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狼 / 笑傲江湖 / 指点江湖——我看梁金古温黄

分享

   

指点江湖——我看梁金古温黄

2012-12-23  猎人狼

指点江湖——我看梁金古温黄



独孤魔

  注:本文观点,都是一家之言,仅搏一笑。俺无意贬谁扬谁,只是说说心里话
。若是冒犯了你心中的偶像,还请稍安勿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名家功过
,又岂是小子能够随意抹杀的?欢迎探讨,谢绝挑衅。你爱吃满汉全席,也不
妨碍我爱吃臭豆腐。:)

  先说梁羽生。

  梁的小说,我完整看过的不多,但都比较有代表性,象《云海玉弓缘》、
《萍踪侠影》、《侠骨丹心》、《七剑下天山》、《白发魔女》等等。可惜印
象都不深刻,至今还能清楚记得的更少。总体感觉,他才情不足。当然,他文
字功底是不错的,下笔严谨而流畅,古典诗词造诣更是颇见功力,小说中许多
他自创的诗词都很具可读性。美中不足的就是缺少激情。一本书看完,挑不出
他遣文造句的毛病,可也谈不上有什么美的享受。就好象是一篇八股文,四平
八稳,方方正正,却不动人。而在人物塑造和情节安排上,梁就显得有些底气
不足了。他笔下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平面人,正邪善恶,分得清清楚楚。侠客
们一路高唱正气歌,最后胜利属于他们;邪魔们穷凶极恶,最终恶贯满盈。各
个角色安守本份,井井有条,却有欠丰满,没什么立体感。小说的情节也略嫌
平淡,鲜少有什么奇峰突起,而且很多部小说的结局都差不多:最终时刻到来
,正邪人物云集,双方各派代表一名决斗,正方代表不负众望,取得胜利,于
是皆大欢喜,天下太平。若干年后,邪道又起,于是再来一场决斗、、、、、
、让我想起童话定律:王子与公主一见钟情,不料魔鬼抢走了公主,王子排除
万难打败它,最后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虽然对梁羽生横挑鼻子竖挑眼,但他的历史功绩我还是不能抹杀的。毕竟
他开一代风气,是新派武侠的鼻祖。就是金庸,也是受他的影响才开始写武侠
。再怎么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独孤先生曰:梁羽生是头老黄牛。:)


  至于金庸,那是俺的最爱。不但通读十五卷,爱屋及乌,他的《三十三剑
客图》、《袁宗焕评传》以及诸多杂感社论,都爱不释手。颜回(还是子路?
)说孔子“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真是于我心有戚戚
焉,俺对金老也是如此。当然,客观的说,金庸十五卷也不是部部经典。他前
期的几本小说和几篇中短武侠并不足以传世。可是到了中后期,乖乖不得了,
那可真是一浪高于一浪,足可永垂不朽。评论一个作家,应该着眼于他优秀的
作品,因此,以下论点,都是就金庸中后期小说而言,早期不谈也罢。

  金庸的文笔,受明清章回体白话小说的影响很深。这可以从文中大量诸如
“恁地”、“怎生”、“你须骗我不倒”之类的近古白话语言看出,带有很深
的水浒三国痕迹。这种语言风格再加上他寓故事于历史的做法,让小说有较高
的真实感。小说常常以说书的方式将整个故事娓娓道来,而作者则隐于幕后,
台上的一切悲欢离合,恩怨情仇,都任由观众评判指点。作者不加评论,却自
有能力让故事本身牵引读者的好恶。另外,小说往往以主角的视角描述故事。
自主角出场后,镜头就跟着他移动。主角之所见所闻,即是读者之所见所闻。

  这让读者有强烈的代入感,不知不觉中就与主角融为一体。为什么大家看
到萧峰打死阿朱的时候会难过?那是因为当时你就是萧峰,抱着情人的尸体欲
哭无泪,忽忽如狂。

  此外,金庸借鉴了许多西方小说的写法,将它融入武侠小说。这是武侠小
说的一大创新。他的文字是古代的,可内在精神却是现代的、西方的。自金庸
之后,武侠小说也的确越来越现代化。我看金庸小说的时候,常常联想到《悲
惨世界》、《笑面人》、《基度山伯爵》、哈姆雷特、奥赛罗等等,颇觉亲切
。而《雪山飞狐》中由几个角色接力将故事讲完的情景,又似乎有点《十日谈
》的影子了。

  说到情节,金庸虽把它安排在第二位,可他小说的情节构造,又岂同凡响
?在他的大手笔下,舞台纵横天地南北,故事横贯古今千年。他好依托历史,
能够将杜撰的故事比较自然地融入历史事迹,做到自圆其说,令人信服。看金
庸的小说,好比登山。他的小说往往是开局平平,貌不惊人,让你很轻松平静
的进入角色。随着故事的展开,主角登场,一些配角悄悄上台,慢慢的故事开
始有些曲折引人,就好象登山到了山腰,清风徐来,视野渐渐开阔。再往下,
越爬越高,越高越险,各色人物纷纷涌现,强中又有强中手,故事一波三折,
跌宕起伏,情节遥相呼应,环环相扣,各种关系盘根错节而又井然有序,大场
面、大动荡层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一路上,奇伟壮观中,时有花树摇曳,
红袖添香;山穷水尽处,偏又柳暗花明,峰回路转。至此,读者已经无力自主
,只能被金庸牵着跑,越过一浪高于一浪的险峰,扶摇直上。最后,逼近结局
,金庸一个飞纵,将你带上绝顶,眼前的景色或让你大喜过望,或让你惊心动
魄,含蓄震撼,不一而足。故事就此嘎然而止,金庸将你留在山巅,再也下不
来了。

  关于人物塑造,金庸善以白描手法刻画。他曾说过,他在长篇小说中,一
向是人物重于情节,一切故事情节都为人物性格发展服务。金庸解释说,这么
做的原因,是因为他的长篇小说篇幅太长,读者看到最后,可能已经记不清前
头的故事情节,但只要人物塑造成功,为读者所接受,就可以给读者留下不可
磨灭的印象。诚然,我到现在已经记不清小说里的很多细节,但是萧峰的凛凛
神威,杨过的孤傲不羁,却都如在眼前,栩栩如生。金庸最大的高明之处,是
善于表现人物性格的多个侧面。他笔下的人物,很难简单地用“善恶好坏”来

  划分。在他笔下,英雄有致命的缺点,恶人有未泯的良知,君子或有软弱
乔情的时候,小人却可能智勇双全,风流雅致。往往是危立于道德的悬崖而不
坠。这一点,没有作者的大手笔大气概,是绝对做不到的。而人物的潜在性格
,非但无损于角色形象,更能使其血肉丰满,真实感人。所以,郭靖憨得实在
,黄蓉邪得可爱,谢逊凶得豪迈,无忌善得无奈;而冷酷的段延庆、毒辣的叶
二娘、绝情的李莫愁,都能让你一掬同情之泪,人人活灵活现,骨肉亭均。尤
为难能可贵的是,金庸善于描写相似类型人物之间的不同,其分寸进退,把握
得恰到好处。例如:同样是搞笑角色,却又个个不同,周伯通天真而无邪,赵
钱孙李天真而无理;包不同执拗而倔强,桃谷六仙执拗而滑稽;风波恶莽撞而
硬气,南海鳄神莽撞而混沌。同样是傻子,郭靖的憨厚,段誉的迂腐,虚竹的
无知,各不相类;同样是潇洒,令狐冲的洒脱,杨过的傲骨,黄药师的特立独
行,又岂有雷同?真可谓千人千面,叹为观止。有了成功的人物形象为基础,
写情则刻骨铭心,缠绵低徊;写仇则惊心动魄,鬼神泣下;写侠则昂扬天地,
重于泰山;写义则肝胆相照,九死不悔。而这些,正是金庸的最伟大之处,是
他能擎天傲立于武侠界的根本。毫不夸张的说,在武侠小说里,能够把人物塑
造得如此出色如此动人的,千载而下,我只见金庸一人耳!

  金庸是武侠界迄今为止无人能够逾越的巅峰。而且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一
二十年内,他的盟主地位无人能够替代。

  噫,微金庸,吾谁与从?


  对古龙,我一向不太敢说。不是我没看过他的书,他的书我几乎都看过。
而是因为他信徒众多,稍有冒犯,就要落得个过街老鼠的下场。还好这是在网
络上,古龙迷们谅也伤不到我,就大胆开罪一回吧。

  古龙是武侠界的一大奇景。他独特的“古龙体”小说,他的传奇性格和传
奇人生,都为他增添了独到的魅力。他开创了武侠小说的另一种风格,为武侠
注入新的血液,委实功不可没。于金庸相反,他喜欢在书中夹叙夹议,让读者
很难有代入感,却另有一种距离美。他成功借鉴西方侦探小说,让他的武侠有
较强的悬念、推理和心理分析。在情节上,他也有自己独具匠心的安排,部分
精品构思颇为巧妙,也比较机智幽默。善于描写趋于极端的,扭曲的性格,还
能够创造出一些很有代表性、很有个性的人物。这些都是让他有众多追随者的
原因。

  但是,他太喜欢在书中填塞大量故作深沉的、似是而非的、无病呻吟的议
论。象“友情,正如黑暗中的火把,照亮了天地,温暖着人心”、“你如果象
和一个女人讲道理,还不如去买块豆腐一头撞死”、“比一个多嘴的女人更让
人头痛的,是两个多嘴的女人”、、、、、、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这些话乍
看似乎很幽默机智,可真正有内涵经得起推敲的又有几句?让我不能理解的是
,偏偏许多人对他这些话崇拜无比,说是能从中看出人生真谛。依我看,你要
是真的想从这些“廉价格言”中领悟出人生真理,倒不如真的去买块豆腐一头
撞死。

  还有,古龙虽然能够塑造出一些有个性和代表性的人物,比如楚留香、傅
红雪。但是他笔下的人物明显烙上作者自身的影子,而且同类人物差不多都象
一个娘生的。他的书中,男主角大都可以归于“浪子型”、“杀手型”和“酷
哥形”三种,而且几乎人人善饮,个个好色;女的丰富一些,计有“妓女型”
、“辣妹型”、“怨妇型”、“狐仙型”。正面配角必讲义气,反面配角都象
变态。傅红雪,其实就是跛脚的阿飞;陆小凤,本质上也不过长胡子的楚留香
;在古龙的书中,上致王公贵族,下致走卒贩夫,人人的嘴里随时都可以吐出
一些很深沉机智的话。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你家对面卖茶叶蛋的老头一边抠着
脚丫子,一边对着夕阳,幽幽叹道:“寂寞,就如我的茶叶蛋,在我空荡的心
里滚来滚去、、、、、、”这时候,你千万别惊讶,回去看看古龙的书,就会
觉得那老头实在不算什么。

  这些缺点,还不算太离谱,毕竟这只是技巧和风格的问题,还容许见仁见
智。可是古龙有一个致命的短处,让我不能容忍——他太缺乏职业道德,对自
己的作品极不负责。在他情绪好的时候,他才华横溢,下笔如神,能够写出一
流的作品;可是不高兴的时候,就潦草敷衍,虎头蛇尾,甚至大量作品他写了
一半,预支稿费后就溜了,出版商只好找枪手代笔完成。典型的例子是《名剑
风流》,前两集扣人心弦,精彩百出,是绝好的佳作,可是最后一集明显换了
一个作者,满篇狗屁,不知所云,让人大倒胃口!

  古龙玩世不恭的性格让他无法专心写作,也促成他的英年早逝,令人痛惜
。他只能是一个才子,一个浪子,无法成为一代宗师。


  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说温瑞安的作品象古龙。我却不这么认为。与其
说温瑞安是古龙体的“武侠议论文”,倒不如说是温瑞安体的“武侠诗歌”或
“武侠散文”。

  第一次看到温瑞安的武侠书,是在高中二年,那时候他还没多大名气。看
的是他的早期作品《大侠传奇》之《剑气长江》,一见如故。从此一路追逐,
直到大三那年,看过他的新作《纵横》之后,就和他久违了。基本上,他的几
大系列如《大侠传奇》、《四大名捕》、《说英雄,谁是英雄》、《七帮八会
九联盟》、《七大寇》、《布衣神相》、《白衣方振眉》等等,以及大量的武
侠短篇、武侠诗歌甚至武侠小小说,俺一本不落。俺看书的速度,可以说是一
目十行,一日千页,而温瑞安写书的速度,也实在是惊人的快,居然能让我在
这几年里几乎天天都能看他的新书。四百多部作品,不能不让人惊讶于他的多
产。虽然多产的结果难免会流产。

  要真正欣赏温瑞安的作品,就必须了解他的生平。他本来是写诗的,少年
时期就组织过诗社,曾因文字在台湾坐牢。为人豪侠四海,有许多意气相投的
生死至交。他的性格反映到作品上,就是让武侠小说有了一种全新的、唯美的
诗的意境,和激昂的、躁动不安的热情。这一点是其他武侠作家所没有的。

  说到他小说中的诗的意境,最让我感动的,是他能用诗化的语言,把平平
常常的场面写得美丽如画。他的作品就好象是香港徐克的电影,热闹而杂乱,
看过以后可能会有点稀里糊涂,可是纷乱中,必定有一两个很美丽很经典的镜
头,让你感动,让你难以忘怀。温瑞安的小说,就是能造成这种画面“定格”
的效果。看过金庸的作品,别的可以忘记,但那一个个鲜明的人物,其一颦一
笑,一言一行,是绝对忘不了的;而看过温瑞安的小说,别的都可以没印象,
那一幕幕经典的“镜头”,却能让你或陶醉,或震栗,多年以后想起,还能为
之感动。

  喜欢诗歌吗?那短短的几行文字,为什么能让你如此沉醉?

  还记得,萧秋水和萧易人,在擂台上默默相对中无言的沉痛吗?

  还记得,磅礴大雨中,捕神终于被逼落地,背对群敌时无声的杀气吗?

  还记得,方谢谢负剑问天的落寞背影吗?

  还记得,刘独峰恶战九幽神君的刀光剑影吗?

  还记得王小石与温柔在漫天落花中含笑相对吗?

  还记得萧秋水慕然回首,重见唐方时,那一帮死党们躲得远远的,“小声
说大声笑”吗?

  还记得大梦方觉醒的“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吗?

  还记得铁手独立悬天索桥,抱拳施礼的潇洒吗?

  还记得“狂月满天,狂花满树,狂叶满地”吗?

  、、、、、、

  武侠风流,唯有瑞安。

  如果说,将武侠小说诗化,是温瑞安的一大贡献的话,那么他的另一项成
就,就是让武侠小说在文学形式上多样化。对比金庸,金庸是以小说家的眼光
写历史,以历史学家的眼光写小说,他的春秋笔法在长篇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篇幅越长,越能体现他的大手笔大气魄,在短篇中,他的长处反而不能完全发
挥,所以金庸的小说,越好看的越长,越长的也越好看;而温瑞安的诗人本性
,却能让他长短不拘,自由发挥。他的武侠短篇、武侠诗歌、武侠小小说都极
具可读性。在他的巅峰时期,创作了大量的短小精悍的武侠作品,首次以诗歌
、散文的形式写武侠,这实在是一个大胆的创新。虽然他的“另类武侠”无法
形成主流,其影响还不足以为武侠开辟一个新的天地,但谁能保证这不是“武
侠”今后发展的一个可能的方向呢?或许若干年后,武侠不能再笼统地称为“
武侠小说”,而应该叫“武侠文学”了呢!瑞安此举,对后人实在是一个有益
的探索和启迪。他的“另类武侠”形式多变,风格不一。做为一种尝试,难免
莨莠不齐,但其中却时有精品,让人惊喜不已。我还记得他有一个超短篇武侠
《白晚亭》,通篇都是心理描写,没有任何对话和动作,却能把一场腥风血雨
,勾心斗角,描写得绘声绘色,实在是极有创意的精品。还有一篇中短的《侠
少》,写的是一个软弱好人的种种不幸和悲惨下场,很有“善善而不能近之,
恶恶而不能远之,祸莫大焉”的道理,似乎不能以普通的“武侠小说”等闲视
之。其他作品如武侠诗,更是他的拿手好戏,真正的武侠迷不可不读。可以说
在温瑞安的写作过程中,一直在求新求变,这与金庸不断突破自我一样,其精
神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哦,当然,古龙也是这样的,:))

  但是,令人扼腕痛惜的是,温瑞安就在他求新求变的突破过程中,渐渐迷
失了自我,走入死胡同里去了!

  在围棋界中,有一种现象。许多一流高手在达到一定境界后,很难再有提
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说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上加难。在高手们谋求突
破的时期,他们的水平往往有波动,有徘徊。这种过程对围棋高手来说,是非
常痛苦的。有趣的是,往往就在某一场比赛中,一流高手们突然有了质的飞跃
,到达一个全新的境界。这就是“悟道”,是厚积薄发,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功夫”,是王国维说的求学第三境界“众里寻她千百度,慕然回
首,伊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所以围棋界有一种说法,一流和超一流之间,
仅仅隔着一层纸,可是许多高手却终生无法捅破这层纸。而温瑞安,就是四处
徘徊游荡,至今还找不到这张纸在何处。他离超一流的境界却是越来越远了。

  早在他全盛时期,他的作品就有一些不好的习惯。早年因文字坐牢,这始
终让他耿耿于怀。在作品中,一有机会,他就会通过书中人物的嘴巴大肆抨击
统治阶层。每每此时,他笔下的人物就会不顾场合不顾环境,滔滔不绝,口若
悬河,旁征博引,长篇累牍地替作者发牢骚。这实在有点让人反感。他喜欢出
人意料,热衷于让他书中的人物玩“叛变”,做双面间谍。常常是在短短的几
页中,书中的角色就能从正到反,从反到正,反复叛变七八次之多。这种伎俩
偶尔为之,的确能给人新鲜感;反复使用,就让读者无所适从,莫名其妙了。
更不可取的是,他对自己“新、怪”的风格颇为自负,对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
和文字技巧盲目自信,喜欢玩文字游戏、标点符号游戏。在他中期的作品中,
就隐隐有这种不好的倾向。有时候某些词句一味求怪,颇让人费解。当时我还
认为这是他在寻求突破过程中难免出现的一些出轨现象,对他的这些“变质”
抱着容忍和宽厚的态度来欣赏。没想到他却在歧路上越走越远,到后来完全陷
入文字游戏的怪圈中不能自拔。从《少年四大名捕》,即《四大名捕斗将军》
系列开始,这种趋势就越来越严重。一本比一本怪异,一本比一本荒唐,简直
是每况愈下,一蟹不如一蟹。请看这么一段话:

  “他要出剑!

  他,要,出,剑!

  他——要——出——剑。

  他、、、、、、要、、、、、、出、、、、、、剑、、、、、、”

  这是《少年冷血》中,冷血中毒之后想要拔剑杀敌的一段描写。小说的后
记中,还有评论家就这段文字大发感慨,说从中可以领略到温瑞安运用文字之
妙,描写心理的细腻,云云。可是,这些符号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恕我愚昧,
我实在没办法从中看出什么特别的趣味来。只能理解为,这是温瑞安在骗稿费


  到了他的《纵横》出版,我当时从学校的书店租来看了看,刚翻了几页就
大皱眉头——满纸胡言乱语,让人找不着北。看完后的第一印象是:“这绝对
不是温瑞安写的,一定是冒名顶替的仿造品。”可惜求证的结果让我大失所望
。记得当时我曾对一个同样喜欢温瑞安的朋友感叹:“温瑞安死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看温瑞安的小说,对他的新作品也不太在意了。印象
中,似乎他从此也没有再出新的武侠书。不知道各位武侠迷朋友能不能给我推
荐几本他比较好的新书,给我一个惊喜?

  温瑞安以他自己赖以成名的独特文笔为丝,做了一个茧,把自己封在里头
了。不知道他能不能破茧而出,脱胎换骨?若能如此,则是我辈幸事。只是许
久不见他出来,不知会不会闷死在里头?我很为他担心。

  温瑞安是一个游吟诗人,曾经唱着优美的歌谣从我面前走过。可惜我现在
已经看不到他的背影,听说是迷路了。王安石曾为一个少年天才的陨落而感慨
,写下流传至今的《伤仲永》。希望温瑞安不要给我这个机会。


  前面已说过梁、金、古、温四大家,不谈谈眼下正走红的黄易,未免不够
公道。就以此篇作为《指点江湖》的终结,落个有始有终。

  照我的习惯,是先捧后摔——且先说黄易的长处。

  据说,黄易和香港科幻(或者应该说是“神幻”)作者倪匡、卫斯理是同
一个人。不知这一说法是否属实?不过就风格而言,黄易和倪、卫倒是颇为相
似。其突出的共同点,在于大胆玄幻的想象。

  纵观黄易的武侠小说,浪漫迥异的想象力洋溢其中。从《寻秦记》到《大
唐双龙传》,莫不如是,甚至部分作品还带有明显的科幻玄学色彩。如《寻秦
记》中的穿越时空、《大剑师》中的离奇武器和巫术、《破碎虚空》和《翻云
覆雨》中的轮回和得道升天。这使他的作品有一种神秘色彩,让读者很有新鲜
感。本来,武侠小说虽然写的都是子虚乌有之事,却总还力求在某种程度上写
得真实可信,还不敢太离谱,闹“关公战秦琼”的笑话。黄易却反其道而行,
将自己大胆的想象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有能耐让你兴致勃勃地看他如何“关
公战秦琼”。

  梁羽生以现代风格写武侠,使武侠脱离了飞剑仙的俗套;金庸融“情”于
武侠,使武侠多了人情味;古龙吸收了侦探小说的技巧,武侠从此多了悬念与
心理;温瑞安又以诗和浪漫赋予武侠新的意义;而黄易,他的离奇想象和荒诞
写法,又似乎为武侠注入一些新的活力。

  黄易的想象虽然离奇,却能自圆其说,不流于荒唐。我在看《寻秦记》的
时候,一开始,看到项少龙被时光机送回古代,立志寻找秦始皇。我一面惊讶
于黄易的大胆,一面也有点幸灾乐祸——“你敢这样开头,我且看你如何收场
!可不要让项少龙杀了赢政,叫我笑掉大牙!”。

  再看下去,越写越奇,史上著名人物纷纷出场。吕不韦、田单、龙阳君、
李牧、王翦,虽然和正史中的形象相差甚远,却也煞有介事。待看到赢政身亡
,小盘掉包,已经颇有些趣味了——“这黄易瞎蒙的功夫还不赖!”。

  到后头,项少龙文幍武略,将先秦名将的功劳几乎集于一身。这就产生了
一个新问题:“少龙是现代人,黄易把他写得这么出风头,莫非要篡改历史
吗?”

  没想到最后图穷匕现,黄易抛出了“焚书坑儒”这一招,轻而易举地解决
了难题,实在让我又惊又喜,为之击节叫好!这个包袱抖得利索!

  或曰:黄易的小说不忠于历史,有误导读者之嫌。我对这种挑剔嗤之以鼻
——要忠于历史,你何必来看武侠小说!如果有哪个读者在武侠小说中看历史
,那他本身已经无可救药,正导误导也没多大分别了。

  除了大胆的想象力和编故事的本领,黄易在武打的描写上也很有新意。武
侠武侠,不外乎写“武”写“侠”。在写“侠”,亦即刻画人物方面,黄易并
不突出——这点稍后再谈。至于写“武”,黄易的风格近似金梁的写实派,却
又另有其神秘色彩。比如《破碎虚空》里面的武道合一,《大唐双龙传》中的
“井中月”、“井中八法”、“弈剑术”、“不动明王咒”,都能给人深刻的
印象,有别于其他的武侠作者。(说到“武”字,梁金古温黄各有各的写法,
单是这一个“武”,就足以写一整篇评论,限于篇幅,在此不谈其他  

  好了,该捧的都捧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得摔他几下。

  首先,黄易继承他在科幻小说中一贯的风格,只写欲,不写情。某些场面
的描写近于色情,甚至在无关紧要处加杂大量“激情”镜头。当然,武侠小说
不是道德经,并未严禁出现“儿童不宜”的镜头。但若是有意为之,甚至在细
枝末节处大肆渲染,企图以此取悦读者,就未免流于末技了。在黄易的书中,
几乎没有什么一见钟情,有的只是“见色起淫”。小说中稍微重要一点的角色
,男性必高大英俊,女性必性感迷人。男主角更是周旋于数位美女之间,左拥
右抱,百般挑逗,既风流又下流。男主人公对意中人爱的表示,也都是“上了
再说”。这种现象,在最新的《大唐双龙传》中似乎稍有改善,但也并不彻底
。就拿《大唐》中最纯洁的徐子凌和师暄妃之间的“精神恋爱”来说,看上去
似乎很浪漫很高尚,一个仿佛柳下惠,一个宛如圣处女。其实,他们二人不过
是在互相挑逗引诱,欲拒还迎,半推半就,玩弄一种别开生面的性游戏罢了。
一言以蔽之,两人在玩“意淫”而已!岂有少女似爱非爱,而以自身贞操为诱
饵,诱惑情郎陪他修炼?又岂有男子若醉若醒,一面为一个近似尼姑的师暄妃
神魂颠倒,一面又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另一个大美女石青璇?如果说这就是情爱
的话,倒不如说是情欲更为恰当。

  其次,黄易刻画人物的功夫只能算中等,力度尚嫌不够。书中人物性格略
嫌单调,雷同现象不少。如前所述,男性高手不分好坏,必定高大英俊,风流
倜傥,伶牙俐齿;女性角色无论正邪,都是美貌尤物,大胆主动,善于调情。
角色的重要程度和美貌成正比。这让我在看他的小说时形成一种惯例:一个新
人物出场,只要看他(她)的外表,就大至可以知道这个人武功高低,正邪善
恶,以及在书中角色的份量。这样简单明了,倒也替读者省事。再如,就主角
而言,寇仲几乎就是项少龙的翻版,徐子陵又颇有浪翻云的影子。其他人物雷
同现象,近似于此。对历史人物的描写,也都有走样。

  另外,在情节安排上,黄易虽然想象大胆,编造故事也称得上巧妙,但在
一些地方,难免现出他捉襟见肘的窘态,显得有点才情不足。就拿最负盛名的
《寻秦记》来说,每当黄易无以为继,情节发展不下去时,他就祭出最后的法
宝——让项少龙飞檐走壁,偷听敌人的计谋。好笑的是,每次项少龙一趴到敌
人的屋顶上,对方就召集首脑,准时开会,高谈阔论,将全部阴谋和盘托出,
送给暗处的项少龙听,还惟恐他听不明白,将己方计划不厌其烦地反复解释,
关键处全说得明明白白。好象项少龙是他们的幕后老板,一定要等到项少龙到
场,他们才敢开重要会议!于是乎,项先生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一路福星高
照。朋友们若不相信,可以把《寻秦记》翻出来数一数,项少龙有多少次躲在
屋顶上,床底下,窗台外,衣柜中,马车顶,偷听到多少对他不利的秘密——
也真难为他近两米的大个子,居然玩藏猫猫玩得如此出色!最好笑的一次是,
项少龙某天晚上闲来无事,就想练练轻功,练得起劲,不知不觉就到了他对头
的老巢,于是趴下偷听,于是就听到惊人的秘密,于是项少龙就赶紧回家部署
,于是第二天就打了个大胜仗。我看这段的时候,边看边笑——若有如此好运
气,倒不如叫项少龙一出门就撞上那个对头喝醉酒,躺在地上说梦话,也省了
项兄一番奔波之苦。这种又多又滥的“luckyball",只能说明作者的黔驴技穷
。除此之外,黄易在情节构思上还有不少牵强的地方。就是“焚书坑儒”,也
有人说他写得勉强,不合人物性格和环境。

  值得庆幸的是,黄易目前还在不断地推出新作品。他的小说也正日见成熟
,就算还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也尽可以期待日后改进。不然,除了黄易,你还
能看些什么新武侠呢?他能在武侠这条路上走多远,谁能预料呢?

  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也只好慢慢去喜欢黄易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