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看病的传奇经历(肖克东原创)

原创
2013-02-14  肖克东

         除夕夜,我正在看春晚,我们这里比北京时间晚16小时,所以凌晨4点是春晚开始的时间。平常正是酣睡的时间。我的一个侄女,从武汉打电话来,除了例行公事,春节拜年之外,特别提到,我在美国住院多少天。我到美国已经半年了,我4次住院,总共不超过一个月。最后一次不到3个小时。每次都是我坚决要求出院的。为什么我不愿意住院?在美国住院,和在中国是完全不同的。在中国住院,非常自由,也不用交钱;在美国医院住院,24小时,有人看着你,而且收费惊人,中国人没法想象。最重要的是没有必要。中医强调辩证论治,同样症状,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方法。最好的医生是自己。是否需要住院,自己可以决定。事实证明,我每次的决定都是正确的。因为我的病情明显好转,而且康复很快。我现在和正常人没有区别,唯一的与以前不同的是体力远远不如以前,稍微重一点的活,我不敢干。我的头脑非常清晰,昨天,我儿子还在说,我的视力和听力都不错,我的嗅觉也很灵敏。许多年轻人都不如我。我除了顺利完成一般家务活之外,我已经栽培了30多盆,10多个种不同品种的花。我在匹兹堡大学医学院住院的时候,他们通过当地癌症研究中心,给我制定了详细的化疗计划,但是我拒绝化疗。我是根据我从网上和报刊上,掌握的资料,我绝对不适合化疗。刚好,这个时候,我一个同学,他比我晚两年毕业,我们是在1979年,在宁夏气象台认识的。他叫谢齐强,后来调动到武汉,湖北省气象局。现在早已退休。他给我发来电子邮件,详细介绍人民日报高级编辑凌志军,根据自己五年抗癌的经历,写出的《重生手记-------一个患者的康复之路》。他本来被医生宣判,只能活3个月,现在他已经活了五年,而且已经完全康复,宣布自己不再把自己当病人看待了。他有两种癌症,他也是拒绝化疗的。这给我提供了充分的依据。因为现在还没有一种化疗可以不杀死正常细胞。癌症的康复主要依靠提高自身免疫力,如果正常细胞被杀死,怎么能够提高免疫力呢?

    住院影响我的心情,我回家就心情舒畅,自由自在,干我喜欢干的事情。无论有病还是没有病,心情好特别重要。另外,住院会影响我儿子的工作。我不希望给任何人带来负担,成为拖累。当然,刚开始没有办法,我不能自理;不仅站立和走路有困难,而且坐都不行了,因为我屁股上已经没有肉,我躺下也只能一个姿势,变换一个姿势都不行。我还整天穿着“尿不湿”。我24小时都要挂氧气瓶。不停地往喉咙喷洒支气管扩张的药。吃药,打吊针。医院的饭我也吃不下,还要到外面去买。我儿子因此不得不推迟一个月上班。我现在已经可以自己管理自己,而且还能够帮助他干一点事情,为什么还要拖累他呢?他开始还很不理解,现在可能有所理解。凌志军说“做聪明的病人,远比做听话的病人重要”。“要坚强,更要聪明。”积极治疗,不等于过度治疗。过度治疗往往是至死的原因。这对我是很大的启示和鼓舞。

每当我回想起我是怎样来到美国的时候,就有些后怕; 我是怎么一个人,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从四川攀枝花来到美国的东海岸的。中间还要在芝加哥转机。我想起了俄国诗人莱蒙托夫的诗句:“生的欲望毕竟比死的念头来得强烈”。我终于活下来了,而且恢复了生机。很可惜,莱蒙托夫只活了30多岁;我已经年近80,再活30,问题不大。过去我认为我不会生病,到一定时候,突然死去。现在看来,判断错误。突然猝死,都是因为高血压和心脏病;而我的血压正常偏低,没有心脏病。我现在生了一场大病,也许对长寿更加有利,因为我今后会小心谨慎,倍加关注健康。现在已经108岁的周有光,每天还在著书立说,创造新的理论。年轻时,医生说他只能活到35岁。他可能活到135岁。

我在得知我得了癌症的 时候,不仅没有恐惧和绝望的感觉;而且我认为我又有了一个创造奇迹的机会,我可以向医学挑战,向科学进军。半年来的实践已经证明,我已经初战告捷,胜利在望。现代文明的每一个领域,都是漏洞百出的;对于有心人,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找到突破口,大展宏图,大举进攻,夺取胜利。医学不是教条,而是非常现实的东西,必须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辨证论治。中西医结合,中医的一些理论对西医是有用的;西医的实验和分析方法,对中医是必不可少的。无论西医和中医都远远不够完善,而且永远不可能完善。

最近,在facebook的一本自我介绍的书的最后一页看到,

Unfinished = Hope

So done is still better thanperfect,

But done is never finished。

It’s the nature of theinternet。

【希望就是未完成和不完美,

所以 ,做出来了总是比完美好;

而且无论怎样努力做永远不可能完成;

这就是互联网的本质。】

其实这是一切科学技术的本质,也就是科学技术的哲学。医学当然不能例外。

上个星期到医院进行了脑部CT扫描,今天看了结果。

今天(2月13日)去医院放疗中心,为继续放疗做准备。上个星期去做了脑部CT扫描,我的儿子当场就看到没有任何问题,今天医生证实,脑部没有任何问题。在中国的时候,医生说已经扩展到脑部,他们还有点幸灾乐祸,洋洋得意。我前面多次提到的人民日报高级编辑凌志军就被判断已经扩展到脑部。我大脑非常健全,非常好用,用进废退,进化规律。英国的物理学家霍金,大脑出了问题,还在从事科学研究。我的大脑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我每时每刻都在探索自然、人类和社会的奥秘。乐在其中,福在其中,其乐无穷,幸福无边。幸福其实很简单,当然也可以讲得很复杂,到哈佛大学去讲最受欢迎的幸福课。愉快就是幸福,自我满足就是幸福。

今天医生反复强调放疗和化疗要同时做;我拒绝化疗;她说“如果不做化疗,我不能保证把你治疗好”。我说,“如果化疗,你能够保证把我治疗好?”她说她不管化疗,化疗是另外的人负责。他们都是例行公事,照章办事;但是我有我的自己的主张,而且有充分科学依据。医学和科学是需要自己下功夫去掌握的,要有坚定的信念,从当前的实际出发。难在这里,乐也在这里。

医生出于职业本能,总是忽悠病人的,病人一定要“自学成才”,不被忽悠。现在信息事业发达,报刊杂志和网络,你可以查到几乎所有需要的东西。在这上面下点功夫,就可以不被忽悠,更加重要的是,免得受罪,送了性命。

癌症是一种长期的慢性病,不可能立竿见影,马上治好。需要综合治疗,长期治疗;慢慢康复。一般需要三五年才能完全康复。今天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医学界最具有变革潜力的六大趋势”,其中有两条是关于癌症的。“有的放矢治疗恶性肿瘤”,“免疫疗法让癌症自愈”。关键是用多种方法提高免疫力。让正常细胞破坏癌细胞。不让癌细胞破坏正常细胞。已经有许多先例。在媒体上,有很多报道,在现实生活中,我也耳闻目睹,亲自看到了。我有一个邻居,也姓肖,清华大学50年代毕业的,他经过将近10年的治疗和保养,才完全康复。科学,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以经验为基础的。相信经验,但是不犯经验主义。相信科学,不犯教条主义。摸着石头过河,永远是科学探索的重要方法之一。

我现在一切正常,对生活、学习和工作都没有影响。心情也特别好,因为我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只不过力气小,胆子小了。不敢冒险。前不久,我给我儿子安装了一个他相当满意的门帘;今天我又安装了一个高档的窗帘。本来我想叫儿子帮忙的,后来想,还是自己干吧,显示一下我的能耐。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