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孑然的一人

2013-01-16  爱好者才
不是孑然的一人,只是孤独感来袭。穿梭在体内的每条脉络里,微痛浅酸,挣在身体的每一根骨骼中,撕裂绞痛,如同疼痛的盛宴。
  似乎已经习惯了暗色调,孤独感、挫败感、受辱感、自卑感都连入心脉,混合成巨大的疼痛,蔓延进肌肤的纹理,盛开大片带毒的罂粟花,带着麝香,醉入肝腹,毒了脾脏。
  曾经看了英国画家的一幅画,赤红色仿佛汩汩流动的血液里有罂粟轰轰烈烈盛开,紫色暮景混沌,整幅画黑红错杂华丽暗美,好像心脏角落永不停息的燃烧,如同修罗地狱,或是魔鬼暗窟,好像绝美的寂寞。《百年孤独》里说:寂寞是造化对群居者的诅咒,孤独才是寂寞的唯一出口。
  只是有种感觉,像寄生的虫子撕咬着心脏的血肉,像气息浓烈的伏特加灌入鼻孔,像是迷失方向的飞虫撞向瞳孔,好像有数万个声音在神经上嘶喊;“出口,出口,出口!”3bwx
  这是谜,我在哭泣的时候对慰问的人如是说,我形容的是孤独。
  我的孤独不是指的一个人,而是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心绪,挣扎于笔尖,流泻于语间,繁琐的、芜杂的、陆离的世界,看都已看透,笑容是将就。
  见过很多孤独的人,在人群里强颜欢笑的淡漠少年,在孤儿院一个不笑不闹的小女孩,暮色四合时坐在高台上抽烟的长发女人。有时候甚至通过一首歌,一个曲调,一个声音,一张照片,一段文字,都能看出那些孤独的人们,仿佛此刻他们形单影只,形容枯槁,我知道,他们是失去等待的人。
  孤独是于瞳孔的反射,似曾相识,眼睛变得颓丧疏离,像失去某种生息的死海,薄凉泛滥。
  我曾经写过;失去等待的一个生命,灵魂为孤独所有,真正欢喜的时间,等同于零。
  有人说他孤独,说他一个人在城市颠沛流离,常常无助与绝望,仿佛一天过完,就是末日,暗无天日,呼吸压抑,眼泪癫狂,一天天又重复一天天,甚至生不如死。
  有人说他孤独,说他流浪在数个地方,孑然一身,不比旅行者走过的路程少,一路美景,似乎都是末途,因为自己饥肠辘辘,乞讨不到食物就会死掉。
  有人说他孤独,说他终日强颜欢笑,在钢铁森林里沦陷挣扎,曾经的梦了然无痕,做自己不喜欢的,纸醉金迷,也知道这意味着沦陷,却始终无法脱离。
  他们说他们太累了,没有了一种等待,因为人原始求生的欲望才活着。世界太冰冷,大气温度上升,而人情温暖下降,孤独在猖獗。
  孤独是哽在喉间的刺吗?孤独是堵在心头的痛吗?故事是立在足上的刀吗?
  孤独该说些什么,有人猜它会说无非是孤独是世界赠给的福,无非说特别的人都有孤独的灵魂。可是孤独它什么都没有说,孤独者沉溺于它的沉默,疼痛衍生,也成了麻木不惊。
  只是人们都忘记了,这唯一的世界,其实也是孤独的。它常常在一个人的时候。
  呜咽喑哑,眼泪滂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