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un / 人生奋起 / 李娜:“网球只是我的工作”

0 0

   

李娜:“网球只是我的工作”

2013-03-01  Eosun

点击图片分享到上海滩

点击图片分享到上海滩

  就像姜山说的那样,取得的成就向来不是李娜最值得炫耀的,她真正的看家本事在于对梦想的追求和一路的坚持,在于不服输。

  面对媒体,李娜的态度实在算不上亲切。  几分钟前,在北大讲台上,她还谈笑风生,自如应对同学们五花八门的问题。几分钟后,当她走进讲堂隔壁的会议室,坐到记者面前,你再也看不到她朗笑时露出的白牙齿。整个采访过程中,她一直皱着眉瞪大眼睛,不时纠正记者的措辞,并下意识地掰弄着手指,关节发出“啪嗒”脆响,像个时刻保持警惕的小动物。  “像个刺猬。”丈夫姜山这么形容李娜,“开始很小,很柔软,当感到被人伤害后,也不懂得如何回击,唯一会做的,就是赶紧把浑身的刺都竖起来。”李娜承认自己是个敏感的人,非常在乎别人的评价,尤其是媒体的。与此同时,她又害怕被曲解或者断章取义。

  可类似事件却屡屡发生。  曾经,有记者问李娜在国家队训练的感觉如何,她说“国家队缺乏针对球员的个人系统训练”,结果被个别媒体解读成“炮轰国家队”;有记者问李娜代表国家参加国际赛事的感觉如何,她对答“我代表不了国家,只能代表自己”,结果被个别媒体“翻译”成“不爱国”。曾经,有媒体见李娜状态差,便判定她“一碰到世界前十就输”;有媒体见李娜法网夺冠后换教练,就指责她“忘恩负义”。而近来,有媒体见李娜在中日关系非常时期照例去东京参加WTA泛太平洋公开赛,竟戳着脊梁骨骂她“汉奸”……  “有一段时间,我真不敢说话了,怎么说都是错。真话也错,假话也错。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尽管身经百战,饱尝伤病之苦,但肉体的伤痛远不及精神上的冲击。对于李娜而言,上述个别舆论抨击,才是她心中至今不能掀开的伤疤。  李娜告诉记者,随着时间和经验的积累,对于媒体的各种声音,她已释怀,慢慢学会了承受舆论的压力,甚至不去解释那些委屈。但她依旧对媒体缺乏信任,她不相信媒体能有足够的耐心去倾听,并真实地向读者和观众传达自己的感受。  “与其让媒体写,不如我自己来。”最近,李娜出版自传《独自上场》,讲述赛场内外自己的真情实感,以及所经历次舆论风波的前因后果,目的只有一个,“我想让更多的人了解李娜,真实的李娜。”
“网球只是我的工作”  当记者问李娜:网球这项运动,对于你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她略显不耐烦地答道:“网球只是我的工作。只不过我的工作环境和大家不一样,是在一万人,甚至是几万人的眼皮底下进行的。”  看过李娜比赛的观众,难免会因为李娜进攻性极强的打法,以及时不时冲丈夫姜山怒吼的发泄,对这个武汉姑娘留下“倔头倔脑、脾气很大”的印象。自从2009年开始“单飞”(即教练自主、奖金自主、参赛自主、收入归运动员及团队所有,商业开发8%和比赛奖金12%上缴国家),李娜离开省队和国家队,事无巨细地自己搞定一切,包括用英文接受国外媒体采访。这又让人觉得她很坚强、独立。  可朋友们眼中的李娜却不是这样。“她其实是个极其简单的人,有时会像个小孩子,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难过,像一个小孩子需要人疼、需要人爱。她会耍性子,会很可爱地抱怨你不关心她。”闺蜜刘凌说李娜,“大部分的时间里,都表现得坚强。脆弱、敏感的一面,她只留给她最信任的人。”  “其实,你们看到的,只是我工作时的样子。”李娜对记者解释道,“网球是竞技体育,我总不能在场上也像个小女人一样吧?”

  当2011年李娜在拿到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决赛入场券后,澳大利亚电视台的主持人问她:是什么支撑你逆转比赛,李娜脱口而出的答案竟然是――奖金。“网球就是我的工作,我付出后得到回报,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谁工作不拿钱啊!”单飞后,李娜必须要组建自己的团队,而一个团队一年的开销至少要700万人民币,“我不能说假话。如果我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去负担我的团队,是没有团队会为我服务的。”

  2002年,李娜曾由于身体等原因退役过两年,期间她去华中科技大学念书。那是她自小学二年级进入业余网球学校以后,第一次真正享受到同龄人早已习惯的生活。比起安逸的生活,大学更吸引她的是思想自由。她在自由宽松的校园氛围中重新思考人生:曾经,自己为家乡而战、为国家荣誉而战,她已经贡献出了生命的前22年。足够了。那时,李娜就决计,总有一天,她要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做一个自由的人。

  2011年获得澳网亚军后,早已脱离国家队“单飞”的李娜越来越明确,她此时最想为自己做的事就是:赢得一座大满贯奖杯。此后不久她就实现了,拿下了法国网球公开赛冠军,成为第一个获得大满贯的中国人。  有媒体激动地将她称为“中国人的英雄”!李娜觉得言重了。“我算不上英雄,也代表不了中国人。”她说走到今天只为圆自己的梦,并没有肩负什么家国天下的使命,“我只能代表我自己,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法网大满贯之后  终点永远是下一个起点,可李娜的新起点却是败笔。WTA(国际女子职业网联)的女选手拿到大满贯以后,通常都会经历一个低谷,李娜也难逃此劫。  “我真不想承认,但是我变了,心态变了。”李娜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其实法网大满贯之前,碰到困难,我会觉得:啊!在实现目标之前,任何艰难你都必须要去克服!但是实现目标以后,我有时候会觉得:哎呀,什么都有了,梦想也成真了,大满贯也拿了,干吗还那么拼啊?所以有时会……怎么说呢……有一些很消极的想法出现。”  刚开始只是被名誉带来的虚荣心包围,可没过多久,李娜就被上述情绪纠缠得有些濒临崩溃,竞技状态直线衰落。紧随当年法网之后的美国网球公开赛,她首轮出局。同年秋天在家乡举行的中国网球公开赛,她又因肠胃不适首轮完败。她告诉自己要尽快走出阴霾,但无济于事,她甚至败给资格赛上的小将……  “不是没有想过干脆就此退役,也是三十岁的人了。”但她不甘心,多少次沦肌浃髓的伤痛都克服了,比起那些,这又算什么?就像姜山说的那样,取得的成就向来不是李娜最值得炫耀的,她真正的看家本事在于对梦想的追求和一路的坚持,在于不服输。  李娜说自己曾经怀疑过,网球到底值不值得她为之拼命,毕竟最开始打网球只是为了完成爸爸的心愿。但近些年,她越来越清晰地感到自己开始掌握主动,李娜爱上了她正在从事的工作。也许胜负过于影响她的情绪,但过程中总有难以言说的收获。“所以,为它付出多少我都愿意。我怕退役之后会后悔,现在我要尽量做到让自己满意。”  可是,眼下该怎么办?“没有人可以给我建议,因为没有人体会或理解我这样的生活。我没有任何人的经验可以分享。我是多么羡慕威廉姆斯姐妹,或者萨芬和萨芬娜兄妹啊,他们一定可以分享彼此的感受,而我却像个孤独的旅行者,独自在浓雾中挣扎,没有人能够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李娜甚至不愿意去跟自己的团队交流,她不想让别人分担痛苦,她想一个人扛。就像打球一样,独自上场,只不过这次的对手,是自己。

  2010年,李娜曾在新西兰玩过一次大桥蹦极,第一次尝试到了什么叫“绝地反弹”。“不就是网球嘛,打不好就打不好,还能怎么样?”那时她正经历上一轮低谷,曾多次为自己的失败放声痛哭,但有了蹦极的“心跳回忆”,她相信自己的竞技状态也能够“起死回生”。果然,几个月后,她摆脱了那次低谷。

  2011法网大满贯之后,她同样用了半年左右甩掉了又一次空前的沮丧。进入2012,尽管澳网止步1/8决赛,尽管伦敦奥运会首轮败北,尽管仍要不停地面对舆论的质疑,但李娜说她已经在心态上找回了自己,她正重拾回到巅峰状态的希望。其中最明显的标志是,她接受了自己的改变。她开始积极尝试适应变化,无论是经济条件还是荣誉、心态和竞技状态。李娜从此前连跟丈夫姜山都要坚持说自己“始终没变”,到现在理直气壮地跟记者说:“我相信每个人每一阶段都在改变,不可能永远都不变。”  于是,在首部自传《独自上场》的最后,李娜写道:“伦敦之后,我还有很多路要走,我不知道我要走到哪里,也不知道能走多远。但是我想,心有多远,脚下的路就有多远。或许巴黎、或许墨尔本、或许马德里。下一站不管在哪里,我知道,它有一个不变的名字,叫‘人生’。”

快问快答

  记者:打算什么时候退役?

  李娜:目前来说,我觉得自己竞技状态不错。其实年龄真的不算什么,只是在纸上加一笔、再加一笔而已。如果真的要停止,可能是某天早晨起床,觉得自己身体真的承受不了了,没有力气再热爱网球这个项目了。

  记者:退役以后会当网球教练吗?

  李娜:应该不会当网球教练吧。不是说我离开网球就活不了了。不是说我热爱网球,就必须得当职业运动员或者教练。我也可以从事其他方面的工作。

  记者: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

  李娜:退役就要。

  记者:会让小孩打网球吗?

  李娜:我从来没有想过一定要让我的子女进入体坛,我只希望孩子可以快快乐乐的。我特别希望自己未来的小孩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无论做什么,不管水平怎么样,只要自己去努力过、很热爱,就可以了。

  记者:对中国网球公开赛的参与热情,也像其他国际顶级赛事那样高吗?

  李娜:每一站比赛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因为每一站比赛都是我们工作的地方,只是工作环境不一样罢了。环境是你改变不了的,改变不了就只能去适应。

  记者:怎么看网球在中国的普及程度?

  李娜:已经很不错了,毕竟网球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还比较短,还需要一代一代慢慢地积累。

  记者:写书是为了推动网球在中国的普及吗?

  李娜:我没有那么伟大的目标。我只是希望通过这本书,让喜欢我的球迷和对网球感兴趣的人能够更了解网球的这个项目。

  记者:会不会鼓励其他网球运动员都走职业化道路,和你一样,选择“单飞”?

  李娜:不会。每个人情况不一样。我当然希望更多国内选手走向世界,但单飞除了付出体力还需要财力。走职业化道路的前提是能够自己负担一个团队,现阶段还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支撑得了。

  记者:如果未来有一天,有国内的晚辈也像你一样拿到大满贯,作为前辈,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李娜:我拿法网大满贯时,网球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拿过59个大满贯冠军的纳芙拉蒂诺娃跟我说过一句话:“此刻起你要学会说‘不’。因为现在所有人都想要你,你要选择适合你自己的,你要给自己营造一个保护圈。”她说得虽然很简单,但真的是非常管用的一个词,就是学会说“不”。(记者 尹平平)
 
2013年01月04日15:44
来源:苏州日报
原标题 [李娜:球拍只是 我的挣钱工具]
( 2 )


  据新华社电 新年伊始,李娜踏上了WTA深圳金地网球公开赛的中央球场。对“亚洲一姐”来说,“法网冠军”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光环究竟给李娜带来了什么?已经年过而立的她何时会选择退役?李娜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时,对这些问题一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法网夺冠只快乐了一天  法网冠军,究竟给李娜带来了什么?她说,夺冠后她只快乐了一天,之后的生活其实“很糟糕”。“其实说老实话,拿法网以后就当天很快乐,一觉醒来以后,我就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那根线总紧绷着要面对什么东西,自己也没有经验去面对,也没有人告诉我怎么做。”李娜说,“那时候我的生活非常糟糕,很多事情控制不了,自己没有经历过的,自己以为没有发生变化,但很多事情的确已经变化了。自己花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去适应和重新认识自己。”

  2011年下半年,各种见面会、发布会、签名会让李娜应接不暇,各种电话不期 而至,各种之前想不到的事情要一一处理,李娜说自己快崩溃了。“当你拿了亚军别人就希望你拿冠军,当你拿了冠军别人就希望你每站都拿冠军……你不仅要对抗对手,更要对抗自己。”李娜说。

  网球之外不会做任何体育  对于何时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李娜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给出了很简单、又很复杂的答案。“等我不想打网球了就退役,也就是说如果网球带给不了我任何快乐了,我就会选择退役。”李娜说,“我不会明确说大概什么时候退役,毕竟要看自己的身体状况,比如我哪天起床突然受伤了,没有办法,必须退役,这谁也说不准。”“我不愿去欺骗自己,网球就只是我的工作,我只是很好地利用它为我创造美好的生活,当然我自己非常幸运,能去参与自己喜爱的运动。”李娜说。  对于李娜来说,她的工作就是网球,工作之外,再无网球,甚至再无体育。“工作就是工作,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已。除了训练和比赛,我就从来不碰拍子了,它只是我的挣钱工具。打网球之外,我不会做任何体育,”李娜说。  也许很多人难以理解,但事实就是这样:“职业网球运动员”这几个字对于李娜来说,和教师、医生等等一样,只是工作的头衔;而工作之外的生活,李娜和其他都市女孩似乎也别无他样。“我会跟一般女孩儿一样,逛街,看电影,约几个好朋友做指甲,在一起八卦一下,我在场外就是一个女人,我的生活和工作是完全分开的,”李娜说。左图:昨天,WTA 深圳赛女单四分之一决赛,李娜2比0完胜雅瓦诺夫斯基晋级四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