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医书馆 / 名医验案内科 / 张翼辨治脏躁轻重有别

0 0

   

张翼辨治脏躁轻重有别

2013-03-01  学中医书馆

张翼是首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国家级名老中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生前曾任青海省中医院院长。张老从医近50载,早年毕业于同济医学院,后经西学中一直从事中医临床工作。张老熟读历代中医典籍,取诸名家之长,博古融今,法归仲景。张老对脏躁的治疗有很深的研究,现将其对脏躁的治疗简述如下,共同道参考。

  脏躁见于张仲景之《金匮要略》:“妇人脏躁,喜悲伤欲哭,象如神灵所作,数欠伸,甘麦大枣汤主之。”张老认为,脏躁与情志有密切关系,男女均可发病,见于更年期忧郁症患者,但以女性绝经期前后及月经周期紊乱时尤为多见。患者胸闷心烦,厌世悲观,喜静恶闻声响,性格多疑,焦虑不安,夜间失眠,遇事易于激动,喜与家人争执,动则痛哭流涕,常欲一哭为快。自觉流泪之后,心情稍觉舒畅,情绪发泄似肝经郁热随泪外泄有关。不少患者对生活失去兴趣,常有轻生念头。个别患者伴心悸胆怯易惊,如人将捕。此类患者,于焦虑激动之时,常伴郁火冲逆,身热自汗突发。由于脏躁症状较重,郁火发作次数虽多,但为时短暂,症状反觉较轻。

  脏躁证多因肝郁日久,阴血暗耗,血虚心不藏神,再遭精神创伤,木火引起心火,致心神浮越,躁扰不安。原文之“数欠伸”就是神虚的表现。故此病之发,与心肝关系密切。《内经》有肝虚肺气并之、“并于肺则悲”之说,是从五志中“肺主悲”而言,实际上脏躁与肺之关系不大。

  脏躁证的治疗,前人均用甘麦大枣汤。此方由甘草、小麦、大枣组成。一般认为甘草甘缓和中、养心缓急为君,以微寒之小麦养心安神为臣;大枣补益脾气、缓肝急,并治心虚为佐。从临床实践看,甘草、大枣为脏躁证所常用,并不能制止“喜悲伤欲哭”,一旦伍以小麦,“喜悲伤欲哭”立即消失。因此,张老认为甘麦大枣汤应以小麦为君。小麦即成熟之小麦,可补脾胃,养心气,和肝用,除寒热,止自汗,止烦渴咽燥,宁心安神。服后情绪稳定,可制止悲伤欲哭,并有心情舒畅及欣快之感,主治脏躁。甘麦大枣汤对脏躁轻证有一定疗效。对于脏躁重证,就有病重药轻之嫌,已非此方能治。

  脏躁重证,张翼生前常以自拟宁心忘忧煎(小麦、夜交藤、百合各30克,炒枣仁、合欢花、丹参各15克,柴胡郁金当归、炒白芍、朱茯苓、柏子仁各10克,炒黄连、炙甘草各6克,红枣3枚。)主治。胸闷胸痛加瓜蒌、薤白。胸脘痞闷加厚朴、玫瑰花。郁火多汗加丹皮、青蒿。下焦郁火,阴部、股内、足心灼热如焚,加生地知母黄柏、肉桂。脾虚便溏加泽泻、补骨脂、肉蔻。失眠因于心肾不交,选用黄连阿胶或龟板、龙骨。去当归,加益母草、炒贯众、炒地榆。每日1剂,水煎2次,下午及晚睡前各服1次。

  此方由甘麦大枣汤、百合地黄汤、解郁合欢汤加减组成。此方以小麦、百合为君。小麦为脏躁证之主药。《金匮》以百合养肺阴,清气热;生地益心营,清血热。肺通百脉,百脉调和,其病即愈,故以百合地黄汤治百合病。据《本草纲目》记载:百合可“补中益气”,“安心定胆益志,养五脏,治癫邪狂叫惊悸”,“止涕泪……涕泣不止”,“治百合病”。因其可安心定胆益志,止涕泪及涕泣不止,又善治百合病,故与小麦同选为脏躁证之主药。当归白芍补血养肝;柴胡郁金疏肝行气解郁,四药共用为臣。黄连泻心火,清热除烦,与宁心安神的朱茯苓、合欢花、夜交藤、丹参、柏子仁、炒枣仁共为佐。其中朱茯苓重镇安神;合欢花、夜交藤宁心安神,但合欢花长于开郁解忧,夜交藤偏于补血;丹参味苦、微寒,祛瘀生新,可补血虚;柏子仁甘补辛润,补心气,养心血,治思虑过度,心脾两虚之心悸失眠,丹参、柏子仁为伍,可补血宁心安神;酸枣仁酸以入肝,可益肝血、补肝虚,治肝胆虚怯之虚烦不眠。甘草大枣缓急和中,助小麦主治脏躁,还可以调和诸药,共为佐使。全方可舒肝解郁,宁心安神,主治脏躁。临床观察发现,此方对脏躁重证常能获得满意的疗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