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541 / 待分类1 / 十枣汤

0 0

   

十枣汤

2013-02-15  晴天541


英文名称:shizao decoction 

定义:
同名方约有3首,现选《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方。

组成:
芫花(熬)、甘遂大戟,等分。上各为散。以水一升半,先煮大枣肥者十个,取八合,去滓,纳药末。强人服一钱匕,羸人服半钱,温服之。平旦服。若下少病不除者,明日更服,加半钱, 得快下利后,糜粥自养。 

所属学科:
中医药学(一级学科);方剂学(二级学科);方剂(三级学科)来源《伤寒论》。

十枣汤 - 组成

芫花(熬) 甘遂 大戟各等分

十枣汤 - 用法

上药各别捣为散。强人每服1克,羸人0.5克。用水300毫升,先煮肥大枣10枚,取240毫升,去滓,纳人药末,平旦温服;若下少病不除者,明日更服,加0.5克,得快下利后,可进米粥,护养胃气。

十枣汤 - 现代运用

渗出性胸膜炎,肝硬化,慢性肾炎所致之胸水,腹水或全身水肿属于邪胜而体实者

十枣汤 - 临床使用

1.悬饮:唐杲,字德明,善医。太仓武指挥妻,起立如常,卧则气绝欲死,杲言是为悬饮,饮在喉间,坐之则坠,故无害;卧则壅塞诸窍,不得出入而欲死也。投以十枣汤而平。” 

2.胸膜腔积液:治疗渗出性胸膜炎51例,胸水在11天内改善达96%,20天内完全消失者达88.2%,积液平均消失时间为16.2天。结果表明,十枣汤治疗本病较单用西药可提高疗效40%,较单用抗痨疗法的效果好一倍左右。《中医药学报》(1984;1:53);王某,男,19岁,发烧以午后为重,盗汗咳嗽,吐少量白痰,右侧胸痛半月,体温39℃,脉搏123次/分,呼吸32次/分,血压100/70mmHg。右侧胸廓饱满,呼吸明显受限,心尖搏动于左锁骨中线第五胁间外0.5cm处,心界左移,右肺呼吸音消失,叩呈浊音,X线胸片所见:右肺前二肋以下呈致密阴影,肋膈角消失,上界呈反抛物线样,胸水常规,李凡他氏反应阳性,血沉第一小时50mm,第二小时75mm。经用十枣汤二次,48小时体温恢复正常,胸不痛,呼吸平稳。X胸片胸水全部吸收.有胸膜肥厚征象。血沉复查:第一小时为5mm。第二小时10mm,告愈出院,随访6个月良好。上方治疗结核性胸膜炎28例,男17例,女11例,最小者15岁,最大者45岁,胸水量,经X线检查,胸水在2-3前肋以下18例,3-4前肋以下6例,4-5前肋以下4例。治疗结果:24小时内吸收者13例;48小时内吸收者9例;72小时以上吸收者6例。

3.肾炎水肿:南宗景先生曰:舍妹患腹胀病,初起之时,面目两足皆微肿,继则腹大如鼓,漉漉有声,渴喜热饮,小溲不利,呼吸迫促,夜不成寐,愚本《内经》开鬼门,洁净府之旨,投以麻黄、附子、细辛合胃苓散加减,服后虽得微汗,而未见何效。西医诊为肾脏炎症,与以他药及朴消等下利,便泻数次,腹胀依然,盖以朴消仅能下积,不得下水也。翌日,忽头痛如劈,呕吐痰水则痛稍缓。愚曰,此乃水毒上攻之头痛,即西医所谓自家中毒。乃拟方用甘遂三分(此药须煨透,服后始未致作呕,否则吐泻并作),大戟、芫花炒,各一钱半。因体质素不壮盛,改用枣膏和丸,欲其缓下,并令侍役先煮红米粥以备不时之需。药后四五小时,腹中雷鸣,连泻粪水十余次,腹皮弛缓,头痛也除,惟神昏似厥,呼之不应,进已冷之红米粥一杯,即泻止神清;次日腹中微有水气,因复投十枣丸一钱半,下其余水,亦祛疾务尽之意。嗣以六君子汤补助脾元,调理旬日,即获痊愈。

4.肝硬化腹水:殷氏用逐水法为主治疗25例肝硬化腹水,从逐水效果看,十枣汤较好。

5.胃酸过多症:林氏用十枣汤治愈14例胃酸过多症,无一例复发。服法是将大戟、芫花、甘遂各7.5g研细末,大枣十个,先将大枣煎汤两碗,早晨空腹服一碗,一小时后,将药末投入另一碗中服下。服后可有胸中呕恶,腹内嘈杂感,二小时后开始泻下二至三次,泻后自觉疲倦,可用大枣煮粥食之,再用党参、茯苓、橘红、半夏、大枣煎服善后。

十枣汤 - 病机

水饮内停,正邪俱盛。

十枣汤 - 辩证要点

咳唾胸胁隐痛,或水肿腹胀,二便不利,脉沉弦。

十枣汤 - 配伍特点

汇集逐水药于一方

十枣汤 - 功用

攻逐水饮。

十枣汤 - 主治

水饮内停,邪气壅盛;水肿腹胀之实证。悬饮或支饮,停于胸胁,咳唾胸胁引痛,心下痞梗,干呕短气,头痛目眩,或胸背掣痛不得息;水肿腹胀,二便不利,属于实证者。现用于肝硬化腹水,渗出性胸膜炎等见有上述症状者。 [1]

十枣汤 - 禁忌

体虚及孕妇忌用。

十枣汤 - 方论

方中甘遂善行经隧水湿,大戟善泄脏俯水湿,芫花善消胸胁伏饮,三药合用,逐水之力甚强。然三药皆有毒性,故又用大枣益气护胃,缓和诸药之毒,减少药后反应。

十枣汤 - 方歌

十枣逐水效堪夸,大戟甘遂与芫花;悬饮内停胸胁痛,水肿腹胀用无差。

十枣汤 - 各家论述

1.《内台方议》:下利呕逆者,里受邪也。若其人?汗出,发作有时者,义不恶寒,此表邪己解,但里未和。若心下痞硬满,引胁下痛,干呕,短气者,非为结胸,乃伏饮所结于里也。若无表证,亦必烈快之剂泄之乃已,故用芫花为君,破饮逐水;甘遂、大戟为臣;佐之以大枣,以益脾而胜水为使。经曰:辛以散之者,芫花之辛,散其伏饮。苦以泄之者,以甘遂、大戟之苦,以泄其水,甘以缓之者,以大枣之甘,益脾而缓其中也。

2.《伤寒附翼》:仲景利水之剂种种不同,此其最峻者也。凡水气为患,或喘或咳,或利或吐,或吐或利而无汗,病一处而已。此则外走皮毛而汗出,内走咽喉而呕逆,下走肠胃而下利。水邪之泛溢者,既浩浩莫御矣,且头痛短气,心腹胁下皆痞硬满痈,是水邪尚留结于中;三焦升降之气,拒隔而难通也。表邪已罢,非汗散所宜;里邪充斥,又非渗泄之品所能治,非选利水之至锐者以直折之,中气不支,亡可立待矣。甘遂、芫花、大戟,皆辛苦气寒,而秉性最毒,并举而任之,气同味合,相须相济,决渎而大下,一举而水患可平矣。然邪之所凑,其气己虚,而毒药攻邪,脾胃必弱,使无健脾调胃之品主宰其间,邪气尽而元气亦随之尽,故选枣之大肥者为君,预培脾土之虚,且制水势之横,又和诸药之毒,既不使邪气之盛而不制,又不使元气之虚而不支,此仲景立法之尽善也。用者拘于甘能缓中之说,岂知五行承制之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