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归渡头 / 百家视点 / 如花美眷,内秀如竹——中国古代经典美女...

0 0

   

如花美眷,内秀如竹——中国古代经典美女回眸

2013-03-17  相约归渡头





 
  余近来闲暇,品一些国学经典或稗官野史以自斟,总有一些那些美人令人怦然心动,所谓“红颜薄命”、“多情总被无情扰”未免有些矫揉造作的嫌疑。而“倾国倾城”虽有男人们推脱王朝使命之嫌,却也道出了古典美人如斯颠倒众生,英雄甘愿折腰拜倒于石榴裙之下。姝喜与夏的灭亡,妲己与纣王鹿台*河蟹*而亡,杨玉环成了安史之乱荒谬的借口,大明王朝毁于秦淮八艳,长达十年的特洛伊之战起因是特洛伊的王子带走了惊艳妖娆的海伦。这些女人能引发战争的女人,必然是色中绝色,令无数男人浮想翩翩,寤寐思服。

  贾宝玉曰“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君不见西子浣纱的涟漪,貂蝉嬉水的波澜,红拂秀水的誓言,虞姬临江的哀叹。古典女人似水,永远带着那一份无悔,保持那永不失真的灵动。






却道海棠依旧——李清照 

   她,苏门之后,自小官宦门第及政治活动的濡染,使她视界开阔,气质高贵。而文学艺术的熏陶,又让她能更深切细微地感知生活,品谈诗性、体味雅性。更与众不同的是,这位“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的美人胚子并未按着寻常路子初识文字,娴熟针绣,等待出嫁。她饱览了父亲的藏书,文化的汁液将她浇灌得不但外美如花,而且内秀如竹;在驾驭诗词格律方面已经如斗草、荡秋千般随意自如。而品评史实人物,却胸有块垒,大气如虹。

    不输蔡文姬的“未若柳絮因风起”,李清照欣闻颜真卿和元结的双绝,信手拈来赋词品评安史之乱:“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五坊供俸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勤政楼前走胡马,珠翠踏尽香尘埃。何为出战则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尧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区区记文字。著碑铭德真陋哉,乃令神鬼磨山崖。”笔走龙蛇起雷声,论历史功过,感慨世事沧桑、王朝兴衰,没有杜少陵“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忧怀伤国,不若青莲居士“明朝散发弄扁舟”浪漫磅礴,不似后主钟隐“恰似一家春水”绵长愁绪,此文一出李清照,这味稀世才情,恍若星辰点亮了苏、欧之后的北宋词坛。

    当李清照满载着闺阁少妇所期盼的一切美好,与爱人赵明诚情投意合、共沐爱河时,为我们留下了一部唯美的爱情经典。她的爱情不像陆游与唐婉《钗头凤》中“错错错” 对“难难难”的千古悲怆,也不同于罗密欧与朱丽叶将生命和爱情去稀释两个家族的仇恨,而“木石前盟所赐的金玉良缘”,一开始便是你侬我侬,珠联璧合。“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教郎比比看。”“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婚后的甜蜜,离别难舍,嗔怪撒娇的郎情妾 意,经易安妙笔的润色而跃然纸上,打破了封建人妇“珍重芳姿紫掩门”的呆板,令后世无数少女羡慕不已。“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彻骨的爱恋,痴痴的思念,滋养着她绰约的风姿和旺盛的艺术创造,将这位宋朝第一才女飘逸若秋风黄花。


   经过一个多世纪“清明上河图”式的繁荣之后,天煞孤星,游牧民族自北击垮了北宋臃肿绵软的战备防线,金人一锤砸烂了都城汴京的琼楼玉苑。李清的爱巢也树倒窝散,一家人开始过漂泊无定的生活。

   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纯粹的爱情又能有几次呢?不是我爱他,即是他爱我,爱恋是在生命之舟上做着把青春、才华、时间、事业都要赌进去的危险实验。上苍欲成其才,必先夺其情,苦其心,先是让赵明诚离她而去,后张汝舟来试其心志。她驾着一叶生命的孤舟迎着世俗的恶浪,以破釜沉舟的胆力做了好一场恶斗。“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一个女人心中爱的火花就这样永远地熄灭了。“断香残酒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在患难中,不悲不喜,清醒地持着一种做人标准,顽强地守着自己的节操。在未遭大难,生活优渥时,已觉她“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人格品味;后,世事纷扰,更见其“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精神追求。

   李清照,她站在南北宋的高阁之上,漂泊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苏杭、哀叹于南宋“绣阁轻抛,浪萍难驻”靡靡之音里的腐朽香粉气息,十里青塚,诉说着乱世美神的传奇……






未若柳絮因风起——谢道韫

  话说晋朝的时候,有一位内外兼修的美女,从女人的闺阁闯进男人的天地,跻身于当时风雅男士专属的清流之列,以才非以貌被竹林七贤们惊为天人,有嫉妒更有惭愧,这样的旷古奇思书写了南朝烟雨中不黙的佳话。

   她是谁呢?就是被后世人称为咏絮才,魏晋风度典范谢道韫。

   谢道韫出生于王谢世家,系出名门,丽质天成,是东晋安西将军谢奕之女。“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 这是说谢家贵族的风流倜傥、文采翩然。跟《红楼梦》里的四大家族类似,青年男女婚嫁都只在王谢两大当时的望族内进行。为此,梁武帝时枭雄侯景把向王谢求婚被拒,当成一生中莫大耻辱,得势后,将王谢两族彻底斩尽杀绝。于是有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世事变迁。

    谢小姐金钗之年,就显露出倾城倾国的雅致。叔父谢安也是魏晋名士,问曰,“《毛诗》中何句最佳?”,谢道韫答道,“诗经三百篇,莫若《大雅?嵩高篇》云,吉甫作颂,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谢安听后不由心悸,至此未过及笄的谢小姐,以其高雅之格调名扬名流圈。

   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谢氏家族聚会。谢安 :“飘飘大雪何所似”?堂哥谢明,也是“封胡羯末”精英人士,赋词:“撒盐空中差可拟。”一语即出,宾客纷纷叹服谢氏家族的诗情风度。但谢道韫却不以为然,斟酌字句,娓娓道来“未若柳絮因风起。”此情此景,在于刘义庆的《世说新语》中,传为才女佳话。




   待谢道韫行过受茶之礼,自然嫁入了名门王家。她的丈夫王凝之是书圣王羲之的次子,家学渊源,对书法、茶道、诗文、骈赋无窍不通,在官场混的风生水起。不得不说,使谢道韫跻身魏晋名士之流的《世说新语》的精彩辩论,就发生在王家的明堂。那场面之精彩绝伦,犹如泰山之巅的白衣胜雪,青丝随风,长剑低垂。渺天地之浩瀚,追日月之流光。那山风的凛冽,席卷着傲视群雄的冷漠;那低垂的长剑,昭示着但求一败的寂寞。

   谢道韫的小叔子王献之英俊潇洒,才华横溢,连不愁嫁的皇帝女儿也非要嫁与他,不得不和原配夫人说拜拜。王献之组织清谈,邀请了当时众多风雅墨客来家中品茗。王献之虽博古通今,但不比昔日孔明的舌战群儒,难免寡不敌众。在旁屋倾听的谢道韫,使丫鬟悄递给他一张纸条,上书“欲为小郎解围”。于是宾主命人垂下一方青帘,让各位文人骚客一睹小姑子的风采。只见,帘后改个窈窕淑女侃侃而谈,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在座客人无不理屈词穷,心悦诚服。想来在座的江东才子们除了对她的谈吐佩服得五体投地之外,对这个青帘背后的窈窕身影也是一见倾心、心旌荡漾吧。

  余常睡前自醒,时而想起苏轼在《留侯论》中对大丈夫的定义,“骤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一句拈花而笑的“未若柳絮因风起”点染魏晋文化圈,到清谈独领风骚驳名流墨客,谢道韫以小女子之身,藏如此大气魄,她的愁情不若李清照的感怀身世,沧桑沉郁而不失烽火硝烟中芸芸众生之悲恸,如花美眷、名士风雅、才情、见识、胸襟如无不令人折服。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李夫人

  李夫人生得云鬓花颜,婀娜多姿,尤其精通音律,擅长歌舞,早年却不幸沦落风尘。
他的哥哥李延年,擅作曲而能编舞,也算是一个天生艺术天才。当时李延年为在汉宫内廷音律侍奉,颇有心计地位汉武帝刘彻谱新曲,引荐了妹子,他唱到: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使人难再得。
  汉武帝遂问道,可真有如此美貌的佳人?



  李延年随即推荐了自己的妹妹入宫侍奉皇帝,芙蓉帐里,娇 喘声声,颠鸾倒凤,受幸于武帝,刘彻爱如珍宝,曾有专房之宠。一年后即产下龙子,封为昌邑王,晋位分为贵妃。后因产后失调,按照中医的说法,“忧思之心,气结于内,郁久化火,内耗精血,神难安舍,失其所养,甚则乱其精神,而心不能约之” 遂李夫人,委顿于病榻,日渐憔悴。

  李夫人秉承千年古训“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迟”,宁愿不见君王面,也要自始自终给武帝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一日汉武帝来探病,李夫人以纱捂脸,在锦被中说道:“身为妇人,容貌不修,装饰不整,不足以见君父。如今蓬头垢面,实在不忍与陛下相见。”

   她死后,汉武帝伤心欲绝,不顾群臣的反对,以皇后礼葬之,对其兄弟李广利和李延年也放纵加宠爱俱在。还特意命宫人摹其李夫人的样貌装裱成像,置于甘泉宫,旦夕徘徊瞻顾,低徊蹉叹。做歌赋:“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奈何姗姗来迟!”





倾城之恋、红玫瑰之殇——张爱玲

  那个映照着风花雪月的水做的女人,一点思绪,凝聚成婉约文字;一缕柔情,感动冷漠红尘,初品其文字时不容其中深意,只觉得带点市侩的尖酸刻薄,但那斯风情夹杂着生世浮沉雨打萍的忧伤,激起了无数男人的保护欲,渴望拥之入怀。以致死后那么多年,还有人议论她,赞美她,追寻着她独一无二的经历,讲述着她不可复制的传奇。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中国古典四大美人

   一提那四大美人,总是要碎碎念一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八个字,休怪我没创意,这两个词本来就从她们哪儿来的。君不见,西子浣沙的涟漪、貂婵戏水的波澜,昭君出塞的漫天黄沙,贵妃灵动的霓裳舞衣,她们永远带着那一份无悔,保持着那永不失去真彩的灵动。

   提到西施,总少不了要说说她经典的一捂胸口作哀怨状。凡细腻到极致的女子,都有一颗善于感知世界的内心和能感怀伤时的悲天悯人情怀。西子,见花落泪,“他年葬侬知是谁”;见月伤怀,“碧海青天夜夜心”,满腔心绪和情愫,心脏怎承受得了,只好“捧心”病恹恹痛苦万分的样子。男人们一看到那隐藏在柔弱的身躯里满是伤痕的心,秋水般清澈的眼里无限哀愁的泪,就会像鲨鱼闻到了血腥,侦探找到了线索一样,迫不及待地要解开她的心灵之谜。随着谜底的解开,男人们也就不知不觉地就激发起怜香惜玉的丝丝柔情,死心塌地地终生呵护柔弱的女人。





“沉鱼”说完了,碎碎念一番“闭月”与“羞花”

   “闭月”—— “策马归来桃花香”的貂蝉算得上是个会勾引男人魂魄的女子,看看她在董卓和吕布这两个年龄不同,修养不同、生理机能各异的男人间周旋得游刃有余,就知道她的“狐媚”程度可谓精妙绝伦。对于董卓这个阅历丰富,老于世故的男人,只需要表现一种未经世俗污染的清纯自然,不受规矩约束的自由洒脱就足以让他心旌荡漾。听她的话语,就像刚出水的芙蓉,娇嫩妩媚中散发清丽脱俗的淡雅;看她的举止,就像草原上奔驰的野马,放荡不羁里透出沁人心脾的爽朗,这怎能不让董卓那个暮气沉沉的老男人为之癫狂,忘乎所以。而对于吕布,血气方刚,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男生,新奇的穿着打扮,独特的肢体动作,还有怪异的语言词汇等等,足以产生强烈的挑衅性和诱惑力,使他眩晕,迷离。这种轻灵、柔软、奇幻、迷离的气质和状态,让吕布这样的小男生欲罢不能。当一个千娇百媚、小鸟依人的女人用眼神、笑容、泪水、语言和性,像利箭一样射向男人的时候,不管他多么刚硬,都可能像风化的山一样颤颤巍巍的,随时坍塌成齑粉。




   青莲居士曾这样成长杨玉环,“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的天生尤物。但最终,却是因为她的才情不惧岁月侵蚀,在李隆基的后宫终的“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按古代帝王的薄幸,死时已经年逾四十的女人还能“三千宠爱在一身,六宫粉黛无颜色”,离世多年唐玄宗依然“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而做《雨霖铃》,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杨玉环舞可谓惊艳绝伦,而唐玄宗又算得上是个音乐品评家。著名的《霓裳羽衣曲》就是唐玄宗谱曲,杨玉环编舞的,并还担任领舞。据传当时的演出场面相当火暴,不仅曲谱得好,舞跳得好,而且整出舞剧的编排也相当精彩,难怪桀骜不羁的李龟年,雷海清,谢小蛮等一流艺人纷纷以参演此舞为荣。也许李杨之间能有现代人眼中真正的爱情,缘于他们是知音,而这知音,正是杨玉环的才华造就的。





   “细腻”、“智慧”、“温柔”、“才华”、“优雅”这或许就是四大美女的迷人之处吧,看来女人不见得非要美得惊心动魄,才能吸引男人,资质平庸的女人也能让男人死心塌地,只看你准备怎么去做。

   写到这里我们不难发现,其实所谓的四大美女,也并非完全凭这一张漂亮的脸青史留名,万世景仰的。美貌只是契机,她们靠的还是才华和智慧,他们的灵性中透露着对真实生活的默言感悟,不经意地流露,平常里的灵光乍现,就那么一点,如惊鸿一瞥,在平凡的生命中企慕超脱和清澄的诗意人生。只此一点,足以让人倾慕,让人感动。一张漂亮的脸,如同一张好看的画,但是艺术,看得见飞风度还需要看不见的内涵做底蕴。引用一句女生经典励志名言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