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嘟嘟 / 医学新知 / 翟家华——善尔PPC细胞治疗技术

分享

   

翟家华——善尔PPC细胞治疗技术

2012-12-24  木嘟嘟

(不知道真假,看起来很像大忽悠呀)

随着整体项目的成熟,他选择家乡天津,作为疾病治疗基地,把项目的实际开展放于此,单个患者治疗疾病的上限价格缩减到10万元以内,让普通百姓受惠。

  之一。

  那一年,他41岁。

  百密一疏,2001年年底,一场意外交通事故后,他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宣布再次归来,已是十年后。

  翟家华此次归来,随同的还有他的善尔集团,一家专业从事细胞研发与应用的高新技术企业,核心便是PPC细胞技术的研发。

  “我目前已完成了整体布局。”他向新金融记者介绍,北京是总部基地,并拥有一座医院,在中国海南、韩国、日本的治疗基地或会所已建成,正在向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家布局。

  随着整体项目的成熟,他选择家乡天津,作为疾病治疗基地,把项目的实际开展放于此,单个患者治疗疾病的上限价格缩减到10万元以内,让普通百姓受惠。

  4个月后,在天津高新产业园区1.5万平方米的土地上,将建成世界上最大的细胞制造工厂,而将位于蓟县的“天津善尔抗衰老保健康复基地”已规划完成,拟用3年时间投资25亿元建成。当下让翟欣慰的是,天津泰达已与其进行了从战略合作到临床应用、技术研发等全方位的合作,6月份,双方的合作项目将正式运营。

  “不是我突然高调,而是我从事的项目逐步成熟了。”他坦言。

  宣布归来的翟家华,能否凤凰涅槃?

  突围

  2012年1月,卫生部下令停止所有未经批准的干细胞临床项目,但大量医疗机构仍旧我行我素,海量吸金。一业内人士透露,干细胞项目的每一个环节都能盈利。

  对于翟家华而言,他面临的不仅是一个“新课题”那样简单。

  关于善尔PPC细胞治疗技术,他每次都是这样描述:一种新型细胞治疗技术,具有可控制、可编程、无需配型,更不会产生排斥反应。对退行性病、心脑血管病、肝病、糖尿病、肿瘤等疾病,具有一定的修复治疗效果,细胞治疗技术是继手术治疗、药物治疗之后的一种新型治疗手段,是“本世纪生物医药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医疗技术领域的一次革命”。

  但翟坦承,至今在很多人看来,他是在描述一个“神话”,寻找“长生不老药”的梦想。毕竟,其在国内是一个闻所未闻的项目,质疑之声不可避免,在最开始的时候,连医学泰斗吴祖泽对此也是持怀疑态度。

  受到质疑的不止这些。

  “细胞治疗”自然而然让人想到当下市场上正如火如荼的干细胞概念。不容置疑,干细胞这一概念,正在吸引着大量资本以及企业进入这个市场。

  新金融记者了解到,ST中源控股行业中的多家公司,各类医院也在自行开展干细胞治疗,以深圳北科、天津昂赛和青岛奥克生物为代表的一批企业也在以另一种模式开展干细胞的保存与治疗活动。

  早在2009年,卫生部将干细胞技术归入“第三类医疗技术”,指其“涉及重大伦理问题,安全性、有效性尚需经规范的临床试验研究进一步验证”,并要求,若用于临床治疗,须经卫生部审批。2012年1月,卫生部下令停止所有未经批准的干细胞临床项目,但大量医疗机构仍旧我行我素,海量吸金。一业内人士透露,干细胞项目的每一个环节都能盈利。

  “不能与那些(干细胞)相提并论,现在那个市场太乱,鱼龙混杂。”翟家华说,干细胞已经走到一条死胡同,成为市场牟利的一个噱头,而善尔集团在走干细胞无法走通的路。

  哈佛大学医学博士肖敏作为善尔集团副总裁,负责整个技术项目。他介绍,善尔提出的是PPC细胞,是从患者自身或他人的外周血中提纯分离出成熟的单核细胞,应用独有的专利技术,经过4-6天的逆向分化、培养,再通过静脉回输到病人体内,用来修复和取代机体内因病变和损伤以及衰老而失去功能的细胞和组织,达到保健和治疗效果。“这是体细胞项目,不在干细胞之列,是一个成熟的医疗技术。”他说,这是一个安全、有效的制造技术、治疗技术。

  肖敏告诉新金融记者,现在“PPC细胞”项目是德国基尔大学医学院芒德里布教授多年研究发现并成功培育的一种外周血类干细胞功能新型细胞,现在是善尔集团首席科学家,其技术在德国秘而不宣。

  “作为一个新课题,最难的就是得到国内专家、学者的认可。”翟不止一遍地对人感叹,历经5年的时间,他做得最多的就是把项目讲明白、讲清楚。不过,如今都已挺过来了,得到了吴祖泽、胡亚美等业界顶级专家的认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等三家医院,把技术应用于临床。

  其中,“南开大学善尔再生医学转化中心”承载着翟家华的更多内容。

  考验

  在善尔集团,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其旗下的3架私人飞机,总投资6亿元。胡琦松介绍,很多人认识翟家华,就是从私人飞机开始,首先给他贴上“私人飞机主”的标签,但他不是在摆阔,而是更多地用于“PPC细胞”项目。

  5月25日,江苏双良集团副总裁缪文彬赶到北京,与其同行的还有投资部总经理。

  “细胞治疗是(未来)一个方向,(与善尔集团)应该有很多合作的机会。”缪文彬称,双良集团已在生物医药业有所影响,目前在寻找投资更高端的领域。

  “PPC细胞”治疗在应用上,治疗日本前首相的例子足以看到市场。今年77岁的羽田孜,身患帕金森、中风等疾病,其生活原本难以自理,在做了三次PPC细胞治疗后,其可以自行走一小段路。

  当然,这也是翟家华的得意之作。

  翟家华在交通事故后,等到身体有所改善,开始投资矿产,期间,接触到来自德国的“PPC细胞”项目。

  2005年,他凭借原有的医药知识、基础等,经过追踪、考察、认知等过程,并亲身体验感受,在一年后即2006年,集聚各方面的资本,将项目带到了中国。

  其实,在此之前,日本、沙特曾先后分别准备投资10亿美元、10亿欧元购买这一技术,都没有成功。翟家华倾注了所有精力,调动了可能的力量,用比上述资本低的资金拿下来。

  他回忆,他当初曾与国内20多位老板准备一起投资,并为此多次开会探讨,最后其他人认为风险太大,纷纷退出。

  “毕竟这是一个大的投资项目,在很多人看来,还存在无法预知的前景。”善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助理胡琦松评价,翟家华心细、有魄力,做事情看得远。

  在善尔集团,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其旗下的3架私人飞机,总投资6亿元。

  胡琦松介绍,很多人认识翟家华,就是从私人飞机开始,首先给他贴上“私人飞机主”的标签,但他不是在摆阔,而是更多地用于“PPC细胞”项目。在缪文彬看来,翟家华曾向他列过一组数据,也足以证明其很会算账。在他的这笔账中,以治愈乙肝携带为例,全国有1亿多人群,单体费用1万元计算,届时将有1万亿的市场规模,“他自己也吃不了”。

  与缪文彬有着同样动作的还有许多大型资本风头,翟无一例外地表示欢迎,在他看来,“仅靠一个人,打不下这一江山,顶不住这一片天”。

  新金融记者了解到,善尔集团在不久前,还面临着“重啤乙肝疫苗事件”给“PPC细胞”项目带来的舆论压力。

  虽然无关,但也不得不对此做着解释:与重啤乙肝项目有着巨大区别,善尔是在扎扎实实做事,不靠花样的噱头挣钱,更不能做“重啤第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