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百年来中国人所了解的世界史基本是一部伪史

2013-03-05  wqhr

何新:百年来中国人所了解的世界史基本是一部伪史

  中国人目前所知道和信仰的西方史同样也是一部伪史。中国至少有东周以下传承可靠谱序昭然的近三千年文献史,西方则根本没有。

  【何新按语:聊聊希腊的哲学和文化,我想本人还是有点资格的。1980年代,我在《读书》杂志最早发表文章推荐顾准的第一版《希腊城邦制度》,而当时中国多数精英分子恐怕还不知道顾准是谁。1983年本人又在金冠涛刘青峰主办的成都《东西方文化比较讨论会》上发表"古代中国希腊哲学及文化比较",后来此文多次获得中国社科院学术论文奖。

  那时候,中国那批自由主义精英多数可能还在围着尿布吃屎。所以此文也是本人现在有所新知后的反思和自我批判之作。】

  一、历史上根本没有所谓"古代希腊哲学"

  我研究共济会历史及其学术得到的一个重要新知就是,文艺复兴以后的西方学术虚构了许多西方文明的史前史。惊人的一个事例就是,被中国精英无不顶礼膜拜的所谓"古希腊哲学",所有权根本不属于希腊。所谓"古希腊哲学"纯粹是文艺复兴以后共济会思想家的一个虚构物。而真正的西方哲学、欧洲哲学兴起很晚,主要是文艺复兴以后的产物,其传统与古代希腊完全无关。

  世界历史上并没有存在过一个统一、强盛的古希腊国家体系--所谓"希腊城邦制度"完全是文艺复兴以后共济会学者的杜撰产物。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古希腊哲学",现在人们所说的一些著名古希腊哲学家如米利都学派、爱非斯学派,与历史上的地理希腊地区毫无关系,这些地区都属于欧亚结合部的亚洲中东近东地区,其地理区域属于今日西亚的土耳其、叙利亚、埃及。西方人在文艺复兴后所说的古希腊哲学,实际是近东哲学、亚洲哲学,是黄种人的哲学(古代近东人种并非白人,见附录《何新:西方伪造古希腊历史》)。

  文艺复兴时代,意大利地区出现共济会银行家控制下的独立城邦(威尼斯、佛罗伦萨等),这些共济会银行家(以梅蒂奇家族为代表)从侵略东方的十字军(圣殿骑士团)手中购买了大批劫掠自"圣地"--中东、近东(阿拉伯)地区的文化物品和古代书籍典籍,他们雇佣的学者、艺术家模仿以至剽窃其思想和艺术风格,重新复制、编撰、包装、改编--这就是所谓伟大的"文艺复兴"运动。于是一个历史上莫须有的"古希腊文明"被重新"发现",出现了经过杜撰的古希腊史、古希腊哲学以及古希腊民主等种种新文化神话。

  其实,所谓的"古希腊哲学"作为整体根本不存在,作为区域划分则是文艺复兴时期地理认知的错误。被称为古希腊哲学鼻祖的那些著名哲人中,几乎没有真正的希腊人,而族源却接近是苏美尔[url=]、[/url]埃及、闪族以及巴比伦人等亚裔或古波斯人种。所谓"古希腊哲学"的存在,纯属文艺复兴时期和启蒙时期共济会银行家资助的欧洲人文学者的一种文化虚构。共济会虚构这一概念的目的,与文艺复兴学者虚构似乎存在一个统一的古希腊城邦文明体一样,最初只是为了建树一种反抗天主教学术的传统,后来则是要为近代新兴的资本主义市场文明找到一种源远流长的"根".

  二、所谓"古希腊哲学"不如称作古"土耳其哲学"

  近代西方所谓的古希腊(地区)哲学,确切的名称不如称作古土耳其(地区)哲学。

  西方学术界无任何争议地一致公认,所谓希腊哲学最早的起源是在伊奥尼亚(别译名爱奥尼亚或爱欧尼亚)。而伊奥尼亚是古代欧洲人对今天土耳其安纳托利亚西南海岸地区的称呼,其区域北端约位于今天土耳其的伊兹密尔,南部到哈利卡尔那索斯以北,此外还包括希俄斯岛和萨默斯。历史上从来不属于希腊而属于土耳其的伊奥尼亚(别译名爱奥尼亚或爱欧尼亚)地区,近代被冒认为希腊地区而成为西方哲学的起源之地。

  伊奥尼亚这个名字来自于一个叫做伊奥尼亚人的游牧部落,这个部落的人种究竟是否白种人尚无定论,传说这个部落于前2000年后期在小亚细亚定居后开始形成一个部落的共同体。伊奥尼亚重要的城市有以弗所、米利都和伊兹密尔,这些城市靠贸易富强起来,它们结盟为伊奥尼亚联盟。文艺复兴后发现的一些重要的古希腊艺术风格的作品,其实并不是在希腊地区而是在伊奥尼亚形成的。前6世纪-前5世纪,在伊奥尼亚出现了泰勒斯、阿那克西曼德和赫拉克利特等重要的哲学家。

  前7世纪吕底亚人(小亚细亚土耳其地区的一个古王国)控制伊奥尼亚。

  公元前547年,波斯帝国的居鲁士二世征服了爱奥尼亚,波斯人给这些城邦委任了僭主。前500年爆发了伊奥尼亚人反对波斯人的起义,由于雅典的介入,从而导致了希波战争。前470年伊奥尼亚脱离了波斯的统治,但前386年伊奥尼亚再次被波斯帝国控制。前133年伊奥尼亚属于罗马亚细亚省(亚洲)的一部分,395年后它属于拜占庭帝国。11世纪末期塞尔柱突厥人占领伊奥尼亚,1359年之后伊奥尼亚被土耳其的奥斯曼帝国征服。

  年共济会协约国击败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后,签订色佛尔条约(Treaty of Sèvres),将这个地区划给希腊--因为这个地区在文化上对西方很重要。1922年凯末儿领导的土耳其击败希腊,1923年土耳其与共济会协约国签订《洛桑条约》,这个地区重新回归给土耳其,今天这里是土耳其共和国的一部分。

  三、米利都学派实际属于古波斯帝国

  "米利都学派"被西方认为是前苏格拉底哲学的一个学派,被公认为是西方(欧洲)哲学的开创者,始创人是伊奥尼亚人泰勒斯。但极具讽刺意义的却是--这个被作为西方哲学诞生地的米利都及伊奥尼亚,位置却是在亚洲(欧亚接合部的近东地区)。

  米利都是位于土耳其的安纳托利亚西海岸线上的一座城邦,靠近米安得尔河口。它在中东的赫梯文献中被称为Millawanda或者Milawata.[赫梯,Hittite,又译为西台,是位于土耳其安纳托利亚的一个亚洲古国。]公元前6世纪米利都城属于古波斯帝国,拥有强大的海上力量,并拥有了许多殖民地。

  这个时期米利都城邦产生了一批著名的思想家,即泰勒斯、阿那克西曼德、阿那克西美尼等,被称为米利都学派。米利都学派的研究范围主要集中在万物的本体问题。泰勒斯的观点是认为万物本源于水;而阿那克西曼德认为是无形者(希腊语:?πε?ρων) ;阿那克西美尼认为世界的本源是气体,不同形式的物质是通过气体聚和散的过程产生的。所有的西方哲学史无不以此三杰作为所谓的"古希腊哲学"的创始人--尽管他们实际是古波斯帝国的人,与希腊城邦毫无关系。

  历史上,米利都城曾先后被赫梯帝国、吕底亚、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和土耳其鄂图曼帝国所统治。在土耳其鄂图曼帝国统治时期,米利都是一个与威尼斯进行贸易的港口,后来港口淤塞,城市被废弃。今日米利都的废墟距离海面数十公里,在卫星地图上 37°31.8'N 27°16.7'E 的位置,位置在土耳其艾登省内。

  四、所谓希腊文明应当称作"以弗所"文明

  "以弗所"又译为爱菲索斯或艾菲斯,是近东小亚细亚的一个城市,位于土耳其加斯他河注入爱琴海的河口。文艺复兴以后的西方学者杜撰认为这个城市曾经是雅典的海外殖民地,但这种说法在历史文献和考古中都没有任何根据,事实上以弗所一直隶属于强大的古波斯帝国。"以弗所"废墟至今还是土耳其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

  根据出土的赫梯文献的记载,以弗所是古波斯的Arzawa王国的首都Apasa(Abasa)。在该遗址的挖掘过程中发现了很多被认为属于"迈锡尼"风格的陶器,很可能是"迈锡尼"文化的原型。根据保萨尼阿斯(4.31.8)和世界七大奇迹之说,以弗所的亚底米神庙是古代世界最伟大的建筑,亚底米神庙里供奉着生育女神"以弗所女神"--希腊维纳斯女神的原型。

  在古罗马帝国时代,以弗所是亚细亚省(小亚细亚西部)的省会,被誉为"亚洲第一个和最大的大都会".它以亚底米神庙(女神狄安娜的首要神龛)、图书馆和戏院著称,戏院能容纳25,000观众。以弗所的人口拥有40万到50万居民,是当时最大的城市之一。

  以弗所是早期基督教的一个重要中心,这个城市对基督教和历史都非常重要,据说《圣经》的圣母玛利亚终老于此。

  [圣母玛利亚故居,离塞尔丘克7公里,天主教认为以弗所的此地,乃是耶稣之母圣母马利亚最后的家。传说她因犹太人迫害而逃离巴勒斯坦,最后使徒约翰遵守对耶稣之承诺,将玛利亚迎接至小亚细亚此地奉养,最后她平安终老于此,再未回巴勒斯坦的故乡。如今本地也是一个十分流行的朝圣地,和土耳其著名的旅游景点。]

  使徒保罗也以此为根据地。《天主教百科全书》记载,"使徒约翰1世纪90年代住在小亚细亚,从以弗所带领该省的众教会…图密善死后使徒回到以弗所度过图拉真统治时期,100年在以弗所以高龄去世".以弗所教会是《启示录》提到的亚西亚的七个教会之一(2:1–7)。还有一封2世纪早期安提阿的Ignatius写给以弗所人的信,开头说,"Ignatius, 又名Theophorus,给亚洲的以弗所教会,值得极大的喜乐,在父神的伟大和丰富里蒙祝福,在创世以前被预定,将要一直在不朽的和不能改变的荣耀里"(以弗所书)。《圣经》说保罗曾经激怒了这里靠亚底米神庙谋生的银匠(《使徒行传》19:23–41),他在以弗所写成《哥林多前书》,后来写了《以弗所书》。

  公元431年,天主教神父们在此召开以弗所公会议,谴责聂斯脱里为异端,后者遂创建天主教的异端景教。

  这个曾经如此重要著名的城市,今天只属于土耳其一个小镇塞尔丘克,但那里还坐落着圣约翰教堂,位于土耳其第三大城市伊兹密尔南边大约50公里的地方。

  著名的赫拉克利特(?ρ?κλειτο?,前540年-前480年),一直被西方称为古希腊最智慧的哲人,其实他与古希腊城邦毫无关系。从属国看,他是波斯王大流士治下的一位古波斯哲学家,从地域看他是今日属于土耳其地区的爱非斯学派的创始人。

  赫拉克利特出生于以弗所一个贵族家庭,据说生性胆怯,被称为"爱哭的哲学人".他的文章只留下片段,经常用隐喻、悖论。

  赫拉克利特生于波斯帝国爱非斯城的一个贵族家庭。他本来可以继位,但是他让位给了他的兄弟,自己跑到女神阿尔忒弥斯庙附近隐居。波斯国王大流士曾邀请他去波斯宫廷当顾问。但是赫拉克利特拒绝了。他说:"因为我有一种对显赫的恐惧,我不能到波斯去,我满足于我的心灵既有的渺小的东西。"

  关于他的轶事说他蔑视俗人,整天和小孩玩骰子。有人问他为什么对一切保持沉默,他回答说:"为什么?为了让你们去尽情唠叨!"

  他在隐居时,以草根和植物度日,得了浮肿病。去世时大约60岁。

  五、所谓古希腊哲人只有毕达哥拉斯是希腊人却从未生活在古希腊

  在所谓的古希腊著名哲学家中,可能只有毕达哥拉斯学派与希腊本土多少有一点关系。毕达哥拉斯出生在现今属于希腊群岛的萨默斯岛(Σ?μο?)上。但是在历史上,萨默斯却并不属于希腊。

  年前的萨默斯岛是地中海上一座富有和强大的城市,被有些欧洲史学家认为是伊奥尼亚文化的中心,盛产葡萄酒和萨默斯红色陶器。岛上存留著名建筑是为女神赫拉而建的赫拉古庙(The Heraion)。中世纪至近代,萨默斯岛隶属于拜占庭帝国和土耳其的鄂图曼帝国。1912年,巴尔干战争爆发萨默斯岛才脱离鄂图曼统治,才成为现在希腊的一部分。

  毕达哥拉斯生于萨摩斯岛,早年游历埃及,毕达哥拉斯认为自己的哲学来自东方的巴比伦。毕达哥拉斯生命的多数时间定居在意大利南部的克罗顿城,在此建立了自己的秘密社团(这一社团很可能是后来共济会内的学术团体玫瑰十字会的前身)。公元前510年该城发生内乱,毕达哥拉斯迁居到近东地区的梅达彭提翁城,直至死去。

  结 语

  数百年来的中国人文知识界处于可悲无知的蒙昧状态。明亡国后,主流知识界经受清初文字狱的血洗和《四书》八股的禁锢,陷入集体麻木的蒙昧状态,因而数百年间竟然对外部世界一无所知。

  年共济会东印度公司击败清朝,开埠以后西风东渐,知识精英全面接受西方文艺复兴后共济会学术虚构的一套伪世界史体系。因此几乎所有的中国精英都以为真的存在过一个古希腊文明、一种古希腊哲学传统。包括本人在内,过去也深受此说影响。

  百年来中国人所了解的世界史基本是一部伪史。没有记录任何共济会活动的西方史特别是近代史,就是伪史--因为缺失了历史中那只极其重要的看不见的黄金手。

  共济会的中国门徒胡适(导师杜威是共济会大师)及其弟子,于上个世纪初叶在中国发起彻底颠覆传统及史学中的"古史辩"运动,以"层累地堆积的历史神话"论推翻和否定了自古以来谱序井然的中国上古三代史,中国人在历史文化上的自尊自信自此遭受沉重打击。于是直到文化革命否定一切传统之"破四旧"运动,以及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奴事西方的全面西化运动,中国人不复再为中国人,现代中国人也几乎不知何谓古代真正的中国矣!

  但是殊不知,中国人目前所知道和信仰的西方史同样也是一部伪史。中国至少有东周以下传承可靠谱序昭然的近三千年文献史,西方则根本没有。

  西方包括《圣经》、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著作、荷马史诗及全部所谓希腊罗马古史都不是如中国史籍和经典那样一而贯之地保存下来的直接原著,而是在十字军东征和文艺复兴以后据说从阿拉伯人那里重新找到和被"发现'的。并且不是希腊语言原著,而是希伯来语言或者拉丁语言、阿拉伯语言的翻译,再被辗转翻译成为英语、法语、德语,原始的可靠性、可信性均已经降到很低,其中不乏译者改编者的添枝加叶或者杜撰甚至伪造。

  现今所谓希腊罗马史、希腊罗马哲学及希腊神话,大部分都是文艺复兴时期共济会银行家资助一些学者根据历史传说、阿拉伯及希伯莱资料,重新编撰和杜撰的,其中有不少美化和伪造。

  例如关于著名的马其顿征服者亚历山大,他那个据称横跨欧亚非的巨大帝国究竟是否真正存在过--这个帝国在中国和古波斯、印度、阿拉伯文献中一直不见踪影,比夏朝的存在还可疑。而好疑古的中国人对其就顶礼迷信,丝毫不疑。

  包括所谓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许多著作,真正作者究竟是谁,是否后人伪托的伪书?也始终是不明朗的。

  又如被近世无脑中国文人所膜拜的希腊荷马及其史诗,从学术角度考察,一直还是个未明的问题,其复杂性比中国《尚书》的真伪问题恐怕还要麻烦得多--至少《尚书》的作者不会被认为是非华夏种族的人。

  其实荷马史诗正如希腊哲学一样,都是文艺复兴的产物,是文艺复兴以后被一些共济会学者所"重新"发现的--或者重新塑造的。

  更荒谬的是,欧美亿万教徒奉为真神无限崇拜的耶稣基督--究竟他是谁,是否在历史中真实存在,以及关于他的生平--也完全是个可疑的问题。

  只是西方没有阎若璩、崔适、顾颉刚那样的疑古派,所以只要对其宗教及政治有利,基本就相信。在共济会金权对学术的全面监控下,难以出现大规模的疑古运动而已。近代的日本也是如此。

  但是,这些问题一点也不妨碍无脑弱智的中国文人对之顶礼膜拜。

  百年来中国学术界以讹传讹,缺少独立思考能力,耳食他人唾余已经成为习惯。对于深刻影响西方中古和近代、现代宗教政治历史文化的"共济会"这个庞然大物,至今仍几乎一无所知,不敢承认其存在。中国学界对中国自己的历史吹毛求疵,批判一切否定一切怀疑一切,对西方却毕恭毕敬,顶礼膜拜,人家喂什么就吃什么,拉什么,愚昧可笑,荒唐至极!其实所谓的希腊史,以及古代希腊人的人种与文化,真相至今还是个谜,值得从源头上大大疑古一番也。

  中国的一切悲剧,的确是文化落后的精英群体总体愚昧无知的必然结果。

  【附言:老何向来在博客中先发结论不提供出处,因为本博没有义务开导驯化弱智。其实,看着不学无术的精英恼羞成怒地喷粪,是很有趣一件事情。每想到一班西化精英洋奴辈读我文后会爆发的愤怒态和窘"囧"态,老何就不禁要掩口窃笑三声。其实老何开博,就是想看精英发疯。

  比如关于共济会阴谋论,现在还有弱智脑残敢于公然否认这个跨世界的庞然大物的存在?那么,就先去反驳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吧。国际上包括海外港台(老何在这个圈里也有许多好朋友),只要够层次的主流人物,无不知道共济会的存在--只有愚昧的中国公知对此蒙昧无知。共济会是西方世界最上层主流精英权贵的秘密结社,不是地摊故事,地摊级别的精英绝不可能知情--你们不知道,说明你们很边缘。不过这也不奇怪,主子有必要把什么都告诉自己的狗吗?狗只要做好狗的工作就行了。继续公然否认共济会的存在,只会使中国公知留下充分展示自己无知愚昧卑贱不入流的笑柄。所以奉劝弱智低能的国产公知们,以后还是别跟老何歪缠瞎聊了。】

附录:何新博客2011年旧文

西方伪造古希腊历史

来源:何新博客 作者:何新

  西方近代资本主义文明的根,本来就不是希腊的宗教文化而是犹太的宗教和金钱崇拜文化。这方面可以看两个犹太学者韦伯(论证过新教的希伯来渊源)与波普(曾经大骂希腊文明)的书。中国自由主义很膜拜这两个犹太自由主义学者,但是看来对他们的书没有认真地读。

  原生希腊人是黑头发黑眼睛的人种,与古埃及人(黄种人)接近。而与北欧那种黄头发、蓝眼睛、满身长毛的哥特--日耳曼--盎格鲁撒克逊人根本不搭界。事实上,古希腊人与古代罗马人都认为北欧、西欧那些白色人是没有进入文明的野蛮人--蛮族。而就是这些希腊罗马人眼中的"蛮族",在种族上才是现代西方多数欧美人的祖宗。

  希腊有很多城邦,多数不实行城邦"民主"制度。雅典的城邦民主是保留氏族血缘社会时代氏族民主的残余--不是什么先进制度。中国先夏时代--尧舜禹传说时代也是实施这种氏族民主--"选贤与能".这方面可以看《礼运》和《墨子》。

  古代希腊真正的强国,不是雅典而是铁血集权之国斯巴达,一个君主国,斯巴达后来征服了雅典。最后统一大希腊的是马其顿的国王菲利普,他的儿子就是征服者亚历山大。所谓伯利克里的民主希腊,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毫无实证支持的意识形态的虚构神话。

  休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也经过文艺复兴学者和近代英国人的篡改,并不是流传有序谱牒分明的原作。

  对中国典籍有疑古考证癖好的(胡适和顾派)中国学者,一向对中国古代典籍吹毛求疵--为什么不认真考一考所谓荷马的史诗--充满神话;考一考希罗多德、休昔底德的历史著作?

  最有意思的是,希腊哲学的所谓"伟大三圣贤"--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是彻头彻尾反对雅典的氏族民主制度的。苏格拉底因此,被雅典人用一人一票的投票表决而强迫饮下毒酒死去。柏拉图主张建立理想国--由一个贤明的哲学国王治国。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名言是:多头决策不好,民主不如独裁(这个话肯定让自由派发疯,但亚氏确实说过类似的话)。所以:认为"希腊精神代表民主精神"(顾准的说法),"民主政治代表先进政治制度"的说法是完全不符合真实的希腊史的。中国学术界有必要摆脱西方近代输入的定见,对此问题重新审视和思考。

  此外,认为雅典民主制度代表希腊主流文明的说法,也不符合真实的希腊历史。伪造希腊历史的人,最早是所谓文艺复兴时代的威尼斯、佛罗伦萨的城市独立共和国。这些共和国是犹太银行家--中世纪的犹太共济会控制的。当时,他们需要制造一个古代民主共和国的样板为他们的独立自治城市共和国找到历史根据。后来,则是18世纪反对王政和教皇的英国人和20世纪冷战时代的西方学者。

  何新跋:当去年写这个时,我还没有考证所谓马其顿亚历山大征服欧亚非的真伪。也还没有搞清原来所谓的古希腊哲学家其实不是希腊人,也不知道在小亚细亚根本就没有什么属于雅典城邦的海外殖民地。西方的一部希腊城邦史,基本就是文艺复兴以后共济会学术制造的伪史。

    来自: wqhr > 《杂谈》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