。他曾经评价小山有“四痴”:其一,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其二,论文自有体,不肯一作新进士语;其三,费资千百万,家人饥寒而面有孺子之色;其四,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而终不疑其欺己。

不过小山这阕词里,你就别盯着“两重心字罗衣”了,不就是件小坎肩嘛,没啥好看的。妙句在于“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此情此景,我就不信那淡淡的哀愁没把你感染了。

 

               图片

 

 

NO.173 《临江仙》 晏几道

 

东野亡来无丽句,于君去后少交亲。

追思往事好沾巾。白头王建在,犹见咏诗人。

 

学道深山空自老,留名千载不干身。

酒筵歌席莫辞频。争如南陌上,占取一年春。

 

石子曰:孟东野,也就是写“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孟郊,他的诗歌水平,怎么说呢,一看就是苦日子里埋汰出来的。元好问就评价他与贾岛“郊岛两诗囚”,可见孟东野这苦吟一派还是不怎么招人待见的。晏几道却说孟郊死后就没有好句子了,估计十有八九是写了几十年小情歌之后想要转型,觉得还是孟郊那样的诗歌比华丽曲词更有味道。这是石子个人之见,其他人有意见请保留。

词中提到的王建,就是唐代和张籍齐名,“王张乐府”中的“王”,参见第十二首《调笑令》,就不再啰嗦了。小山用这个典故,是拿王建来自比,虽然头发白了,还是能写两句滴!结果呢,写的这几句里,抄了他家老头子晏殊的一句“酒筵歌席莫辞频”,此外还化用了刘禹锡的《戏赠崔千牛》:“学道深山许老人,留名万代不关身。劝君多买长安酒,南陌东城占取春。”也算是一锅烩出来的好菜,不容易啊。

 

NO.174 《蝶恋花》 晏几道

 

卷絮风头寒欲尽,坠粉飘红,日日香成阵。

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

 

蝶去莺飞无处问,隔水高楼,望断双鱼信。

恼乱层波横一寸,斜阳只与黄昏近。

 

石子曰:孙光宪怎么说来着?“春病与春愁,何事年年有?半为枕前人,半为花间酒!”果然风流才子的生活都是一样一样滴啊!你看小山这两句,“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是不是异曲同工?

 

            图片

 

 

NO.175 《蝶恋花》 晏几道

 

碧草池塘春又晚,小叶风娇,尚学娥妆浅。

双燕来时还念远,珠帘绣户杨花满。

 

绿柱频移弦易断,细看秦筝,正似人情短。

一曲啼乌心绪乱,红颜暗与流年换。

 

石子曰:从古到今最令人悲伤的事之一就是美人迟暮。“女人这种动物和酒正相反,酒是越老越有味道,女人是越老越不值钱。再美的女人,年纪大了,或是得重病了,想必都不会好看到哪里去。难怪汉武帝要见李夫人临终一面,李夫人就是不让,看来这女人还挺精通心理学啊。

“一曲啼乌心绪乱,红颜暗与流年换。”不知不觉间,红颜逝去,也难怪王国维很感慨地说:“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NO.176 《蝶恋花》 晏几道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

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

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石子曰:李商隐曾经很无奈地写过一句诗,叫做“相见时难别亦难”。小晏在词里说“聚散真容易”,倒似反其道而行之。如果诸位对于红楼梦有印象,会记得曹公评价黛玉,说“黛玉的天性是喜散不喜聚”,其实说到底,义山说“别亦难”,是心情难以割舍;小晏说“聚散真容易”,是事实总叫人无奈,二者不冲突。至于黛玉“喜散不喜聚”,也是因为有聚必有散,相见争如不见。

既然注定是要分别,你再看小山这心情多悲哀:酒痕点点,诗句行行,总是凄凉意。末了还化用了小杜的诗句:“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图片

 

 

NO.177 《鹧鸪天》 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石子曰:王根林先生评价说,“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这两句和老杜“香稻啄馀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出自同一机杼。石子怎么读怎么觉得老王这话说得不对。你想啊,老杜那是个倒装,主要为了凸显“香稻”和“碧梧”,不然原本可以写“鹦鹉啄馀香稻粒,凤凰栖老碧梧枝”的。而小晏这两句呢,难道是倒装么?明显不是啊!小晏这用的是夸张啊。

 

NO.178 《鹧鸪天》 晏几道

 

题破香笺小砑红,诗篇多寄旧相逢。

西楼酒面垂垂雪,南苑春衫细细风。

 

花不尽,柳无穷,别来欢事少人同。

凭谁问取归云信,今在巫山第几峰

石子曰:“花不尽,柳无穷,别来欢事少人同。凭谁问取归云信,今在巫山第几峰。”问心上人在哪,最近在干什么,有没有背着我和其他男人出去看电影……这话说得真艺术。“今在巫山第几峰?”你不会移情别恋了吧……

 

             图片

 

 

NO.179 《鹧鸪天》 晏几道

 

醉拍春衫惜旧香,天将离恨恼疏狂。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

 

云渺渺,水茫茫,征人归路许多长。

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笺费泪行。

 

石子曰:说句心里话,小晏虽然婉约之名不及三变少游,但是他的佳作却未见得比那两位少多少。石子每读一首,都想选进这个个人化倾向很浓重的集子里去。尤其这么多首鹧鸪天,几乎首首都有妙语,石子也是为难的很啊

 

NO.180 《生查子》 晏几道

 

红尘陌上游,碧柳堤边住。

才趁彩云来,又逐飞花去。

 

深深美酒家,曲曲幽香路。

风月有情时,总是相思处。

 

石子:

像小晏这种公子哥儿,出游的时候看到美女了,化为一狼,“缀行甚远”。好容易快摸到人家家里了,人家突然溜了,只留下小晏空自惆怅:算了,喝酒去。结果酒越喝越郁闷,“风月有情时,总是相思处!”想到佳人。

 

          图片

NO.181 《生查子》 晏几道

 

官身几日闲,世事何时足。

君貌不长红,我鬓无重绿。

 

榴花满盏香,金缕多情曲。

且尽眼中欢,莫叹时光促。

 

石子曰:流年似水,似水流年,红颜易老,双鬓难青。这首词呢,上阕明明笼罩着一种淡淡的无奈,谁知道下阕风云突变,倒奉劝人及时行乐去了。没法子,杜秋娘的《金缕衣》本来就是劝人及时行乐的,何况被化用呢?“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既然人生苦短,为什么不开心点过呢?

 

NO.182 《清平乐》 晏几道

 

留人不住,醉解兰舟去。

一棹碧涛春水路,过尽晓莺啼处。

 

渡头杨柳青青,枝枝叶叶离情。

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

 

石子曰:对于恋爱中的人来说,分手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哭哭啼啼者有之,寻死觅活者有之,薄情寡义者有之……像小晏这样忍着心痛强作微笑的人,自然也有。

反正是“留人不住”,不如一醉解千愁。喝多了以后,大脑被麻醉,至少可以不再想你。至于以后?是当普通朋友?还是分手了就做陌生人?给你写这两句,你看不出来?“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还是做陌生人吧,省得烦心。

 

                        图片

 

 

NO.183 《清平乐》 晏几道

 

蕙心堪怨,也逐春风转。

丹杏墙东当日见,幽会绿窗题遍。

 

眼中前事分明,可怜如梦难凭。

都把旧时薄幸,只消今日无情。

 

石子曰:女人会记住让她微笑的男人,男人会记住让他哭泣的女人。但是女人最后往往会嫁给让她哭泣的男人,男人往往会娶让他微笑的女人。这事看来真是矛盾,但是人向来就是这样。

幸福这个东西一直存在比较级,回忆就是丈量这个比较级的一把尺子。过去的美好就像一场梦,想伸手去抓,却发现“它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过去你让我微笑,我让你哭泣,结果你说我薄幸;现在我让你微笑了,你又让我哭泣,我只好说你无情。

古龙说:女人最喜欢伤害的,就是爱她最深的那个男人。

 

NO.184 《清平乐》 晏几道

 

暂来还去,轻似风头絮。

纵得相逢留不住,何况相逢无处。

 

去时约略黄昏,月华却到朱门。

别后几番明月,素娥应是消魂。

 

石子曰:这词儿看着面熟,貌似是格林童话里那个王子写给辛德瑞拉(灰姑娘)的,不信你瞧瞧上阙:“暂来还去,轻似风头絮。纵得相逢留不住,何况相逢无处!”

 

                           图片

 

 

NO.185 《玉楼春》 晏几道

 

初心已恨花期晚,别后相思长在眼。

兰衾犹有旧时香,每到梦回珠泪满。

 

多应不信人肠断,几夜夜寒谁共暖?

欲将恩爱结来生,只恐来生缘又短。

 

石子曰:一直以来,有一个困扰了石子很久的问题,许久不曾得到解答,那就是:美女睡着以后,是不是和咱们这群粗人一样,也会咬牙放屁吧唧嘴说梦话?石子觉得应该是一致的啊,毕竟大家都是“人”啊。但是怎么在这些诗人词人笔下,那床被子经美女睡过几次以后,就“兰衾犹有旧时香”了。你就那么确定这美女不会在被窝里发散点甲烷类气体什么的?——嗯嗯嗯,是我这人恶俗了,咱们继续说高雅的,咳咳。

这个这个,当年被窝里有人焐脚,现在就“几夜夜寒谁共暖”。你看小晏。多高雅,是不?

 

NO.186 《菩萨蛮》 晏几道

 

相逢欲话相思苦,浅情肯信相思否。

还恐漫相思,浅情人不知。

 

忆曾携手处,月满窗前路。

长到月来时,不眠犹待伊。

 

石子曰:“浅情”者,薄情也。这世界上多情人不少,薄情人更多。

女人一薄情,痴情的就变为咱们男同胞了。于是乎只好追忆过去,就算你“不眠犹待伊”又如何?人家该不把你当回事,仍然不把你当回事。

 

              图片

 

 

NI.187 《玉楼春》 晏几道

 

雕鞍好为莺花住,占取东城南陌路。

尽教春思乱如云,莫管世情轻似絮。

 

古来多被虚名误,宁负虚名身莫负。

劝君频入醉乡来,此是无愁无恨处。

 

石子曰:石子还记得《红楼梦》里,晴雯临死前对宝玉说:“今日既已担了虚名……”但情注意,这虚名可不是随便担的,晏几道说的清楚:“古来多被虚名误,宁负虚名身莫负!”说得好啊!虚名担不担都那么回事儿,但是做人切不可太求虚名,也就是了。但是,怎么样才能不求虚名呢,那就是跑酒。石子不知道你醉过没有,不过,醉过的人应该都明白,醉乡的确是个“无愁无恨处”啊!也难怪这么多先贤宁可喝醉,也不愿意清醒。

 

NO.188 《阮郎归》 晏几道

 

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

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

 

衾凤冷,枕鸳孤,愁肠待酒舒。

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

 

石子曰:“一春犹有数行书”,想想当年的恋爱,现在的我们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那时候为了联系心上人,大家还要努力写信,注意:必须得用毛笔!现在倒好,电话、短信,解决问题。虽然方式不同,但是有一点是一样滴:那就是,一个女人如果很久没给你写信,或者很久没给你打电话、发短信,就只说明一点:她心里没有你。这事儿毋庸置疑。

所以,咱们亲爱的小山只能很苦地说一句:“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

 

               图片

 

 

NO.189 《更漏子》 晏几道

 

欲论心,先掩泪,零落去年风味。

闲卧处,不言时,愁多只自知。

 

到情深,俱是怨,惟有梦中相见。

犹似旧,奈人禁,偎人说寸心。

 

石子曰:钱钟书先生说,感情上受过伤的人分两种,一种是把已经结痂的伤痕展示出来,以显示自己的勇敢;另一种是把鲜血淋漓的伤口摆出来,博取别人的同情。

可是对于我们曾深爱的人,很多时候,我们明明以为自己会恨他,可是事实却是,对他,我们不光压根儿恨不起来,甚至,只会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为什么不恨他。

这样,晏几道这首词的下阕,我们就理解了,尽管,理解得还不够深。

 

NO.190 《诉衷情》 晏几道

 

凭觞静忆去年秋,桐落故溪头。

诗成自写红叶,和恨寄东流。

 

人脉脉,水悠悠,几多愁。

雁书不到,蝶梦无凭,漫倚高楼。

 

石子曰:“往年秋”,自然不必多说什么,总而言之已经是过去了。但是旧日的那些记忆,我们能不能像淡忘一个日期一样,就这样再也不提起?于是乎,小山“人脉脉,水悠悠,几多愁”。既然伤心的感觉如此深刻,那么,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我们记起幸福的时候?

 

                  图片

NO.191 《浪淘沙》 晏几道

 

小绿间长红,露蕊烟丛。花开花落昔年同。

惟恨花前携手处,往事成空。

 

山远水重重,一笑难逢。已拚长在别离中。

霜鬓知他从此去,几度春风。

 

石子曰:据野史记载,唐代有个天才儿童叫做刘希夷,也就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作者,因为这两句写得太好了,他的舅舅宋之问为了把这两句诗归在自己名下,就把外甥杀害了。——当然,这个“野史”野得很,细究起来,那叫一个漏洞百出。但是刘希夷这两句写的确实是好,不光宋之问看了喜欢,石子看了也恨不得据为己有。好在小晏就比较聪明,咱们不抄袭,咱们化用。于是乎,有了“花开花落昔年同”这句。

 

NO.192 《浪淘沙》 晏几道

 

高阁对横塘,新燕年光。柳花残梦隔潇湘。

绿浦归帆看不见,还是斜阳。

 

一笑解愁肠,人会娥妆。藕丝衫袖郁金香。

曳雪牵云留客醉,且伴春狂。

 

石子曰:“绿浦归帆看不见,还是斜阳!”这两句气势宏大,不减唐人风韵。当年李白送孟浩然去扬州,有妙句: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二者作个比较,也是难分轩轾,可见小山词自有独特之处啊。

 

                    图片

 

 

NO.193 《破阵子》 晏几道

 

柳下笙歌庭院,花间姊妹秋千。

记得春楼当日事,写向红窗夜月前。凭谁寄小莲。

 

绛蜡等闲陪泪,吴蚕到了缠绵。

绿鬓能供多少恨,未肯无情比断弦。今年老去年。

 

石子曰:王灼《碧鸡漫志》里面记载,小山“家有莲、鸿、蘋、云,品清讴娱客”。这四个佳人朝夕陪伴在小山身边,没事给你唱个小曲儿,陪你喝点二锅头……小山这日子简直过得让神仙歆羡啊!

 

NO.194 《点绛唇》 晏几道

 

花信来时,恨无人似花依旧。

又成春瘦,折断门前柳。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后。

泪痕和酒,占了双罗袖。

 

石子曰:

小晏写:“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这种怅恨无奈,就不是薄情人所能理解的。两个人明明相爱,却不能厮守终生,只好忍着心痛分离。佛家有八苦,其一曰“爱别离”。话说这玩意儿,对相爱的人伤害颇深,躲不了,都受着吧。

 

               图片

 

 

NO.195 《少年游》 晏几道

 

离人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

浅情长似,行云无定,犹到梦魂中。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

细想从来,断肠多处,不与这番同。

 

石子曰:古人说两口子分离叫做“伯劳东去燕西飞”,小晏说离人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虽然用词有出入,大意却基本类似。离人似流水般不能相会,浅情似行云般居无定所,本来就够惨了。结果呢?“人意”比云水还薄,
 

NO.196 《踏莎行》 晏几道

 

绿径穿花,红楼压水,寻芳误到蓬莱地。

玉颜人是蕊珠仙,相逢展尽双蛾翠。

 

梦草闲眠,流觞浅醉,一春总见瀛洲事。

别来双燕又西飞,无端不寄相思字。

 

石子曰:蓬莱、方丈、瀛洲,这仨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海上三座仙山。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里就说:“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至于把日本称作“东瀛”,那是后来的事,

闲话少说,小晏本词中,蓬莱地、瀛洲事,都是形容与心上人相逢相会尽都如梦似幻,好一似神仙眷侣。本来挺开心的吧,结尾又来个双燕西飞。

 

 

                       图片

 

NO.197 《踏莎行》 晏几道

 

雪尽寒轻,月斜烟重,清欢犹记前时共。

迎风朱户背灯开,拂檐花影侵帘动。

 

绣枕双鸳,香苞翠凤,从来往事都如梦。

伤心最是醉归时,眼前少个人人送。

 

石子曰:“清欢犹记前时共”,原来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才有所谓“清欢”。李义山有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不管是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还是幻想将来的美好时光,都只说明一点:你现在过得不开心。所以小晏又说:“从来往事都如梦。”到底是美梦易醒啊,还是做噩梦好,至少你醒的时候会很开心:“幸好是梦!”

不过酒喝多是不能开车了,之前开车送你回家的人呢?已经天各一方了。小晏打电话找代驾没找到,于是很郁闷地说:“伤心最是醉归时,眼前少个人人送!”

 

NO.198 《秋蕊香》 晏几道

 

歌彻郎君秋草,别恨远山眉小。

无情莫把多情恼,第一归来须早。

 

红尘自古长安道,故人少。

相思不比相逢好,此别朱颜应老。

 

 

          图片

 

 

NO.199 《长相思》 晏几道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

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石子曰:“——相思,相思。相思什么时候才是个结束?”

“——那只有相见的时候了。”

这两句怎么读着有点古龙的风格啊,

 

NO.200 《武陵春》 晏几道

 

烟柳长堤知几曲,一曲一魂消。

秋水无情天共遥,愁送木兰桡。

 

熏香绣被心情懒,期信转迢迢。

记得来时倚画桥,红泪满鲛绡。

 

石子曰:我们读诗词、作诗词的时候,都应该养成“意义联想”的习惯,如果一提到“柳”,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送别”,恭喜你,熟读宋词三百首,不会作词也会写。像“柳”这样的固定意象,脑子里就应该多记几个,省得作词的时候没词儿可用。

“烟柳长堤知几曲,一曲一魂消!”这里要说一下,这里的“曲”,不是“歌曲”的“曲”,而是“弯曲”的“曲”。长堤弯弯绕绕绕了很多路,每绕一个弯儿就伤心一次,你说小晏可怎么得了?长堤没走完,已经成这            图片

NO.201 《卜算子》 王观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

若到江东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石子曰:王观这首词写的是送别,题目叫《送鲍浩然之浙东》,但是全无柳永啊张先啊晏几道啊等人送别词中种种颓丧气象,反而情趣横生。

你看看人家开头这两句:“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我擦!这才叫“佳句本天成”啊!你说人家王观这脑子怎么这么会想呢?

 

NO.202 《高阳台》 王观

 

红入桃腮,青回柳眼,韶华已破三分。

人不归来,空教草怨王孙。

平明几点催花雨,梦半阑、欹枕初闻。

问东君,因甚将春,老了闲人。

 

东郊十里香尘满,旋安排玉勒,整顿雕轮。

趁取芳时,共寻岛上红云。

朱衣引马黄金带,算到头、总是虚名。

莫闲愁,一半悲秋,一半伤春。

 

石子曰:你瞧中国古代这些贵公子,既是有闲阶级,又是有钱阶级,没事儿挑个风和日丽的天气,“春游去喽!”崔郊笔下“公子王孙逐后尘”倒也写实,车马后头掀起那么多尘土,

当年像潘安卫玠之类的美男,春游的时候都不敢太明目张胆,以免引起女粉丝骚动。王观的长相呢,虽然史无所载,但是敢给自己的著作起名字叫《冠柳集》,言下之意就是超越柳永,那超越就该是才华和长相两方面滴!所以王观春游的时候,八成也是盛况空前。无数怀春少女眼含热泪,高声呼喊:“王通叟,”王观骑在马上频频微笑,然后很忧郁地念出一句:“朱衣引马黄金带,算到头总是虚名!”

 

                     图片

 

 

NO.203 《临江仙》 王观

 

别岸相逢何草草,扁舟两岸垂杨。

绣屏珠箔绮香囊。酒深歌拍缓,愁入翠眉长。

 

燕子归来人去也,此时无奈昏黄。

桃花应是我心肠。不禁微雨,流泪湿红妆。

 

石子曰:石子头一次读这首词的时候,看了许久,老是怀疑下阕少了一个字,于是遍翻资料,终于在《康熙词谱》里看到了“又一体”,才知道就是这样滴,那本来就是个四字句……

至于这个“桃花应是我心肠”,石子觉得有些费解:这个“桃花”和“心肠”有什么关系啊!后来转念一想,微雨中,桃花柔弱零乱,这里应该说心肠也是这样吧。这参考答案是我给的,

 

NO.204 《江城子》 张舜民

 

七朝文物旧江山,水如天,莫凭栏。

千古斜阳,无处问长安。

更隔秦淮闻旧曲,秋已半,夜将阑。

 

争教潘鬓不生斑?敛芳颜,抹幺弦。

须记琵琶,仔细说因缘。

待得鸾胶肠已断,重别日,是何年。

 

石子曰:我这人吧,对南京这个城市有一种莫名的好感,你说夕阳西下的时候,漫步在秦淮河畔朱雀桥头,吟两句诗,饿了去咸亨啃只鸭子,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这样的古都,不用文学的眼光去欣赏,真是荒废了那城墙里隐藏的风华绝代。

张舜民显见得也是个懂得欣赏的人,这阕词是在赏心亭上作的,拿南京和西安作对比,孰高孰低,那叫一个显而易见啊!何况不管是身边还是心上,都有弹琵琶的佳人在那里占据。

 

               图片

 

 

NO.205 《浪淘沙》 张舜民

 

楼上久踟躇,地远身孤。拟将憔悴吊三闾。

自是长安日下影,流落江湖。

 

烂醉且消除,不醉何如?又看暝色满平芜。

试问寒沙新到雁,应有来书。

 

石子曰:岳阳楼现在自然是大大滴有名了,当然这得感谢范仲淹先生!

张舜民本词在岳阳楼写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湖南湖北等地常常被发配一些贬官过去(比如李白就写“一为迁客去长沙”),何况当年滕子京也是“谪守”过去才重修岳阳楼的,所以去到那里之后,大家都会打心眼里产生一种落魄潦倒的感觉……咱们的张舜民于是大喊一句:“烂醉且消除,不醉何如!”

NO.206 《减字木兰花》 魏夫人

 

落花飞絮,杳杳天涯人甚处。

欲寄相思,春尽衡阳雁渐稀。

 

离肠泪眼,肠断泪痕流不断。

明月西楼,一曲阑干一倍愁。

 

石子曰:一提到女词人,估计很多人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李清照。没法子,易安的名气太大,搞得让广大读者极易产生误解,好像中国上下五千年除了她以外,其他女人就不会写词了似的。在此,我要替中国文学史上被湮灭无名的女性文学家们鸣冤,我要把你们的名字一一写出来:班婕妤、曹大家、谢道韫、苏若兰、鱼玄机、薛涛、刘采春……算了,篇幅有限,不写了。

这阙减兰的作者魏夫人,是曾布的妻子魏泰的姐姐,她的老公和弟弟都是宋代著名的人物,可惜自己的闺名不曾流传下来,不然一定压过另两位男同胞。别的不说,你就看本词的下阕,岂是一干男性词人能写得出来的?“离肠泪眼,肠断泪痕流不断。明月西楼,一曲阑干一倍愁!”

 

 

                   图片

 

NO.207 《菩萨蛮》 魏夫人

 

东风已绿瀛洲草,画楼帘卷清霜晓。

清绝比湖梅,花开未满枝。

 

长天音信断,又见南归雁。

何处是离愁?长安明月楼。

 

石子曰:本词第一句中的“绿”,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王半山“春风又绿江南岸”的影响或是启发。但是魏夫人作为女同胞的杰出代表,气魄比王安石大得多了。王安石只是“绿”了个江南,魏夫人直接“绿”过东海,“绿”到日本去了。

结句“何处是离愁?长安明月楼”,和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何处相思明月楼”显见得系出同门,只是张若虚的诗中是反问句,到了魏夫人这里用了设问句,明确把那“何处”给你具体到西京长安去了。于是乎有如下对话:

“——我想你了。你在哪呢?”

“——我也想你,我在西京。你在哪呢?”

“——我在东京。”

 

NO.208 《定风波》 魏夫人

 

不是无心惜落花,落花无意恋春华。

昨日盈盈枝上笑,谁道。今朝吹去落谁家。

 

把酒临风千种恨,难问。梦回云散见无涯。

妙舞清歌谁是主?回顾。高城不见夕阳斜。

 

石子曰:“不是无心惜落花,落花无意恋春华。”从古到今,最难堪无过“情”字。你想挽留他的人,却挽留不住他的心,不如就此放手,还他自由。不管将来他“今朝吹去落谁家”,至少你和他也有过一段“盈盈枝上笑”的曾经吧?

 

        图片

 

 

NO.209 《江城子》 魏夫人

 

别郎容易见郎难,几何般,懒临鸾。

憔悴容仪,陡觉缕衣宽。

门外红梅将谢也,谁信道、不曾看。

 

晓妆楼上望长安,怯轻寒,莫凭阑。

嫌怕东风,吹恨上眉端。

为报归期须及早,休误妾、一春闲。

 

石子曰:魏夫人这阙《江城子》简直是美不胜收,毕竟是女子亲言,省去多少隔靴搔痒的弊病。“别郎容易见郎难”一句妙绝天下,黄庭坚见了喜欢,就把这句词儿抄了去,凑成一阕《阮郎归》,此是后话。

“晓妆楼上望长安,怯轻寒,莫凭阑。”诸位是不是想到了“七绝圣手”王昌龄的句子“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一句“嫌怕东风,吹恨上眉端”更有味道,化无形为有形,这“恨”可算有感觉了。关键是最后人家还要发个嗲:你回来就提前跟我说,省得我空等!我青春有限,耗不起!

 

NO.210 《系裙腰》 魏夫人

 

灯花耿耿漏迟迟,人别后、夜凉时。

西风潇洒梦初回,谁念我,就单枕,皱双眉?

 

锦屏绣幌与秋期,肠欲断、泪偷垂。

月明还到小窗西,我恨你,我忆你,你争知。

 

石子曰:这一阕词把对心上人的相思娓娓道来:我把你放在心头一时不忘;你倒好,我自己一个人孤枕难眠双眉紧皱的时候,你知道不?本词还妙在最后一句上:“我恨你,我忆你,你争知。”——你这个没良心的,恨死你了!你这个讨厌的家伙,想死你了!可是,我对着月亮,在心里偷偷说这些话的时候,你真的知道吗?

 

          图片

NO.211 《忆故人》 王诜

 

烛影摇红向夜阑,乍酒醒、心情懒。

尊前谁为唱阳关?离恨天涯远。

 

无奈云沉雨散,凭阑干、东风泪眼。

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石子曰:大家不要小看王诜,虽然你觉得人家名不见经传,其实人家可是正宗的驸马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点也不输给中国文学界头号全才苏东坡。宋英宗一眼就看中了他,把自己心爱的女儿蜀国长公主许配给王童鞋,也算是隆恩厚重。只是因为他和苏东坡关系很铁,导致乌台诗案的时候遭遇连坐,连驸马都尉的头衔都被割去了。

这一阙《忆故人》是王诜的代表作之一,周邦彦就非常喜欢这词,拿去加了几句删了几句改了几句,就算做是自己的作品了。只听见王诜念道:“无奈云沉雨散……”

 

NO.212 《蝶恋花》 王诜

 

小雨初晴回晚照,金翠楼台,倒影芙蓉沼。

杨柳垂垂风袅袅,嫩荷无数青钿小。

 

似此园林无限好,流落归来,到了心情少。

坐到黄昏人悄悄,更应添得朱颜老。

 

石子曰:在石子心里,五言古诗的顶峰莫过于《西洲曲》。“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你看看人家这小姑娘,羞答答的,多可爱!话说“莲”“怜”同音,怜者,爱也。王诜这里一句“嫩荷无数青钿小”隐隐有化用之功,这么多“嫩荷”(我偏不说“莲花”),数不过来;这么多“莲蓬”如同女子头上戴的钗钿。顺便问一下,你知道莲蓬里面是什么玩意儿?答案是“莲子”,“怜子”,也就是“爱你”哟,

本来上阕一片妩媚柔情,下阕又把诸位读者打入深渊:“坐到黄昏人悄悄,更应添得朱颜老。”怎么怎么又朱颜老了?要我如何遇见你,在你,最美丽的时候?

 

                      图片

 

 

NO.213 《蝶恋花》 王诜

 

钟送黄昏鸡报晓,昏晓相催,世事何时了。

万恨千愁人自老,春来依旧生芳草。

 

忙处人多闲处少,闲处光阴,几个人知道?

独上高楼云渺渺,天涯一点青山小。

 

石子曰:这样的婉约词,确切说起来,比之三变啊小山啊少游啊的婉约,风格还是有不同的。这就是苏东坡的功劳了。很多人把苏东坡归为“豪放派”,其实石子认为,苏东坡的豪放,和辛幼安、刘改之的豪放,存在本质差别。辛刘等人的豪放,是金戈铁马;苏东坡的豪放,是心境开阔。所以,石子自作主张,把苏东坡归为“旷达”一派。这一派的人写婉约词,也免不了意境开阔。王诜这一首就是例子,还有李之仪、黄庭坚、张耒、晁补之等人的部分词作,这都是拜苏东坡所赐。

 

NO.214 《水龙吟》 苏轼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石子曰:苏东坡终于出场,这是整个两宋诗词书画界最接近于神的男人,不排除是处女座的可能性。关于苏轼的派别问题,石子在上一首王驸马的词后面说得很清楚,不再赘述。但是我们大家既然要读词,就要注意到一点,即:如果把苏轼的词作细化为“婉约”“旷达”两类,事实上,他的婉约词占将近五分之四的比例。石子印象里,某年曾经有人统计过苏大胡子婉约词的比重,给出个极其精确的数字是83.1%,当然这个数字是怎么得来的,暂不得而知。但是事实上,苏轼的婉约词不但很多,而且很好。

比如这一首《水龙吟》,明明是步章质夫的原韵和作的,结果呢?比原词更好。这就是才华!文人墨客眼中的第一生产力!“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这样的句子,整个两宋,不做第二人想。

 

                   图片

 

 

NO.215 《水调歌头》 苏轼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石子曰:说句实话,这首《水调歌头》是兼有旷达婉约二者之尤的作品,流传千古。整首词本就是名篇,单看每一句又都是名句,地位太高了的说……所以,石子就不发表什么评论了,只补充一句:很多人看到最后什么“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云云,都以为是写给佳人什么的,其实,本词,正儿八经,是写给他老弟小苏的。大家千万不要误解。

 

NO.216 《望江南》 苏轼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望,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石子曰:苏轼号称中国文学史上头号全才,倒真不是夸大其辞。他有如下头衔:诗人、词人、散文家、书法家、画家、哲学家、美食家、这首《望江南》是他登“超然台”所作的,意境颇高。石子最爱他这最后一句“诗酒趁年华”,

 

                    图片

 

 

NO.217 《卜算子》 苏轼

 

蜀客到江南,长忆吴山好。

吴蜀风流自古同,归去应须早。

 

还与去年人,共藉西湖草。

莫惜尊前仔细看,应是容颜老。

 

石子曰:“蜀客”其实就是苏轼自称,因为他是四川眉山人。不过众所周知的事情是,他在杭州任上的时候修筑了苏堤,和白居易修筑的白堤为西湖增色不少。

这阕词是慨叹自己年华易老,对于苏轼这么豁达的人来说,真的比较少见。

 

NO.218 《卜算子》 苏轼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肯栖,枫落吴江冷。

 

石子曰:《本事词》记载:“子瞻谪惠州时,有温都监者,其女颇有姿色,年及笄,而不肯字人。闻子瞻至,窃谓人曰:‘是吾婿也。’居相邻,每夜闻公讽咏,则徘徊庭际窃听之,迨公觉推窗,复翩然逝矣。公从而物色之,温具言其然。公曰:‘吾当呼王郎来,与尔为姻。’未几,公过海,此议遂寝。其女旋卒,葬於沙洲之侧。迨公南旋过惠,知此女已卒,怅然为赋卜算子云:‘……。’”

这个爱情故事本来很美妙,假如苏东坡点了头,何尝不是一段千古佳话?关键问题在于,苏轼觉得自己年纪太大了,不愿意娶之,偏要把一个“王郎”介绍给她,

这首词的最后一句也作“寂寞沙洲冷”,不过石子个人认为还是“枫落吴江冷”更有味道,不写寂寞,寂寞已显。

                 图片

 

 

NO.219 《洞仙歌》 苏轼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水殿风来暗香满。

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

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

时见疏星渡河汉。

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

金波淡、玉绳低转。

但屈指、西风几时来,

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石子曰:关于这阙《洞仙歌》,苏轼自己在序言里也说,是受后蜀主孟昶的启发。(这事儿详见NO.86孟昶所作的《玉楼春》,石子解释过。)苏轼才华冠绝天下,根据一个残句做开头,就可以凑成一篇,甚至文字意境高于原作,不佩服真不行。

 

NO.220 《江城子》 苏轼

 

凤凰山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

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

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   

 

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念情,遣谁听?

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

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石子曰:话说苏东坡有一天闲的没事干,溜去孤山游玩,和两个朋友在临湖亭上坐着喝酒,突然远远地看到一艘非常漂亮的游艇。所以苏轼就不由自主多看了几眼。其中有一个美人,年纪不小了,但是和身边的小美人比较,更有一种成熟风韵。这个大美女又弹筝又唱歌的,扰得轼心痒痒,颇有朱自清在秦淮河上偶遇妓女的惊慌失措感。三个人连眼珠子都不转了,只盯着这美女,听她弹筝,结果一曲没唱完,游艇闪了!

苏轼这个郁闷啊,突然想到唐代钱起的两句诗:“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不错不错!于是提笔写成一阕江城子来记录今儿这未成形的艳遇,多少遗憾都在里面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