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里的思考

2012-12-17  自渡自己 ...
殡仪馆里的思考

 

  • 殡仪馆里的思考

     

      我记得在读中学的时候看过一本书,那本书里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一家人生了孩子,很多人去道喜,多数人都对孩子的未来进行了预测,很多人认为他将来会非常有钱,会非常聪明。最后来了一个人,他对孩子的父亲说:这孩子将来会死。然后他就被众人暴打一顿。
     
      事实上,他只是描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一个早晚会发生的事实,一个非常确定的事实。而其他人的预测却充满了不确定性,未必真的会发生。
     
      我有时候会出其不意的问一些朋友: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吗?然后对方就很震惊,他们对这样的问题感到不快。多数人对这个问题缺乏准备。当他们遭遇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显得措手不及。就象遭遇死亡一样。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会死亡,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个事实,但是多数人并未把他放在心上认真考虑,他们不认为自己会很快死亡。他们觉得这件事即使要发生也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他们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没有任何理由现在就死亡。
     
      有时候我们会看到一些受到同情的绝症患者,他们患上了无法治疗的疾病,可以预期的是,他们将在短时间内死亡。我看过一些视频,那是一些富有同情心的人们慰问一些即将死去的爱滋病患者,我发现这些慰问者普遍有一种倾向,他们表达同情只是因为这些人即将死去,他们认为一个即将死去的人是值得我们同情的。我们可以从这里发现一些问题,那就是似乎他们认为自己可以永远活下去,至少他们自己不会比这些爱滋病患者更早死去。其实他们根本无法证明这一点,很可能他们在当天下午就死于车祸,这一切非常可能发生。有太多的事情可以要你的命。

      我记得在很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参加过一次葬礼,在葬礼进行的时候,我一个人偷偷跑到殡仪馆的骨灰盒存放室,当时是下午,外面阳光炽热,但是很奇怪那里面一点也感觉不到热,相反的非常的凉,在昏暗的屋子里,我看到一排一排的盒子,每一个骨灰盒前面都有一张照片,多数是黑白的,只有一个少女的照片是彩色的,不过好像已经退了色。我沿着中间的过道往里面走,我看到了很多人,我注意到有很多并不特别老的人,还有些比我还要小的孩子的照片,他们都看着我,表情严肃。我想他们被装在这么小的盒子里一定非常不舒服,这导致他们表情严肃。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然后我就跑了出去。记忆从这里中断。
     
      我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小孩也会死,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只有很老很老的人才会死。那一年我不到十岁,那一年我开始思考死亡的问题。我知道我很可能死亡,因为我看到了有些死者明显小于我的年龄。
     
      我觉得殡仪馆是一个可以教会我们很多东西的地方,我曾经去过很多次殡仪馆,不过都是走着去的,也有坐车去的,不过我相信有一天,我会躺着去。我记得我曾经在那里看到过一些死于车祸的尸体,我没有去看尸体的脸,我只是看到了他的姿势,很显然,那个姿势是措手不及的,那个姿势告诉我们那位先生并没有准备好迎接死亡。据说金日成死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报纸上报道了关于朝鲜战争的一些事。我想他也对死亡的到来缺乏准备。否则他应该拿其它东西。比如一本马克思语录,以便去见马克思。
     
      我觉得作为佛教徒,有时候定期组织到殡仪馆参观学习不是没有必要。你可以了解到生命的脆弱。你甚至可以激发素食的欲望。我记得我第一次开始素食是因为看了一本图文并茂的人体解剖学书籍,当那天晚上我面对一碗肉汤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很难抑制呕吐的欲望。然后我就开始为期三个月的斋月。直到那些糟糕的记忆暂时从我的生活里消失。
     
      当你死亡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你,你的老婆只会在一边哭泣,其他人也只能哭丧着脸。而不会对你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在你死去的时候,你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别人的,你的银行存款,你的汽车,你奋斗一生买下的房子,你的一切,这个时候,你会非常凄惶。没有人理你。没有人看的见你,你会很孤独。然后你要随着你的业力去转生,假如你活着的时候很糟糕,那么你的来世可能也会很糟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