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林 / 私文1 / 肠断情山,梦落小楼楼外楼

0 0

   

肠断情山,梦落小楼楼外楼

2012-12-29  婉林

肠断情山,梦落小楼楼外楼

2012-11-15 作者:古垒东边

谁懂落花意,谁解流水情?流水落花去也,相思重重,缘去成空!

——题记

望穿秋水,望断南雁。吻断,眦裂,怨成流。今,你是否会来?

晨月含霜,墨花谢了春红,旧忆的青苔绕着弥满斑梦的石阶。守一方桑田,舞半世笔墨。花落菩提,漠然、无助地感叹着命运的反复与无常。风,涂鸦了我的心空。霜摧残月,总会勾起我无处搁置的忧伤。现实很无奈,连呼吸都透着虚伪,昏黄的街灯,照着迷茫的未知,俗琐的凡世,渐灭了初遇的心境。

凝痴成诗,滴泪成词,西风瘦影对长廊。塞一腔愁思于幽空,只不知,那绵密冷凉的,可是你悲情无语的清泪?怨积怅江,却不知将流向何方?归于何处?

何人持灯照心路,何人倚门盼归人?醉里,是你;醒里,是你;念里,还是你。触手,却不是你。镜花水月终虚空,风吹疼的不只是脸,还有思;雨淋湿的不只是眼,还有心;夜凉了的不只是人,还有情。不知是我的梦碎了相思,还是相思碎了我的梦,你就像一张无边无际的网,轻易就把我困在了网中央。你,一个让我此生不悔的女子,一个让我傻话连篇的女子,一个让我难舍难弃的女子。

流水不解味,千帆过尽无。冰寒的痛,穿刺的疼。吞噬我的,依旧是无法穿透的黑夜;寒凉我的,依旧是哑口莫言的落寞。

孤芳自赏的傲,注定会被不屑挫败。你,踏露而来,饮恨而归;我,有心牵念,无胆独对。你洞悉一切的目光,让我口吃,让我无以遁形,让我无从招架。茶凉心淡笑沧桑,你,终,柔情的来,凄凉的走。而不得,爱而不能。原来,爱早已不由己。

肠断情山山外山,梦落小楼楼外楼。一个人,一杯酒,饮尽秋凉独自愁。卿心尚可寄明月,我心今宵借何处?孤雁独翔字不成,只怨卿去冷无语,借酒问心何时归?何时归?可有归?

孤夜,凉透。仿佛一切都已注定,无以解忧,无物解忧。唯有,相思和酒入愁肠。哪知?寂寞牢,又把相思囚。

是谁站在露台听秋鸣?墨已干,泪已尽。卿已去,心未还,醉后独眠几重楼?风过也,谁还会记莫失莫忘?雨过也,谁还会诺不离不弃?挥泪断愁愁更愁,缠绵总在梦中圆。梦记伊人月下浅浅笑,我目,随你顾盼;我心,随你流转。你,明眸星辉,翩翩而舞;我,心旌荡漾,飘飘欲仙。

花落,梦醒。有心葬心,无力掩土,半世已成烟云,余生只余遗憾。仿佛有泪,漫透眼睑。絮絮的低语,伴着秋叶的最后一抹亮色,无风自落,寻找最后的归宿。看水推舟,终等不来隔岸的花开蝶舞。

人生无常,烟花易冷。你的世界,再难找寻我曾流浪的印记。总以为霜菊抱枝香犹在,又哪知飞蛾空绕千丝恨;总以为你对我唱声情茂,又哪知舞台清冷我独颂。疼痛如昨,疼惜如昨,唯留半盏叹息半盏忆。烙在心上的念,在我的眼前渐渐模糊,再无心捡拾过往,再无绪打理眷恋,再无颜乞讨可怜,就让无望的岁月皱了容颜,就让相思的霜弥满双鬓,就让泪眸的文字冰凉指尖、漫湿键盘。

沉在自己的字里行间,醉在自己的忆里梦里。不再念轮回道上,不再冀时光逆转,不再惜菩提空许,不再哀相思如雪,不再求故事结局。

酒淡情薄,凄冷的冬雨,湮没了我的心声,稀释了我的情感,冷却了我的激情。只是不想惊扰了你的平平淡淡,只是不想搅散了你的云淡风轻。

叹,叹,叹!镜花水月终敌不过命运的处心积虑,寒风萧萧,一个人,怀揣迷茫,寂守清夜,等尽阑珊,却再没勇气叩响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心窗。

冬夜里,那无法替代的思忆,怨怨的,缠绵在寂寞的风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