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月轩 / 尘之原创散文 / 行云流水

0 0

   

行云流水

原创
2013-02-13  种月轩
       宁静的夜,宁静的心,守着一份难得的安宁。
                                                                            —— 题记


       小种松香,丝丝袅袅温暖斗室清寒;金汤如月,一盏温柔的慈悲润生心底,轻绽莲花。于是,
我温静地微笑。

      《风清云淡》悠悠若水,缓缓流淌,清泠纯美。华美的词章已是多余,这一刻安雅足够叫人
丛生满怀感动。闭上眼,微笑就在眼前,如我愿用一世微笑静候花开,如此相守,天涯近若咫尺,
倏忽间,因果于心,已是了然。

       就这样,喜欢上了一个人简单的生活,喜欢过着不强求、不奢望的日子。时光如此恬淡,不
刻意回首伤痕累累的从前。太清楚抚触过往只会再品一回叫人窒息的痛感,再受一次没必要的煎熬,
自己其实什么也改变不了,何苦?却也不愿再伸出手来,未来是什么?太遥远!与其费了许多心思
设计,莫如把握当下这一卷诗书、一碗茶汤,不再辜负。

       年少时,曾在书文中知晓,晋陶公喜抚琴,抚的却是无弦琴。琴如何能无弦自弹? 那时懵懂青
涩,一直想不明白。如今人已中年,岁月悄增,镜中面庞已无复光洁。一笑。心下再品度这话,却
别有滋味。琴有弦,弦定音。有形便是束缚。无弦无形,恰恰物物可为弦,音音皆入韵。这琴上奏
的是无上法,是大千世界,是生死轮回。

        岁月千秋,本是最静默的看客,无情偏也是最有情。也正是,世间万物,姿态各异,天地方才
得以精彩纷呈;苦辣酸甜,五味陈杂,人生方才得以学会了悟。万丈红尘,一路行来,相遇、错失、
相知、陌路......冥冥中,什么才是注定?什么却也都是注定。最初的浮躁、不谙,因为经历多了而消
解了好些虚妄的执着,亦少了好些无端的不平与愤愤。忖度举投,思考与省查,生命得以渐积丰美,
渐成厚重。这样,肯适当的放弃、融合、包容,便是坦然并安然。

       我本俗人,却深知功利是这世上最深的负累。它包装着虚伪的华服,打磨每一缕时光动人的棱角,
试图按着它的方式叫光阴优雅起来。然而,这喧嚣世界,到底有多少疲惫倦怠的心灵,在苦苦寻觅方
寸净土的同时,懂得透过褶皱的皮囊惊醒——自己寻来觅去的,原本就是那一汪与生俱来的、被遗忘
在心底深处的清泉?行在路上,看不破,放不下,何处有净土?

        赵州从谂师傅,一段“吃茶去”的公案,被太多人所熟知,于这公案,众说纷纭。细思,我却自
是单单欣赏两个字——直面。人来到这世上,就是来历的,来受的,来爱的,来悟的,来了的。一件
事,摆放你的面前,躲亦无用,你是角儿,只有直面,碰触。为它喜乐,为它悲欢,为它付出......你
才能真正的了解它。那样的欢,最痛快;那样的痛,最切肤。

       爱。这世上最美、最神圣的字眼。她如此灵动、婉约、高洁,注满生命的魔力。朋友、亲人、恋
人、陌路、甚至敌人.......皆可因爱起,亦可为爱而消。因为,这世上原就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一念存
乎心,境已随心转。爱自己,爱别人,爱以专,爱以泛,爱以恒。这样,爱,方才爱得沉稳 ;爱,方
才爱得宽厚;爱,方才爱做真爱。

        微笑。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