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读书怎么办?

 无名小兵 2013-03-18

  “作为为推动读书鼓与呼的一分子,作为校长,我想,我的职责就是让我们身边那些尚未尝到读书之乐的人,渐渐爱上读书。”

  ■高峰

  从山东到北京,我办过好几所学校。每当谈到读书,经常听到这样的抱怨:校长,我们白天忙着上课、管理班级,晚上回家本来就很晚,还要做饭、收拾家,有空再批改作业、备课……哪里有时间读书?

  老师们说得很对。在今天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不单教师行业,全国各个阶层的人都很忙,哪里能够抽出时间、静下心来读书?

  但是,我的观点是:在这样一个信息扩张的时代,作为教师,你必须读书。

  曾有一位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校长,我感觉自己的教学走不动了。”我说:“是的,你进入高原地带了。今天的优秀,是因为把自己的知识储量用毕。如果再往前走,就需要静静地读书。”她又问:“我应该读什么书?”我建议:“你需要读大部头的书,譬如教育哲学、教育史、管理学,外国人写的教育学、心理学,还有课程论、教学论,否则你就停滞不前了。”

  当然,并不是每位教师都喜欢读书。

  不仅教师,有些学生也不喜欢读书。

  我们学校的一个孩子,爸爸、妈妈都是博士,学识丰厚,温文尔雅,但是孩子的性格非常急躁,学业成绩很差。一个双休日,我把一家人约到办公室,仔细地询问和研究了孩子的情况。显然,说孩子的智力有问题,从遗传学角度无论如何也说不通。问题出在哪儿?第一,妈妈怀孕时在大学实验室工作,接触了有害物质,这是导致孩子行为异常的可能因素;第二,孩子不喜欢读书,因为不读书,造成了阅读理解能力与年龄不匹配,影响了学业。我开出的“药方”是:要改变这个孩子,只有从读书开始,不论读什么书,只要喜欢,只要走进书海。我当即送给孩子几本书,与他约定,只要寒假期间读完,我会有相应的奖励。同时建议父母,双休日到“儿童阅读大世界”逛逛,孩子喜欢什么书就买什么书,不要限制。

  这个孩子真的喜欢上了读书。行为习惯改变了,学业成绩不断提高。

  有些人天性喜欢读书,有些人捧起书本就打瞌睡。因为每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受到智力结构、家庭环境、学校文化、特长爱好、习惯养成等各方面的影响,造成了喜欢或不喜欢读书的特性。

  校长的职责是要让那些不怎么喜欢读书的教师和学生,喜欢上读书。

  睡觉前不读上几页书,就不能安然入睡,这是我多年来形成的习惯。我喜欢同时阅读几本不同领域的书,如哲学、企业管理、历史、教育等。一本在床头,一本在客厅,一本在车上……我可以随时、随地、随意进行阅读。

  我告诉老师们:读书是自己的事情,就像吃饭、喝水、呼吸,不能由别人替代,也不能让别人安排。所以,教师一定要自己走进属于自己的自由阅读王国。

  现在,许多学校想尽一切办法“引诱”教师读书。我也曾尝试过“软硬兼施”的办法,“逼迫”教师读书。

  软的办法:先阅读同一本书,然后举办教师读书会,评奖、发奖,用物质和精神鼓励、刺激大家读书。暑假每位教师可以购买三本自己喜欢的书(不一定是教育方面的)来读,开学后交回学校图书馆,学校全额报销。

  也有硬的办法:提出对教师读书量的要求,纳入对教师的评价。每月免费配发一本书,要求月底写出读书体会,并进行随机发言交流。

  尽管如此,有些教师还是不太喜欢读书,或者换个说法:没有时间读书。

  我想,一个人是否喜欢读书,与两个因素有关:其一,或天性使然或环境熏陶,小时候已经养成了读书的好习惯,读书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不读书就难受。其二,在工作和生活中需要读书,因为不读书,已经不能前行,这叫内需拉动读书。我们再来分析有些教师不喜欢读书的原因:一是没有形成读书习惯,二是教师职业本身没有需求拉动。第一方面已经错过人生的黄金期,不好补,只有通过内需拉动读书来改变教师。

  我们学校教代会在2012-2013学年通过了推进和实施课程“变轨”、课堂“变脸”方案,从改造和重构《国家课程》、新建和开发《适性课程》出发,对教育教学进行了深化改革和推进。这场静悄悄的课程与教学“革命”,对全体教师提出了挑战,不仅是理念与思维的挑战,还有知识结构和教学方式的挑战。老师们在课程设计和开发、实施过程中,产生了读书的动机,拉动了读书的内需。

  教师读书的问题有了突破,我开始思考学生的读书。

  按照教育家陈鹤琴的说法,孩子是一匹白布,放进红色的大染缸,就是红色;放进黑色的大染缸,就是黑色。一个人在儿童时期养成了读书习惯,读书就会成为一生的生活方式,所以,对于孩子的读书,没有内需拉动问题,重在养成读书的习惯。

  2011年3月,我到北京玉泉小学做校长。我发现,孩子们从早晨6:20开始陆续到校,直到8:00,都是在叽叽喳喳、你追我闹中度过的。一问才知,上级有规定,不准安排早读。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家长发信,倡导孩子们早上到校读书,然后,把我在山东学校带领教师开发的晨读教材免费配发到班级。从此,早上的校园,回响的是琅琅书声。

  在校园文化建设过程中,通过设计和改造,我们把走廊变成了书廊。教学楼里,楼道两边全是书架,摆满了我们通过各种途径“淘”来的书,有学生捐的,有家长赠的……我们要让孩子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所及全是书香。

  我们改建了三个图书馆。没有人手,就聘任语文老师兼任馆长,邀请家长做义工,把孩子们带进图书世界,在那里自由旅行。

  我们还有“追星计划”、“读书大王评比”、“顶尖小书虫”评选,通过评价和激励机制,让所有孩子——一个都不能少——参与读书,形成读书自觉。

  我们评选“书香门第”,推进书香家庭建设,推动家长与学生一起读书。

  我的办公室里、家里总是堆着许多相同版本的书,那是我逛书店时发现的好书,大批买回来用于送人。送书的对象,有亲朋好友,也有教师、学生。春节前,我读了木心口述、陈丹青记录的《文学回忆录》,并作为过年的礼物送给了几位朋友。海淀区教科所的吴颍惠所长真是一位读书人,没几天就读完了。听说年后所里第一个会上,她就将这本书推荐给了更多的老师。

  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读书。作为为推动读书鼓与呼的一分子,作为校长,我想,我的职责就是让我们身边那些尚未尝到读书之乐的人,渐渐爱上读书。

  (作者系北京市海淀区玉泉小学校长)

  链接

  2006年度推动读书十大人物

  桑新华 山东省泰安市教育局局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王 林 人民教育出版社编辑,儿童文学博士

  杨 荣 上海市实验小学校长

  高 峰 山东省东营市胜利第四小学校长

  袁晓峰 深圳市后海小学校长,深圳“十佳”校长

  王立华 山东省临沂市八中语文教师

  薛瑞萍 安徽省合肥市第62中学小学部语文教师

  程红兵 上海市建平中学校长,中学语文特级教师

  闫 学 杭州市拱墅区教研室小学语文教研员,特级教师

  孙汉洲 南京二十九中教育集团常务副校长,语文特级教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