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和蒋介石

2012-12-21  庶民临风
林彪和蒋介石

  黄埔军校是蒋介石腾空的秘密,是蒋介石的枪杆子。如果没有黄埔军校,继承孙中山衣钵的可能是汪精卫或胡汉民,或者廖仲恺(黄埔军校不成功,廖仲恺可能不会被杀),甚至是邓演达((黄埔军校不成功,蒋介石杀不到邓演达)。蒋介石正是紧握了枪杆子,才干翻了他们。对蒋介石而言,枪杆子就是腰杆子。因此蒋介石对黄埔军校可谓倾尽全力。只要有机会,他会在熄灯之后去到宿舍去转转。在那里,他发现了陈诚。只要有机会,他会在早起在军校跑步,然后发现了胡宗南。对哪位同学感兴趣,捎个话,到校长室来谈谈人生。黄埔毕业生,蒋介石要亲自审核。

  蒋介石很推崇曾国藩,行为举止上处处模仿。曾国藩对传统的面相有研究。蒋介石也从他那里偷师了那一招。蒋介石讨厌那种其貌不扬,没有气场,不爱说话的人。一个旅长被蒋介石召见,竟然吓得浑身发抖,蒋介石问的话一句也答不上,蒋介石很奇怪地问:“你是不是穿得太少啊?”那人竟然号啕大哭,蒋介石很尴尬,拂袖而去。一位师长在被提升之前,被蒋的召见,谈完话后,那人在下台阶时摔了,蒋介石认为此人不稳重不沉着,准备要下发的委任状被扣了下来。正因如此,蒋介石错过了相貌一般、口齿不清、不爱说话黄埔一期的一代天骄徐向前。

  林彪和徐向前比起来,性格上差不多,相貌上也好不到哪里去。和徐向前一样,也是惜墨如金,不肯多说一个字。和徐向前直接遭到蒋介石漠视不同,林彪得到了一个机会,一个跟随蒋介石名扬天下的机会。

  蒋介石的立命之战,东征陈炯明。在最后一战中,蒋介石亲自指挥进攻陈炯明的老巢,惠州攻坚战,胜了,给陈炯明致命一击。蒋介石心情很爽。为了培养黄埔学生,就把战例放到黄埔四期课堂上,让黄埔四期学员分析胜利原因。当然这样的原因很好讲的,什么蒋校长英明神武啊、料事如神啊、指挥有方啊,总之是蒋校长很牛。当然黄埔军校中不缺英才,战术分析头头是道。蒋校长也是听得津津有味。一边享受粉丝们的吹捧一边看着他们成长,同时幻想着带领他们一统天下的模样。
 
轮到林彪上台,只见他一脸怯生生的模样,也不多言语,就开始在黑板上画起惠州地形图。他画得很仔细、很投入,山川、河流、高地、据点一一标清楚。至此蒋介石已不用往下看了,无声胜有声,他断定眼前这个羞怯的年轻人经把这一仗吃到肚子里,透彻到如同了解自己的掌纹。其实林彪并没做特别的功课,思维本就如此周密而已。这种人非常可怕,特别是在战场上,精于计算,算无遗策,冷酷无情,活脱脱一个名将胚子。

  林彪凭着对战争精髓理解给蒋介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悄悄地走出教室再次使出法宝:吩咐随行的人,下课后让林彪去校长室见他。这一次十分有趣的谈话,十多年后蒋介石仍记得每一个细节。当年林彪虽然只是一个学生,看起来纤弱羞怯,却城府森严,惜语如金。

  在以往与人的谈话中,大家争取在蒋校长面前表现,蒋校长一向是多问少答,始终掌握主动。但林彪不在不同,因为林彪从不多答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谋熟虑,说话又极中听。若干年之后,走上政治舞台的林彪对待毛泽东也是这样。

  蒋介石认为年轻人本应该血气方刚,眼前林彪少年老成,暗藏心机。蒋介石意识到了林彪的与众不同,却没有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如何安置这般与众不同的人。在蒋介石的黄埔校长生涯中,已经网罗了不少人才,多半都是那种听话好用的。

  将先生啊,名将都是深藏不露的,你已经错过了一期的徐向前,如今又错过林彪,惋惜啊!没有徐向前,也许就没有红四方面军。没有林彪,解放战争的战局一定是另外模样。

  就在二人亲密交谈时,校长办公室秘书陈立夫敲门而入,报告说有要事。“娘希匹!”蒋介石嘴里愤愤地骂了一句就离开了,把林彪冷在那里。林彪当时还是无名之辈,但自尊心极强,觉得校长没有真正看重自己。两个人第一次亲密接触就这样结束了。

  数月后,黄埔四期的同学要别业了。蒋介石又找个别师生交流,其中包括林彪。蒋介石向林彪许诺,就业问题我帮你解决:毕业后让他来总司令上班吧。林彪听到这个承诺他还是很激动,赶忙简短回答道:“感谢校长的信任和栽培。”


 
林彪和蒋介石

  2


  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政治家的话不要当真。蒋介石许下承诺之后就北伐去了,出两湖,战江西,抢夺长三角,赫赫威名。赢得半壁江山之时,意气风发的蒋校长唯独忘了林彪就业问题。林彪等了好几个月,就业问题依然没能解决。要知道黄埔军校的时光也就几个月,马上五期都毕业了,就业压力更大啊。换成一般人,也许会继续等。但是林彪敏感的,自尊心极强。林彪觉得自己被戏弄了。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最后经聂荣臻之手去了叶挺独立团。在那里,他将迈出惊天动地一生的第一步。在那里,和他共同迈出这一步的,还有未来的名将粟裕。日后若干年里,他们让蒋委员长光辉的形象上出现累累伤痕。

  蒋介石和林彪之间的姻缘就这么错过了。实际上当时林彪已经是共产党员。两个堂兄更是铁杆共产党员。如果蒋介石给予他足够的关照,他会死心塌地跟着蒋介石干么?应该说有可能。按照当年局势看,国民党显然比共产党更有前途。东征北伐,蒋介石杨威天下。反观共产党这一边,重要人物都有双重党籍,即是共产党也是国民党。和军事接触较多的共产党高层,也就是周恩来,蒋介石的助手,没有军权。跟共产党人比较近的将领也就是叶挺,一个独立团而已。

  蒋介石策划清党,举起屠刀之际,共产党损失了大部分党员。瞿秋白、向忠发、萧楚女、蔡和森、向警予,包括林彪堂哥林育南都做了烈士。大半共产党员灰飞烟灭。那时候的共产党前途不明朗。林彪始终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大一点说是个民族主义者,并非理想主义者。他不是年逾不惑已经深思熟虑的朱德,也不是从小饱受欺压从不低头的彭德怀,也不是血性豪迈的贺龙。

  当时的林彪只有十八岁,虽然性格内向,却心思缜密。战场上一支枪一门炮都计算得清清楚楚。如果蒋介石没有再次出征,他极有可能跟着国民党走。当时共产党内跟着国民党走的大有人在。比方说中共元老,参与过一大的周佛海,就跟着国民党去了。即使长征胜利,张国焘爷跟着国民党去了。
假设林彪跟了蒋介石,会有后来的风光么?答案是肯定不会。林彪那种战场上的艺术家,需要足够多的自主权。在蒋介石了领导下,恰好没有将领能享受到自主权。不管是在正面抗日战场还是解放战争,蒋介石均过多参与战术指挥,让高级将领成为摆设。国军打得最好的缅甸远征军,除了美国人的装备好,恰好是蒋介石战术参与最少的一支队伍。孙立人在境外和鬼子作战时那是何等英雄,回到中国境内就荒废了。战场上的林彪如果失去了战术设计的权利,即使天纵英才也将无用武之地。

  蒋介石出征,和林彪失之交臂,是林彪之幸、共产党之幸、毛泽东之幸,是国民党之伤、蒋介石之伤。从此之后,那个不爱说话却暗藏心机之人时不时出现在蒋介石脑海中。林彪站在蒋介石面前,蒋介石更感觉到他的与众不同。等他出现在战场上,更为与众不同了。他那暗藏的心机转化为飘忽不定的行踪和诡异的用兵方式。

  很多次吃亏之后,蒋介石终于知道应该如何评价林彪了:当代韩信。
  等蒋介石从中原大战抽开身,开始围剿共产党时,林彪的形象渐渐高大起来。

  第一次围剿红军,张辉瓒在龙岗之战中全军覆没。张辉瓒并非蒋介石嫡系,死了相当于丢了一个潜在的保护。林彪在龙岗之战表现出色。蒋介石打趣曰:“黄埔四期的捣蛋鬼最多!”捣蛋鬼之一便是林彪同志。此时的蒋介石还没把红军放在眼里。

  经过第二第三次围剿,红军反而越剿越多。在红军发展过程中,林彪也是大踏步高升,成为军长,军团长。当时也就二十四五岁而已。蒋介石部署第四次围剿时说出这样的话:“我要特别提醒在座的诸位,要重视那个林彪,不要以为他在黄埔不显山,不露水的。此人胸有丘壑,是当代韩信,这几年交战,更让我有这样的感觉。”当然,这话可以理解为出师之前的激将。但也可以看出,林彪映射在蒋介石眼中的影子愈来愈大。

3

  第五次围剿基本上成功了。红军被迫长征。此时的蒋介石在庐山召开胜利总结报告时则说:“林匪狡诈无比,爱迂回,善穿插,不作正面硬拼,静如处子,动如脱免。诸位与其作战,切记要多动脑筋。”没能置林彪于死地,可见蒋介石的遗憾。——战场上,敌人的痛恨,便是对自己的认可,便是最好的勋章。

  西安事变之后,国共合作抗日。共产党归国民党领导。林彪也在名义上成了蒋委员长坐下的一个师长。林彪带着一一五师在平型关大了一个胜仗,抗日战争以来第一个胜仗。作为中国战区最高领导,坐镇南京的蒋介石却在军事会议上酸溜溜的说:“从抗战至今,我军连战皆北,丢师失地,许多人都批评我们无能。我刚刚得到消息,说是在平型关中国军队终于尝到了胜绩,而且是我们黄埔出来的将领指挥的,可惜的是,这位将领不是在座诸位,而是林彪,是共产党,是四期生中的小字辈,凭着落后的武器,战胜了强敌。娘希匹,我一直弄不清楚一件事,许多人都说,黄埔最杰出的人才都跑到共产党那边去了,我这里留下的都是无能之辈,难道此言不虚?”由此可见,蒋介石对林彪身在共产党那边是相当介意。

  林彪从战场归来,被晋军误伤。蒋委员长则感叹曰:“可惜,国家正值用人之际,却折了一员大将。”这话可谓是五味陈杂。既有对死敌共产党失去战将的庆幸,也有为抗日失去大将而惋惜。正如政治舞台上是是非非,如何能撇的情呵。

  林彪伤势很重,去苏联疗养,四年之后回国,途径西安转延安。对林彪相知甚深的蒋介石亲自指示心腹干将胡宗南和戴笠:“接待林彪总以热情体贴为妥,务必使其感到亲切随和,宾至如归。”在蒋介石看来,这是一个机会,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拉拢林彪的机会。当时国共在联合抗日。但是联合抗日并不能改变双方为死敌的精神。蒋介石借机拉拢林彪,是壮大国民党削弱共产党的好办法。
 
 
 为啥是胡宗南和戴笠呢。当时胡宗南位居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和十八集团军总司令的朱德平级,管西北,号称西北王,是黄埔精英中混得比较好的。林彪的级别就比胡宗南底。蒋介石派胡宗南去见林彪,就是要告诉林彪:小子好好瞧瞧,黄埔精英跟着我蒋某人比那毛某人有前途。身为军人的林彪对身居高位鼎鼎大名的的师兄也比较钦佩。戴笠则是特务头子,任何秘密休想瞒得过他。

  用胡宗南在感情上离林彪近,容易唠嗑;有了戴笠,又可以防止胡宗南和林彪搞黑幕交易。胡宗南在明,戴笠在暗。一明一暗既可以掩人耳目又能相互制约。戴笠和胡宗南两人关系也很铁。当年戴笠还在流浪的时候,已经结实胡宗南。后来二人均成蒋介石心腹,关系铁到不分彼此,相互在蒋介石面前吹捧对方。戴笠搞情报,胡宗南带兵在外。戴笠给远离京城的胡宗南提供上层信息。胡宗南给戴笠外出收集情报时提供物质帮助。在拉拢林彪这事上,二人虽有相互制约之实,却不会构成伤害。

  蒋介石用人,也是高啊。单政治手腕而论,蒋介石比得上他的对手毛泽东。
  胡宗南亲自安排,把林彪接到七贤庄。胡宗南和林彪,师兄师弟,又是军人,且战功赫赫,又是风云际会之际,军人大展身手的好时机,自然会英雄相惜。在那种情况下,平时少言寡语的他也变得健谈起来。双方觥筹交错,你来我往,好像忘了之前的你死我活的杀伐(比方说最近阶段的皖南事变),忘记了楚汉之间泾渭分明的界限。

  之后戴笠出场了。戴笠和林彪的那次会晤极为严密。胡宗南亲自开车把戴笠拉到西安七贤庄,戴笠下车,胡宗南离开。两人谈了很久。戴笠是早晨离开的,回去之后整理了和林彪的谈话。林彪和戴笠谈话一直是个迷。这个迷是可以分析的。中午时分,胡宗南去找戴笠,发现戴笠还在整理。看戴笠那冲了鸡血的兴奋劲,肯定有所收获。

林彪和戴笠说了啥

  2

  胡宗南感觉很不爽:都是老头子(蒋介石)的心腹,你戴笠还是俺推荐给老头子的,竟然想吃独食!凭啥这事让戴笠一个人揽下?胡宗南很想八卦一下戴笠那小子和林彪究竟说了啥,但是封疆大吏的自尊心促使他没有那么做。同时他也不着急。如果事情有进展,经过老头子点头之后,还是得由他胡宗南和林彪联系。戴笠只能生活在黑暗中。然而让胡宗南想不通的是,老头子任何指示都没有。在胡宗南看来,自己和林彪相谈甚欢。看戴笠那一股子高兴劲,肯定有所收获,不可能没有行动啊。难道让别人干了?不对呀,还有谁比俺胡宗南更有资格呢。

  蒋介石为啥没有给胡宗南进一步接触林彪的指示呢。那是因为戴笠同志没有把实际情况告诉蒋介石。不是戴笠想隐瞒什么。而是戴笠好大喜功,想要给老头子一个大大的惊喜。戴笠虽然掌控特务机关,深得老头子信任。但老头子心腹很多,比如黄埔出身的胡宗南陈诚,得宠程度都不低于他戴笠,还有一大把裙带关系,都是心腹。没办法,心腹太多竞争激烈嘛。

  所以戴笠回到南京之后只是敷衍了蒋介石一番。蒋介石以为林彪和朱德、彭德怀、贺龙等人一样,已经被共产党洗脑为茅坑里的臭石头,叹息一声也就罢了。又过几年,抗战胜利了。不巧的是戴笠摔死了。戴笠和林彪之间的谈话也就随风而去。

  又过几十年,蒋介石已经在台湾布局蒋经国接班。林彪已经魂归大漠。蒋经国又从某个旮旯里头翻出当年戴笠和林彪的谈话档案。蒋介石戴着花镜仔细地看完这份记录后,气得面色发青,双手颤抖,悲声曰:“雨农(戴笠字)误我大事啊!”按照当时的情形,戴笠如果在旁边的话,蒋介石估计要赏给戴笠一顿返老还童脚。当然那一脚可以留下来,过几年到另外一个世界再赏。


  那么戴笠和林彪究竟说了啥?
鉴于当事人都已经不在了,档案也是戴笠整理过的,且咱们也看不到。但分析一下是可以的。在那个漫漫长夜里,林彪和戴笠之间的谈话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一定会说的,可能会说的,不可能说的。

  一定会说的有那些呢。戴笠肯定会说,校长一直记挂你,为你的伤势操碎了心,你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云云。林彪则会说,感谢校长的牵挂,无时不忘当年校长的教诲等等。戴笠还会说,看看陈诚胡宗南,多么风光啊。你的才华不在他们之下,如果当初没有离开,成绩也当不在他们之下。然后在叹息两声做惋惜装。林彪则会说,既然选择当无悔意。为了谈话气氛,适当流露一定伤感也是可能的。听起来都像是废话,没有内容,却是谈话的基础。要不然的话还说个屁啊,直接散了得。

  一定不会说的有那些呢。肯定也是一些废话。戴笠肯定不会对林彪说,共产党不行,你叛逃吧,跟着国民党混等等。林彪肯定不会说,好吧,回去怎么怎么样。这些话是最有可能被一般人猜测的,但也是最不可能说的。因为他们都不是一般人,眼界很高。

  可能说那些话呢。

  这一切要从当时大背景说起。林彪回国是一九四一年冬天。当时国民党在正面抗战的步伐已经放缓。当时共产党在敌后实力发展壮大。当时太平洋战争已经开始。美国的参战大大缓解了中国战场的压力。虽然抗战依然艰苦,但是王国的风险已经没有了。当时皖南事变刚刚过去一年多,国共再次提防。

  尽管有了皖南事变,私下里双方摩擦不断,但是在官方文件里,双方还是合作的,还是兄弟党,还是大哥国民党带着小弟共产党打鬼子。日后在解放战争中撕破脸皮还是很遥远的事。就两党决策者毛泽东和蒋介石而言,均视对方为心腹之患。只不过鉴于实力因素,蒋介石谋划的是如何把共产党干净彻底的消灭掉,毛泽东谋划的则是如何在后来的新政府中挣得一席之地。作为林彪这个层次的人物而言,他只是个军人,只关心战争。至于日后两党继续打内战,也许他想过,但也不会多想。从军人角度讲,他关心的只是在战场上建功立业。

  蒋介石想要拉拢林彪,并不需要林彪放弃共产党而投奔国民党,也不会初次见面就急匆匆派戴笠去劝林彪回去当卧底。那情形好像把相亲解读成开房一样荒谬。
3

  蒋介石想要拉拢林彪,只需要让林彪相信国民党中央的那些官样文章是有诚意的就可以了。这话听起来是不是太过迂腐,怎么理解呢。按照官样文章,抗战是国民党领导下的全面抗战。共产党边区是国民党中央政府的一个下属机构,要服从国民党中央的政策。按照官样文章,国民党中央对下属的十八集团军是关怀的、爱护的、支持的、配合的。至于之前以皖南事变为代表的摩擦,那些都是误会,都是误会造成的恶果。戴笠可能跟林彪说,蒋委员长对此非常痛心,苦于没有直到信任之人等等。林彪可能跟戴笠表达同感。

  戴笠可能跟林彪说,当前方向是打鬼子。为了更好的打鬼子,国共双方应该消除误会,建立消除误会的沟通机制。要建立互信的合作关系,首先需要信得过的人。而林彪本就出身于黄埔大家庭,可以充当此项重任。

  如果仅仅是这么着,蒋介石的布局是不是太浅薄了。表面上看确实是这样。官样文章嘛,大家都搞。但有更深层的原因。假如直接和林彪来这么一手,情况就不一样了,结果有三个好处:一,将大削减共军对国军的敌意;二,了解共军;三,共军增加出击的规模和力度。

  共军对国军,那是血海深仇。共产党员被国民党杀了无数。毛泽东的兄弟老婆死在国民党手上,朱德的挚友死在国民党手上,贺龙族人死在国民党手上,彭德怀的祖坟被国民党挖过好几次,太多了。红军将士多半在国民党统治下吃不饱饭才干革命的。而红军长征之后,江西革命根据地被屠杀很多人,他们都是到达陕北那些士兵的亲人。可以说从领袖到大兵,均和国民党有仇。要不是小日本进逼太甚,双方才不会合作哩。某种意义上讲,共产党就是靠理想和仇恨支撑着。所以共军和国军打仗相当玩命,往死里打。如果能建立维持一个信任机制,削减共军多国军的敌意,那么相当于削减共军气势,削减共军的战斗力。
2012-10-09 13:06:10
至于第二点,了解共军,相当于知己知彼,将来兵戎相见,胜算也大。不是蒋委员长不想派人去共军内部。只是共军生活过于艰苦,特务会严重水土不服。而且共产党内天天开会,隔三差五整风,连自己人都整得死去活来,敌人更难以生存了。所以说这个布局应该非常老辣,甚至比让林彪投靠国民党带兵打共产党还要凶狠。而如此凶狠的计划竟然隐藏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可见手段之高明。
  就当时情况而言。彪可能表示对此很感兴趣。因为这么一来确实有理由战场杀敌。国民党是中央军,有同盟国物质援助,顺便争取一点,对自己应该很大帮助。林彪如此行动,是建立在国共不打内战的前提下。既然不打内战,那就要搞好团结合作关系。或许他看到了背后的杀机,也就是想摸摸戴笠的底。

  共军增加出击的规模和力度,对国民党而言那是百利无一害。参照百团大战,结果直接导致鬼子加紧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力度。鬼子加紧扫荡有几个好处:可以压缩共军发展空间;适当减轻正面战场的压力。共产党把军力露出来,还可以增加国民党内对共军的仇视。蒋介石发迹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就是清党。清除共产党,恰好是蒋介石的旗帜。国共合作之后,国民党内部一些将领淡化了敌视共产党的情绪,这是蒋介石不愿看到的。如果跟林彪建立合作关系。按照蒋介石及其粉丝的估计,林彪回到延安之后很可能立刻统兵一方。他完全可以独立发起大规模对日作战。

  他人大家看到那份记录,估计也就这几个方面。

  如果事情真是如此这般。戴笠接下来怎么没有行动呢。原因很简单。林彪回到延安之后并没有回到军队里,一切也就没有可能。毛泽东一直把他放在那里,等待一个关键的时候把他放在关键的地方。等到林彪再次回到军队,戴笠已经翘辫子了。事情就这么诡异。即使戴笠不死也不会有进展。因为那事不是戴笠能搞定的,林彪也不是戴笠能搞定的。所以说,好大喜功者误事。蒋介石身边好大喜功者不仅仅戴笠一个,比如管财政的宋子文大舅子,因为他的好高骛远,把哈佛学的那一套经营国家的经济伦理照搬到中国,加速了国统区经济崩溃,那可是比淮海战役更大的损失啊。

  一年之后,蒋介石在重庆见到林彪,竟然不知林彪的心理动态。几十年后,年迈的蒋介石感叹戴笠误他大事时,很可能就是指戴笠因为好大喜功隐瞒信息而耽误了蒋介石重庆玩弄手腕的机会。
重庆相见

  林彪回到延安之后,毛泽东亲自出门迎接。但林彪没有立刻去军队上岗。为啥呢,皖南事变之后,共军在敌后生存艰难,一边应付鬼子扫荡,还要防着蒋委员长,还要发展自己的力量。林彪是个打仗的料,需要决战时再用吧。

  皖南事变之后的蒋介石也比较头疼。一方面正面抗战没力气再打了,双方陷入僵局。另一方面,又看不得共产党在敌后搞得有声有色。虽然敌后的共产党遭受压力正在增大,力量始终是发展的。他搞不明白,为啥自己落在敌后的部队要么沦为伪军,要么打游击不成气候,散了为寇。难道说共产党有三头六臂?为了搞清楚啥情况,他就找到在重庆的周恩来,说那个周主任啊,能不能请毛先生来重庆共商大计。时间是一九四二年十月份。

  不管蒋委员长心理怎么打算,在共产党一方看,怎么都像鸿门宴。前不久把人家新四军给搞了,还说是叛军,明里暗里还在搞小把戏,不得不防啊。但是蒋委员长还是名义上的最高领袖,不能不理,也可以借机摸摸蒋介石的底牌。中共中央一番研究之后,决定派林彪代替毛泽东去重庆会见蒋介石。一方面林彪闲着没事,毛泽东给他找点事做,显示对他的器重。另一方面林彪是抗日名将,又是黄埔出身,跟蒋校长比较熟络。如果是鸿门宴,那也只会为毛泽东而设。林彪去就不会是鸿门宴。理由嘛,很老套:毛泽东生病了,由林彪代劳。

  林彪到重庆之后,自然受到很好的接待。那段时间里,蒋介石和林彪一共三次会面。十月四三号,蒋介石办公室,第一次见面,意识形态之争。周恩来和张治中陪同。

  林彪看见蒋介石,向前表达尊重:“校长,你好!”
 
蒋介石握住林彪的手,摆谱说:“林彪,你是我的学生,我欢迎你到重庆来。”

  双方落座,林彪对蒋介石说:“毛泽东先生本拟亲自来见校长,因身体有病,行动不便,无法前来,待恢复了健康后,再来重庆与你会晤。”

  蒋介石则说:“你这次来渝,润之先生有何意见转告我?”

  林彪说:“我们接到校长的电报后,毛先生即提到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专门讨论,还约我商谈数次。毛先生托我转给委员长的意见主要有三点:抗战建国、国内统一团结及对校长的期望。”

  谈话氛围如同拉家常,家常的背后则是连绵炮火、血肉横飞。说的也都是表面文章,但把表面文章深化之后,就不简单了,那可是地盘的分割,不到迫不得已,寸步不让的。

  关于国共团结,林彪说:“毛先生要我转告校长,为了赢得抗战的胜利,国共两党应彼此接近,彼此相容,彼此打成一片。这三个彼此,已成为我党的普遍共识,也写进了公开发表的宣言,并已成为全党所一致遵从的、不可动摇的行动准则。这一原则,不但现在不能动摇、违背,将来也是如此。我们对校长个人也是如此,不但现在拥护,将来也必拥护。”

  蒋介石对这段话很感兴趣。他问林彪:“是真拥护,还是假拥护?”
  林彪:“当然是真拥护。”

  为了证明林彪的话,周恩来插话:“委员长领导全国抗战,我们是坚决拥护的。对此点,我们今天当面对委员长这样讲,在我党的会议及广大人民群众中,也是这样讲的。”
  蒋介石笑曰:“那好!”

  这话很中听,蒋介石很受用。说白了也就是糖衣炮弹、马屁文章,只不过拍的比较高明而已。所以搞人际关系的人物会说,马屁永远不多余。林彪这番话实际上是替毛泽东说的。毛泽东这么做意图很简单,咱们现在还是和睦相处吧。

  因为和睦相处对双方都有利,可以抗日。比较而言,对共产党更为有利一点。因为共产党可以在敌后生存,而国民党不能。国民党在敌后抢地盘。那些地盘原本是国民党的。国民党扛不住,被日本人抢去了。日被人胃口很大,继续抢国民党地盘。共产党就敌后给抢一部分回来。如此恩怨,一团乱麻。

  如何把乱麻解开呢。
2

  林彪认为,其实还是毛泽东认为:“国共两党的分歧问题,外传主要有两点:一是主义,二是党的问题。实际上,这两点皆可趋于一致,因为共产主义、三民主义均具有一个共同理想:天下为公,世界大同。我认为,只要国共两党不采取主观主义、教条主义,而能认识救国之需要,趋于救国之目的,自然能达到一致。”

  这个涉及到意识形态了。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最终理想虽然相识,但实践方式上绝对不同。国民党要求从上而下,依靠精英搞革命。共产党恰好相反,从下而上,依靠最基础的工人农民搞革命。这里林彪,或则说毛泽东,强调结果而忽略方式,是在和稀泥,是在求同存异,是在找共同的需求。这些也是日后新中国的外交原则。不是林彪或者毛泽东喜欢和稀泥,没办法,生存压力大啊。鬼子扫荡已经难以应付了,还要防蒋委员长,日子很不好过。

  蒋介石就没有这个压力。虽然正面战场打的稀里哗啦。但战局趋向平衡。加入美国的介入,鬼子已经没有力量疯狂进攻了。而且也不用担心共产党进攻。所以他不同意,拦住林彪的话:“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它与三民主义完全是两码事,怎么能趋于一致呢?”蒋介石不需要真正的和解,他只需要对共产党限制。

  林彪说:“我们共产党人是这样认为的。”

  蒋介石皱着眉头说:“你们看法不对。”

  换成一般人,见最高领导人这般不耐烦会考虑适可而止。林彪是个比较认真的人,也比较倔强。一旦形成某个观念,一定会全力以赴去干,把该办的事给办了,该说的话说完。所以林彪没有因为蒋介石皱眉头而闭嘴:“我们党的名称虽为共产党,实际上是个救国救民的政党。过去我们党制定的十大纲领,其核心就是外求民族独立,内求民权平等和自由民主。这一步实现了,我们党在现阶段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将来的社会条件如何,是否需要社会革命,那是将来的问题,也许我们这一代人看不到。”

  蒋介石说:“你们共产党人提倡和信仰的共产主义,不切合中国的实际,是幻想。”
2012-10-11 11:22:05
林彪反驳说:“不是幻想。我认为共产主义与三民主义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如果国共两党真正做到彼此接近,彼此相容,彼此打成一片,也许将来两党可以合二为一。”

  蒋介石说:“你们共产党喜欢搞阶级斗争,国民党怎么能与你们合二为一呢?”

  对蒋介石的这句话,林彪反驳说:“共产党是代表广大工农群众利益的政党,对违背工农阶级利益,歧视、压迫工农阶级的任何人,任何团体,共产党均坚决反对。其实,共产党强调的阶级斗争,是维护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反对极少数特权阶层谋取不正当的利益。在目前,共产党就是团结一切爱国政党、团体和广大人民,反对、打击日本帝国主义。”

  对林彪的这些话,让蒋校长很不爽。蒋校长碍于自己的身份又不好发作。林彪则继续:“我们希望今后国共能长期真诚合作。但是,我们也要指出的是:有些人对共产党看不惯,总想挑起内战,消灭异己。中国的现实又不允许发生内战。哪个党派挑起内战,必会遭到全国人民的共同反对。人民一反对,挑起内战者就必然失败。”

  林彪越说,蒋介石越不爽,不停看手表。连坐在一边的周恩来都看出来了。林彪依然继续说:“我们党虽然反对国共打内战,但话又说回来,我们不怕内战。中国地域辽阔,多山,多森林,又多湖泊,如内战实在难以避免,我们可以利用辽阔的地域和空间与之周旋。此处不能固守,他处可以防御;平原不能抵抗,山地可以持久。我们在任何环境、条件下,均能自给自足,也能织布、产粮食,就是在山地,也有南瓜、包谷可吃。任何困难,都难不倒我们共产党人;任何力量,都摧不垮我们的人民军队。我讲这些,目的是使校长知道,对于政党分歧及党派问题,不是用军事手段所能解决的,而要通过相互信任、协商、谈判的办法。总之,无论就中国的社会、地理、经济、军事务方面论等等等。”

  蒋介石实在听不下去了,摆摆手让林彪走人了,不欢而散。这些话说得蒋介石冷飕飕的。如果这话从毛泽东或者周恩来那样的政治家嘴里出来,那没有问题。林彪是一个军人。一个军人能说出来这些话是非常罕见的。蒋介石手下也有不少出色的军人,但他们只有两种,听话或不听话。所以蒋介石对林彪印象更深
 
3


  这些话有多少是毛泽东让林彪说的,有多少是林彪自己认可的,已经难以考证。但是可以肯定,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林彪认可的。而这些观点正是林彪在一年前在西安和代理谈话的基础。也就是说,他认为国共两党最终目的一样,抗日立场一样,具备合作基础,所以才和戴笠谈。谈话内容也超不过这个框架。只是戴笠一直是搞特务的,对于政治和军事算不上真正内行,所以非常兴奋。

  林彪在重庆一共呆了半年多,和蒋介石见面三次,三次都是不欢而散。第一次见面之后一个月,十二月十六号,第二次见面,谈了一系列问题,当然还是没有结果。特别是新四军问题上,双方分歧严重。皖南事变之后,蒋介石坚持认为:“新四军一不抗日,二系叛军,我已下令取消了番号,还谈它干什么?”
  林彪说:“新四军是真正的抗日军队,皖南事变是政府的一个错误。此事一日不明,日久终要明。我党为了壮大抗日队伍,增强中国的抗战实力,已于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号宣布了重建新四军的命令,并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其部队也有好几个师。新四军既要抗日,就必须有合法的名分。因此,请委员长允许恢复新四军的番号。”

  蒋介石余怒了:“你们既然一再表示拥护政府和我,现在又来提被取消了番号的新四军。我明白地告诉你:新四军与药品不同,承认新四军,等于不承认政府;要恢复新四军,就不是真正拥护我。今天再不要提新四军!”

  谈判的还是没有结果。共产党方面是要枪支弹药要粮食要药品。蒋介石则坚持共产党裁军。双方根本就是驴头不对马嘴。周恩来和林彪没办法了,只能把皮球踢给毛泽东,让他去裁决。
 毛泽东给他们定下四条作为谈判依据:一、在蒋承认中共合法条件下,可同意国民党到边区及敌后办党;二、军队编为4个军12个师,包括新四军在内;三、边区改行政区,人员、地境不动;四、黄河以南部队北移,目前只做准备,不能实行移动。此乃完全为事实所限制,绝对无法移动。


  为了避免浪费口水,周恩来和林彪先和蒋介石的代表张治中谈判。谈判结果还是没有结果。其实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抗战初期,共产党虽然只有三个师,其实都是超员的。经过几年敌后战争,共产党开辟根据地若干,军队扩大也是事实。与此同时,国民党也把八路军档次提高到十八集团军。编制扩大也是正常的。当时国民党中央显然不想这么干。因为编制扩大意味着弹药给养要增加。鬼子已经占领半壁江山的情况下,自家军队装备还没着落呢。

  谈不成怎么办呢,就拖着呗。一直拖到四三年三月二十八号,又有了一次谈判机会。这一次蒋介石的谈判代表由张治中换成参谋部长何应钦。这一次谈判更搞笑。何部长滔滔不绝说个不停。说啥呢,说国共摩擦,责任都在共产党一方。也就是说何部长唠叨老板天,谈判的事没说,完全在指责共产党没有诚意。

  何应钦的态度,就是蒋介石的态度。换句话说,不要谈了,不动拳头已经很不错了,知难而退吧。什么编制、武器弹药不要奢望了,自己回去想办法得了
4

  事已至此,根本就不会有结果了。但还需要画上一个句号。一九四三年六月七号,蒋介石再一次会见周恩来和林彪,叹息曰:“其实,政府是真心实意地想与你们合作以争取抗战的胜利,但有些事情又不能如愿。这次我们的意见未统一,下次再谈吧。”

  事实上那本来就是不可能成功的谈判。共产党想要通过谈判扩大编制,那是不可能的。国民党希望通过谈判打压共产党,也是不可能的。既然不可能,干吗还要谈呢?有时候谈判不需要有结果。这个世界很奇怪的,可以为了科学而科学,为了艺术而艺术,为了骂人而骂人,为了愤怒而愤怒,当然,也有为了谈判而谈判。谈判,就是表示咱们是合作的,是一家人,一起站在鬼子对立面。这就够了。

  然而林彪并不明白谈判桌上道道,所以很不甘心,依然对蒋介石说:“我来重庆这段时间,感觉我们两党的分歧其实并不大,如果双方真有诚意,是能达成一个协议的。问题是国民党方面缺乏诚意,不能坐下来对条款进行认真的讨论。直到今天,我们还未见到国民党方面的任何方案,只是在口头上提出要我们放弃军队、边区,致使谈判难以顺利进行。我们的意见是,下次谈判时,双方应有诚意,否则,就不好谈了。”

  蒋介石最烦听这样的话。也不接茬,只是说:“回去后,代我向润之先生问好。”

  半年的时间里,蒋介石有充足的时间和林彪接触,事实上他也是那么干的。只不过他选的人不对。他派去的人,还是以戴笠为主,以黄埔军校出身的特务为辅。那些人把林彪当成政客对待,天才军人的世界,特务是不懂的。

  林彪离开之后蒋介石非常惋惜曰:林彪是个军事奇才,国民党阵营的黄埔弟子,没有这样的将才。其实不是这样,不是国民党阵营的黄埔子弟不够优秀,而是使用他的蒋校长水平不够。看看留在国民党军中的那些精英,有哪一个有过真正大展拳脚的机会?是辽沈战役中的孙立人、廖耀湘,还是淮海战役中的杜律明?林彪去了蒋介石又能怎么样?林彪本有机会跟着蒋介石走,是他自己错过了。最好的东西,错过了,就不会回来。
惋惜

  统战失败了,周恩来和林彪回到延安。当时整风之火正在燃烧,把周恩来给烧了一顿。蒋介石则饶有趣味的看着延安的一切,由于太平洋战争爆发,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利,同盟国已经多过了军事上的寒冬。蒋介石的事业在慢慢上升,虽然正面战场没有起色,远征军给他加分不少。两年过后抗战胜利,蒋介石迎来人生最巅峰。再然后,蒋介石又开始惋惜他的好学生林彪同志。

  国共争霸,首争东北。毛泽东认为使用林彪的时机到了。于是林彪去了东北。蒋介石得知消息后忧心曰:“从此东北无宁日矣!”林彪一开始在东北没站住,一路败北。蒋介石是开心了一阵子。也就一阵子而已。

  林彪在松花江以北休整完毕,剿匪完毕,土改完毕,蒋介石的日子过完了。一连串的组合拳,打得留在国民党一边的黄埔精英颜面无存。最后大决战日子来了,辽沈战役之前,蒋介石在沈阳召开师长、厅长以上军政会议时这样感慨曰:“还有一个人未到,花名册里是没有这个人的,但这些年来却又分明同大家在一起。这个人就是林彪。我要表扬他,他是黄埔最优秀的将军,因为他把他的学长和教官都打败了。我这个校长失职啊,在黄埔对他关心不够,以致他投奔了共产党。我对在座诸位很关心,但是却让我非常失望,我很痛心。”

  蒋介石败退到台湾,一颗心还留在大陆,一双眼睛时刻关注着大陆。当庐山会议之后,林彪在大陆大红大紫,台湾的蒋介石却说:“我不相信林彪这个人会忠于毛泽东。”林彪回归大谋之后,两个人掉了眼泪,一个是大陆的周恩来,另一个是台湾的蒋介石。

  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后面再慢慢分析吧。下面先看看林彪是如何成为天才统帅,以及天才统帅表现出来的能量。

    来自: 庶民临风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