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

2013-02-12  笑熬浆糊糊

从巴特伊舍尔到萨尔斯堡途中要在阿特南-普赫海姆(Attnang-Puchheim)换一次车,车行时间一共2小时不到,到了萨尔斯堡已是晚上八点多了,老李的手机里是装了GPS的,我们不要动脑筋、每次火车站下来,跟着他跑就是了。这家青年旅社的设施实在太糟糕,厨房和餐室(Dining room)连在一起,而且非常小,一般青年旅社在厨房里配置的刀、叉、勺等餐具这儿都没有,要想喝茶连个杯子也找不到,一对欧美来的青年旅客看到我在找杯子,就把自己正在喝的一杯茶倒了,把杯子洗净了递给我,使得我很不好意思。这家旅社兼办对外营业的餐厅,所以他把给旅客使用的器件搞得这样稀缺,也是造成旅客不得不到他餐厅里去用餐的势态,可是我们这帮穷游朋友是不会吃他那价贵质次餐饮的,我们也不上外面餐馆,按理说嚐遍世界美食也是出国旅游的目的之一,但这不在我们渉略的项目内,奥地利是欧洲消费比较高的国家,但就在火车站里欧洲各国都有的大型超市“STAR”里,我们买到0.7欧元1公斤的苹果,0.79欧元1升盒装的牛奶,1.25欧元1升装的果汁。0.4欧元一只面包可以作为你一餐的主食,2欧元多可以买到一小包真空包装的肉制品。还有那些并不贵的奶制品、黄瓜、西红柿都是我们经常买来吃的,我们花钱不多,营养不差。朋友们说我们是“省级代表团”,他们戏谑地叫我“省长”。到本系列博客结束时,我会告诉你,我在欧洲游历了55天,一共花了多少钱,我想,可能你会惊讶。

萨尔斯堡可贵处就是它保持了巴洛克时代的原样,这座250年前曾是莫扎特生活过的老城藏身于阿尔卑斯山的群山之中,为了朝觐这位乐圣,到萨尔斯堡来的人越来越多,萨尔斯堡再也没有250年前的清冷,狭窄的鹅卵石街道两边是典雅的17世纪的楼宇、庭院、教堂、喷泉等建筑,山坡上耸立着灰白的城堡,一切还是丝毫未变,这个城镇不沾市侩之气,不入俗流,真是可喜。

第二天早晨天气还是那么阴沉,我们走出青年旅社不远,就走到圣塞巴斯蒂安教堂(St.Sebastiankirche),圣塞巴斯蒂安是三世纪的基督徒,据说他外貌非常俊美,高卢国王爱上了这个近卫队长,甚至希望赠以一半江山来得到圣塞巴斯蒂安的爱。但是塞巴斯蒂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宁可被乱箭射死也不肯从命。最终以殉教结束了自己三十多岁的生命。在教堂的门框上有塞巴斯蒂安身中数箭的雕像。教堂旁边的墓园里长眠着莫扎特的父亲和妻子。继续往前走到了卡普蒂娜修道院(Kapuziner Kloster),修道院建在不高的卡普茨纳山上(Kapuzinerberg),穿过很平常的一个门洞,就是一条上山的小路,路两旁按圣经故事雕的圣像,使人忘了上山路的辛劳。修道院的建筑并不出众,但在小山坡上看到老城的景色就感到真是不枉此遭。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下得山来,过了萨尔斯河上的桥就到了老城了,这是我第二次到萨尔斯堡来,2006年来时,天气晴朗,所以眼前阴晦的天气让人提不起劲来,萨尔斯堡的景区很集中,以大教堂(Dom)为中心,大多数的名胜古迹都在它的周围,大教堂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八世纪,但是那个老教堂早已烧毁得不见踪影了,现在所见的教堂是在1628年重建的,在二战中又遭到严重的破坏,直到1959年才修复。大教堂前的广场上矗立着圣母玛利亚像,教堂内的墙上和天顶上那繁复精美的雕塑和圣像画让人赞叹不已。大教堂旁是大主教的宫殿—莱西登茨(Residenz),宫殿前的莱西登茨广场处于全市中心的位置,也是最大的广场。宫殿内有180间华丽的房间,莫扎特年轻时曾在宫殿内骑士厅为主教演奏,因受不了大主教精神上的压制和人格上的轻侮,莫扎特提出辞职,大主教的管家在踢了他屁股一脚后,终于使他获得了自由身。如今萨尔斯堡铺天盖地都是颂赞莫扎特的宣传,其实,莫扎特生前最恨的城市就是萨尔斯堡,他在给他父亲的信中写道:“罢了,罢了,我再也不想和萨尔斯堡有任何关系了!我恨煞大主教,几乎要发狂了。”现在莱西登斯宫殿已成了画廊(Residenzgalene)展出伦勃朗、卢本斯等著名画家的作品。莱西登茨广场旁还有个小广场,广场上竖立着莫扎特的雕像,这广场也就叫莫扎特广场。莫扎特出走萨尔斯堡就开始了维也纳的10年生活,这10年是莫扎特最有成就的10年,他的一些最重要的作品如:第39、40、41交响曲和歌剧《费加罗的婚姻》等,都是在这段时间内完成的。他也在他最喜欢的城市布拉格生活过一段时间,并创作和演出了歌剧《唐璜》,1791年莫扎特35岁时,走完了他短暂的人生历程。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在莱西登茨广场周围还有许多古迹,如红色尖顶的圣米歇尔教堂,在莱西登茨广场的西北面是不大的大学广场,广场旁的集会教堂是代表欧洲最重要的建筑之一,她集各大建筑体系于一身。教堂始建于1696年,完成于1707年。穿过大教堂广场,可到圣彼得主教修道院广场,修道院建于1130年,圣彼得教堂(St.Petersstiftskirche)原来是罗马式建筑,后改为哥特式建筑。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作为萨尔斯堡的象征霍恩萨尔斯堡城堡(Festung Hohensalzburg)初建于1077年直到17世纪才完成。步行到山上的城堡需要半小时,也可以坐缆车上去,因为天气阴沉,再说我们已在卡普茨纳山上拍到了包括城堡和大教堂的老城全景,所以不想到山上的城堡里去了。2006年我已去过莫扎特的出生地(Mozarts Geburtshaus),就是那幢悬挂着红白相间的细长的奥地利国旗的六层黄色大楼,这次我应该去莫扎特住了有10多年的故居(Mozart Wohnhaus),故居在萨尔斯河的另一边的新城区,这幢楼叫做“舞蹈教师之家”房屋在战火中被毁,1994年修复后恢复为莫扎特居住时的原貌。新城区另一处重要的地方是米拉贝尔公园和宫殿(Mirabellgarten und Schlob)宫殿初造在1606年,现在我们看到的是1818年火灾后恢复的建筑。这座美丽的公园宫殿在电影《音乐之声》里惊艳亮相,宫殿里有号称全世界最美丽的婚礼大厅,曾经是莫扎特为主教演奏的地方。花园里聚集了罗马雕塑、喷泉、花圃和迷宫。因为说好3:30到青年旅社集中,我们要乘4:05的火车去因斯布鲁克,在粗粗浏览了萨尔斯堡后,就不得不和她告别了。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到了因斯布鲁克天快暗了,从火车站到青年旅社要过因河上的桥,走过一段上山路才到,大家觉得玩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还是乘出租车去吧。到了青旅一看,这个旅社更是挤窄得要命,厨房和餐室干脆就没有,房间也小,几张双人叠铺一放,就没什么空间,和我们住在一间房里的两个欧美来的女孩,都坐在床上吃晚餐。当时订这家旅馆,是因为它是因斯布鲁克所有旅馆中最便宜的,虽然它的价钱和和我们所住过的其他旅社相比还是很高的,无奈因斯布鲁克生活水准太高,反正我们什么样的困难都能克服。几位女伴们这次出来是带了亲戚朋友委托购买的采购单的,因斯布鲁克是她们购物的重要一站,因斯布鲁克盛产水晶,以水晶制作的首饰是女人们的至爱。施华洛斯奇就是驰名于世专营水晶首饰的公司,在世界各地有许多分店,上海、北京也有,大本营就在因斯布鲁克,女伴们放下行李,就急急乎去看夜市了,去看她们钟爱的水晶首饰了。

因斯布鲁克靠近德国南部边境,城市名就是因河架桥的意思。站在因河桥上看着飘渺云雾之上的阿尔卑斯山山顶,河边是成排色彩明丽的楼群,楼群后面绿油油的草坪上有幢幢别墅,再往上就是茂密的丛林,这幅图画宛如一个离却尘世的仙境。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走过相对因桥的一条小路,不远便到了专供步行的弗里德里希大街,这条街上集中了因斯布鲁克许多精华。黄金小楼(GOldenes Dachi)它的金屋顶可说是因斯布鲁克的地标。阳台的屋顶上覆盖着2738块镀金的铜瓦片,在阳光下金光灿灿。金屋顶是为纪念玛克西米利安大帝的第二次婚姻而建。现在成为展览馆,珍藏着他的肖像、盔甲、勋章及首饰。在2楼的阳台上,雕刻着代表着匈牙利、德国、神圣罗马帝国的纹徽。在黄金小楼斜对面一座十分华丽的巴洛克风格建筑叫黑柏林屋(Helblinghaus)原是15世纪的哥特式建筑,建筑立面于1730年被装饰成晚期巴洛克风格,洋溢着富丽堂皇的气息。毗邻这两幢你不得不看的建筑的是你不得不上的城市塔楼(Stadtturm):这是一幢建于1440年高塔,绿色洋葱式圆顶则建于16世纪,上到顶层要走168级阶梯,门券价是3.5欧元,65岁以上的老人是2.5欧元。尽管走上去非常累,但是非常值,可以俯瞰下面的市政小广场也可四面八方远眺因斯布鲁克全景。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和弗里德里希大街相接的是玛利亚.特雷西亚大街,这是城市中最大的一条马路,大街的一端是小凯旋门(Triumphpforte),南面浮雕刻有特蕾莎女皇与西班牙公主欢乐的婚礼场面,并刻上‘生于幸福’北面的雕刻则呈现了一场悲伤的葬礼,女皇的丈夫正是在这场婚礼上暴毙的,刻的是”死于悲哀”。 玛利亚。特雷西亚大街中间有一座安娜纪念柱(Annasaule),它也是因斯布鲁克的最显眼的地标之一。是为了纪念蒂洛尔人在1703年成功击退巴伐利亚而建的。安娜柱上刻有圣母、圣安娜和蒂洛尔保护神的雕像。在这条路上处于安娜柱的两边各有一个教堂,一座是肖伯塔尔教会教堂,另一座是塞尔威汀教会教堂。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因斯布鲁克的霍夫堡皇宫(Hofburg)是在1460年由当时的大公齐格蒙特建造的,奥地利女王玛利亚.特雷西亚很喜欢这里,内部由20多个房间组成,每个房间皆以华丽精致的墙壁浮雕及壁画装饰,金碧辉煌。展示为数众多的皇族成员的肖像。因斯布鲁克最著名的教堂是圣.雅各布教堂(Dom, St.Jakob),原本的哥特式教堂建筑毁于两次地震,于1717年拆除,之后重建成今日所见的中期巴洛克式风格的建筑,它可说是巴洛克建筑的杰出代表。教堂内部的装潢十分豪华,巨大的穹形天花板上绘满了以宗教故事为内容的壁画,加上精美无比的装饰,整个教堂就是一座艺术殿堂。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在城市塔楼看到了阿尔卑斯山下的森林、草坪和别墅,再也按捺不住要到那里去走一走欲望,我和石头一起走上上山的小道,去看那草坪、别墅、森林、教堂还有清真寺。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158,阿尔卑斯山下的名城—萨尔斯堡、因斯布鲁克【原创】 - 悠游微尘 - 悠游微尘 的博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