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daodao / 经典 / 周书·大诰

   

周书·大诰

2013-01-02  yiyidaodao

周书·大诰

(2011-07-04 22:20:49)
标签:

杂谈

分类: 周书今译

周书·大诰

若曰:!大诰尔多邦越尔御事

周公说:啊!诏告尔等诸侯君王和治事大臣。

【注】郑注曰:王,周公也。周公居摄命大事,则权称王。孔疏曰:周公虽摄王政,其号令大事则假成王为辞。郑玄本猷在诰下,为大诰猷尔多邦曾曰:猷,图也,诰命发端词。曾曰:越,于也,及也。曾曰:御,治也。御事,若府史胥徒之属。余注曰:御事,治事者也。

弗吊,天降割于我家,不少延

不幸啊!上天降下危害在我家,不少危害仍在蔓延。

【注】曾曰:吊,犹善也。郑玄本为天降害于我家曾曰:割,害。郑注曰:言害不少,乃延长之。

洪惟我幼冲人,嗣无疆大历服

只是我,继承了远大悠久的事业。

【注】周曰:洪惟,发语词。周曰:冲,读为童,稚也。幼冲人,周公自指。孔疏曰:嗣训继也。周曰:历,《小尔雅》:久也。服,事也。无疆大历服,无疆大久之事业。

弗造哲,迪民康。矧(shěn曰其有能格知天命?

但没有遇到哲人,引导百姓及于安定。况且能度知天命的人呢?

【注】曾曰:造之言遭也。曾曰:迪,导也。周曰:矧,况也。周曰:今按《苍頡篇》:格,量度也。言未遇明哲,以导民于安,况有能度知天命者乎?

!予惟小子,若涉渊水,予惟往求朕攸济

唉!我惟小子,就像要渡过深水,我只是去寻求渡水的方法。

【注】周曰:已,叹词,古音与唉同。周曰:攸,所以也。济,渡也。攸济,所以济也。

。敷前人受命,兹不忘大功。

周公拿出大龟。陈说文王、武王因大龟而承受天命,至今也不敢忘记大龟的大功。

【注】曾曰:敷,陈也。曾曰:贲,殷周间大宝龟名。周曰:贲,龟也,《尔雅》:龟三足,贲。

予不敢闭于天降威。用宁王遗我大宝龟,绍天明。

我不敢壅塞上天降下的威严。用文王留给我的大宝龟,卜问上天的明命。

【注】曾曰:闭,壅也。曾曰:宁王,文王也。宁当作文,字之误也。曾曰:绍,读为[召卜],《说文》:[召卜],卜问也。

即命曰:有大艰于西土,西土人亦不静,越兹蠢

就告龟以所卜之事说:现在西周有大难,西周民心也不安定,在此时蠢动。

【注】曾曰:即,就也。即命,就所贞龟而命之也。余注曰:命,命龟也。古人占凶吉,必将所卜之事以告龟而占之,谓命龟。周曰:西土,西周也。周曰:越,于也。周曰:蠢,动也。

殷小腆敢纪其叙。天降威,知我国有疵,民不康。曰:予复。反鄙我周邦。今蠢。

殷朝余孽胆大妄为,妄想继理其大统。上天降下威严,他们知道我国有瑕疵,百姓尚不安定。说:我们要复国。反过来图谋我周国。如今蠢动。

【注】郑注曰:腆,谓小国也。曾曰:腆读为殄,尽也。小腆,言余孽也。指武庚言。曾曰:诞,大也。曾曰:纪,理。曾曰:叙读为绪,统也。曾曰:疵,病也。周曰:王先谦曰:古文啚为鄙,与图字形近,其义当为图。

今翼日,民献有十夫,予翼,以于敉)宁武图功。

今年翌祭之日,百姓中有贤者十人,辅佐我,来完成文王、武王所规划的大功。

【注】余注曰:翼,古与翌通。翼日,即翌日也。翌日,为翌祭之日。(从杨宽说)翌是羽翼,翌祭就是持羽龠干戚而跳舞之祭。(见郭宝钧《中国青铜器时代》)曾曰:献,贤也。曾曰:翼,辅也。曾曰:敉,抚也,竟也。

我有大事,休朕卜并吉

我国将有战事。好不好呢?我的占卜全是吉兆。

【注】曾曰:大事,戎事也。曾曰:休,一字句绝。犹言休否,问辞也。郑注曰:卜并吉者,谓三龟皆从也。

予告我友邦君越尹氏、庶士、御事,曰:予得吉卜,予惟以尔庶邦于伐殷逋播臣

故而我诏告我友邦的君王以及史官、众贤士、治事大臣,说:我得到吉祥的卜兆,我谋划和尔等邦国共同去讨伐殷朝那些逃亡的人。

【注】曾曰:肆,故也。周曰:尹氏,史官,掌书王命,与太师同秉国政。本王国维说。余注曰:庶士,指众贤士。曾曰:惟,谋也。曾曰:逋,亡。播,散也。逋播臣,谓禄父。

尔庶邦君越庶士、御事罔不反,曰:艰大,民不静,亦惟在王宫、邦君室,越予小子考翼。不可征。王害不违卜?

尔等邦国的君王以及众贤士、治事大臣无不反对,说:困难太大了,民心又不安定,叛乱也是出在王宫和邦君室,而且得到我等小子父辈的庇护。所以不可以征伐,大王何不违背龟卜呢?

【注】周曰:罔,无也。曾曰:越,及也。余注曰:考,父也。翼,庇护也。(从杨宽说)曾曰:害读为曷。《广雅》:害、曷,何也。

予冲人思艰,曰:呜呼!允鳏寡,哀哉!

故而我经过长久慎重的考虑,说:呜呼!实在是惊动了苦难的人民,可悲啊!

【注】曾曰:肆,故也。余注曰:冲人,犹幼冲人。多为古代帝王自称的谦辞。周公自指。周曰:永,长也。曾曰:允,诚。曾曰:蠢,动也。周曰:鳏寡,指小民。谓伤残痛苦之民也。

予造天役,遗大投艰于朕身,越予冲人,不卬áng)自恤

我受到上天的役使,交给我艰难的重任,至于我,无暇自忧。

【注】曾曰:造,遭。曾曰:役,使也。周曰:投艰,谓任以难事。孔传曰:卬,我也。曾曰:恤,忧也。

尔邦君越尔多士、尹氏、御事绥予,曰:无毖于恤,不可不成乃宁考图功。

我以为尔等邦国的君王、众贤士、治事大臣应当安慰我,说:不要因忧患而劳累,不可以不完成您的先父文王所图谋的功业。

【注】曾曰:义读为仪,度也。余注曰:多士,犹言庶士。曾曰:绥,安也,告也。孔疏曰:毖,劳也。曾曰:宁考当为文考,言文王也。

!予惟小子,不敢替上帝命。

啊!我惟小子,不敢废弃上帝的命令。

【注】曾曰:已,叹词。曾曰:替,废也。余注曰:《三体石经》替为朁。朁,不信。从杨宽说。

天休于宁王,兴我小邦周,宁王惟卜用,克绥受兹命。今天其相民,矧亦惟卜用。

上天嘉美文王,兴我周国,文王惟卜是用,能够安受天命。如今上天帮助百姓,何况我也是惟卜是用。

【注】曾曰:休,嘉也。曾曰:相,助也。

呜呼!天明畏,弼我丕丕基

呜呼!天之明命可畏,辅助我伟大的基业!

【注】周曰:弼,辅也。周曰:丕,大也。周曰:基,业也。

王曰:尔惟旧人,尔丕克远省,尔知宁王若勤哉!

王说:尔等是旧臣,尔等多能远知过往之事,尔等知道文王是如何勤劳的啊!

【注】周曰:省,识也。

天閟)毖我成功所,予不敢不极卒宁王图事。

【注】周曰:閟,读为秘,慎也。周曰:毖,《广韵》:告也。曾曰:极读为亟。

上天慎重地告诉我成功之所在,我不敢不急切地完成文王所谋划的事业。

肆予大化诱我友邦君:天棐fěi)忱辞,其考我民,予曷其不于前宁人图功攸终

故而我大力教化诱导我友邦的君王:上天辅以诚信之辞,上天成就我的百姓,我为什么不去完成文王所谋划的功业呢?

【注】曾曰:棐,辅。曾曰:忱,诚也。曾曰:考,成也。曾曰:攸,所也。图功攸终,语倒,犹云终所图功也。

天亦惟用勤毖我民,若有疾,予曷敢不于前宁人攸受休毕

上天也用勤劳慎戒我百姓,就像他们有病一样,我怎敢不继承文王所受的美命并且完成它呢?

【注】余注曰:毖,慎之戒之也,犹惩前毖后之毖也。孔传曰:我何敢不于前文王所受美命终毕之?曾曰:毕,犹终也。攸受休毕,语倒。犹云毕所受休也。

王曰:若昔朕其逝。朕言艰日思。

王说:和以前(武王伐纣)一样,我要去(东征)了。我说说艰难时的想法。

若考作室,既厎)法,厥子乃弗肯堂,矧肯构

比如父亲盖房子,已经定好了营建之法,他儿子却不肯打地基,更何况盖房子呢?

【注】周曰:厎,定也。周曰:堂,基也。曾曰:构,盖也。

厥父菑),厥子乃弗肯播,矧肯获?

他的父亲开垦荒地,他的儿子不肯播种,又况肯收获呢?

【注】曾曰:菑,才耕田也。

厥考翼其肯曰:予有后,弗弃基?肆予曷敢不越卬敉宁王大命?

他的父亲敬事创业,他可以说:我有后代,能不抛弃我的基业吗?故而我怎么敢不在我身上遵循并完成文王的大命呢?

【注】郑注曰:其父敬职之人。孔传曰:其父敬事创业。余注曰:《尔雅·释言》肯,可也。曾曰:我也,身也。

若兄考,乃有友伐厥子,民养其劝弗救。

有兄弟父子之家,有朋友征伐他们家的儿子,有人却不去劝止也不去救助。

【注】孔传曰:若兄弟父子之家。余注曰:谓文王、周公之家也。余注曰:友者,盖邦君越庶士、御事言:叛者得其父辈之庇护,则为其友也。余注曰:民,人也。谓邦君越庶士、御事也。孔疏曰:养其心不退止也。余注曰:养,隐也。犹韬光养晦之养也。

王曰:呜呼!肆哉,尔庶邦君,越尔御事。

周公说:呜呼!努力吧,尔等诸侯君王和治事大臣。

【注】曾曰:《汉书·翟义传》颜注,陈也。按劝令陈力也。

邦由哲,亦惟十人迪知上帝命。越天棐(fěi)忱,尔时罔敢易法,矧今天降戾于周邦?

国家清明要依靠哲人,现在也有十个人来引导我们感知上帝之命。至于天之所辅,必是诚信,尔等由是可知不敢变易天法,况且今天上天已经给周国降下了定命呢?

【注】周曰:爽,《说文》:明也。孔疏曰:言天之所辅,必是诚信。周曰:时,是也,代词。孔疏曰:汝天下余是观之,始知无敢变易天法。余注曰:戾,定也。《诗经·大雅》民之未戾,职盗为寇。

惟大艰人,诞邻胥伐于厥室,尔亦不知天命不易?

那些叛乱的人,勾结邻国来征伐他的宗室,尔等难道不知道天命不可以改变吗?

【注】孔传曰:惟大为难之人,谓三叔也。周曰:杨筠如曰:读为延。……诞与延古通。曾曰:胥,相也。

予永念曰:天惟丧殷,若穑夫,予曷敢不终朕亩?

我长时间考虑:上天要灭亡殷国,好象农夫一样,我怎么敢不完成我的田亩里的工作呢?

天亦惟休于前宁人。予曷其极卜,敢弗于从,率宁人有指疆土?矧今卜并吉?

上天也嘉美先父文王。我对卜法是何等了解,怎么敢不服从卜兆,守卫文王留下的疆土呢?何况今天的占卜都是吉兆呢?

【注】曾曰:极,究也。曾曰:率,循也。曾曰:指,至也。

肆朕诞以尔东征,天命不僭,卜陈惟若兹

故而我要大规模地率领尔等东征,天命不会偏差,卜兆的陈列都是吉兆。

【注】曾曰:诞,大也。曾曰:僭,差也。孔传曰:卜兆陈列惟若此吉。

周书·君奭

(2011-07-04 22:19:36)
标签:

杂谈

分类: 周书今译

周书·君奭

周公若曰:君奭!弗吊,天降丧于殷,殷既坠厥命,我有周既受。我不敢知曰,厥基永孚于休。

周公说:君奭!由于不善,上天给殷国降下大祸,殷国已经丧失了其天命,我们周国接受了。我不敢说知道,周国的基业会永远美好。

【注】君者,尊称。奭,召公名。曾曰:吊,善也。曾曰:孚,信也,符也。

若天棐忱,我亦不敢知曰,其终出于不祥。

如果上天辅助诚信,我不敢说知道,最终会出现不祥。

【注】曾曰:棐,辅也。忱,诚也。

呜呼!君已曰:我。我亦不敢宁于上帝命,弗永远念天威越我民罔尤违,惟人。

呜呼!君曾言:是在于我。我也不敢安于上帝之命,不是老去考虑是否与上天的威严和百姓(的意志)相违背,确是在于人。

【注】曾曰:已,已尝也。余注曰:时,是也。余注曰:尤,《说文》:异也。违,《广韵》:背也。弗永远念天威越我民罔尤违,犹言,弗永远念天威罔尤?越我民罔违?

在我后嗣子孙,大弗克恭上下,遏佚前人光,在家不知天命不易,天难谌,乃其坠命,弗克经历嗣前人恭明德。

在我周国的后继子孙,不能恭敬上天和下民,失去了前人的功业,在我周家不知道天命难得,上天难信,就会失去天命,不能经久历远承继前人,敬行明德。

【注】曾曰:遏,绝。佚,失。余注曰:烈者,《诗》传云,光也。是光训为烈。曾曰:易,难易之易。曾曰:谌,信也。

在今予小子旦,非克有正,迪惟前人光,施于我冲子。

现在我旦,不能有什么匡正,只是想把前人的功业,延及于我们的孩子。

【注】曾曰:迪惟,语词。曾曰:施,延也。《韵会》冲或省作冲。又稚也。

又曰:天不可信。我道惟宁王德延,天不庸释于文王受命。

所谓:上天不可信。我只是想把文王的美德加以推广,上天不会轻易废弃文王所受的天命。

【注】《释文》云:马本作我迪。迪,语助也。孔疏曰:言宁王者,即文王也。余注曰:庸,易也。庸释者,轻易舍弃之意。

公曰:君奭!我闻在昔成汤既受命,时则有若伊尹,格于皇天。在太甲,时则有若保衡。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格于上帝,巫咸乂王家。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在武丁,时则有若甘盘。

周公说:君奭!我听说从前成汤既已接受天命,时有伊尹,得以升配上天。在太甲,时有保衡。在太戊,时有伊陟和臣扈,得以升配上天,又有巫咸治理王家。在祖乙,时有巫贤。在武丁,时有甘盘。

【注】孔疏曰:保衡、伊尹,一人也。异时而别号。孙曰:格者,《释诂》云:升也。谓汤得伊尹辅助成功,升配于天也。周曰:太甲,汤之孙。周曰:太戊,太甲之孙,太庚之子。周曰:伊陟,臣扈,巫咸,均太戊之贤臣。郑注曰:伊陟,伊尹之子。余注曰:巫贤,巫咸之子也。《〈史记〉正义》云:按,巫咸及子贤冢皆在苏州常熟县西海虞山上,盖二子本吴人也。

率惟兹有陈,保乂有殷,故殷礼陟zhì)配天,多历年所。

上面提到的这些人,安治殷国,所以按照殷礼得以升配上天,经历了很长的年代。

【注】余注曰:陈,《玉篇》列也,布也。孙曰:陟,亦升也。

天惟纯佑命,则商实百姓王人,罔不秉德明恤。小臣屏侯甸,矧(shěn)咸奔走。

上天大佑其天命,而商朝这些异姓和同姓的官员,都无不秉持美德,保持谨慎。况且小臣和 侯甸之君,都奔走效劳。

【注】曾曰:纯,大也。曾曰:实,读为寔,是也。百姓,异姓之臣。王人,同姓之臣。曾曰:明,勉也。恤,慎也。周曰:屏,并也。曾曰:侯甸,侯服甸服也。

惟兹惟德称,用乂厥辟。故一人有事于四方,若卜筮,罔不是孚

上面提到的这些人都是德称其身,辅助其君。所以天子有事于四方,像卜筮一样,没有不相信的。

【注】余注曰:音衬。《尔雅·释诂》称,相等也。曾曰:乂,相也。辟,君也。孔传曰:一人,天子也。周曰:孚,信也。

公曰:君奭!天寿平,格保乂有殷。有殷嗣,天灭威。今汝永念,则有固命,厥乱明我新造邦。

周公说:君奭!上天让这些平治之臣长寿,来安治殷国。殷王世代传承,上天也熄灭了天威。现在你当常念及于此,就掌握了不坠之天命,如此就能治理好我们这个新建的国家。

【注】余注曰:寿,谓使之长寿也。平,谓平治之臣也。余注曰:格,至也。格保,犹《尚书·召诰》:今相有殷,天迪格保。之格保,故断句于格前也。蔡沈《书集传》:不坠之天命。

公曰:君奭!在昔,上帝割申劝宁王之德,其集大命于厥躬?

公曰:君奭!昔在上帝割申观文王德,其集大命于厥躬?

周公说:君奭!过去,上帝为什么一再考察文王之德,而集天命于其身呢?

【注】曾曰:割,当本作害。害,当读为曷,何也。申,重也。据《郭店楚墓竹简》中《缁衣》篇引此句更正:在昔,当为昔在;劝,当为观;宁,当为文;无之。

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亦惟有若虢叔,有若闳夭,有若散宜生,有若泰颠,有若南宫括

这是因为文王能够施以教化管理好我们周国,也因为有像虢叔、闳夭、散宜生、泰颠、南宫括等,这样的贤臣。

【注】余注曰:周本夏人也。余注曰:虢叔、闳夭、散宜生、泰颠、南宫括,皆文王时贤臣。虢叔,文王之弟。

又曰:无能往来,兹迪彝教,文王蔑德降于国人。

所谓:没有这些贤臣的到来,启发文王推行常教,文王就无德以降给国人了。

【注】孙诒让《尚书骈枝》曰:凡经文又曰,并当读为有曰。曾曰:迪,导也。彝,常也。曾曰:蔑,无也。

亦惟纯佑,秉德迪知天威,乃惟时昭文王。迪,闻于上帝,惟时受有殷命哉。

也因为上天的保佑,这些贤臣保持美德,启发文王了解天威,这样,此时的文王才能够昭显。进而文王的勤勉显示出来,被上帝知道了,这样文王才接受了殷国的天命啊。

【注】余注曰:迪,《增韵》启迪,开导也。余注曰:迪,《广韵》进也,蹈也。曾曰:见,显示也。孔疏曰:马作勖,勉也。

武王惟兹四人,尚迪有禄

武王时候,文王的贤臣只有四人还活着。

【注】郑注曰:至武王时,虢叔等有死者,馀四人也。孔疏曰:虢叔先死,故曰四人。周曰:有禄,谓生也。

后暨武王,诞将天威,咸刘厥敌。

后来,他们和武王奉行上天的惩罚,完全杀掉了他们的敌人。

【注】曾曰:暨,与也。曾曰:刘,杀也。

惟兹四人昭武王惟冒,丕单称德。

因为这四个人而使得武王昭显,武王也很勤勉,才能身称其德。

【注】余注曰:《尔雅·释诂》昭,见也。周曰:冒,读为勖,勉也。曾曰:单,尽也。

今在予小子旦,若游大川,予往暨汝奭其济。

现在我旦,好像要渡过大河,我要和你奭一起渡过去。

小子同未在位,诞无我责,收罔勖,不及耇造。德不降我,则鸣鸟不闻,矧曰其有能格

我和未在位即政时一样,却没有人能责勉我,听到的都是诬罔的勉励之辞,不如德高望重的老臣到来。我身无德,连凤凰的鸣声都听不到,况且说能升配上天呢?

【注】孔传曰:同于未在位即政时。孙诒让《尚书骈枝》:皆未有人能责我者。余注曰:收,《诗·周颂》:我其收之。《传》:收,聚也。罔,《论语》:罔之生也,幸而免。《何晏注》:诬罔。勖:勉也。余注曰:耇,寿耇也,谓老成之人。造,《说文》:就也。郑注曰:鸣鸟,谓凤也。余注曰:格,《释诂》:升也。

公曰:呜呼!君!肆其监于兹。我受命无疆惟休,亦大惟艰。告君乃猷裕我,不以后人迷

周公说:呜呼!君奭!现在应该看到这一点。我接受的天命,有无限的嘉美,也有无穷的艰难。现在请君教导我,不要让后人误解。

【注】曾曰:肆,今也。曾曰:《方言》云:裕、猷,道也。孙曰:《广雅·释诂》:迷,误也。

公曰:前人敷乃心,乃悉命汝,作汝民极。曰:汝明勖王,在亶。乘兹大命,惟文王德丕承,无疆之恤’”

周公说:武王表明他的心意,悉心地告诉你,为百姓之中正。武王说:你要勉励同辈之王,要真诚。承载这一大命,是继承文王之德,也会有无穷的忧患。’”

【注】曾曰:前人,谓武王也。敷,布也。曾曰:极,中也。曾曰:明勖,并勉也。余注曰:偶,侪辈曰偶。孙曰:亶者,《释诂》云:诚也。曾曰:乘,载也。曾曰:恤,忧也。

公曰:君!告汝朕允。保奭,其汝克敬以予监于殷丧大否,肆念我天威。

周公说:君奭!告诉你我的挚诚。保奭,你要和我一起敬慎地借鉴殷国丧亡的大祸,经常用天威来提醒我。

【注】孔传曰:告汝以我之诚信也。曾曰:犹与也。王先谦曰:天地交为泰,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为否。殷之末世,天地闭塞,是大否也。曾曰:肆,长也。

予不允,惟若兹诰?予惟曰:襄我二人。汝有合哉言曰:在时二人。

我如非挚诚,还会以此相告吗?我只想说:成就你我二人,您难道还有志同道合的人吗?你会说:就在你我二人。

【注】孙曰:周公言予不诚,而惟若此相告乎?曾曰:兹,兹上文所诰也。孙曰:襄者,杜注《左传》云:成也。合者,《释诂》云:对也。

天休滋至,惟时二人弗戡。其汝克敬德,明我俊民,在让后人于丕时。

上天赐予的嘉美皆至,只是你我二人已难以克当。你要敬慎于德,彰明贤者,以成就后人使其承当这一大任。

【注】曾曰:戡,胜也。周曰:明,章明也。曾曰:俊民,贤人也。余注曰:让,《韵会小补》通作襄。襄,成也。孙曰:丕者,《汉书》注:师古云:奉也。

呜呼!笃棐时二人,我式克至于今日休?我咸成文王功于不怠,丕冒海隅出日,罔不率俾。④”

呜呼!如果不是你我二人,我们能达到今天嘉美的境地吗?我们要不懈地全部完成文王的功业,要让四海之隅,日出照到的地方,无人不顺从我们。

【注】周曰:笃,信也。棐,非也。周曰:式,用也。曾曰:咸,遍也,竟也。郑注曰:率,循也。俾,使也。四海之隅,日出所照,无不循度而可使也。曾曰:冒,覆冒也。

公曰:君!予不惠若兹多诰。予惟用闵于天越民。

周公说:君奭!我不这样更多地劝告了,我要忧虑上天和下民。

【注】曾曰:惠,当作惟。曾曰:闵,忧也。

公曰:呜呼!君!惟乃知民德,亦罔不能厥初,惟其终?祗若兹,往,敬用治。

周公说:呜呼!君奭!你知道百姓的行为,没有不能开始的,但是结果呢?(戒召公当慎终。)听从我这些话,去吧,用敬慎治民。

【注】孔传曰:当敬顺我此言。

  • 圣贻2012-08-05 08:40:37 [举报]


    “不及耇造。德不降我,则鸣鸟不闻。”与“耇造德不降,我则鸣鸟不闻。”
    请问你这个标点法,从哪里考据的,还有个疑问‘余注’是谁注解的啊?
    孙星衍 疏:“言天不降下老成德之人,我则犹望鸣凤之不可闻也。"
    似乎更切合后面一种表法,我查了很多版本,也是后面多见。

    望请指教!

    逸周书·武儆解

    (2011-07-04 22:18:49)
    标签:

    杂谈

    分类: 周书今译

    逸周书·武儆解

    惟十有二祀四月,王告梦。丙辰,出金枝《郊宝》、《开和》细书,命诏周公旦立后嗣,属小子诵文及《宝典》。王曰:呜呼,敬之哉!汝勤之无盖。□[]周未知所周,不知商□[]无也。朕不敢望,敬守勿失!以诏宾小子,曰:允哉!汝夙夜勤,心之无穷也。

    武王十二年四月,武王说他作了个梦。丙辰日,拿出《金版》、《郊宝》、《开和》等缀集,并策令周公旦为其立后嗣。交给太子诵策立的诏文和《宝典》。武王说:啊,敬慎啊!你要勤奋不懈。我周朝初定天下,未知将来如何,不知商人的后嗣是否真的无害。我不敢多想,你要恭敬地守护我周朝的天命而不要失去。把诏书交给太子诵,说:好啊!你要早晚勤奋,不断地诵读

    逸周书·度邑解

    (2011-07-04 22:17: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周书今译

    逸周书·度邑解

    维王克殷国,君诸侯,乃厥献民征主、九牧之师见王与殷郊。王乃升汾之阜,以望商邑。永叹曰:呜呼,不淑兑天对。遂命一日,维显畏弗忘。王至于周,自□[鹿]至于丘中,具明不寝。王小子御告叔旦,叔旦亟奔即王,曰:久忧劳。问周不寝。曰:安,予告汝。

    武王灭了殷国,成了 诸侯的君主,于是就召集殷的贤民、卿大夫,以及九州之长的佐官在殷都郊外朝见武王。武王登上汾地的土丘,遥望朝歌,长叹道啊,纣王不善难以配天,于是殒命于一日。非常可畏而不能忘啊。武王返回周原,从鹿地到丘地,通宵不眠。武王的内官报告了周公旦,周公旦急忙跑到武王那里,说:您忧劳太久了。问武王为什么不睡觉。武王说:坐,我告诉你。

    王曰:呜呼,旦,惟天不享于殷,发之未生,至于今六十年。夷羊在牧,飞鸿过野。天不享于殷,乃今有成。维天建殷,厥征天民名三百六十夫。弗顾,亦不宾成,用戾于今。呜呼!于忧兹难,近饱于恤,辰是不室。我来所定天保,何寝能欲?

    武王说:啊,叔旦,上天不佑助殷人,从我还未降生,到今天已经六十年了。夷羊(怪物)出现在郊外,飞蝗遍野。上天不佑助殷人,到现在才有了结果。上天建立殷朝,征用了贤民三百六十名。之后上天不再眷顾殷人,也不摈弃灭亡他们,一直延续到现在。唉!我担心这个问题,忧虑甚多,我们到今天还没有定下都邑。我就还不能确定承受天命,怎么能安睡呢?

    王曰:旦,予克致天之明命,定天保,依天室。志我共恶,俾从殷王纣。四方赤宜未定我于西土。我维显服及德之方明。叔旦泣涕于常,悲不能对。

    武王说:叔旦,我能得到上天的明命,确定承受天命,依傍上天的都邑。你和我要有共同的憎恶,诛绝殷王纣的同恶。夙夜操劳以使我安定于西土,我要光大我的事业,使德教传布到四方。姬旦眼泪落在衣服上,悲痛得不能回答。

    □□[命旦]传于后。王曰:旦,汝维朕达弟,予有使汝。汝播食不遑食,矧(shěn)其有乃室。今维天使予。惟二神授朕灵期,于未致予休,□[]近怀予朕室。汝维幼子,大有知。昔皇祖底于今,勖()厥遗得显义。告期付于朕身,肆若农服田,饥以望获。予有不显朕,卑皇祖不得高位于上帝。汝幼子庚厥心,庶乃来班朕大环,兹于有虞意。乃怀厥妻子,德不可追于上,民不可答,于朕下不宾在高祖,维天不嘉,于降来省,汝其可瘳(chōu)于兹?乃今我兄弟相后,我筮龟其何所即?今用建庶建。

    武王让周公旦继承王位。武王说:叔旦,你是我明达的弟弟,我要命令你。你摆上食物亦无暇进食,更何谈顾及家室。现在是上天使我成就王业。只是二神给我定下死期,而天下未致太平,近来想到我的家族。你虽是幼子,却大有智慧。从皇祖到今天,世代勉励以传承大义。当二神把死期告诉我,我就像服侍田地的农夫,渴望得到收获。你若是不能光显我的基业,将使皇祖无法享有配天之祭。你应丢掉谦让之心,不辞辛苦来承继大位,我正有这样的希冀。如果你只挂念妻儿,德行就赶不上先祖,百姓也不会报答。自我以下也不能列位祖庙。若天不佑助,降下灾祸,你能消除吗?而今我们兄弟先后相继,我还占卜什么?我现在就立你为储。

    叔旦恐,泣涕共手。王曰:呜呼,旦!我图夷兹殷,其惟依天。其有宪命,求兹无远。天有求绎,相我不难。自洛汭(ruì)延于伊汭,居阳无固,其有夏之居。我南望过于三涂,北望过于有岳丕,愿瞻过于河,宛瞻于伊洛。无远天室,其曰兹曰度邑。

    姬旦惊惧,流着泪拱手施礼。武王说:唉,叔旦!我所谋划的就是要平灭殷朝,只有依傍上天的都邑。那里有上天的法令,不要到远处去找这个地方。上天已经经过反复探求,一定会祐助我们。从洛水以北直到伊水以北,在二水之北而没有坚固的要塞,那里曾是夏人的居所。我从那里向南看可以看到三涂山,向北看可以看到接近太行山的边鄙城邑,回首可见黄河,看到洛水、伊水。离上天的都邑不远,就把这里叫做度邑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