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映画 / 品味美文 / 你若不来,我如何离开(文:吴露)

分享

   

你若不来,我如何离开(文:吴露)

2013-03-17  楼兰映画
你若不来,我如何离开

(一)

千花泊岸,万树藏莺,浮世似琴拨秋千。你站在对岸,罗裙着粉蕊,半窗斜阳重帘,彩晕落在你的脸上。笑如白梅,清露欲坠。

一袖清芬掠翠柳,江水亭边,拂袖而坐,各执一杯。我在杯中觅你亮如星眸的年岁,你在杯中涂万水千山的离意。茶毕,衣袂卷凉,起身,一纸空白铺在风里。

你挥毫泼墨,抚弄春花秋月,染淡逝水涛涛,将歌舞升平的交集一笔刷过,留下无穷无尽的沉默。

孤烟顿起,策马扬尘,裙裾翻星,你的笑如流矢之箭,我一伤不起。

“生可以死,死可以生”我的生命再无生机,江浪滚滚,千峰竟秀,“舞榭歌台全被雨打风吹去”。

“后会无期!”声如洪罄,漠如砧连,寒彻谯更,后会无期?!

离开,如此容易!原以为分离总在天边,原以为疏一段距离你可以把我看得更清。

一夜白发生,烟雨千家皆不是,徘徊在你的世界惊慌失措,意犹未尽。

(二)

那一年我奔赴你秋水长天的初心,一行白鹭,山前雨三点,陌地相逢,此生不易。寒来署往,忘了风烟,忘了日月,忘了世情。你以灵秀柔我无所欲求的冷硬,我以诗酒的年华温润你凉薄的视线。蘸你的风情,挟青云之志,恣意淘尽天华的韵致。你划我本真的贫瘠,将枯燥活泼成金戈铁马,淙淙流水。

柳岸堆烟,绰约清波,一幕幕飘忽不定的戏曲错综上演。你孤傲的性情渐浮水面,我的放浪如入江湖险滩,刀光剑影,各自为政,互不相让,无意间打乱固有的格局,无所适从的恐惧生如春草。

至此你以饱满的行楷书写我的慌张,想躲;我以草书之峰勾挑你的心意,直逼。困惑躲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苦守。远处吹来萧瑟,风满袖,月半盏。

贪恋,贪近,谁省,谁省?你愈淡,我越亲;你更疏,我狂疾,直把你逼入一方池沼,失魂落魄的你,扔剑,退守,千里。

相逢一瞬,分离一瞬,你站成别人的风景,再也不观我的点滴。

我的能力,我的勇气,我的叛逆,注定不能把你守望成独特的旖旎,亦不能将你完美成今生的永恒。

情生,千娇百媚,情灭,山河破碎,万念俱灰。

倾情难付,压抑倍增。“多情自古伤离别”,连绵不绝的惆怅无处安身,故将寒凉装裱成章,于幽寂之门吟踪觅迹,回首,碧云西。春暖,人未回。

洞不开聚散何义,来去匆匆,红雨如泣。往事纷至沓来,如梦似幻如谜。

倦鸟归林,倚竹枯坐,将相思放逐,流浪成一条无法涉水而过的江河。此岸自生自灭,悄无声息,落幕,收墨,掩卷,转身......

(三)

丹青不启,已知你意,你许我沉默,沉默于我,无异于长啸刎颈,我报你绝望的眼神,你一步三回,此去江山各坐,水月互不相望。孤单疯长,悲伤如此嚣张!

一阵凛冽的风如流芳长逝,一袭凄苦的雨如笙歌散尽,黑暗中摸电话的手翻不开你的寒暄,但见你的名字如槐花落尽。记忆成荒,笑脸如昨。

痛无形,看不清;痛缚心,随处可见。空阶滴雨不道离情正苦,幽管吟歆哪管人世别离。

“日与夜的缠绵与思念,大多是一个人的战争。”一个人的战争,挣扎与动荡不安全是你的背影。触不到的余温与你一并消失殆尽。一眶秋水,半壕春色,昏烛碎雨与谁话秋池?

你,依旧傲放盈盈,我已白发丛生,你认不出我,我还固执地长在过去,宁愿不醒,愁不醒,心不醒,一切都不醒,什么也不想懂,什么也不愿闻,岁月隔断了你我,只余下短暂的一瞬,属于我自己。消亘古之薄情,苍海夕照慰平生。

红尘难悟,菩提能渡,怎堪把阑干拍遍,直等浣面削发,且把相思炼成半世打坐,以莲的姿势闭关,你的一切,再无波澜!

我不懂你,求近;你太懂我,才远。

原这样的来,必这样的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