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们忽视了的父爱

2013-01-30  冰海明月
下午,当母亲告诉我父亲独自到医院去做心电图了时,我的心咯噔一下:父亲?我的父亲怎么了?
  我一直认为父亲好好的,而母亲身体不好,我们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母亲身上。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了大半辈子,现在年纪大了才与母亲搬迁到县城居住,在我们身边有个照应。在乡里,父亲可是种庄稼的好手,什么时候该种什么,庄稼出现什么情况怎样管理,他是样样精通。可是到县城后他似乎无了用武之地,变得沉默了。早上就到外面走几里路锻炼身体,在门口开辟一片菜园。我们与父亲的交流也仅仅是问一下菜需不需要浇水,花盆是否需要移动一下位置。在我们看来,父亲一直好好的,不需要我们操心。
  父亲少言寡语,就连平时打电话也往往是母亲接的,即使父亲接住了也是“叫你妈来接”便转给了母亲。回到家我们都围着母亲问长问短,父亲只在一边静听,微笑,偶尔插两句无关紧要的话。家里来了客人也是母亲与客热情攀谈,父亲旁听。也许因为做教师的母亲大嗓门急性子把话都说完了,父亲已无话可说。说话少了,再说就有些含糊不清。于是,父亲更少说话了。渐渐地,父亲被我们忽视了。
  当我风尘仆仆的赶到医院时,二姐已经到了,她正拿着心电图给姐夫联系。原来七十七岁的父亲今天突然肚子疼,接着呕吐,到附近诊所看看,大夫建议到医院检查一下心脏。结果因大面积心肌缺血需住院。二姐说这些时嘴唇颤抖表情紧张,我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嗓子眼像堵住了什么,喘不过起来。
  这时父亲从诊断室出来,我才真正细致的观察我们的父亲。这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头发胡子全白了,后背也探下去有些驼背,走起路来小心翼翼。这是我的父亲吗?我突然觉得熟悉又陌生,这是陪伴了我三十几年的父亲吗?是那个刚刚从菜园子里出来鞋上沾满泥土手里抓着一把带着露水的青菜让我带走的父亲吗?是那个顶着刺骨的寒风走了十几里路到学校为我和姐姐送来粮食而头上冒着热汗的父亲吗?是那个顶着烈日在五月的风里把麦子高高扬起的父亲吗?是那个把幼小的孩子高高举起在人群中看电影的父亲吗?
  我们领着父亲做了各项检查,医生诊断为冠心病,分析说与疝气进一步严重有关。老人一般不会得疝气,小孩子得此病者较多。父亲的疝气是因为那时在乡村油坊里干活落下的。那时设备落后,需要人力往下压一个杠杆去带动机器运转,当年在油坊干活的几个人如今都有此病。父亲是为了供应我们姊妹四个上学才在农闲时到油坊干活的,如今将近八十岁的父亲还需要做疝气手术,可想而知平时父亲又忍受了多少痛苦啊。
  在输了几天液后,需要给父亲做手术了。他的四个女儿女婿都在手术室外等候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看着那几个红红的大字“手术正在进行中”,我就心惊胆颤,手术虽然不大,但对于一个高龄老人来说无疑是个严峻的考验。
  父亲只有四个女儿,这在六七十年代的农村是个天大的事。我是父亲最小的女儿,亲戚朋友都劝父亲把我丢弃,而父亲却不舍得。甚至有一家因为有四个男孩想用最小的男孩和我交换,母亲犹豫几天后同意了,而父亲还是不同意。那人劝道:“要个男娃吧,将来能替你背背锄头扛扛麻袋!”父亲蹲在一边沉默着,眉头拧成了疙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气得那人甩下一句话走了:“有你做的难!”其实在以后的岁月里,父亲是没少做难,总是一个人汗流浃背的干活,我们几个眼睁睁地看着。但父亲从没抱怨过。
  母亲说有人给父亲一个刚蒸出锅的包子,父亲当着人家的面咬了一小口说好吃,然后偷偷揣在怀里带回家给我们吃。有时父亲拉着车到二十里外的县城赶集,中午不舍得买个火烧,而是割了肉匆匆赶回来让母亲给我们做肉面条吃,看着我们大口大口地吃着,父亲蹲在一边,脸上浮出幸福的笑容。
  我还清楚的记得父亲背我看电影的情景。那时农村很少有放电影的,农闲时哪个村子放电影,周围五六个村里的人都去看。父亲也领着姐姐背着我去。其实小孩子就是看个热闹。为了让我看得真切,父亲让我骑在他的肩上双手抱着他的头。那一刻居高临下的感觉真好,四周是隐隐约约的人头,前面是时而热闹时而清静的镜头,头顶是蓝天幕上点缀的宝石,微风习习,此刻我有说不出的得意,渐渐困了就在父亲背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躺在家里的床上了。
  父亲对我们上学是大力支持的。有人说:养闺女还供应上学?赔本!而父亲不这样想,他希望我们都有个好前途。上初一时我在学校的作文竞赛中得了第一名,又参加了县里的竞赛。那段时间父亲乐得合不拢嘴,见谁到县城去就让人家看两个字,大家都莫名其妙,父亲说看看有没有贴出来光荣榜,榜上有没有我的名字。说得大家都笑了,我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父亲对我的期望太高了。
  后来我和姐姐考上了大学,面对几千元的学费,父亲东拼西凑,为了还账,又在街口做起了小生意,卖胡辣汤和小笼包。每天早上父亲和母亲三点就起床了,忙着蒸包子做饭,天微微亮父亲就用车拉着东西到街口,在那里一坐就是一天。夏天父亲的脸和胳膊晒成了红褐色,宛然一蹲雕像。冬天父亲的手指干裂出条条口子,他还是乐呵呵的为客人盛饭。看到这些,我心里酸酸的,从不敢懈怠了学业。
  父亲一生没有不良嗜好,不吸烟不喝酒不赌博,他心地善良性情温和,勤劳简朴为人厚道,与邻里相处友好。他虽没有高官厚禄没有万贯家产,但他对我们的影响就是给我们的最大财富,使我们终身受益。
   ……
  父亲终于挺了过来,手术很成功。我们暗暗庆幸这位坚强的老人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我们也感谢父亲能多陪伴我们些时光。想想这些年,我们忙着上学,忙着工作,又忙着自己的小家庭,很少顾及父亲,心里很是惭愧。
  我突然有个念头,为父亲写一篇文章。以前写了那么多文章竟没有一篇是真正写父亲的,我要写写我平凡而又伟大的父亲,也许这也是他所期盼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