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黑叶菜

2013-01-23  红瓦屋
黑叶菜
龚伟明

  龚伟明

  都说打过霜的青菜好吃。我说有一种像青菜的菜,也好吃。

  再次看见像青菜的菜,是今年冬天在一家崇明农产品专卖店。这菜,叶墨绿,干厚实,形状如青菜一样,但个头却要大出许多。菜栏上方,一块白板注明是黑叶菜。几年前我吃过的就是这种菜,那是何等的糯软。

  有一年元月的一天,太阳温暖地照着大地。午饭后,我站在舅舅家宅院里。与春夏季节满目葱茏的景色不一样,冬天的田野悄无声息,麦苗稀稀,在阳光下缓慢生长。一畦畦的蔬菜,仍在冷风寒气中呈现着浓郁的色调。眼下,虽是农闲,还是有农人的身影出现在田埂上。这不,我舅妈,此刻拎着菜篮子过来了。 

  舅妈在这里生活劳作了30多个年头。当初舅舅娶她的热闹场景,我依稀记得。好多年里,也听说她们婆媳争吵,起因都是鸡毛蒜皮的琐事。舅妈吃苦耐劳,勤俭持家,性格倔,爱说话,在外面听了咬耳朵的话回家跺脚就吵,一如外婆在世的样子。

  当舅妈挎着菜篮走进院子,嘴里哈出热气,头巾里冻红的脸洋溢着笑意。她不要我们帮忙,摆手说脏的脏的,弯腰倒着一篮子墨绿的菜。吃饭时,听我们说这菜又香又糯,想带点回上海,舅妈马上就笑起来,说蛮好蛮好,乡下送的可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呀。饭后,舅妈坐在矮凳上,掰掉黑叶菜外层二三片枯萎的菜叶,然后一棵棵排列整齐地装入马甲袋里。那天饭菜虽然有舅舅炖的一锅自家散养的老母鸡汤,正宗的乡下草鸡蛋羹,还有刚刚从河里捕上来的鱼虾,都很鲜香,但我唯独钟情这黑叶菜的味道。

  前几天,我到母亲那里,说起好久未回乡下,有点馋舅妈送的黑叶菜了。母亲告诉我,你舅舅来过电话了,说你舅妈身体也不如从前了。大热天,为赚十几元钞票,去帮人家棉花地里拔草,家里人不许伊做。尽管大清早的,但几个钟头下来,头也要昏的。伊毕竟也快60岁了。但伊不听,认为积攒一点是一点。

  我无语,眼前浮现出舅妈一双勤劳的结着茧子的手,将沾着霜花的黑叶菜,送到我手中的情景。我想,有些东西的价值,不在于它自身,一旦融入了亲情,在我心中的价位就得到了提升。身在城市的我,只有心中默默祈祷,祝舅妈早日安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