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与小人之争还在继续

2013-01-23  指间飞歌

   君子与小人之争还在继续

  哲夫

  

  1、君子与小人相争的结果

  

  富弼(1004—1083)字彦国,是今天的河南洛阳东人。与范仲淹等共同推行过庆历新政,与文彦博同时被任为宰相。晚年反对王安石变法,称疾退居洛阳。好善疾恶,讨厌小人,经常说:

  

  “君子与小人并处,其势必不胜。君子不胜,则奉身而退,乐道无闷。小人不胜,则交结构扇,千岐万辙,必胜而后已;迨其得志,遂肆毒于善良,求天下不乱,不可得也。”

  

  八十岁仍然关怀朝政,上疏皇帝说:“臣闻自古致天下治乱者,不出二端而已:谀佞者进,则人主不闻有过,惟恶是为,所以致乱;谠直者进,则人主日有开益,惟善是从,所以致治。臣自离朝廷,退居林下,间亦仰知时政,大率谀佞者竞进,谠直者居外,虽有在朝者,盖恐触忤奸邪,亦皆结舌不敢有所开陈。”

  

  皇上接到富弼的上疏,笑着对辅臣们说:“富弼有奏疏来了。”

  

  大臣章惇问:“富弼上奏都说了什么?”

  

  皇帝说:“他说我周围有很多的小人。”

  

  章惇进言道:“那不妨让富弼分析一下什么人才算是小人?”

  

  皇帝说:“富弼是三朝老臣,怎么可以让他做这种劳神的事!”

  

  右丞相王安礼说:“富弼他说的是对的。”

  

  退朝后,大臣章惇不解的问右丞相的王安礼说:“右丞相你刚才一定是失言了,富弼说皇上身边有许多的小人,这是不好听的话,你怎么能说他是对的呢?”

  

  王安礼正色道:“我们这些朝臣,今日对皇上说‘诚如圣谕’,明天对皇上又说‘圣学非臣所及’,这么阿谀奉承皇上,难道不是小人的所作所为吗?”

  

  章惇听了无言以答。

  

  富弼却还是不放心,又写了一个很长的条陈,亲手封好,交给儿子绍庭。富弼死后,儿子绍庭把条陈上奏皇帝。条陈很长,主要写的是:

  

  “今日上自辅臣,下及庶士,畏祸图利,习成弊风,忠词谠论,无复上达,致陛下聪明蔽塞。天下祸患已成,尚不知警惧改悔,创艾补救,日甚一日,殆将无及……彼贪宠患失,柔从顺媚者,岂可使之?事一出于上,则下莫任其责,小人因得以为奸,事成则下得窃其利,事不成则君独当其咎,岂上下同心,君臣一德之谓邪?……兴利之臣,亏损国体,为上敛怨。至若为场以停民贷,造舍而蔽旧屋,榷河舟之载,擅路粪之利,急于敛取,道路嗟怨,此非上所以与民之意也。”

  

  2、三十年前我因此而写了小说《长牙齿的土地》

  

  

  

  当年初读富弼这段“君子与小人相争”的话,为之十分震憾,1986年我以此为主题写了一部中篇小说,十万字,名为《长牙齿的土地》,《花城》1987年3期首发头题,1987年7期《小说月报》选为头题,当时正是改革开放的发仞之初,在朝在野皆引起很大反响。

  

  节选几个片断以博共识:

  

  土地也有牙齿,很钝却又极坚硬的牙齿,死死地咬住了人们起了硬茧的脚跟和弯曲的脊梁,不肯稍稍放松……

  

  这儿的土地严重板结,长了牙齿,死死地咬住庄稼秆儿不让其长高;甚至干脆咬紧牙关,拒绝让种子发芽和钻出土壤的腹腔……因此这儿盛产乞丐、盲流、盗贼、娼妇、自卑和迷信……

  

  愚昧,是这片土地积千年之牙垢的白齿,钝重而坚实,不经意可以嚼烂任何一种新生事物和新型人物,并且能够将其不露声色地消灭得无影无踪……

  

  石头的门牙把犁铧咬得咯咯响,牛的肩胛骨爆起力的粗棱……父亲的头上是一顶土腻的毡帽,掀开来,像蒸笼,蒸着一头花白的头发……牛的腿和父亲的腿全弯成了弓形,筋肉像弓弦一样扯成满月,射了一支箭,射落了西天的太阳……

  

  老头子顿了一下,嘴角有口沫,白白的,竟也不觉,说高兴了,连衣服扣子也解开了,指着他的鼻子哼哼地笑了两声:“哼哼,你怎么样?想不想干?我猜透了,你小子也想干!可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怕别人说闲话,说你爱当官儿,有野心?哼哼,好一副胆子!还以为这是你们知识分子的清高?让人民去请你,说,知识老爷,你来干吧,我们不说你的闲话——哼哼,现在恐怕很难做到!你既然假清高,人家就另委派那些不假清高的人,因为人家有积极性、肯干,你呢,不肯干,怕费力气嘛!哼哼……”

  

  一代又一代,头抵着足,匍匐前行……纵令脱去汗湿的布袄,换上四个兜的干部服,昂起头,伸直腰……潜伏着的牙齿,仍会时时咬住人们的脚筋,拽弯人的脊梁……

  

  他记得那头牛,一头弯犄角的北方黄牛……父亲给它披上八字式的挽具和口罩一样的鼻套……黄牛瞪大眼,悲哀地吼一声,在鞭影中拖动沉重的木犁……它劳作,无怨无忧,并不企望得到自由……

  

  3、三十年后我不得不又写了纪实《执政能力》

  

  

  

  殊不料,2008年我在《执政能力》一书中不得不重新引用了这段话,而这一年恰巧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纪念。已经跨世纪并逝去了三十个春秋。然而,东方有咄咄之病的这个现实,非但没有丝毫减轻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使我不得不痛心疾首在序言中这样写道:

  

  孰料从封建走入共和,这等病变愈演愈烈,便连和治国这等人也不能幸免。症状还是慎独,不争。君子仍然孤芳自赏,好人依旧独善其身,只知深情抚摸自己,而罔惜国计被小人践踏,坏人使民生涂炭,任天地被愚昧中伤,万物被腐败杀戮。好人慎独,坏人自然当道,君子清高,小人势必得志。好的不敢说好,坏的不能说坏,闻香而不知其为香,逐臭而不知其为臭,踏足于无是非标准、无行为准则、无道德判断的三无窘境。黑白颠倒,本末易位,假、丑、恶、浊,如鱼得水;美丑莫辨,好坏不分,真、善、美、纯,明珠投暗;魍魉魑魅,登堂入室;英雄豪杰,向隅而泣。人文生态日益恶化,自然生态每况愈下。

  

  “迨其得志,遂肆毒于善良”渐变为“求天下不乱,不可得也”,绝非危言耸听。由此可见此君子与彼好人的所作所为,乃是极端自私自利与不负责任也,其罪之大,其过之深,怕是罄竹难书。为今之计,惟有以大力挟君子携好人,以逼迫小人,震摄坏人,匡党风、振世声、正纲纪、强国威,逼迫君子走上前台,挤小人出局,强令好人出演主角,点坏人的白鼻。这便是我写这本书的初衷,孰不知君子与好人兼而有之的这个我千挑万选的和治国,竟然病得不轻。不觉有豆腐掉在灰堆上的慨叹,吹也不是,拍也不是,揩也不是,让人左右为难,叫你啼笑皆非。这次第,真个也苦了这个痴迷不悟一厢情愿的也么哥也!

  

  中国人的特点是总在质疑别人的动机如何……比方质疑邱少云被汽油弹烧死也不肯动一动是没有痛觉神经,董存瑞炸雕堡是上了班长的当,汶川以奶水喂孤儿的女警是为了表现自己……等等。

  

  行无耻之实是伪崇高,担当自己的言行并坦言之的是是真小人,二者之间,选择真小人而摒弃伪崇高的居多。这里还有深意,一辈子做好事要克服人性的弱点,比方说雷锋,他无私地帮助别人,把自己不多的一点津贴费也给别人,这是违反人之本能的。是一种违心之举或曰虚伪?是好呢还是坏呢?

  

  该如何与前者区别呢?区别主要表现在几点不同上呢?

  

  很有趣的问题,也很严肃!

  

  4、关于君子与小人的思考

  

  

  

  一个纯先天的人,没有后天教育的介入,一定会非常自私。

  

  孩子是不肯出让母亲的乳房给别的饥饿的小孩的,后天教育使人改变了先天的自私,这后加的东西被许多人斥为伪善,认为是违反人类本能的,然而所有面临危难之时的人,又都渴望别人可以舍己救人挺身而出……意味真的深长!

  

  人与生俱来是有许多弱点的,比方自私和贪婪,如果没有道德自律和法律条文这双重的约束,是不可能战胜自我的。战胜不了自我并能坦承和担当自己言行的,是真小人,战胜先天的自我并能上升为大我的才是真君子。那怕有些人认为他们这样做是伪善的或是傻的,如做了一辈子好事的雷锋,有人认为他是傻子,如堵枪眼的黄继光,也有人认为他简直是不尊重自己的生命,这种指责无损他们是真好人和真英雄,这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何以如此?人类社会之所以需要这些大写的人,就是因为更多的人在小写自己!

  

  没有舍得与忍得就无法克服先天的动物性,所以君子身上首要的两点是舍得与忍得。

  

  真人也就是君子,其实有两个相对极端的族群,一个是不把自己当人,耶稣的以生命殉难,佛陀的以肉身饲虎,仁人志士的为理想献身,是智性超越肉身的一族。另一个是不把坏人当人,不放过任何有违天和人道者,比如清道夫也似的狼,和痛打落水狗的鲁迅,他们是自然和人文生态秩序的卫士,是弥补与生俱有的人性弱点的填海精卫,离我们最近!

  

  明薛宣《理学粹言》中“忍所不能忍,容所不能容,惟识量过人者能之。”

  宋.苏洵也说:“一忍可以支百勇,一静可以制百动。”

  

  世尊如是答言:

  勿近愚痴人,应与智者交,尊敬有德者,是为最吉祥!

  居住适宜处,往昔有德行,置身于正道,是为最吉祥!”

  

  社会教育逼人从本能中走出来,这也可以理解为是在努力克服先天的自我本能,而“伪装”成一个好人,这种“伪装”被完全剥除之后人还会是好人吗?后天教育是抑恶扬善,让人从动物性走向人性,这也可以说是一种伪装,但伪装一辈子,他就成了个好人!

  

  我对当当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不严格要求自己,稍不留神,好人也可能做一件两件坏事,这样的好人是否还是好人?有人反过来说,一个人做点坏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坏事,不做好事,稍不留神,坏人也可能做一件两件好事。这样的坏人还是不是坏人?由此可见,好人与坏人,也有辩证法在里边,不可轻言啊!

  

  5、网友们的热议片断

  

  网友金刚慧星一个让我们汗颜的名字--周恩来110周年诞辰的贴子里发语回答这个问题时说:世上本無君子,有的只是偽君子;一個人終其一生地做了偽君子,他......便成了君子!(我喜欢君子)世上本无天生舍己救人的人,有的只是自私的真小人,一個人生活在想着和说着舍己救人的伪君子中间,慢慢地他......便成了真小人眼中的伪君子!(我不喜欢真小人,喜欢真小人眼中的伪君子)!

  

  温柔的害虫说“他之所以是圣人,并不是因为他本身是圣人,而是我们需要他变成圣人。”

  

  我回答说“是的,与雷锋相似,是时代所使然。做神很累,但因为全社会都期许他,他就咬着牙坚决将神(君子)进行到底,于是他就真的成了神(君子)了――英雄也好,君子也好,其实都有这样的因素――社会需要,祖国需要,人民需要,他们是咬着牙克服了人的弱点,才成为英雄好人或是君子的!”

  

  阿婆说:近君子,远小人,置身幽兰之坊,人也有香;久居鲍鱼之肆,不闻其臭!

  

  刘杰说:引用贴文【有人望着太阳,一面偷来大把的阳光温暖着自己,一面厚颜无耻地指着流出的汗水说:伯夷本来是无罪的,可他怀揣着玉壁,那玉壁使他有罪,你就是那个怀壁的人】

  深刻!对于一个人而言,我想良知和无耻应该是并存的,都属于人性范畴,只不过良知和无耻哪一个在现实中表现的更加积极主动。偷阳光的人也许还觉得自己沾沾自喜。

  现实毕竟和文学还有差距。当我们在作品中厉声抨击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时,现实中的伪君子或许正在受到瞩目!

  

  清阳温荷在本贴中发言表示不同看法:“产生诸如伟人与英雄的时代是可悲的!”

  

  我回复说:“需要伟人和英雄的时代固然是可悲的,不过,如果这样可悲的时代,连伟人和英雄都没有,是否更其可悲呢?如同春秋战国没有明君,封建社会没有清官,乱世没有好人一样,这样的社会是否更可悲?汶川大地震如果没有那些救人性命的高尚的人,那会怎么样?任何一个时代都不能没有英雄和高尚的人,不能没有君子!”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