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查理 / 故乡 / 回忆

分享

   

回忆

2012-12-17  倾城查理

我的“布丁”去世了,一只仓鼠——我的朋友。

仓鼠的平均寿命都不长,自它买来的那天,就已预见了它的离去,然而真正那天来临,心中还是会很痛,对我而言,它不是宠物,而是曾陪我走过一段难忘人生的伴侣,买它时,我初三,学业繁重,一个星期只有双休日可以空下来看它几眼,看它憨态可掬,看它胖胖的身子团成一个球在那儿趴着睡觉,那时的我总是用竹筷将它捅醒,只为看它睡眼迷蒙幽怨的眼神,那样子可爱极了,每次看到我总会忍不住嘴角上扬,每周末的下午,我静静的坐在笼子前的几分钟总是快乐的。

一只仓鼠,宠物而已,但眼泪总是那么不争气,不知不觉它在我心中的分量已然很重很重,每当我失落时,都会坐在它跟前,轻轻向它诉说心中的悲伤,那时的我并未当它是我的知己,仅仅是因为它是仓鼠不会透露我的秘密,每当我开心时,随手掰一块面包塞给它,看它乐不可支紧紧趴在面包上的样子,心头更会添上一份喜悦,它在我的生活中总是扮演着不重的角色,不天天出场,只在我需要它时,扮演一个聆听者、分享者,就是这样的它,在我的心中占了极重的位子。

它很好侍弄,不像狗生活得像个贵族,每天被捧在手心,它只是个平民活得平凡,走得也无声息,也许在某个漆黑的夜晚,它的心脏渐渐停止跳动,它的温热的身躯慢慢被冰冷吞噬,而我却不在它身边,任由它孤单地一个走向死亡,甚至连它逝去的事实也是妈妈告诉我的,面对此消息时,我心头一颤,口上只是淡淡说了句“知道了”,但却在关上门刹那眼泪止不住流淌下来,哭了很久,突然间觉得我不是个好主人,很对不起它,对不起我的朋友,妈妈把笼子洗净放置在阳台上,我每次经过总是努力忽视它,因为我怕看见一个空荡荡的笼子,想起那一个个暖色调的下午,想起憨态可掬的它。

它是我的好朋友,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永不背叛默默扮演着平凡的小角色,隐在不经意的角落,却是我心最后的栖息地,在它面前我总是不加掩饰的,我是最真实的,如此的它,如此的你,我怎能忘却?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