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的牙痛都是用本条药方治愈的

2013-02-20  学中医书馆
两个月前,我和老妻都得了牙疼病。一日,妻说:“还是上医院取点药吧,总比不吃强。”

在医院里,经过了阵“走马灯”似的忙乱之后,还是取了牙周宁、新诺明、灭滴灵,外加三料炎痛喜康等药。

在回家的路上,牙疼得受不了,就坐在邮电局门口的台阶上休息。我正抱着脸呻吟,听有人说:“牙疼吧,老哥!你今儿个算碰到神医了。”我抬头一看,是一位五十来岁,穿着退了色的对襟棉袄,背个旧竹篓,胡子又长又乱的人。

这人笑着说:“我开个中药方,叫神仙一把抓,吃一剂见效,吃两剂治好。”

我乜斜着眼睛看着他,心里好笑,想:“我们不知看过了多少大夫,都治不了,就凭你能行?”便头也未抬说:“谢谢好心,我有药,甭费神了。”

这人仍然和和气气地说:“中不中试试呗,我保险吃了不会坏事。”说完,也不征求我的意见,弯腰在地上拾了个破烟盒,把灰土吹了吹,用手展平,掏出圆珠笔,就着窗台开起了药方。

他把药方递给我时,我不愿接,可盛情难却,捧在手上看时,那字写得歪歪斜斜。药方极简单,只有五味:大黄、生地、葛根、升麻各10克,石膏15克。

那人背上竹篓,刚要迈步,又回头叮咛:“可得吃吃试试,别不当一回事,一剂药最好煎三次。”

我歇够了,起身回家,走一截路后心想:“既然人家说得挺诚恳,何不试试呢?”便绕路来到药材店,开票员算了算,才五角五分钱。我买了四剂,回了家。从第二天开始,我和老妻各吃了两剂。确实像那人说的,好得神速,药到病除了。吃东西和平常一样,敢啃敢嚼,热冷酸甜都不怕了。老妻高兴地追问:“这是哪儿的大夫?咱得买点礼去谢谢人家啊!”老妻越诚心诚意地追问,我越觉得没法解释。

我的牙病当好了,可心病又来了,千恨万悔,当时咋那样冷冰冰地对待那位热心的好人?内心无比愧疚,认识得那升华:以貌取人者,及蠢人也!

来源:《秘验偏方大成》第2782条

百姓验证

四川自贡市沿滩区富全镇殿蒲村宗xx,男,69岁,退休干部。他来信说:“我爱人牙痛,冷热酸甜都吃不下,已有5年多了,反复吃药,反复发作,不能根除。后我用本条药方,只两剂药就解除了她的痛苦,现在她是百口不忌。”

北京顺义大孙庄镇石庄村孙xx,男,62岁,教师。他来信说:“我侄媳患牙疼已有五六年了,而且每隔一个多月就犯,每次都持续一周左右,脸部肿胀,夜间无法入睡。后来我用本条药方为她治疗,只服药一剂就消肿止痛了,至今已有一年多未再犯。”

提示:本方经众多患者自疗验证,基本上都收到了痊愈的好效果,因此,本方堪称特效精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