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点就行啊 / 养生与保健 / 黄帝内经全文及大意(2)[转]

分享

   

黄帝内经全文及大意(2)[转]

2013-02-23  挣点就行啊

黄帝内经全文及大意(2)[转]

(2013-02-23 09:46:33)
 

    日期:2013年01月16日    资料来源: 新浪博客

  11、离合真邪论篇
  黄帝问曰:余闻九针之篇,夫子乃因而九之,九九八十一篇,余尽通其意矣。经言气之盛衰,左右倾移,以
上调下,以左调右,有余不足,补泻于荥输,余知之矣。此皆荣卫之倾移,虚实之所生,非邪气从外入于经也。
余愿闻邪气之在经也,其病人何如?取之奈何?岐伯对曰:夫圣人之起度数,必应于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经
水,人有经脉。天地温和,则经水安静;天寒地冻,则经水凝泣;天暑地热,则经水沸溢;卒风暴起,则经水波
涌而陇起。夫邪之入于脉也,寒则血凝泣,暑则气淖泽。虚邪因而入客,亦如经水之得风也,经之动脉,其至也
亦时陇起,其行于脉中循循然,其至寸口中手也,时大时小,大则邪至,小则平。其行无常处,在吸则内针,无
令气忤;静以久留,无令邪布;吸则转针,以得气为故;候呼引针,呼尽乃去;大气皆出,故命曰泻。
  帝曰:不足者补之,奈何?岐伯曰:必先扪而循之,切而散之,推而按之,弹而怒之,抓而下之,通而取之
,外引其门,以闭其神。呼尽内针,静以久留,以气至为故,如待所贵,不知日暮,其气以至,适而自护,候吸
引针,气不得出,各在其处,推阖其门,令神气存,大气留止,故命曰补。
  帝曰:候气奈何?岐伯曰:夫邪去络入于经也,舍于血脉之中,其寒温未相得,如涌波之起也,时来时去,
故不常在。故曰方其来也,必按而止之,止而取之,无逢其冲而泻之。真气者,经气也。经气太虚,故曰其来不
可逢,此之谓也。故曰候邪不审,大气已过,泻之则真气脱,脱则不复,邪气复至,而病益蓄。故曰其往不可追
,此之谓也。不可挂以发者,待邪之至时而发针泻矣,若先若后者,血气已尽,其病不可下。故曰知其可取如发
机,不知其取如扣锥。故曰知机道者不可挂以发,不知机者扣之不发,此之谓也。
  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此攻邪也。疾出以去盛血,而复其真气,此邪新客,溶溶未有定处也,推之则前
,引之则止,逆而刺之,温血也,刺出其血,其病立已。
  帝曰:善。然真邪以合,波陇不起,候之奈何?岐伯曰:审扪循三部九候之盛虚而调之,察其左右上下相失
及相减者,审其病脏以期之。不知三部者,阴阳不别,天地不分,地以候地,天以候天,人以候人,调之中府,
以定三部。故曰刺不知三部九候病脉之处,虽有大过且至,工不能禁也。诛罚无过,命曰大惑,反乱大经,真不
可复,用实为虚,以邪为真,用针无义,反为气贼,夺人正气,以从为逆,荣卫散乱,真气已失,邪独内著,绝
人长命,予人天殃。不知三部九候,故不能长久。因不知合之四时五行,因加相胜,释邪攻正,绝人长命。邪之
新客来也,未有定处,推之则前,引之则止,逢而泻之,其病立已。
  【大意】
  本篇讨论真气邪气宜其相离,勿使相合。邪之新客,未有定处,推之则前、引之则止,迎而泻之,其病立忆
。要达如此效果,须审、扪、循三部九候之盛虚而调之;察其左右上下相失及相减者;审其病脏以期之。

  12、太阴阳明论篇
  黄帝问曰:太阴太阳为表里,脾胃脉也,生病而异者何也?岐伯对曰:阴阳异位,更虚更实,更逆更从,或
从内,或从外,有所不同,故病异各也。
  帝曰:愿闻其异状也。岐伯曰:阳者,天气也,主外;阴者,地气也,主内。
  故阳道实,阴道虚。故犯贼风虚邪者,阳受之;食饮不节,起居不时者,阴受之。阳受之则入六腑,阴受之
则入五脏。入六腑,则身热,不时卧,上为喘呼;人五脏,则■满闭塞,下为飧泄,久为肠澼。故喉主天气,咽主地气。
  故阳受风气,阴受湿气。故阴气从足上行至头,而下行循臂至指端;阳气从手上行至头,而下行至足。故曰
阳病者上行极而下,阴病者下行极而上。故伤于风者,上先受之;伤于湿者,下先受之。
  帝曰:脾病而四支不用,何也?岐伯曰:四支皆禀气于胃,而不得至经,必因于脾,乃得禀也。今脾病不能
为胃行其津液,四支不得禀水谷气,气日以衰,脉道不利,筋骨肌肉,皆无气以生,故不用焉。
  帝曰:脾不主时,何也?岐伯曰:脾者士也,治中央,常以四时长四脏,各十八日寄治,不得独于主时也。
脾脏者常著胃土之精也,土者生万物而法天地,故上下至头足,不得主时也。
  帝曰:脾与胃以膜相连耳,而能为之行其津液,何也?岐伯曰:足太阴者三阴也,其脉贯胃、属脾、络嗌,
故太阴为之行气于三阴。阳明者表也,五脏六腑之海也,亦为之行气于三阳。脏腑各因其经受气于阳明,故为胃
行其津液。四支不得禀水谷气,日以益衰,阴道不利,筋骨肌肉无气以生,故不用焉。
  【大意】
  太阴谓脾,阳明谓胃。本篇根据脾胃的密切关系和生理特点讨论了太阴阳病生病之异,也论述了脾病而四肢
不用的机理。

  13、评热病论篇
  黄帝问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为何?
  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也。
  帝曰:愿闻其说。
  岐伯曰:人之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肉而得汗者,是邪却而精胜也。精胜,则
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不能食者,精无俾也。病而留者
,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三死,不见一生,虽愈必死也。
  帝曰:有病身热汗出烦满,烦满不为汗解,此为何病?
  岐伯曰:汗出而身热者,风也;汗出而烦满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风厥。
  帝曰:愿卒闻之。
  岐伯曰:巨阳主气,故先受邪,少阴与其为表里也,得热则上从之,从之则厥也。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表里刺之,饮之服汤。
  帝曰:劳风为病何如?
  岐伯曰:劳风法在肺下。其为病也,使人强上冥视,唾出若涕,恶风而振寒,此为劳风之病。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以救俯仰;巨阳引。精者三日,中年者五日,不精者七日。咳出青黄涕,真状如脓,大如弹丸。从
口中若鼻中出,不出则伤肺,伤肺则死也。
  帝曰:有病肾风者,面胕痝然壅,害于言,可刺否?
  岐伯曰:虚不当刺。不当刺而刺,后五日其气必至。帝曰:其至何如?
  岐伯曰:至必少气时热,时热从胸背上至头,汗出手热,口干苦渴,小便黄,目下肿,腹中鸣,身重难以行
,月事不来,烦而不能食,不能正偃,正偃则咳。病名曰风水,论在《刺法》中。
  帝曰:愿闻其说。
  岐伯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阴虚者,阳必凑之,故少气时热而汗出也。小便黄者,少腹中有热也。不能
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则欬甚,上迫肺也。诸有水气者,微肿先见于目下也。
  帝曰:何以言?
  岐伯曰:水者阴也,目下亦阴也,腹者至阴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肿也。真气上逆,故口苦舌干,
卧不得正偃,正偃则咳出清水也。诸水病者,故不得卧,卧则惊,惊则咳甚也。腹中鸣者,病本于胃也。薄脾则
烦不能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难以行者,胃脉在足也。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
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得下通,故月事不来也。
  帝曰:善
  【大意】
  本篇讨论热病之变证,对风厥、劳风、肾风、风水、阴阳交等病因病机、治则、预后等予以讨论。本篇也提
出了“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的论点。

  14、逆调论篇
  黄帝问曰:人身非常温也,非常热也,为之热而烦满者,何也?岐伯对曰:阴气少而气胜,故热而烦满也。
  帝曰:人身非衣寒也,中非有寒气也,寒从中生者何?
  岐伯曰:是人多痹气也,阳气少,阴气多,故身寒如从水中出。
  帝曰:人有四支热,逢风寒如炙如火者,何也?
  岐伯曰:是人者,阴气虚,阳气盛。四支者,阳也,两阳相得,而阴气虚少,少水不能灭盛火,而阳独治。
独治者,不能生长也,独胜而止耳。逢风而如炙如火者,是人当肉烁也。
  帝曰:人有身寒,汤火不能热,厚衣不能温,然不冻栗,是为何病?
  岐伯曰:是人者,素肾气胜,以水为事;太阳气衰,肾脂枯不长,一水不能胜两火。肾者水也,而生于骨,
肾不生,则髓不能满,故寒甚至骨也。
  所以不能冻栗者,肝一阳也,心二阳也,肾孤脏也,一水不能胜二火,故不能冻栗,病名曰骨痹,是人当挛
节也。
  帝曰:人之肉苛者,虽近衣絮,犹尚苛也,是谓何疾?
  岐伯曰:荣气虚,卫气实也。荣气虚则不仁,卫气虚则不用,荣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肉如故也,人身与
志不相有,曰死。
  帝曰:人有逆气,不得卧而息有音者;有不得卧而息无音者;有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有得卧,行而喘者;
有不得卧,不能行而喘者;有不得卧,卧而喘者。皆何脏使然?愿闻其故。
  岐伯曰:不得卧而息有音者,是阳明之逆也。足三阳者下行,今逆而上行,故息有音也。阳明者,胃脉也,
胃者,六腑之海,其气亦下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也。《下经》曰:“胃不和则卧不安。”此之谓也。
  夫起居如故而有音者,此肺之络脉逆也;络脉不得随经上下,故留经而不行,络脉之病人也微,故起居如故
而息有音也。夫不得卧,卧则喘者,是水气之客也;夫水者,循津液而流也。肾者,水脏,主卧与喘也。
  帝曰:善。
  【大意】
  本篇讨论了寒热水火荣卫之气失调所致的烦、痹、肉烁、挛节、肉苛、气逆喘息等病之病机和证候特点。

  15、疟论篇
  黄帝问曰:夫痎疟皆生于风,其蓄作有时者何也?
  岐伯对曰:疟之始发也,先起于毫毛,伸欠乃作,寒栗鼓颔,腰脊俱痛,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痛如破,渴欲
冷饮。
  帝曰:何气使然?愿闻其道。
  岐伯曰:阴阳上下交争,虚实更作,阴阳相移也。阳并于阴,则阴实而阳虚,阳明虚,则寒栗鼓颔也;巨阳
虚,则腰背头项痛;三阳俱虚,则阴气胜,阴气胜则骨寒而痛;寒生于内,故中外皆寒;阳盛则外热,阴虚则内
热,外内皆热则喘而渴,故欲冷饮也。
  此皆得之夏伤于暑,热气盛,藏于皮肤之内,肠胃之外,此荣气之所舍也。此令人汗空疏,腠理开,因得秋
气,汗出遇风,及得之以浴,水气舍于皮肤之内,与卫气并居。卫气者,昼日行于阳,夜行于阴,此气得阳而外
出,得阴而内搏,内外相搏,是以日作。
  帝曰:其间日而作者何也?
  岐伯曰:其气之舍深,内薄于阴,阳气独发,阴邪内著,阴与阳争不得出,是以间日而作也。
  帝曰:善。其作日晏与其日早者,何气使然?
  岐伯曰:邪气客于风府,循膂而下,卫气一日一夜大会于风府,其明日日下一节,故其作也晏,此先客于脊
背也。每至于风府,则腠理开;腠理开则邪气入;邪气入则病作,以此作稍益晏也。其出于风府,日下一节,二
十五日下至骶骨;二十六日入于脊内,注于伏膂之脉;其气上行,九日出于缺盆之中,其气日高,故作日益早也
。其间日发者,由邪气内薄于五脏,横连募原也。其道远,其气深,其行迟,不能与卫气俱行,不得皆出,故间
日乃作也。
  帝曰:夫子言卫气每至于风府,腠理乃发,发则邪气入,入则病作。今卫气日下一节,其气之发也,不当风
府,其日作者奈何?
  岐伯曰:此邪气客于头项循膂而下者,故虚实不同,邪中所异,则不得当其风府也。故邪中于头项者,气至
头项而病;中于背者,气至背而病;中于腰脊者,气至腰脊而病;中于手足者,气至手足而病。卫气之所在,与
邪气相合,则病作。故风无常府,卫气之所发,必开其腠理,邪气之所合,则其府也。
  帝曰:善。夫风之与疟也,相似同类,而风独常在,疟得有时而休者,何也?
  岐伯曰:风气留其处,故常在;疟气随经络沉以内薄,故卫气应乃作。
  帝曰:疟先寒而后热者,何也?
  岐伯曰:夏伤于大暑,其汗大出,腠理开发,因遇夏气凄沧之水寒,藏于腠理皮肤之中,秋伤于风,则病成
矣。夫寒者,阴气者。风者,阳气也。
  先伤于寒而后伤于风,故先寒而后热也。病以时作,名曰寒疟。
  帝曰:先热而后寒者,何也?
  岐伯曰:此先伤于风,而后伤于寒,故先热而后寒也,亦以时作,名曰温疟。
  其但热而不寒者,阴气先绝,阳气独发,则少气烦冤,手足热而欲呕,名曰瘅疟。
  帝曰:夫经言有余者泻之,不足者补之。今热为有余,寒为不足。夫疟者之寒,汤火不能温也,及其热,冰
水不能寒也。此皆有余不足之类。当此之时,良工不能止,必须其自衰乃刺之,其故何也?原闻其说。
  岐伯曰:经言无刺熇熇之热,无刺浑浑之脉,无刺漉漉之汗,故为其病逆,未可治也。夫疟之始发也,阳气
并不阴,当是之时,阳虚而阴盛,外无气,故先寒栗也;阴气逆极,则复出之阳,阳与阴复并于外,则阴虚而阳
实,故先热而渴。夫疟气者,并于阳则阳胜,并于阴则阴胜。阴胜则寒,阳胜则热。疟者,风寒之气不常也,病
极则复,至病之发也,如火之热,如风雨不可当也。故经言曰:“方其盛时必毁,因其衰也,事必大昌。”此之谓也。
  夫疟之未发也,阴未并阳,阳未并阴,因而调之,真气得安,邪气乃亡,故工不能治其已发,为其气逆也。
  帝曰:善。攻之奈何?早晏何如?
  岐伯曰:疟之且发也,阴阳之且移也,必从四末始也。阳已伤,阴从之,故先其时坚束其处,令邪气不得入
,阴气不得出,审候见之,在孙络盛坚而血者,皆取之,此真往而未得并者也。
  帝曰:疟不发,其应何如?
  岐伯曰:疟气者,必更盛更虚,当气之所在也。病在阳,则热而脉躁;在阴,则寒而脉静;极则阴阳俱衰,
卫气相离,故病得休;卫气集,则复病也。
  帝曰:时有间二日或至数日发,或渴或不渴,其故何也?
  岐伯曰:其间日者,邪气与卫气客于六府,而有时相失,不能相得,故休数日乃作也。疟者,阴阳更胜也,
或甚或不甚,故或渴或不渴。
  帝曰:论言“夏伤于暑,秋必病疟”,今疟不必应者,何也?
  岐伯曰:此应四时者也。其病异形者,反四时也。其以秋病者寒甚,以冬病者寒不甚,以春病者恶风,以夏
病者多汗。
  帝曰:夫病温疟与寒疟而皆安舍,舍于何脏?
  岐伯曰:温疟者,得之冬中于风,寒气藏于骨髓之中,至春则阳气大发,邪气不能自出,因遇大暑,脑髓烁
,肌肉消,腠理发泄,或有所用力,邪气与汗皆出。此病藏于肾,其气先从内出之于外也。如是者,阴虚而阳盛
,阳盛则热矣,衰则气复反入,入则阳虚,阳虚则寒矣。故先热而后寒,名曰温疟。
  帝曰:瘅疟何如?
  岐伯曰:瘅疟者,肺素有热,气盛于身,厥逆上冲,中气实而不外泄,因有所用力,腠理开,风寒舍于皮肤
之内,分肉之间而发,发则阳气盛,阳气盛而不衰,则病矣。其气不及于阴,故但热而不寒,气内藏于心,而外
舍于分肉之间,令人消烁脱肉,故命瘅疟。
  帝曰:善。
  【大意】
  本篇专论疟疾的病因、病证、病桯及治疗原则。

  16、咳论篇
  黄帝问曰:肺之令人咳,何也?
  岐伯对曰: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
  帝曰:愿闻其状。
  岐伯曰: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也。其寒饮食入胃,从肺脉上至于肺,则肺寒,
肺寒则外内合邪,因而客之,则为肺咳。
  五脏各以其时受病,非其时,各传以与之。
  人与天地相参,故五脏各以治时感于寒则受病,微则为咳,甚则为泄为痛。乘秋则肺先受邪,乘春则肝先受
之,乘夏则心先受之,乘至阴则脾先受之,乘冬则肾先受之。帝曰:何以异之?
  岐伯曰:肺咳之状,咳而喘息有音,甚则唾血。心咳之状,咳则心痛,喉中介介如梗状,甚则咽肿喉痹。肝
咳之状,咳则两胁下痛,甚则不可以转,转则两胠下满。脾咳之状,咳则右胁下痛,阴阴引肩背,甚则不可以动
,动则咳剧。肾咳之状,咳则腰前相引而痛,甚则咳涎。
  帝曰:六腑之咳奈何?安所受病?
  岐伯曰:五脏之久咳,乃移于六腑。脾咳不已,则胃受之;胃咳之状,咳而呕,呕甚则长虫出。肝咳不已,
则胆受之;胆咳之状,咳呕胆汁。肺咳不已,则大肠受之;大肠咳状,咳而遗失。心咳不已,则小肠受之;小肠
咳状,咳而失气,气与咳俱失。肾咳不已,则膀胱受之;膀胱咳状,咳而遗溺。
  久咳不已,则三焦受之;三焦咳状,咳而腹满,不欲食饮。此皆聚于胃,关于肺,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肿气
逆也。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治脏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浮肿者治其经。
  帝曰:善。
  【大意】
  本篇专论咳嗽的病机、病证和治法。提出“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的论点。

  17、腹中论篇
  黄帝问曰:有病心腹满,旦食则不能暮食,此为何病?
  岐伯对曰:名为鼓胀。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治之以鸡矢醴,一剂知,二剂已。
  帝曰:其时有复发者,何也?
  岐伯曰:此饮食不节,故时有病也。虽然其病且已,时故当病,气聚于腹也。
  帝曰:有病胸胁支满者,妨于食,病至则先闻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支清,目眩,时时前后血,病名
为何,何以得之?
  岐伯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时,有所大脱血;若醉入房中,气竭肝伤,故月事衰少不来也。
  帝曰:治之奈何?复以何术?
  岐伯曰:以四乌鲗骨,一藘茹,二物并合之,丸以雀卵,大如小豆,以五丸为后饭,饮以鲍鱼汁,利肠中及
伤肝也。
  帝曰:病有少腹盛,上下左右皆有根,此为何病?可治不?
  岐伯曰:病名曰伏梁。
  帝曰:伏梁何因而得之?
  岐伯曰:裹大脓血,居肠胃之外,不可治。治之每切,按之致死。
  帝曰:何以然?
  岐伯曰:此下则因阴,必下脓血,上则迫胃脘,生鬲,侠胃脘内痈,此久病也,难治。居齐上为逆,居齐下
为从,勿动亟夺,论在《刺法》中。
  帝曰:人有身体髀股■皆肿,环齐而痛,是为何病?
  岐伯曰:病名伏梁,此风根也。其气溢于大肠而著于肓,肓之原在脐下,故环齐而痛也。不可动之,动之为
水溺涩之病。
  帝曰:夫子数言热中、消中,不可服高梁芳草石药,石药发■,芳草发狂。夫热中消中者,皆富贵人也,今禁高梁,是不合其心,禁芳草石药,是病不愈,愿闻其说。
  岐伯曰:夫芳草之气美,石药之气悍,二者其气急疾坚劲,故非缓心和人,不可以服此二者。
  帝曰:不可以服此二者,何以然?
  岐伯曰:夫热气慓悍,药气亦然,二者相遇,恐内伤脾。脾者土也,而恶木,服此药者,至甲乙日更论。
  帝曰:善。有病膺肿颈痛胸满腹胀,此为何病?何以得之?
  岐伯曰:名厥逆。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灸之则瘖,石之则狂,须其气并,乃可治也。
  帝曰:何以然?
  岐伯曰:阳气重上,有余于上,灸之则阳气入阴,入则瘖;石之则阳气虚,虚则狂;须其气并而治之,可使
全也。
  帝曰:善。何以知怀子之且生也?
  岐伯曰:身有病而无邪脉也。
  帝曰:病热而有所痛者,何也?
  岐伯曰:病热者,阳脉也。以三阳之动也,人迎一盛少阳,二盛太阳,三盛阳明。入阴也,夫阳入于阴,故
病在头与腹,乃■胀而头痛也。
  帝曰:善。
  【大意】
  本篇讨论了鼓胀、血枯、伏梁、热中、消中、厥逆等病证的病机和治法。

  18、刺腰痛篇
  足太阳脉令有腰痛,引项脊尻背如重状,刺其郄中,太阳经出血,春无见血。
  少阳令人腰痛,如以针刺其皮中,循循然不可以俯仰,不可以顾,刺少阳成骨之端出血,成骨在膝外廉之骨
独起者,夏无见血。
  阳明令有腰痛,不可以顾,顾如有见者,善悲,刺阳明于■前三痏,上下和之出血,秋无见血。
  足少阴令人腰痛,痛引脊内廉,刺少阴于内踝上二痏,春无见血,出血太多,不可复也。
  厥阴之脉,令人腰痛,腰中如张弓弩弦,刺厥阴之脉,在腨踵鱼腹之外,循之累累然,乃刺之,其病令人善
言,默默然不慧,刺之三痏.解脉令人腰痛,痛引肩,目■■然,时遗溲,刺解脉,在膝筋肉分间郄外廉之横脉出血,血变而止。解脉令人腰痛如引带,常如折腰状,善恐;刺解脉,在郄中结络如黍米,刺之血射以黑,见赤血而已。
  同阴之脉,令人腰痛,痛如小锤居其中,怫然肿,刺同阴之脉,在外踝上绝骨之端,为三痏.阳维之脉,令人腰痛,痛上怫然肿,刺阳维之脉,脉与太阳合腨下间,去地三尺所。
  衡络之脉,令人腰痛,不可以俯仰,仰则恐仆,得之举重伤腰,衡络绝,恶血归之,刺在郄阳筋之间,上郄
数寸,衡居为二痏出血。
  会阴之脉,令人腰痛,痛上漯漯然汗出,汗干令人欲饮,饮已欲走,刺直阳之脉上三痏,在■上郄下五寸横居,视其盛者出血。飞阳之脉,令人腰痛,痛上怫怫然,甚则悲以恐,刺飞阳之脉,在内踝上五寸,少阴之前,与阴维之会。昌阳之脉,令人腰痛,痛引膺,目■■然,甚则反折,舌卷不能言,刺内筋为二痏,在内踝上大筋前,太阴后,上踝二寸所。
  散脉,令人腰痛而热,热甚生烦,腰下如有横木居其中,甚则遗溲,刺散脉,在膝前骨肉分间,络外廉束脉
,为三痏.肉里之脉,令人腰痛,不可以咳,咳则筋缩急,刺肉里之脉为二痏,在太阳之外,少阳绝骨之后。
  腰痛侠脊而痛至头几几然,目■■欲僵仆,刺足太阳郄中出血。腰痛上寒,刺足太阳阳明。上热,刺足厥阴。不可以俯仰,刺足少阳。中热而喘,刺足少阴,刺郄中出血。
  腰痛上寒,不可顾,刺足阳明。上热,刺足太阴。中热而喘,刺足少阴。
  大便难,刺足少阴。少腹满,刺足厥阴。如折,不可以挽仰,不可举,刺足太阳。引脊内廉,刺足少阴。腰
痛引少腹控■,不可以仰,刺腰尻交者,两髁胂上,以月生死为痏数,发针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大意】
  本篇讨论了腰痛的病因病机证状和治法。指出十二经脉与奇经八脉的病变皆可以导致腰痛的论点。

  19、病能论篇
  黄帝问曰:人病胃脘痈者,诊当何如?
  岐伯对曰:诊此者当候胃脉,其脉当沉细,沉细者气逆,逆者人迎甚盛,甚盛则热。人迎者胃脉也,逆而盛
,则热聚于胃口而不行,故胃脘为痈也。
  帝曰:善。人有卧而有所不安者,何也?
  岐伯曰:脏有所伤,及精有所之寄则安,故人不能悬其病也。
  帝曰:人之不得偃卧者,何也?岐伯曰:肺者脏之盖也,肺气盛则脉大,脉大则不得偃卧。论在《奇恒阴阳
》中。
  帝曰:有病厥者,诊右脉沉而紧,左脉浮而迟,不然病主安在?
  岐伯曰:冬诊之,右脉固当沉紧,此应四时;左脉浮而迟,此逆四时。
  在左当主病在肾,颇关在肺,当腰痛也。帝曰:何以言之?
  岐伯曰:少阴脉贯肾络肺,今得肺脉,肾为之病,故肾为腰痛之病也。
  帝曰:善。有病颈痈者,或石治之,或针灸治之,而皆已,其真安在?
  岐伯曰:此同名异等者也。夫痈气之息者,宜以针开除去之;夫气盛血聚者,宜石而泻之。此所谓同病异治
也。
  帝曰:有病狂怒者,此病安生?
  岐伯曰:生于阳也。
  帝曰:阳何以使人狂?
  岐伯曰:阳气者,因暴折而难决,故善怒也。病名曰阳厥。
  帝曰:何以知之?
  岐伯曰:阳明者常动,巨阳少阳不动,不动而动大疾,此其候也。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夺其食即已。夫食入于阴,长气于阳,故夺其食即已。使之服以生铁洛为饮,夫生铁洛者,下气疾
也。
  帝曰:善。有病身热解墯,汗出如浴,恶风少气,此为何病?
  岐伯曰:病名曰酒风。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以泽泻、术各十分,麋衔五分,合,以三指撮,为后饭。
  所谓深之细者,其中手如针也,摩之切之,聚者坚也,搏者大也。《上经》者,言气之通天也:《下经》者
,言病之变化也;《金匮》者,决死生也;《揆度》者,切度之也;《奇恒》者,言奇病也。所谓奇者,使奇病
不得以四时死也。恒者,得以四时死也。所谓揆者,方切求之也,言切求其脉理也。度者,得其病处,以四时度
之也。
  【大意】
  本篇讨论了胃脘痈、卧不安、厥、颈痈、阳厥、酒风等病的证治。

  20、脉解篇
  太阳所谓肿腰脽痛者,正月太阳寅,寅太阳也,正月阳气出在上,而阴气盛,阳未得自次也,故肿腰脽痛也
。病偏虚为跛者,正月阳气冻解地气而出也,所谓偏虚者,冬寒颇有不足者,故偏虚为跛也。所谓强上引背者,
阳气大上而争,故强上也。所谓耳鸣者,阳气万物盛上而跃,故耳鸣也。所谓甚则狂巅疾者,阳尽在上,而阴气
从下,下虚上实,故狂巅疾也。所谓浮为聋者,皆在气也。所谓入中为瘖者,阳盛已衰,故为瘖也。内夺而厥,
则为瘖俳,此肾虚也。少阴不至者,厥也。
  少阳所谓心胁痛者,言少阳盛也,盛者心所表也,九月阳气尽而阴气盛,故心胁痛也。所谓不可反侧者,阴
气藏物也,物藏则不动,故不可反侧也。
  所谓甚则跃者,九月万物尽衰,草木毕落而堕,则气去阳而之阴,气盛而阳之下长,故谓跃。
  阳明所谓洒洒振寒者,阳明者午也,五月盛阳之阴也,阳盛而阴气加之,故洒洒振寒也。所谓胫肿而股不收
者,是五月盛阳之阴也,阳者衰于五月,而一阴气上,与阳始争,故胫肿而股不收也。所谓上喘而为水者,阴气
下而复上,上则邪客于脏腑间,故为水也。所谓胸痛少气者,水气在脏腑也,水者阴气也,阴气在中,故胸痛少
气也。所谓甚则厥,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者,阳气与阴气相薄,水火相恶,故惕然而惊也。所谓欲独闭
户牖而处者,阴阳相薄也,阳尽而阴盛,故欲独闭户牖而居。所谓病至则欲乘高而歌,弃衣而走者,阴阳复争,
而外并于阳,故使之弃衣而走也。所谓客孙脉则头痛鼻鼽腹肿者,阳明并于上,上者则孙络太阴也,故头痛鼻鼽
腹肿也。
  太阴所谓病胀者,太阴子也,十一月万物气皆藏于中,故曰病胀。所谓上走心为噫者,阴盛而上走于阳明,
阳明络属心,故曰上走心为噫也。所谓食则呕者,物盛满而上溢,故呕也。所谓得后与气则快然如衰者,十二月
阴气下衰,而阳气且出,故曰得后与气则快然如衰也。
  少阴所谓腰痛者,少阴者肾也,七月万物阳气皆伤,故腰痛也。所谓呕咳上气喘者,阴气在下,阳气在上,
诸阳气浮,无所依从,故呕咳上气喘也。
  所谓色色不能久立,久坐,起则目■■无所见者,万物阴阳不定未有主也,秋气始至,微霜始下,而方杀万物,阴阳内夺,故目■■无所见也。所谓少气善怒者,阳气不治,阳气不治,则阳气不得出,肝气当治而未得,故善怒,善怒者,名曰煎厥。所谓恐如人将捕之者,秋气万物未有毕去,阴气少,阳气入,阴阳相薄,故恐也。所谓恶闻食臭者,胃无气,故恶闻食臭也。所谓面黑如地色者,秋气内夺,故变于色也。所谓咳则有血者,阳脉伤也,阳气未盛于上而脉满,满则咳,故血见于鼻也。
  厥阴所谓■疝,妇人少腹肿者,厥阴者,辰也,三月阳中之阴,邪在中,故曰■疝少腹肿也。所谓腰脊痛不可以俯仰者,三月一振荣华,万物一俯而不可仰也。所谓■癃疝肤胀者,曰阴亦盛而脉胀不通,故曰■癃疝也。所谓甚则嗌干热中者,阴阳相薄而热,故嗌干也。
  【大意】
  本篇从四时六气的阴阳盛衰,阐释《灵枢·经脉》中三阴三阳病证的病因病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