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罪恶—被枪杀的青年史云峰

2013-03-11   牛人的尾巴

文革罪恶—被枪杀的青年史云峰


生前是长春市第一光学仪器厂青年工人。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英勇无畏地反对江青反革命集团,惨遭杀害。1980年3月,中共吉林省委、吉林省革委会为他彻底平反昭雪,并分别追认史云峰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革命烈士。 

    史云峰,原名史正宝,上高中时,改名史云峰。1949年1月22日,史云峰诞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里。

 

    少年时的史云峰,最喜欢看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刘胡兰、马特洛索夫……这一类的故事书。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他是班里优秀的故事员。到了中学,他读的书籍更多了。每当他到舅舅家、老师家、同学家,总要阅览一番书架上的书籍。舅舅的藏书《红岩》、《暴风骤雨》、《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绞刑下的报告》等,他都读过。书中的主人公成了他学习的典范。

 

    1965年7月,史云峰初中毕业考入长春市第四中学高中班。入学后,他就向老师提出:我要向革命先烈学习,做一个有远大抱负的青年,申请取许云峰的”云峰“二字作为自己的名字,老师同意了他的要求。先烈们的革命精神,也为他以后坚持真理,顽强地同”四人帮“进行斗争,奠定了思想基础。

 

    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刮到了史云峰所在的长春市第四中学。当他看到自己热爱和尊敬的女校长,被打成牛鬼蛇神,剃鬼头,戴高帽子游街时,心里很难过。在女校长被批判到很晚的时候,就把她护送到家。得知”造反派“要揪斗一位老师,他就设法给这位老师送信,让他躲起来。听说团委书记已被”造反派“打伤,他就到家里去看望,并给请医生、送药。

 

    在青年学生”大串联“时,史云峰对”文化大革命“的疑虑更多了。在北京”清华园“里,他看到一张吹捧江青是《伟大的旗手,无畏的战士》的文章时,愤怒地说:“她是旗手,鲁迅往哪摆?为什么要吹捧她?究竟想干什么?”在北京,他看到《炮打刘少奇》的大字报时,忧郁地说:“一个国家的主席怎么能随便炮轰呢?这样闹腾下去,中国不就乱套了吗!”

 

    1968年,史云峰高中毕业后,到农村插队落户。在农村,不仅虚心向社员学习,而且注意研究一些问题。

 

    1970年5月,史云峰被招工回城。开始在三五0四厂工作,后调到长春市第一光学仪器厂。入厂后,他积极肯干,钻研技术,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1973年加入共青团,并列为党的积极分子。这以后,史云峰直接受到党团组织教育的机会增多了,思想提高很快,经常带着对“文化大革命”的疑问,刻苦学习马列主义。通过学习,他明白了革命就是解放生产力等许多道理。他认识到当时工厂停产、学校停课、商店关门、党政机关瘫痪、物资供应不足、人民生活水平下降、武斗……,这不是解放生产力,而是破坏生产力。特别是江青的地位,自“文化大革命”以后升得太快了。他说:“为什么现在戏剧中的主人公都是女的?这是为谁树立形象,为谁造舆论?”“从各种舆论看,我***将来要出女领袖……”。1974年初,“批林批孔”运动开始时,他听到是以江青个人名义给部队写信点的“火”,就气愤地说:“我认为这不符合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他还敏锐地察觉到,江青是在利用“批林批孔”运动,把予头指向周总理。他说:“这个运动来头挺大,有可能整到总理头上。”

 

    史云峰对“靠造反起家”的那些人很不信任。他说:“王洪文是借‘文化大革命’的机会爬到中央去的……他能否把握住8亿人口,我持怀疑态度。”又说:“王洪文威信没有邓小平高,邓小平党、政、军、外交都行,如果总理去世,我举双手赞同他接总理的班。”

 

    后来他发现有这种怀疑和忧虑的人不只是他自己,许多干部、共产党员、工人、学生,甚至家庭妇女,都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他坚信揭露“文化大革命”中的倒行逆施,反对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罪行,是人民群众的意愿,是社会主义事业的要求!他决心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

 

    1974年10月26日深夜,史云峰骑上自行车,把自己写好的25张传单,分别投给了省、市、区14个单位。张贴在长春市交通最繁华的胜利公园正门前面的交通岗亭上,同江青反革命集团展开了英勇的斗争。

 

    他在传单和标语中,对林彪、“四人帮”疯狂迫害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罪行,进行了义正词严的指控,尖锐地指出:“刘少奇同志是以非法形式用极左浪潮,野心家上台阴谋搞掉的,千古奇冤!”“必须给刘少奇及其他中央领导同志恢复名誉!”“祝刘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邓小平同志身体健康!”“向陈毅同志、贺龙同志致哀!”对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的恶果以及破坏党的民主,制造个人迷信,神化领袖的作法,进行了无情地揭露和批判。他写道:“‘文化大革命’后,社会愈加混乱,一切都倒行逆施,不正之风愈加严重”。他强烈要求改变被“四人帮”干扰破坏造成的现状,写道:“江青,还我8亿人口的文艺生活!”提出“沿着中共八大路线前进!”呼吁“坚持斗争,曙光即在前头!”他以坚定的信念写道:“中国共产党万岁!”“共产主义万岁!”“巴黎公社普选制万岁!”“共产党宣言万岁!”

 

    这些传单和标语,是震撼大地的强音,是声讨国贼的檄文。群众看了深感痛快,敌人看了大为惊慌。江青反革命集团在吉林省的代理人王淮湘如临大敌,立即把这一事件列为“44号重大反革命案件”。当报告送到北京后,江青反革命集团惊恐万状,王洪文亲自布置,命令公安部门派人到长春市协助侦破此案;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也分别做了圈阅。于是,这个所谓的“44号重大反革命案件”就成了“通天”大案。立即在长春市开展了一场大围剿、大审查。

 

    在狱中,他为真理宁死不屈。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不怕威逼、不怕杀头,英勇地为坚持真理而斗争。

 

    1974年12月24日晚,史云峰被秘密逮捕,1976年12月17日,被判处死刑,19日执行枪决。临刑前,史云峰被打上了麻药,塞满纱布的嘴被医用缝合线紧紧勒住。

 

    1980年3月21日,中共吉林省委决定为史云峰案件平反昭雪。28日,史云峰烈士追悼大会在在长春工人文化宫举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