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sa / 海纳百川 / 古镇朱家角,偷得浮生半日闲

分享

   

古镇朱家角,偷得浮生半日闲

2012-12-15  miyasa

  古镇朱家角,偷得浮生半日闲

  记得一个人在平遥旅行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姑娘,我们聊起中国的古镇,她提到了一个并不响亮的名字——朱家角。因为被临近的周庄、同里、西塘光芒掩盖,它显得默默无闻,却被我暗中记下。得一良机,偷得浮生半日闲,就坐上了沪朱专线,前往。

  因为是临时起意,到达的时候已是晚上,5月的上海夜还有些微凉 ,朱家角镇在凉意中倍现寂寥,和知名古镇在我印象中大不相同,人非常少,除了有些路边摊上还在营业,往古镇中走越走越静,没有霓虹,没有酒吧,没有游客,店铺关闭,因为天黑,看不到古镇全貌,更没有方向感,沿着巷子钻进去,在水边的石板路上挨家挨户走过去,相信一定有客栈藏匿其中。

  没有霓虹的古镇夜景显得静谧而质朴,任何的声音和灯光都格外突出,走着走着就听到对岸音乐和谈笑声,这亲切感犹如夜归人看见自家灯火,跑下拱桥,一家唯一还大亮着的院子,三两桌客人,还有几个年轻伙计,古香古色的木质楼阁,酒吧,客栈,雕花木床,气质相投,最好的落脚地方。

  放下背包,坐在院子里,脚边就是潺潺流水,点了一个简单的炒饭,在院子里吃起来。今晚这家客栈莫名的闯入了我这个客人,除我之外只有老板伙计和镇里的朋友,大家自然很快打成一片。老板是个幽默健谈的画家,几年前买下了这里的院子,经过精心布置,可以白天喝茶,晚上泡吧,后院是客栈,结构石木结合,藤木家居和装饰细节有几分古朴,裸强的吧台和中间悬挂的老板的画作又十分现代,风格混搭的很舒服。于是我也即兴写了一首混搭戏谑的打油诗送给他:入夜沐清风,桥下影孤行。落花拌炒饭,背包问客栈。——《凹》,他的店名字叫——凹。伙计是个更有意思的人,黝黑健壮,长得很像廖凡,身上独具的闲逸气质让我判断他一定走过很多地方,果然,他从07年开始旅居生活,在朱家角古镇住了一年之后,一个人走了西藏、云南、印度、尼泊尔??,又回到这里。酒吧打烊,午夜下起毛毛细雨,我们一起夜游古镇,从放生桥望下去,整个古镇如此宁静,美的让人窒息。走在昏黄无人的小巷,随手摘树上的琵琶来吃,我问他这样的生活会没有安全感吗?他坦言,会。但是也很值得吧。

  回到客栈躺倒我的雕花木床上,已是两点,安然入睡,一夜无梦。

  第二天是个周六,朱家角将迎来它热闹的一天。我睡到自然醒,依然觉得四周很净,外面下起了雨,细细密密,格外清新。我披了件外衣,趿着拖鞋,到镇上晃晃,店铺已经陆续开门,游人也渐渐多起来,狭长蜿蜒的巷子顿时人气十足。走累了就改水路,坐上两头弯弯的木船,缓缓行在墨绿色的水中,自己也成了着水墨风情画中的一部分。闲晃了一圈,回客栈坐在窗台边望着水乡和来往人群发呆,我比客栈老板和伙计起得都早,快到中午他们才陆续起床,互到早安,就随他们蹭了一顿地道的私房菜,很多江南的叫不上名字的青菜和自家炖的猪肚汤,简单却讲究的便饭,更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午后接近道别的时间,竟然十分的不舍,半日浮生若梦,却留下了许多情谊。这里的静谧,恬淡,闲适,市井生活气息,每一面都那么美。留在这里的人,他们慢渡光阴,不畏现实,不计得失,好像这就是今天本来该有的样子,管他明天又如何?

  他们说,不要走了,或者再来,那时天气热了,我们去旁边的湖里游野泳。我说,游野泳没有人管的么?他们说,这里没有人管,管人的人也在湖里游泳。我笑了,好。也许有一种生活就叫朱家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