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予一份安静给自己

2013-01-04  喜好喜好
 
 

今夜,予一份安静给自己

 
 作者:浅唱安静       编辑:喜好喜好
   
 
  今夜,很冷,很冷,一股寒风,穿透厚厚的外衣,凄凄凉凉。
  
  一个人的时光是如此寂静,一个人行走在路上,是如此淡然;一个人走在黑色的夜下,路灯是如此耀眼,再霸道的黑夜,也躲不过这一排排整齐的灯光,好刺眼,刺痛了自己的双眼,眼泪不知不觉留下了,毫无防备,安静是如此落寞。一个人向前走着走着,瞬间累了,好想停下自己的脚步,好想停在上一刻的时光。
  
  在路上,黑色的夜,裹紧了自己的外衣,今夜的风很冷,一颗心都凉了,阵阵寒风,凉了这一季的温存;好冷,吹乱了自己的长发,看着路灯下的身影,摇摇晃晃,不知何时还会有温暖的气息,冰冷的指尖,掠过双眼,竭斯底里的眼泪,就这样流下了,如果时间回到过去,安静还会如初,还会是哪个爱
的女生吗?
  
  这尘世,皆微尘,这世间情
缘,也是如此无情;曾经以为一直付出,一直珍惜,就会有人懂,可是如今才看清,在这浮夸的现实,真情是那么轻微,那么怜悯;有谁能看透这滚滚红尘呢?有谁能懂这一场痴梦呢?不过是雾里看花,虚幻飘无罢了。
  
  落寞,心凉,渐渐地麻木了
  
  看着过往的点点滴滴,翻开过去的一切,仿佛如清晰而模糊的电影,又如倒带一般,将回忆勾勒;在依稀的梦境中寻找一份真实,何为情?何为爱?自古多情空余恨,只是殇了一场痴梦,负了一位伊人,碎了一地想念。
  
  笑红尘,笑情缘,今生缘,徒留一地思念,伤离别。
  
  看惯了多少故事,看透了多少文字,感慨了多少有情人
,这纤指红尘,谁还在固守一座城池,谁还在默默信奉指尖之上的承诺;看着小桥流水,桥下看风景的人,正在含泪凝望桥上看风景之人,这流水很纯净,很无辜,却是无情的化身;自古桃花有意,流水无情,这看似清纯的流水,却是如此冷漠,却是如此无情;几多情,几许意,而今,都随风而过,随波而逝,乱世尘念,转眼没。
  
  莫失莫忘,换来一世凄凉。
  
  谁又感叹流年,谁又醉骂红尘?蓦然回首,过往浮现,刺痛了双眼,惨白了眼泪;谁把流年偷换,谁把痴梦补全,黑幕来临,黑色文字祭奠散碎一地尘埃,打碎一地的思念,怎么去拾?夜深沉,思绪乱,千年轮换,换走一份寄语笔下的情感
,风中你的气息,捕捉不了,静静的聆听着,你的心跳,只如流星过。
  
  灰色心情
,记录故事,夜静思,握笔纪念,填补一个美丽承诺;宿怨一片,打在白色纸张之上,跳跃在十指之间,月光悲伤了眼光,信奉承诺,写下几行字句,躲在黑色一角,过往如死神一般逼近,难以呼吸,疼痛了一颗心,伤了一双美丽的眼睛;一个故事,安静站在诗的第一行,却没有停留在你故事的结尾,没有一起去数四季轮回,没有去看日出日落,提笔,落寞,安静,直到遗忘。
  
  秋的纪念,秋的初识,依稀记得那年,那个深秋,一切都是那么温柔,那么依恋,初识如知己,一起谈论未来,一起诉说各自落寞;只想停留如初,却料世俗变幻,谁也猜不透,谁也挽留不了,看不见的风景,你的影子悲伤了眼角那仅存的温暖,反反复复,只是看透不了你的心。
  
  这是浮夸的时代,现实的无情,人心的淡漠,永远也看不见一个人的心,怎能读懂一个人;曾经年少,向往安静的生活,喜欢一个人静静去看自然,向往森林居士,超俗的心境,喜欢一份简单不浮夸的心态,喜欢唯一,喜欢简单的人和事,厌弃了掺假的心意;多么想追求心的超然,情的洒脱,厌烦了嬉笑怒骂的人情世俗;想听听溪水的声音,想着和花儿草儿亲吻,想着怀抱那刻满时光岁月的一棵树,想着赤脚踩着浅浅水洼,想着逗逗水中那个影子,想着在阳光之下追着风儿奔跑,想停下匆匆步调,将双手迈过头顶,画一缕阳光,许一个长长的梦。
  
  习惯了,十指相握,一股温暖照到心坎;安静,一个奇怪多情的女子,看透不了你的心,不能明了的情;多么想有谁能许我一世安静,让我作一个善良可人的女子,多么想有人能停下脚步,细细听听安静的心声,多么想那人能一起细化生活的点点;喜欢上了莲的清纯,是如此动人,那一份敬畏的高傲,教人仰慕;喜欢上了,冬季的白雪
,那么刺眼,喜欢阳光打在雪上,闪闪的光,印在了自己的双眸,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美丽,如此吸引着安静的女子;习惯了一个人的时光,一直迈着小碎步,一直奔向太阳升起的地方;安静的世界,没有人打扰,听着自己内心的声音,我是如此快乐,行走在路上,小跑着,呐喊着,哭泣着,肆无忌惮地怒骂现实浮夸;或许就是哭过之后,呐喊之后,倔强的小手,会拍拍自己的脸颊,整理一下散落双肩的长发,以更好的心态前进。
  
  曾经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现在安静说,你若懂,便是常客,会一直停留在安静的生命里,你若不懂,便是过客,不曾挽留,真心祝福你;曾经有人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或许这只是随口一说,安静还浅唱着这一段梦瑶,还静静相守这指尖上的承诺;现在,似有似无,已经不再那么重要,徘徊在记忆的边缘,常常忘了自己,常常丢失了自己的快乐;为了这一段红尘,忧伤了安静的文字,为了一生一代一双人,这样的定义,化作一个独爱唯一的女子;或许,唯一不是如此重要,或许,真正适合安静的是文字,或许,不应该悲化了影子,因为影子本是如风的性格,活跃而神秘的影子,本不该属于安静的世界;影子是多情的,不会为了一人,停顿自己的脚步,更不会细细凝听安静的声音;往昔的流年,追随了影子的脚步,这一个安静的冬季,不再停留在影子的世界,愿一世安好!
  
  这夜,如此妩媚;这夜,如此诡异;这夜,如此冰冷。
  
  十指已经渐渐冰冷,不想跳跃在键盘之间了,谁能感受到这样的一份冰冷,凄凄凉了一颗心;渐渐平静下来,没了眼泪,少了期许,不懂一世情缘,看不透你的影子,安静本就是黑夜中抒写文字的女子,怎么经得起现实的浮夸,怎么经得起善变的承诺呢?寻不到梦的这一刻,宁可梦碎一地,再也拼凑不回来。
  
  这黑夜,这冬风,吹落的是什么
  
  这样的夜晚,难以入眠,挽留了一份美好的回忆,刻录在心灵深处,这微微红尘,不再缤纷;安静的心,这黑夜再回首,执子之手,却忘了如何退后,不忍吐离别,只愿相识,相守。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