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把卷偏多感 / 我的文件夹 / 桥西重镇十七都

0 0

   

桥西重镇十七都

原创
2013-03-11  书生把卷...

桥西重镇十七都

东源港桥西为淳东北重镇,自宋代设乡里行政区划始,至民国初,一直为昌期乡。明代嘉靖年后,乡以下置都、图,昌期乡辖都二、图五,即十七都、十八都。民国10年,全县划10个区,辖263村里,桥西为安乐区所在地。辖渡市(即进贤渡)、桥西、瑶岭、显后、文昌等22个村里。民国19年,取消原有区名,安乐区为第八区。是年,改村里制为乡镇制。民国23年撤区,改为县与乡镇两级制。桥西设镇,将叶南、同善两小乡并入桥西镇。民国25年6月,全县改并65乡镇为25乡镇,桥西仍为镇。民国34年,设督导区,桥西为第四督导区所在地,辖桥西镇、进贤镇、奎峰乡、小源乡。

解放后,1949年6月,全县设6区,桥西为区公所驻地。桥西区辖临岐、梅源、屏门、秋源、瑶村、左口、进贤、文昌、富山、汪宅等19个乡。12月,桥西区划为桥西、临岐两区。次年7月,全县划31乡镇为83乡镇。桥西区辖瑶村、左口、桥西、阆苑、文昌、潭头、富山、溪口、进贤、汪宅、山峡11乡。1956年4月,全县83乡镇并为41乡镇,桥西区辖桥西、进贤、山峡、左口、文昌5乡。1958年实行人民公社化,桥西、山峡两乡并为桥西公社。1959年7月,新安江水库蓄水,桥西等为库区,撤销桥西公社,所辖不移民大队划入临岐、进贤、文昌3个公社。桥西进贤开始大移民。

新安江大移民,桥西镇初移至浙江开化、音坑姚家村,后因血吸虫病染身,人心惶惶。1963年初,淳安县移民安置委员会只得向上级“求救”,他们向金华专署移委和省民政厅发出了《关于倒流移民问题的紧急报告》,报告说:“我们最近接待了原桥西公社甘田、田中、湖坑等队迁移开化的移民代表,因血吸虫病流行,恐慌不安,一致要求集体倒流回淳安,可原来的土地、房子都被水淹,生产、生活,居住等我们均无力帮助解决。”后来部分移民转迁江西德兴县黄柏乡胡家。转迁江西德兴的还有寺下、上栗塘、下栗塘、寺坑口、十字坞、川寺坞、甘田等村。叶琪村部分移民始迁开化,后辗转再移至浙江武义县,村民仍为叶琪村,可谓“坐不更姓,行不更名”。现己成为绿树成荫、犹如天然氧吧的省级绿化示范村。而叶琪另部分移民后靠现属左口乡,仍是叶棋,就这样一村两县同一名,孪生兄弟血脉连。湖坑村,移民开化,受血吸虫折磨,后搬迁到音坑试验场,一条溪穿村而过,取了个不忘故地的村名叫淳溪村。硬是和血吸虫这瘟神斗,把芒草沙洲改成良田,送走了瘟神,安居开化。另有瑶村、方家、下山、官山脚、曹山后等村后靠至左口乡。移民50余年一瞬而过,曾有一位老移民感叹地吟诗一首:

梦中几度到桥西,同善拱桥最相依。

碧水一湖何处觅,移民异地情难移。

桥西镇,自然环境优美,建筑古朴端庄。座西向东,北靠柿子山,前屏燕山,左有蔗山,右有曹山。东源港和甘田溪二水环绕,双溪碧波,在镇东北合流为一,浩浩荡荡流至东溪口,注入新安江。桥西镇商船上通屯溪,下达杭州,镇内建筑,层楼叠院,鳞次栉比,粉墙黛瓦,马头高墙,似徽派风格,显得古朴端庄。街道两边高墙深巷,纵横交错,幽深静懿。有的富商或官宦人家还置有花坛水池、石狮、旗杆石,显得庄严华贵。街道石板铺就,曲折明丽。沿街左侧有一条自北向南的水圳,清清流水,浅波微浪。水圳两旁店铺密集,购货的和在水圳洗衣的少妇少女嬉笑,格外热闹。

桥西镇背靠小山,有数十株百年以上的大树(樟树、枫树)有的冠盖如云,有的直刺苍穹。樟树枝丫盘曲,交臂相拥,枝繁叶茂,状如伞盖。枫树伟岸峭拔,高耸如云,一到深秋,高大枫树血红的枫叶红遍半空。更有那簇拥在镇前田畈中的一大片乌桕树,在秋霜的沾染下,黄、橙、红、紫,五彩斑斓,在秋阳下格外绚丽。镇附近的富锡、沙龚、寺下、底河等村落,在秋天里,丹枫欲燃,乌桕红叶似血,将曾经郁郁葱葱的碧树青山,装扮得妖娆妩媚,那如火如荼,似血似霞的田野秋景,正是“田禾新黄高粱红,更兼乌桕与丹枫,疑为彤霞烧天外,却是山魂醉秋风!”

桥西,历史悠久,饱受沧桑。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类创造了远古文明。1979年冬,移民20年后,后靠移民在左口乡龙坑坞村农民在小塘坞劳动中发现一批石器、陶器和原始青瓷器。经省考古研究所会同县文管会进行试掘,而确定“小塘坞遗址”。这里移民前就是原桥西镇的靠背山——柿子山。考古证明,桥西是新安先民聚住劳动创造史前文明的重要地方之一。

桥西在清代曾出了好多潘姓人物,如乾隆年间的潘葆和,壬午年(1762)中举后,潜心学问,参与编纂县志,著有《四书会心》十卷《澹川诗草》若干卷。潘协和,八岁能文,乙卯(1759)岁贡,工诗赋,善书法,通易象星学,岐黄等悉心研究,岁科两试夺冠。著有《荥阳家塾文稿》及诗集。再有潘鹤龄,道光乙已(1845)岁贡,过目成诵,知识渊博,为一时之冠。还有潘舟,邑庠生,以孝闻名,潘爱济,潘有培,皆以孝行载入《续纂淳安县志》。桥西清代还有个大行其善,热衷公益建设的潘广源,独出资拓宽村路复建亭于上。对乡民贷谷不取息,无力偿还者焚其券,并建义冢,修桥梁,恤孤寡,行善好德。

除了潘姓,清末民初,桥西田中出了名人吴祥达,先祖是十九都长岭上村的吴文信,文信公长子大成公派居田中,得以发迹。祥达10岁即随太平军辗转潮州,28岁后抗外寇有功,提任潮州府、梅州府镇守使。光绪年升任广东陆路提督,统兵驻守广州。他关心桑梓,出巨资铺设自桥西至进贤青石板路,因经手人从中贪污,只铺了一半。吴还建造两座石拱桥。他出资接济乡亲,向村各户分送银两,为五户贫困农民建房、添置衣被、农具。他还调解乡亲宿怨。吴祥达胞兄,曾因私事被邻居刺伤,欲仗弟势报复,祥达劝阻,并请来邻居协商调解,使其重归于好、乡民莫不敬佩。吴祥达死后葬杭州玉泉山麓。

吴祥达的善行德举影响了桥西人。如桥西东北面的四孔石拱同善桥,就是由桥西富户潘百苟和潘迟迟及桥东富锡村的何百万,共出巨资修筑的。另星资金出面募捐的是贩牛老板夏水水。桥梁工程浩大,建筑精良。桥身全用茶园青石打磨方正垒成,护栏用长2米,宽1米,厚15公分的长条茶园石,石柱雕刻荷花形,桥墩呈三角形坚实而分水,安全保障。全桥长60余米,宽8米,高20余米,雄伟壮观。民国20年,大桥竣工,成为东源港的一大景观。

桥西还有一奇特建筑,为全县之冠。那就是胡记水磨作坊。水磨坊有一条50余米的拦河石堨,把东源港水引入磨坊,推动水轮杌头动力。木制的水轮杌头直径有10米多长,流水推动这一庞然大物转动,同时推动三副石磨分别加工面粉、米粉、玉米粉,还连动四只大碓锤在石臼舂米。它担负着桥西周边十几个村庄人口的粮食加工。在当时没有机械化的山乡农村,有这水轮磨坊,已是相当壮观。经营者也是徽人胡庭青,人们习惯称胡记水磨坊。还有王家榨油坊,经营规模较大,老板胡百春曾遭绑架而伤残了左眼。社会之复杂,可见一斑。

桥西地理位置优越,农业商贸兴旺,市井繁荣,商店林立。较有名气的商店有玉茂棉百店、咸春泰药店、咸泰日用粮油棉百店、公一文具店、茂源糕饼店、童观生面店等,这些皆为徽商,真应了“无徽不成市” 的民谚。徽商经营之道为“守信” ,曾传说米老板用呢大衣同十八都桐木岭山民方芳奇换麻布衣的故事。

桥西水陆交通方便,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清代以前,淳安有三个重镇驻兵,即淳西威坪、淳南港口、淳北桥西。镇村头曾矗立着一座饱经风霜的碉堡。桥西最早由美国人创办教会医院,院址设在天主教堂内,有五、六个美国医生,因语言不通,很少人去看病。这些美国人乐得清闲,在桥西串街走巷,还在附近游山玩水,1945年撤走时还在富锡村带走两名女子。桥西曾经历过几次战事,现左口乡的岭下、瑶村、叶棋、下山、龙坑坞、下兰坞等村小山头上还残留着当年构筑的军事战壕。桥西镇也遭日机轰炸过,因炸弹落在田畈里而未伤着人。1949年8月15日,土匪徐建中(徐震东部副司令)率匪袭击桥西区政府,杀害乡长南下干部侯延芝,及忠厚老实农民方金南、余的的。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桥西镇。

桥西有一习俗,特别重视九九重阳节,每逢重阳,桥西街上秋千,旱船、露台、高跷等游艺活动闹得水泄不通。潘氏宗祠内连演七天七夜大戏,十里八乡群众,云集桥西,热闹非凡。桥西人民嫉恶如仇,从不准演“武松独臂擒方腊”,也不准演“潘洪摘印”。1940年重阳节,请来徽班,本镇显后人方志瑞点了《告御状》的戏。开头,潘美威风凛凛挂帅授印,而戏演到后头,潘美摘印要问斩,潘姓人受不了,原来《告御状》即《潘洪摘印》,观众纷纷上台痛打演员,戏班头领大喊冤枉,道是方志瑞点的戏,大家又要去打方志瑞,方志瑞逃到家中闭户不出,三年不敢到桥西。其实方志瑞也不懂戏,只是乱点鸳鸯谱了。

桥西还流传海瑞给潘姓人平反的故事。说是一个叫潘天麒的小吏去公干,夜晚投宿熟悉的戴家,由戴的妻舅接待。原来刚不久戴已被害。当晚戴的妻舅因债务纠纷与戴发生冲突,戴被妻舅用石块砸死,戴妻惊吓不语。后案发,戴妻舅反诬潘天麒与戴妻有奸情而合谋杀亲夫。潘天麒遭拘捕,经桐庐、建德、遂安三县令会审,判戴妻凌迟,潘天麒问斩。潘大呼冤枉,后经巡按御史崔楝,将案件移淳安知县海瑞,海瑞通过认真调查,查明案情,给潘天麒等平反昭雪。所以桥西潘姓人对海青天特别崇敬。

十七都以农业为主,生产水稻、小麦、玉米、番薯。上世纪50年代,水田以一、二熟制为多,偶尔出现三熟制。一熟制,一年种植一熟中稻;二熟制,一般分为春花(大小麦、油菜、草籽)迟中稻;三熟制,种植春花—早中稻—秋玉米(粟),或春花—中稻-—萝卜(田豆、荞麦)等。也有中稻套中田豆,田乌豆套种草籽,秋玉米套种麦或油菜等多种耕作方法。桥西盛产乌桕籽,加工成皮油(梓油)脂,供城里工业用。青枣、木榧也较多。

桥西田多粮多,秋收冬藏后,每家每户用粮做米酒,吊烧酒、做贻糖、榨粉干、制粉皮、做索面、做豆腐。重阳节更是家家包粽子,砸麻糍、蒸枣糕、做米馃、炸油糖馃,食品越多越显得富足。桥西至今虽名不存,地不见,但在淳安的历史上永不泯灭!

双溪环碧抱桥西,灵秀层峦四季奇。

小镇繁华成一梦,人文历史总依依。

注:本篇部分资料来自大连出版社《湖底回声》115~120页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