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文人 / 我的随笔 / 母亲的故事5

0 0

   

母亲的故事5

2013-01-10  山中文人

    我的母亲虽然一辈子都在操劳,但是她的身体还很健康,基本上没有大的疾病。遇到一些小病,如头疼脑热的,她自己就找一些草药吃一吃就好,像感冒就熬一碗薄荷的汤用红糖泡喝,第二天就好了。还有她经常用的洋排归,二角鲜,鱼腥草,青叶,姜王,山枝等等,这些都是福安方言土名的草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草药,她都能对症下药,吃一到二帖就好了,说来也很神奇。还有我们小时候发烧,她用的是怯惊的水一喝烧就退了,她的理论是孩子在外面玩怕了也会发烧的。邻居家的小孩子肚子痛,她用黑黑的锅灰泡开水给孩子吃了,一会儿孩子的肚子就不痛了,说是锅灰由百草烧的灰药用价值很高。她经常说自己的身体自己了解,什么地方不舒服,她总能找到方法。

    记得她有两次躺在床上,一次是她上山给自己家里的茶树喷洒农药,她的背上背着一水壶的药水,从上一坪茶园下到下一坪的茶园时,脚下一滑,连人带壶滚了下去,药水壶的铁架顶到她的腰脊椎,她一下子爬不起来了,后来她回忆说差一点都休克,她躺在茶坪上休息了很长时间,才忍着剧痛慢慢回家,躺在床上就不会起来了。我和父亲急坏了,马上送到福安去拍片,还好脊椎没有损伤,医生说要躺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她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打针吃药不用说了,她还是叫父亲去邻村的一个草药医生那里抓了几贴草药,配合着吃,不知不觉就好了。母亲躺在床上没有叫一声的疼,没有叫一声的苦,还担心农活耽误了,她就是这样的硬气,有苦有痛放在自己的心里,一个人承受着。

    还有一次,也是劳动回来,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下岭时脚下踩空了,一个趔趄摔了过去,脚掌错位了,脚掌扭到了后面。她后来回忆说,她坐下一看,吃了一惊,脚掌怎么向后了,她用双手立即把脚掌扳回原处,当时也不觉的很痛。后来就刺心的疼痛,没有办法走回来了,是父亲把她背回来的。我和父亲不放心,又送到福安去拍片,居然没有脱臼,只是软骨挫伤,医生敷一些药膏,交代回去休息半个月。回来以后母亲第二次躺在床上,心里还在山上。母亲仍然要父亲去拿草药吃,外用田七磨榛子油搓,半个月以后果然好了。这就是我的母亲,一生为了子女操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