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祖坟百年风水宝地传奇

2013-01-29  求知无止...
  虎歇坪峰顶,巨石森森的所在,中一巨石,坦荡如砥,石质坚硬如铁,唯有中间卧牛之地是松软的泥土,当年毛主席的祖父毛翼臣先生以巨资聘得“堪舆”名家,定下此处为“百年”之后的“风水宝地”。
  果然,翼臣先生死后在此露天停柩8年,依然棺木如新,漆光鉴人。
  《毛氏族谱》诗云:“一沟流水一拳山,虎踞龙盘在此间,灵秀钟此人莫识,石桥如锁几重关。”
  龙脉福地,幽谷重关。曾几何时,它招来了何键将军的掘墓大将,也赢来海外“嫦娥奔月”的美誉,碧落黄泉,天上人间,几多遐想,几许幽思……
  风水先生常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指的乃是“龙脉”,虽然难求,但比起“龙穴”来讲还算易得,然而要觅得一处“龙穴”,没有旷日持久的功夫,没有“天缘”的助合,那简直是难于上青天了,所以诸多堪舆专家一生拜求“龙穴”却终不得见,不得不发出如上感叹,认为“绝妙佳穴”只能“有缘者得之”了。
  从滴水洞别墅二号楼沿山麓西行,有一条通往牛形山黄蜂山的羊肠小径。牛形山又叫虎歇坪,那里便有一处“踏破天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绝妙佳穴”一一毛主席祖父毛翼臣先生之墓。
  祖坟所在,地势险峻,石级山径开通之前,这里的小路陡峭如壁,行如登天,全长800余米,中间一段简直无路可循,只能攀缘铁索,手抓脚撑.蹭蹬而上。因此,即使青壮后生,也不敢等闲视之。—位无名女诗人因其陡峭而顿生灵感.得诗云:
 脚踏着沉重的思路,鼻子触着山脊梁
  祖坟前边.今卧着—对从石雕之乡——浙江温岭运来的石虎。管理人员说,1963年以前.祖坟四围,仍是古木参天、冬天常有老虎来此间朝阳取暖,夏天来此避暑纳凉,因此.这个山岗取名“虎歇坪”。虎歇坪侧巨石森森.坪顶中间亦是—块巨石.坦荡如砥,石质坚硬如铁,唯有中间卧牛之地是松软的泥土。
  1936年,毛主席同美国记者斯诺淡话时,曾说及过他父亲毛顺生在此遇虎的事:“有一天,他出门去收一笔款子,路上遇见一只老虎。老虎突然遇见人,立即跑了。然而对此更加惊奇的却是我父亲。事后他对自己这次奇迹般的脱险思考得很多,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冒犯了神明。从此,他对佛教比较尊重了。间或也烧些香。”毛顺生遇虎的地方,正是在这条通往湘乡的近路上,毛主席的母亲文七妹早就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她慈眉善目,宽厚随和,与消瘦精明的丈夫形成鲜明的对比,虽然不识文字,却吃斋念佛,修持净土宗。因为毛主席的姊妹夭折的甚多,所以文氏老太,还特地带着小时候的毛主席去远在湘乡境内的外祖家向一口龙潭中的巨石“石头观音”拜了干娘,取名“石三伢子”。毛主席的父亲原是不信佛的,但这次奇特的遭遇改变他的看法,此后便与虔诚礼佛的妻子走到一起了。
  如今,在毛主席祖坟的左侧,依山傍石建起了一座二层仿古虎亭。上有楹联描写虎歇坪的磅礴气势:
  气象万千,虎踞高岗鸣胜境
  岚光绕岫,龙盘幽涧吐紫珠
  屹立虎歇亭,凭栏望去,由东而北,湘潭市区宁乡县城尽收帘底,而虎亭正向着上屋场毛主席家前山的“韶山嘴”!好一处“绝妙佳城”!无怪乎毛主席祖父兄弟毛德臣、毛翼臣都共同看中这块宝地,不惜出巨资酬谢风水先生了! ·
  原来中间还有—段长长的典故:一天,毛主席祖父毛翼臣的兄长毛德臣欣喜地告诉自家兄弟,这一回自己花了10两银子请得一位远近闻名的堪舆先生,为自己觅得了一块真正的“风水宝地”,弟弟闻言一愣,急问老兄找的“宝地”位居何处,哥哥手指向西一指说:“就在牛头山虎歇坪。”
  弟弟大急:“我花重金、请的一位风水先生也是定的那块地方,去年就定好了。”
  哥哥也大急:“我是你老兄,长兄当父,这块“宝地”理当做兄长的先得。”
  弟弟也不示弱:“古云:先到为君,后到为臣。这个规矩也不能破,我花的钱不比你少,也是10两白银,去年春上就定下了。”
  弟弟翼臣为人老实厚道。自从与哥哥德臣分家后,从祖居地韶山东茅塘搬来上屋场居住。膝下一子,家境清贫,为自己身后的百年大计不惜耗费10两白银的巨资,请风水先生为自己勘定冥穴,换上别的事,翼臣早就顺着兄长的意思妥协了,可此事事关子孙后代的平安幸福,他是坚持不让的。
  老兄见小弟与自己坚执不让,一时间也说服不了对方,只好将此事挂起,以后有机会再说。
  冬去春来,光阻荏苒。转眼毛翼臣便到了虚岁50的年份。“男做近,女做满”。乡下人最看重的就是50大寿了。
  —做寿那天,读过数年私塾的儿子毛顺生上上下下张罗着。他17岁开始当家理事,精明能干。善于经营,除自耕15亩田地、年收60担谷外,还兼做大米生意贱买贵卖,生活称得上相当富裕。这回父亲50大寿,毛顺生拿出多年来练就的精明强干本领,杀猪宰羊。摆下数十桌酒席,请来亲朋戚友,乡里长辈,席面办得热热闹闹、体体面面。内中贵客自然少不了年长父亲7岁的老伯毛德臣,按规矩还得请兄长为弟弟的50大寿致词,逐席劝客饮酒。
  酒过3巡之后,兄长毛德臣旧事重提,要求当着各位父老乡亲和亲戚朋友的面批发兄弟之间的“风水宝地”争端解决。他自己提出一个和解方案是:兄弟不约而同花重金定得同一块宝地,弟弟在先,老兄为长,双方都不好强取。那么就让天意来安排。谁先过世,谁先得穴。
  毛德臣比弟弟毛翼臣年长7岁,“谁先过世,谁先得穴”的建议,看似公平,实则偏向是明显的。众位乡亲心里都明白这一点,但鉴于做兄长的辈份年岁都高,又逢翼臣的50大寿吉日,况且又是自家亲兄弟,再好的宝地“肥水不流外家田”,便一声喊“要得”,事情便这样定下了。
  协议归协议,可在心里头做弟弟和.翼臣早已惋惜不已,大庭广众之下,自己既已亲口应承老兄的提议,岂能再作翻脸之举,还是自己认命吧,命中注定自己与“宝地”无缘,强求也是枉然,这样…—想,反倒内心坦然了。相反,做哥哥的德臣心中却高兴不已。他既为自己急中生智的“妙计”感到得意,又为本身的福份感到庆幸:两位风水名家,不约而同相中同一处“绝妙佳穴”,自己也曾亲往踏勘过,那地方地势雄峻龙盘虎踞,虽然古木森森,但冬暖夏凉,该地老辈人常常目睹虎豹出没于虎歇坪上,迎着可爱的冬日取暖,避开可畏的夏日纳凉。据风水先生言,每当皓月当家,旭日临窗之际,都可以看到虎歇坪一隅一般袅娜娜、盘旋扶摇而上的细细之气,那便是龙脉透过龙穴在吞吐天地之灵气,积聚天地之精华,自己虽然并不熟谙地理风水,但人人都说好的地方,总坏不了。不是老祖宗留下的族谱上都留下赞美这一带山势地形的诗句吗?
  “一沟流水一拳山,虎踞龙盘在此间,灵秀钟此人莫识,石桥如锁成重关。”
  据老辈读书人讲,当年湖南巡抚张充基经过此地去湘乡访友时,见此风景绝佳之处也曾赋诗赞道: .
  洞庭八百里,
  衡岳七二峰,
  名胜三百六,
  此地第一龙。
  古人见者无不称妙,看来风水先生索要高额酬金,也不是没来由的事。况且自己多年留心应验风水先生有关“龙脉”、“龙穴”吞吐灵气的说法,的确亲见秋高气爽之时,别处山峦尽皆秋山如洗,没有半点雾气,而此地虎歇坪山巅山麓仍不时有雾霭山岗腾起,种种迹象看来,这处地即使不是天底下第一好穴,也还是个能贻福子孙的好地。自己年长翼臣7岁,“谁先过世,谁先得穴”的建议既不失公正、又不失好处。老弟的身子还硬朗着,“绝妙佳穴”非老汉莫属了,德臣老汉想到此处不仅暗赞“天助我也”。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毛翼臣做完50大寿后第8个年头,便在一夜之间无疾而终—了。治丧时儿子毛顺生请来先前帮父亲踏勘葬地的风水先生,要他按照父亲翼臣与伯父德臣生前的协议择定吉时良辰入葬虎歇坪。老哥德臣闻讯,直呆了半天,无奈只得信守自己亲订的“协议”,自己无缘得穴命也,老弟先自己而去悲也,手足之情重于—一切,德臣老汉也泪眼婆娑地加入了治丧行列。风水先生根据死者亲属提供的“咽气”时间掐指一算,立时顿足失声:“死者不仅冒犯山家,而且冲撞太岁,太岁虽然极凶,尚且‘可坐不可向’,而山家却是万万冒犯不得的。”
  此言一出,立刻让死者家属大惊失色,纷纷向风水先生求助,风水先生只是沉吟不语。精明强干的毛顺生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便拉着“先生”至僻静无人处,掏出银锭放进风水先生的衣袋。
  “先人忌日冒犯山家,冲撞太岁,还请先生设法化解。”毛顺生恳切地说。
  “敝人一直在想,其实化解之法不是没有,只是不知您肯用不肯用。”风水先生对银锭一事似乎一无所觉,慢条斯理地说。
  “先生尽管直言,没有不遵之理。”
  “古人云:‘太岁可坐,山家难犯’。老先生的灵柩可停放葬穴之上,但不得动土,先结茅为庐。待到8年之后,也就是待到老先生66岁那年的吉日吉时,方能入土为安。”
  风水先生的言语是真诚的,这一点人情练达的毛顺生一眼便看得出来。于是遵从这一“化解”之方,毛翼臣的灵柩被停放在虎歇坪穴位之上。其上结茅为庐,稍事遮风挡雨。8年之后,即毛翼臣66岁那年,毛顺生一家肩扛镢头手提挑箕爬上人迹罕至的虎歇坪,准备收拾老人的骨骸掘圹再葬。当他们拨开遮挡棺材的茅草时,一个个都惊呆了。眼前的情景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与腐朽糜烂的茅草树桩形成鲜明的对比,棺材依然楚楚如新,漆光鉴人。
  这一惊,使得毛氏一家深信此处定是“龙穴”:无疑。又一个令人惊奇的景象出现了:墓坑初成,陡然发现墓壁竟然都是坚硬如铁的巨石。唯有中间墓坑这块卧牛之地是松软的泥土,“天造地设”的“绝妙佳穴”没有天缘,从何而得呢!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葬在虎歇坪的毛翼臣老人的孙子毛主席在“八七”会议上,以代表的身份提出“政权是由枪杆子里面取得的。”命题乙会后,毛主席谢绝了瞿秋白邀请自己去上海党ZY工作的提议,决心“上山下湖,在山村之中跟绿林交朋友。”
  很快,毛泽东回到了湖南,毛主席领导了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秋收起义,一声霹雳,点燃了“农村包围城市,霸占装夺取政权”的星星之火,并且渐渐燎原起来,先是破坏了长沙——岳阳、长沙——株洲的铁路,切断敌人的交通要道,接着攻克醴陵县城,建立革命****醴陵分会。尔后分部各图来到文家市胜利会师。通过三湾改编后,毛主席率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来到了井冈山,当起了特殊的“山大王”。当时,毛主席年方33岁,风华正茂,儒雅潇洒,以“一介书生”的双手居然在全国率先点燃了“工农武装割据”的熊熊大火,这使得湖南的国民党反动派大为恐慌,便挖空心思设法对付毛主席,当时的湖南省国民党主席何键便是个中的典型。
  何键虽然是一个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的“高材生”,但回国后却皈依了道家净一振师傅,在家修练道家的长寿养生术,染了苍则苍,染了黄则黄,自然也是一个笃信风水命理的角色。
  一天,他手下的一个参谋对他说:“毛’泽东不过一介书生,懂什么兵法,但居然能够拉起一支兵马,成为一方诸侯,与您老这位沙场宿将分庭抗礼。二十七年聚众‘造反’,居然又能与我们的正规部队周旋于一时,最终钻进深山、扯起“造反大旗”,这个中定有缘故,莫非此人的祖坟真如所传那样大有来历?”
  参谋的一席话,说得何键点头不已,这位迷信大王在镇压起义革命方面决不是外行,自从他兼任国民党湖南清乡督办以采,清乡剿共无所不用其极:推行保甲,滥发公债,进行封建法西斯****宣传、使用酷刑拷打屠杀革命党人。各种手段尽管严酷,但终究镇不住燃遍三湘的革命之火:先是秋收起义,再是湘南起义,接着平江起义。
  何键这位湖南的“土皇帝”早就恨透了这点第一把“造反”之火的毛’泽东,只是牙根痒痒,然而鞭长莫及而已。但得手下高参提醒,自己心下霍然大悟:定是毛氏祖坟葬得“龙脉”宝地,使得这位“乳臭未干”的“白面书生”居然麾兵一方,扰乱天下。“毛家祖坟‘龙脉’不除,天下从此永无宁日”。
  1930年秋天,堂堂的国民党湖南政府主席一声令下,特务营长龚仲逊率领的一营人马出发了,他们扛着麻袋溜进韶山冲。
  天黑时,这些匪兵将麻袋打开,取出里面的背锄荷镐,攀着山体拄着棍杖,跌跌撞撞气喘吁吁地爬上了虎歇坪。
  这些挖坟的国民党士兵都记得有关毛泽东祖坟所在地的一首民谣:
  八仙吹萧半山腰, 一座石坟光有草,
  古木参天凤凰巢, 风景可称第一好。
  因此虎歇坪所在的山又叫八仙吹箫山。 、
  这些掘坟的士兵在山上还未坐稳,猛听 得响声顿起,轰轰隆隆,山响谷应,一时间这些国民党兵吓得魂飞魄散。一士兵说:“不得了!这是毛家祖坟显灵,派来了天兵神将暗中护坟。我们快打转身,真正的龙脉是挖不毁的。”于是一哄作鸟兽散了。
  原来,那些响声并非什么天兵神将,而是当地乡亲们为护坟设下的妙计,他们暗藏深山谷底,敲响锣鼓、铁桶,点燃鞭炮,和着一片呵嗬的喊声,在山谷的回应下便是一片轰隆隆的巨响了,而人生地不熟的掘墓匪兵误以为冲撞了龙脉神气,以致胆颤心惊,毛骨悚然,惶恐之中便抱头鼠窜了。
  领头的特务营长龚仲逊,又怕两手空空回去交不了差,便下令次日白天胡乱挖一通野坟,并拎回一个骷髅头向何键报功请赏。说是毛家祖坟的龙脉从此已被斩断,再也不能助毛泽东“造反”了。何键果然信以为真,当即各加封赏,摆酒为这群土匪接风。龚仲逊官升一级,“荣膺”特务团团长。
  谁知好景不长,同年年底,中国工农红军在朱德同志的指挥下,粉碎了蒋介石10万兵力对革命根据地的围剿。未任何军事院校深造的毛’泽东根据敌强我弱、敌大我小的特点,采取“诱敌深入”“求心退却”的战略方针,全歼围剿之敌近一个半师。俘获了包括敌师长在内的敌人9千余人,不但打退了蒋介石国民党的第一次围剿,而且新解放了几十万群众,巩固和扩大了****革命根据地。
  消息传来,何键暴跳如雷,立即传来特务团长龚仲逊,令他立即率领一团珍马出发、到韶山冲深入凋查,务必挖毁毛氏祖坟,将功补罪,否则必将采惩不贷。龚仲逊本来心中有鬼,此次接令更是不敢停留怠慢,立即督队出发。
  此次,龚仲逊一伙仗着人多势众,再也不愿作“偷鸡摸狗”勾当,而是明火执仗地蜂拥进山。他们抓来当地百姓,用枪逼着对方领路前行。掘坟联合会来到毛泽东祖坟区域,便四散开来,到处寻觅—座“深龙脉之灵气”的大坟,然而找来找去始终不见踪影。
  原来韶山乡亲为防毛主席祖坟再次被挖,早巳将墓碑取出,转移他处,坟堆夷乎,铺上杂草灌;树木与山野混为—体了,即使是土生土长的韶山人有心要找也是很不容易的,更何况韶山的乡亲人人都向着早巳大名鼎鼎的毛委员呢!
  龚仲逊一伙在龙头山上下翻腾了整整一周,无论青红皂白,见有像样的大坟就挖,直挖得满山满野一片狼藉、白骨堆堆,挖得龚仲逊自己心里也发了毛,俗话说:掘人祖坟,不断子绝孙,也不得好死!
  这龚仲逊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是深信不疑的,眼前为了保住乌纱帽,只好硬着头皮乱挖一通。
  一天,一个士兵在虎歇坪附近大叫发现了一座杂草灌木覆盖的大坟。龚仲逊闻报大喜,经过一番仔细的勘察,最后断定为毛泽东祖父毛翼臣的坟墓无疑,龚仲逊指挥手下疯狂乱挖,直到掘出所有的白骨,没有墓碑。龚仲逊立即指挥摄影为证。“咔嚓!”“咔嚓!”拍下了数十张照片。龚仲逊心想,这些是足以作为自己大功告成的证明。
  此坟—被夷平,龚仲逊立即挥兵返长,一路上耀武扬威,俨如凯旋而归的将军。何键亲自审看掘墓的照片后,认为此次掘墓行动已然告捷。于是,对此次行动的指挥者龚仲逊勉励有加。
  而因挖墓升官发财的龚仲逊却从此变得坐卧不安,总是怀疑自己恶鬼附身,他夜夜无法入睡,只要自己一合眼,便见一堆堆白骨变成一个个獠牙淌血的恶鬼向自己扑来,卡住自己的脖子死活不放。
  心中有“鬼”的龚仲逊从此神经错乱,终于有一晚,他不堪幻影的折磨,服毒自杀了,与迷信大王何键的希望相反,毛主席所从事的副业并未因为祖坟龙脉的被毁而从此一蹶不振,而是愈战愈强,终于率领全国人民赶走了蒋介石集团。直至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人民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如今,毛氏祖坟、不但安然无恙,而且修葺一新,成为中外游人光临的“热点”,为龚仲逊、何键大作文章的那座坟,不是别的,正是韶山冲一家地主的祖坟.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