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一说的上帝

2013-03-03  刘幼民


作为无神论者免不了会质疑上帝的存在,免不了要与有神论者开几场辩论会,想要从根本处颠覆有神论者的信仰,可是几场辩论会开了下来,就会发现这种辩论本身不合理,无神论者提不出上帝不存在的证据以证有神论者的荒谬,有神论者也提不出上帝存在的证据以证无神论者的错误,结果是狗咬狗一嘴毛。

此种辩论是不是就可以断定毫无意义呢?其实不然。此种辩论至少说明,上帝不是一个东西,不是一个具体事物,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把榔头或是一支枪。无神论者坚持上帝不是上述具体客观的存在物,这个观点本应该由基督教徒来坚持,来申明,现在却由无神论者在无意中作为无神论者的立场予以强调。这种事态有些吊诡,于是就有基督教神学家走了出来加以发挥说,真正的无神论者就是真正基督徒。真正的无神论者大多都能明白基督教神学家想要说什么,倒是基督教徒大多都不明白了,他们怎么都想不通,基督徒与无神论者有什么关系。

我们可以转向中国的文化传统思考一下,基督徒与无神论者是不是存在关系的问题。

一般而言,在中国文化传统中确实不存在上帝问题。这并不是说,中国文化传统中没有宗教的地位,没有信仰的地位,或是对终极问题没有进行过严肃的思考。中国文化传统中主要由佛道儒三家组成,而且形成思想互补的关系,确确实实做到了你只有我、我中有你。佛道儒都可以是宗教,有自己信仰的对象,信仰的体系。中国人的老祖宗们在他们的宗教与信仰中与西方人的老祖宗们一样,对于终极问题有过自己的思考,只是,他们走了一条中国人的信仰之路,与西方人的信仰之路存在许多不同。

中国人的信仰对象是天、道。那么中国人信仰的天、道是做什么用的?中国人的老祖宗他们的作用就是“化生万物,创生万物,大化流行”《尚书》说:“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性,克绥厥猷惟后。”老子则有言:“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馀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馀。”而且这个天道还有其活灵活现的一面,那就是“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中国人的天、道、佛与西方人的上帝有同与不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他们是无形存在,是宇宙的原动力,是至高至贵者,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或是造化者,也是人类伦理价值存在的根据;不同的地方是西方的上帝更加拟人化,有独立的位格,世界也因此变得封闭,现成,目标单一;中国的天、道没有位格,处在有无之间,变化无穷。“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反者之反,意味着反反复复,无现成者可用,无现成者可思,无现成者可据。弱者之弱,又弱到如气如息,只能凭着直觉信心予以领悟感受。

中国人的老祖先是天生的神秘主义者,他们的精神世界非常开放,非常自由,以至于容不下一个概念化、对象化、权威化的上帝,和一个被上帝规划过的线性世界。就是因为这种原因,马克思主义不可能产生于中国,只能产生于西方,产生于一个喜欢线性的世界。

不过,文化应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不是产生对立。

对于无神论者而言,在面对西方文化,尤其是面对基督教的有神论,基督教的全能者上帝时,不能不承认一个事实,西方文明的内核总是与基督教信仰分不开的,就连西方的人文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及科学主义的产生也是如此。基督教相信上帝的智慧,于是就相信我们的世界于智慧有关,与规划有关,与线性有关,因此人类就可以通过认识世界证明上帝的存在,人类就也可以积极的改造建设这个世界,通过这样的行为来实现与上帝同工的设想。

尤其重要的是,基督教在西方文明中输入了上帝是爱的活性因子,致使整个西方文明在面对世界,面对人类自己的时候,有了一个爱的识度,也就是不断创造进取的识度。爱就是给予,就是不停断的创造更新,就如一对恋人,总是希望把一个新鲜的自己给予对方,才能够激起更多更强的爱一样。我们可以把西方文明称为爱的文明,尽管在实际上,西方人好强斗勇常常用决斗解决私人之间出现的三角关系,用战争解决国家民族之间的利益纷争。可是即便是在决斗,或是在战争中,西方人也有他无人可及的大度和优雅。

一般而言无神论者不喜欢的只是宗教性的那位上帝,可是对于文化性的那位上帝不仅没有反感,反而觉得很好很亲近,很能够接受。有一些基督教神学家声称真正的无神论者就是真正基督徒,也可以做这样的理解,很多无神论者只是在宗教范围内排除上帝,可是到了文化领域,他们就被基督教化了。尤其是当无神论者要求有神论者证明上帝存在的时候,他们与真正的基督徒就产生了共鸣。真正的基督徒包括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加尔文、沃伊蒂瓦、汉斯坤、拉辛格,他们都不会相信上帝的存在可以被人类证明。

说上帝不存在其实是说上帝不能作为一个具体事物——像是一个人,一把榔头或是一支枪一样的存在,但是作为我理解世界,理解他人,理解自己,进而尊重世界,尊重他人,尊重自己,与物与人建立良好关系的一个契机,一种符号,使生活神圣化,拒绝一味的利益关系,相互利用,真正的无神论者确实可以成为真正的基督徒。

正因为如此,作为人生的一种体验,上帝完全可以成为一切人予以信仰,予以追求的目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